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域天兵 第一百九十七章 面见雍王

时间:2018-06-02作者:空侃

    置顶贴下的置疑回复都暂时没有得到回答,想必那些发贴者也都如周时名一般收到了私信回答。

    没多大一会儿工夫,置顶主贴的内容产生了变化,做了大幅度修改,并且提示主贴内容修改,统一答复下面的类似置疑。

    回答的内容跟私信里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求助管理台地请示位面管理者后,将于十日之后,安排几名已经完成任务返回家乡的调查员上来现身说法,而且保证这几位调查员都是当初在求助联接台上出现过的活跃分了,其中就包括龙傲天,那个发布了最热门贴子“各位苦逼调查员们,都来晒晒你们的任务吧。”的调查员。

    沟通区的闹腾总算是平静下来,所有人都只能耐心的等候十日之后的现身说法。

    其实刚刚群情激愤很大程度上是怒火上头的冲动表现。

    冷静下来之后,不知道多少人在后悔。

    不管怎么样,他们已经被位面管理者给派遣到了现在身处的世界,来去不自由,唯一的选择只有相信位面管理者,不然的话就算是罢工不干,也无法返回自己的世界,而对于位面管理者来说,最大的麻烦也不过就是再重新派个调查员过来继续执行任务。

    就算位面管理者真是欺骗大家,谁也拿他没有办法,更糟的是,若群起而攻让位面管理者恼羞成怒,把大家都删帖封号,取消各种支持,那可就都傻逼到家了。失去了手中调查员套装的支持,很多人可能连在新世界混下的本钱都没有。

    更重要是的,只删贴封号,后来的调查员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的牺牲毫无意义,唯一的作用就是用自己的悲剧证明了位面管理者的无所不能。

    甚至还有人恐惧的猜想,会不会在他们之前,就已经有一批调查员发出了这样的质疑,结果被删贴封号,从此就无声无息的消失在多到数不清的位面世界当中。

    一想到此点,很多人就不由得感到不寒而栗。

    这其中就包括周时名。

    他尤其感心忧心重重。

    因为这次事件的起因就是他发布的那个求助贴子,追根溯源的话,他就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如果位面管理者真要秋后算账,那他肯定跑不了。

    现在唯一能做的只有祈祷位面管理者这么大一领导,肚子能跑航母,别跟他们这些小调查员一般见识,其实最好的就是这位管理者像以前看过的小说那样,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只是个机械执行管理任务的智能体,这样不怕他会恼火了。

    忧心重重的摘下黑布带,没等说话,却发现身周停着数艘小型浮云舟。

    每一艘浮云舟上都站着一个披着元动重甲的军卒,持着元力刃,踏在浮云舟头,虎视眈眈。

    周时名被吓了一跳,噌地一下拔出背上的锈黑剑,大喝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他醒了,你们自己跟他说吧。”洛思宁立刻大叫,她就盘坐在自己的云朵上,乖乖停在周时名的身旁,“高手兄,他们是来抓你回去审问的!”

    “咳,这位小姐,请不要乱说。”离得最近的一个披甲军卒沉声道,“周少侠,在下雍王亲卫校尉程闯,奉雍王之命,请您到飞舟上一叙,主要是想问一下地下发生了什么情况。”

    周时名参加地下探险队那可是报名备过案的,他出来之后,若是混在人群里往外逃,也不会这么快被发现,可他大赤赤地飞在空中,若是还引不起军方注意的话,那也太离谱了。

    程闯沉声道:“我们方才就过来了,这位小姐说你正在入定疗伤,我们不敢打扰,一直在旁等待,可没有任何动武用粗的想法。”

    上百人进入地上,就出来周时名一个不说,地还搞塌了,地下必然发生大事件,不问清楚,谁都不会安心。

    从地底下出来的不仅仅是周时名,还有柳拓、叶云生、梅雨诗和苏长老。

    只是人家不知道,只知道周时名是报名参加队伍的人,找上他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程闯虽然说得客气,但那些披甲军卒个个都紧握元力刃,虎视眈眈,倘若他敢说个不字,那请自然而然也就变成绑了。

    在此时此地,最大的就是雍王,雍王都有请了,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得走上这一趟。

    周时名其实不怎么想去,但不去就得动手,不穿元动重甲,他没有信心是这些雍王亲卫的对手,可若是披了元动重甲,就算能冲出重围,一个通缉犯的名头也跑不掉了。

    “这就走吧。”程闯又催了一句,“让雍王久侯,对周侠士也是不好。”

    周时名点头道:“前面带路吧。”

    一众浮云舟便拥着两朵白云,向着那艘最大的浮云飞舟母舰飞去。

    洛思宁小声问:“怎么样,问到办法了吗?”

    “没有办法。”周时名苦笑道,“得等他主动联系我们,唉,回头再细说吧。”他怕周围那些披甲军卒听到,也不敢细说,摇了摇头,就不再言语。

    洛思宁也就识趣的不再乱问。

    一行人很快飞到巨型浮云飞舟上。

    这浮云飞舟从下看就宽大无比,此时从上方看,更是充满了强大的气息。

    堪比两个足球场大的宽大甲板上停满了小型飞舟,更有无数军卒来往奔瞳,一派繁忙的气息。

    主舰塔高达五层,位于飞舟左侧。

    众人飞上飞舟,甲板上便有军卒挥舞着红色旗子示意降落。

    众亲卫将浮云飞舟按秩序停好后,这才簇拥着周时名和洛思宁前往舰塔。

    周时名不想太突出,也按下云头,步行前进,唯有洛思宁嫌走得太远,盘坐在云朵上,拿了个绳子套在沈东游的肚子上,让他拉着自己前进。

    沈东游很不忿,但形态身份摆在这里,只能乖乖认命,垂头丧气的拉着洛思宁。

    众人来到舰塔,直上最顶层的指挥大厅。

    雍王端坐高位,下首两侧排坐着一众军中将领,都是是神情彪悍,顶盔贯甲,而窦青山则坐在左首第一位。青衫折扇,神态悠然的董锐锋站在他的身后。

    一走进大厅,所有人的目光便都投了过来。

    程闯上前几步,半跪于地大声道:“校尉程闯前来复命,已请到猎人周时名前来。”

    高锯正中的雍王道:“辛苦了,且歇息片刻。”他的声音浑厚深沉,甚是威严。

    程闯施了一礼,带着部下退到一步。

    周时名便领着洛思宁和沈东游上前道:“见过雍王,在下周时名。”

    “周先生,久仰大名了。”雍王语气甚是语气,“来人,给周先生看座。”

    便有侍从拿来椅子放在一旁,周时名也不客气,拱手谢过了,大赤赤在座椅上坐下,打眼一扫,才发觉那些威风凛凛的将军其实都是把半个屁股挨在椅子边上,看似在坐,其实是在蹲马步,倒有大半力量都靠两条腿,不由有些愕然,对这位雍王在边关的威势方才有了些许了解。

    雍王名唤姜镇武,虽然名字里有个武子,却是文质彬彬,若不是身上穿着斑斓蟒袍,倒也平常的教书先生没有什么区别。

    “前些时日接到小犬自雍州城家书,提及周先生贡献独家炼丹手法于集贤台,大大改进了方士炼丹的速度和质量,由此获得集贤台所颁的专属方士称号。此诚为我雍州数百年来少有的大喜事,自集贤台建立以来,我雍州还是首次有方士获此殊荣,小王也是倍感荣光,对周先生由此心生敬仰,渴盼一见,本想着是等此次巡边结束之后返回雍州城再相请,不想却在此时此地得见。”

    雍王却不急着问地下的情况,而是娓娓聊起家常来,神态不急不徐,旁边诸将中虽然有急不可耐的,却也只能按着性子老实等待。本来还有人想着等这个猎人上来,呼喝几句,来个下马威,但看到雍王对他如此客气,又听说是得了集贤台奖励的大方士,便不由得都是心生敬意。

    方士是国之支柱,尤其集贤台自建立以来,各种新式作战方器层出不穷,极大支援了边军的作战,用力的改变了边军作战态势,像是他们现在坐的巨型浮云飞舟,便是出自集贤台研发的作品,使得边军机动攻击作战半径极大增强,以前想深入妖域山脉作战可没有现在这么简单。

    “王爷客气了。”周时名便这般性子,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若是雍王上来便呼呼喝喝,他也不会有好态度,但雍王这般亲切叙话,他自也就恭敬对待,“在雍州时,承蒙世子热情款待,又容许我进王府藏书楼,多有所得,因有些自雍州城走得过急,也未能向世子辞别,心中甚为不安。”

    “先生为降妖奔走四方,聚散离合,本是常事,无须在意。”

    雍王姜镇武又客套了两句,方这才把话题转入正轨,“周先生此次也报名参加了地下探查的队伍,不知下方是什么情况,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以至于地陷得如此激烈?队伍中的其他人员可还安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