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域天兵 第一百七十五章 分派

时间:2018-05-29作者:空侃

    漆黑物体飞空而去,却在石坪城中留下了狂躁的风暴与漫天的泥尘。

    一时间全城尽都风沙弥漫,黑暗呛人,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步。

    周时名看了看怀中抱着那颗巨蛋,没有立刻细看,而是将其放进九格包中,旋即趁着风暴的掩护,施展踏气之术,快速离开了大坑底部,几步间,便穿越重重风沙,出现在了洛思宁的身旁。

    洛思宁还有原来的位置上,抱着沈东游,缩着脖子,蹲在一处半倒的房舍下,躲避着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沙,也不知刚才看没看到那漆黑物体腾空飞天的景象。

    周时名迅速将元动重甲变回锈黑剑形态,又将元力刃放回随身九格外。

    刚刚进入坑底,想必会引起很多人的注意,他这元动重甲和元力刃都来路不正,被人知道了,只怕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收拾完东西,他这才拉了洛思宁一把。

    洛思宁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想说话,但旋即就被天上落下的尘土呛了一嘴泥,摇了摇头,继续低头。

    周时名便大声问:“没有雨伞之类能遮挡的东西吗?”

    洛思宁低着头,闷声闷气地道:“我没事儿带雨伞干什么?”

    敢情她带了那么多自己制造的方器,却没带任何生活用品在身旁。

    周时名左右看了看,见旁边倒塌的房屋有一块较完好的墙壁横在地上,便过去举起来,挪到洛思宁头项上。

    洛思宁抬头看了一眼,喜道:“这种法子也就高手兄你这种有把子傻力气的才能做得出来,别人就算想到也办不到。”

    周时名笑道:“你把力量点加满,也能轻松做到。”

    “我可不要做肌肉女。”洛思宁皱了皱鼻子,表示反对。

    沈东游呸呸地吐了吐满嘴的泥土,“你们两个说点正事儿,刚刚过去看的情况怎么样?”

    “没弄明白是什么东西。”周时名叹气道,“不过可以肯定与妖怪的产生有一定关系。”便低声将在灰雾中看到的一幕幕情景讲给沈东游听。

    他们这三个人里,以沈东游在原本世界的学问最高,年纪最大,思虑也最缜密,听完之后,沉吟片刻道:“既然妖星残片能融进那东西里面,就说明那东西确实是妖星,至少也是妖星的一部分,会不会是妖星坠落的时候,在空中破碎,裂成了几部分,分别落到各个地方呢?不对,不对,如果是其中一部分的话,怎么可能会还有生命力,还有思维,还能飞起来?这说不通啊。那蛋回头给我看一眼。”

    这场泥雨足足持续了十多分钟,方才停止。

    整个石坪都变成了一片泥土的灰呛色彩。

    周时名扔掉那堵残墙,往大坑那边看了看,却见飘在空中的柳拓已经不见了,房顶上站着的苏长老也不见了,大坑边那些警戒的帮众都缩在各个墙角旮旯躲灰,坑边一时却没有人看守。

    他便和洛思宁跑到坑边。

    再往坑底下看,只见坑底出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也不知多深,里面隐隐传来阵阵惨叫,想是那些变成怪物的猎人掉了进去,却依然在殊死拼杀。

    柳拓和苏长老都站在坑底,观察情况。

    突然的人影一闪,梅雨诗出现在了坑底,往那深洞里看了一眼,恼火地道:“苏姨,刚刚是什么东西飞起来了?咱正打得痛快呢,被那东西一耽误,就让那妖帅逃跑了。”

    苏长老看了看近在咫尺的柳拓,没有多说,只道:“小姐,以后不要这样了。”

    梅雨诗撇了撇嘴,没有说什么。她与妖帅拼斗了这么长时间,其实并没有出全力,苏长老这是责怪她行事不分轻重,若是能早些解决空中那个妖帅,以她的力量腾出手来,想必可以掩护更多的猎人逃进石坪镇里。

    苏长老又道:“刚刚那东西,也不知是什么来历,只看一眼,便觉得邪恶难言,刚刚有个披着元动重甲的人进到灰雾里,那东西便突然飞起,那人也不见了踪影,不知是不是探查清楚这东西的来历。”..

    “我下去看看。”梅雨诗艺高人胆大,抛下这句话,便倏地跳进了坑底的黑洞之中。

    苏长老一把没拉住,不禁又急又气,急忙跟了下去。

    柳拓似笑非笑地看着黑洞,摇了摇头,却没有进去,飘然而起,离开坑底,飞到空中,便听远处有人唤道:“柳师弟,这边!”却是幸存的来剑派一众弟子在招呼他。

    周时名也想进那个洞里看看情况,可是坑边上很快就聚满了猎人,都是过来看热闹的,对着坑底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他便没有下去,只是拉着洛思宁,挤在人群里看热闹。

    便在此时,忽听身后有人大声道:“各位,妖军围城,我等需同心守城,以待边军救援,没有帮派组织的猎人到我这里来登个记,统一分配防守任务啦。”

    挤在坑边看热闹的猎人纷纷回头,看到一小队人正朝坑边走过来,当先一人边喊边行,身后跟着的几个人都拿着笔册,想是用来登记的。

    “边军会来救援?”很快就有人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赶紧围过去细问。

    那喊话的人笑道:“这是自然的,我城中有军方精锐,想必已经将石坪被围的消息传回边关,边军必定会派遣大军来营救,我们只需同心协力守好城就可以了,这位兄弟怎么称呼,可有门派?”

    猎人们也知道事情轻重,纷纷围着那人报名登记,又七嘴八舌打听城中那所谓军方精锐的事情,那喊话的人却是个八面玲珑的,一一回应,条理分明,讲得清清楚楚。

    于是很快众人便知道,有一个披着元动重甲和元力刃的军方精锐方才一直拼杀在城头,这一幕其实很多人都看到了,只是一时没往军方那边联系,现在一想,可不是嘛,披着元动重甲,拿着元力刃,这不是军方的人,还能是哪里的人?一时都是信心大增。

    边军在妖域山脉一线抗击妖怪入侵数百载,战斗力强大,想来一到场,必然能驱除城外的妖军,救下众人。

    在场的闲散猎人都逐一登记,很快来到周时名身前,有帮派的猎人要么穿着统一的帮服,要么胸前别着标识的徽章,周时名两样都没有,还领着个小姑娘和一条土狗,一看就是过来凑热闹的闲散猎人。

    周时名和洛思宁登了记,随即便被指派到城东一段城墙上参与防守,身边同去的还有十几个猎人,一帮人穿过城区,赶到城东城墙下,却见城墙下已经立起一杆大旗,旗上绣着神威帮三个大字,旗下已经聚集了数百人,还有陆陆续续赶过来的,分成两大块,泾渭分明,一块是统一服色的帮众,一块是服色杂乱的闲散猎人。有神威帮众引导被分派过来的闲散猎人站到队伍中。

    一个披着皮甲的大汉大马金刀地坐在旗下的一把椅子上,身后还站着两名背刀挺胸大汉。

    看到周时名领着洛思宁过来,洛思宁怀里还抱着个肥得圆圆的土狗,那引导帮众便不由皱了皱眉,“眼看就要打死打活了,怎么还带着宠物狗?快扔掉吧,碍手碍脚的。”

    洛思宁不高兴地道:“阿黄可不是宠物,是我朋友。”拍了拍沈东游的脑袋,往地上一放,沈东游会意,使起巨大术,登时身体膨胀,为化小牛犊般大小,呲起锯齿般的牙齿,冲着那引导帮众打了个鼻响。

    那引导帮众骇得退了一步,脱口叫道:“妖怪?”然后方才意识到自己大惊小怪的很不像样子,干咳一声道:“可是自家蓄养的妖卫?”

    “差不多?”洛思宁含糊回答。

    “好了,去那边队伍等着,一会儿人齐了,帮主会给大家分派任务。”

    那引导帮众正说着,忽听神威帮众的队伍里有人欣喜喊道:“周先生?”

    周时名抬头一看,却见章日曜从队伍中跑了出来,也穿着一身神威帮的帮服,灰头土脸,身上还带着伤,全没了往日的气度。

    “章老先生,你也在啊。”周时名打了个招呼,这才想起章日曜是神威帮众的事情。

    章日曜跑到近前,对那引导帮众道:“你去忙你的吧,周先生我来接待。”

    那引导帮众忙道:“那就有劳章老先生了。”

    章日曜是帮中的供奉,虽然没干什么权力,但地位却是清高,炼制的丹药是一众帮众救命的依靠,是以极得帮中众人尊敬。

    “周先生,我还以为你没有过来呢。”章日曜很是高兴,转头看到抱着肥狗跟在周时名身边的洛思宁,脸色就是一僵,“这位是”

    “我妹子。”周时名简单介绍。

    章日曜递过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周时名便微微点头。章日曜便一脸苦色地叹了口气,周时名笑了笑,浑没当回事儿。

    洛思宁却是看不过去了,插嘴道:“你们两个眉来眼去的干什么?两个男人这么搞,多恶心?你们是在搞基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