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域天兵 第二百八十章 崩溃

时间:2018-07-14作者:空侃

    入手处毛茸茸一根东西,甚是粗大。

    毛很光滑,细长柔软,手感不错。

    一条尾巴!

    柔软触感带来的是难以抑制的惊愕。

    提醒着他。

    怀里抱着的这个美女虽然妖艳不可方物。

    但她不是人。

    而是一只狐狸!

    两世人生,头一回,就要来个人兽。

    这也未免太重口了一些。

    这一惊也让周时名一片空白的脑海变得清醒了一些。

    事反常即为妖!

    叶轻语不仅仅是出使天云的首丘使者。

    她还肩负着联姻的重任。

    虽然不知道妖怪们对贞操这种事情是什么看法,但对于叶轻语而言,这种事情想必是很重要的。

    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下。

    她已经处在天云妖国的监控之下,任何不妥当的举动都有可能为她和她的任务带来灭顶之灾。

    突然之间跑到他的房间里来投怀送抱,这简直就是不合情理。

    一惊之下,如潮的欲念便倏然退下。

    整个人都清醒了不少。

    他握住那根尾巴,轻轻的揪了一下,把她推开了一些。

    她有些不解地抬头看着周时名,看到的是他冷清的目光。

    她的心不由得冷了下去,身子略有些发僵。

    说老实话,在男女这档子事儿上,她也是个初哥,之前的一些经验,都是道听途说而来。

    不过狐族天生媚惑,别说主动投怀送抱,往那里一站,上赶着想拉到床上霸王硬上弓的也不知有多少。

    她也不需要有什么太多的实战经验,自认为只要把衣服一脱,钻进周时名的被窝里,接下来的事情就是一个自然的历史进程了。

    不过现在她发现,似乎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低估了周时名的定力。

    “怎,怎么了?”叶轻语终究按捺不住紧张,结结巴巴的问了一句。

    其实如果有足够经验的话,她这个时候便不应该说话,而是在动作上加强,或许还能达到最初的目的。

    这一开口询问,便把之前营造的那些旖旎气氛给彻底破不了。

    周时名轻轻叹息,颇为艰难地把叶轻语的胳膊腿从自己身上拨了下去,坐起来,往床里让了让,看着叶轻语,“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不喜欢吗?”叶轻语将被子掀开,将完美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空气当中,轻轻扭动着,“不管是人或者妖怪,都喜欢呢,今晚全都是你的了,来啊!”

    “如果你不说的话,那就走吧。”周时名硬起心肠,转过头,不去看那充满诱惑的躯体。

    叶轻语微微一愕,意识到自己的诱惑已经完全失败了。

    她的身体僵在那里,好一会儿才慢慢蜷缩起来,抱着头,低声呜咽起来,“你是不是男人啊,怎么能这么冷酷!”

    “我还是喜欢女人被动一些。”周时名干咳道,“太主动热情了,我有些受不了。这是个人习惯,跟能力没有关系。”

    叶轻语不禁微微一怔,想不到周时名会说这种话,但也仅仅是一愣,她就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拿被子捂着嘴,呜呜哭着,声音低沉,充满了别样的诱惑。

    周时名有些无奈地抬头看了看窗外,悄然用全地图视野察看了一下,确认外间无人之后,方才道:“不要哭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用不着做这种事情。能帮的,你不用做什么我也会帮,不能帮的,你做再多,我也不会帮,我是什么样的人,你应该很清楚。”

    “你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叶轻语抹去泪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后,神情却有怅然地道,“是我错了,一个已经能够移魂寄体的天上三境高人,怎么可能会还有常人的凡欲俗念?”

    周时名下了床,走到窗前,背对着她,看着窗外,低声道:“最后一个机会,如果再不说的话,你就走吧。”

    淡淡月光撒落他的身上,显得背景异常的沉厚挺拔。

    叶轻语便感觉有些羞耻,将抛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裹在身上,“我只是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一个不那么讨厌的人。”

    她的神情有些茫然,“等到了云都,就会身不由己,大概真会成为某些权贵的玩物吧。而到了那个时候,我唯一的武器也只有自己的身体了,床上这档子事儿,是我唯一能够换取机会的条件了。”

    周时名不禁皱了皱眉头,“我还以为,你身负联姻的重任,就已经有这种觉悟了。”

    “不一样的。”叶轻语惨笑,“做某个皇室室的正妻,和做为高级交际花的公众情妇,难道能是一回事儿吗?”

    周时名道:“看在你那个地图的份上,天云皇帝也不会太亏待你吧。”

    “我原也是这样想的。”叶轻语咬了咬嘴唇,神情间说不出的失落,“可是今晚我才发现,我对天云真的是太不了解了。”

    “发生了什么事情?”周时名再一次询问,他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如果叶轻语再不说正题的话,他打算直接把她赶出去,反正他的任务只中护送她抵达天云,至于她会遭遇到什么事情,真心跟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

    做为这个世界的过客,最初的经历,让他对于妖怪这种生物满心都是恶感,哪怕是面对叶轻语这种美艳无双的女妖,在内心深处也有着隐隐的厌恶。

    从这个角度来说,叶轻语那句话说得不错,他真算得上是铁石心肠了。

    “晚宴上,十四太子当众就要剥我的衣服。”叶轻语声音有些发颤,“当时有临山总督和一众妖将在场,他就过来羞辱我,毫不避忌,甚至还想我当众与他苟合!野生的蛮荒妖族也不过如此罢!”

    一想晚宴上的经历,叶轻语就忍不住浑身发抖。

    十四太子肆无忌惮地拉扯着她,对她的态度就好像对待那些歌妓舞女一般。

    而临山总督及以下的妖将们都在叫好起轰,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没有谁在意她是首丘族的使节,没有谁在意她抵达云都之后,将会与某个皇室联姻。

    在那一刻,她一直以来所有的信心都崩塌了。

    最后关头还是赫蒙杰台救了她。

    那些购买来的仆从战奴都缩在厅堂外面,不敢上来,只有赫蒙杰台大步走出来,闯进堂上,把她从十四太子的手中给硬拉了出来。

    十四太子当时的脸色阴沉得可怕,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发飚。

    她当时只能躲在赫蒙杰台的背后发抖,对场面完没有任何的控制,脑海中一片空白,想不出任何应对的办法。

    但最后十四太子却没有做任何表示。

    赫蒙杰台似乎向十四太子出示了某样东西。

    背对着所有在场的妖怪,只有十四太子看到了那样东西。

    十四太子将自己面前的案子掀翻,冷笑着连说了几个好,便转身离去,没有任何表示。

    临山总督追着十四太子去讨好了,其他妖将也都散去。

    她这个首丘使节披了件衣服,仓皇地逃离总督府。

    在那一刻,她几乎完全崩溃了。

    这与她预想的完全不同。

    如果说在关城前面,十四太子的举动还可以用嚣张来解释的话,那么这次晚宴就已经是裸的恶意与歧视。

    任何一个正常应对一族使节的行为,都不应该是这样的。

    妖域山脉妖国林立,多年来,各种礼仪都已经形成定制,十四太子这种行为从正常角度来说,完全就无法解释。

    这里面肯定有着一个理由,但却是她所无法了解的。

    都说现任的天云皇帝极度强势,国中权力牢牢掌握在手中,一众太子在云都都是战战兢兢不敢稍有出格。

    十四太子此次前来既然是奉了皇帝的命,却做出这种表现,是不是暗示了皇帝的某种态度呢?

    周时名默然片刻道:“我以为,天云皇帝看在那张地图的份上,怎么也会先善待你一下吧,这个十四太子这样做,难道不怕触怒皇帝?”

    叶轻语摇头不语,却道:“我很害怕。”

    “我帮不上什么忙。”周时名很果断地堵住了她提请求的可能。

    “我没想过要您帮什么忙。能得到您的庇护,安全抵达天云,已经是我的福分了。我真的只是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出去,按自己的意愿,而不想像一个被迫交配的畜牲一样被人随意糟蹋。”

    叶轻语注视着周时名的背影,神色温柔。

    “我只是希望自己的第一次能够得到一个温柔美好的感觉,哪怕多年之后回忆起来,也不至于全是满心的绝望。”

    周时名没有说话,却走到房门前,拉开门闩,轻轻推开房门,转而站到了一旁。

    一眼都没有看叶轻语。

    叶轻语满脸的温柔期盼都化为流水,默不作声地裹着衣服下床,向着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看着周时名,轻声道:“你不是个男人。”

    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