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域天兵 第九十五章 意外收获

时间:2018-04-19作者:空侃

    异香扑鼻!

    别看这冒出来的烟卖相不佳,但味道着实好闻,清新中带着股子淡淡芳香,缭绕鼻端,风吹不去!

    光凭这味道,便是上品丹药出炉的预兆!

    而且那开炉一声响也是有讲究的。

    不是什么人随随便便炼成什么丹都有雷鸣之声,只有极上品丹药,才会在出炉的时候,有响动。

    这响动也是不一样的,据说绝世视丹出炉的时候,天地色变,风云乍起,炸雷群集!

    所谓丹成鬼神惊,指的就是这种境界。

    章日曜炼了这么多年丹,开炉就雷鸣过一次,那还是因为材料稀有,炼出来的丹极为珍贵的缘故。

    所以他才更知道要开炉雷鸣是有多么困难。

    而眼前这光着膀子的家伙明明炼的只是最普通的益气丹啊,这种大路货怎么开炉也会有雷鸣,不是炉子坏掉了吧。

    正义愤填膺的章日曜闻到这味道,脸色大变,登时住嘴不说话了,凝视瞪眼往那黑烟里瞧,恨不得立刻走过去看个究竟。

    不过丹成开炉的时候,旁人不能靠近,怕带去杂乱元气,影响了刚出炉丹药的最终品质。

    章日曜只能焦急等待。

    梅雨诗可不明白其中关窍,还很轻松的笑道:“这响动倒是满大的。”

    苏长老却是知道厉害,冲她摆了摆手小声道:“小声些,小心惊扰了出炉。”神情甚是郑重。

    梅雨诗便是一愣,压低声音问:“这丹炼得很好?”

    苏长老摇头道:“还得看最终出炉成品才行。”

    但梅雨诗已经听出她的话里口风,不由得有些郁闷,难道这家伙真是不世出的天才不成,临时捧着书本看一会儿,就能顶别人苦练十年功了?

    不过,这会儿周时名却没有出丹,而是在摆弄他挂在脖子上的小黑屋吊坠。

    小黑屋吊坠自打挂上了脖子,就一直安安静静的呆着,哪怕他跟人打得再遍体鳞伤,也伤不到小黑屋分豪,平时也没有什么异常表现。

    可是就在刚刚,丹炉一开,那看着呛人实则清香扑鼻的黑烟弥漫开来,小黑屋吊坠便轻轻震动了一下,闪过一抹电光,电得他皮肤一麻,然后便开始吸收那些炼丹冒出来的黑烟!

    只一眨眼工夫,就把周时名身周围的黑烟吸得干干净净!

    周时名大为奇怪,拿着吊坠想摘下来研究一下。

    不想这一摘,他却发现那吊坠好似长在了身上旁,竟然纹丝不动。

    他使劲一拉,扯得皮肤生痛,便不敢再往下摘了,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原来这小黑屋还是随身绑定物品,摘都摘不下来,想是位面管理者的特殊设定,怕调查员受不了小黑屋里的苦把吊坠摘掉扔了。

    他略一思忖,集中念头,进入小黑屋。

    小黑屋中却起了些许变化。

    黑暗中出现了五个并排的长圆柱,都是透明的,唯有一其中一个的底部有些许绿光。

    长圆柱上方出现提示:吸取炼化精华中。

    提示闪动不休,那个圆柱底部的绿色便微微晃动,似在上涨,只是涨得不明显。

    这变故来得实在是没头没脑,也没有任何提示,全不知是好是坏。

    看了片刻,也没有进行任何训练,便被小黑屋毫不客气的给踢了出来。

    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只好暂时放在一旁,重把注意力放在炼丹上,见黑烟已经不再往外冒,便拿了托盘接在出丹口出,打开阀门,一颗颗丹药倾泄而出,落在盘中叮咚作响,好似雨打芭蕉,甚是悦耳。

    这托盘也是特制的盛新丹专用器具,本身就具有防尘挡风的功效,可以抵御外部游离元气对新出炉丹药的侵袭。

    黑雾变得稀薄之后,小黑屋便停止了吸收,重新安静不动。

    周时名托着托盘走到梅雨诗三人面前,兴高彩烈地道:“来,来,大伙都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那样子不像炼出丹药的方士,倒好像个研制了新菜式迫不及待向人显摆的大厨。

    章日曜看不得他这副样子,眼角抽了抽,不去看他,只低头看那托盘中的丹药。

    这一看,他不由得惊咦了一声。

    托盘中满满腾腾足有数百颗丹药,都是小指头般大小,个头均匀,通体晶莹剔透,其间隐隐有液体流淌,离着老远,便是清香扑鼻!

    他拿起来一颗,放在手心里轻轻掂了掂,又拿到鼻子底下闻了闻,最后轻轻舔了一下,不由为之一呆,看着手中丹药发起愣来。

    梅雨诗却是干脆,拿起一颗塞到嘴里,尝了尝。

    入口即化,味道香甜。

    丹药入腹,便可以感觉到有一小缕元气自丹田下发起,过八脉走十二正经,竟是在经脉中走了小小的一周天方才缓缓消失!

    这般效果,对于常人来说,就是通畅经脉,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

    而对于刚开始修行的习武者来说,却是可以据此感受元气在体内调运游走的线路感觉,使之真正练习元气调运时,有的放矢,事半功倍。

    单从这效果来说,这丹药就足以显示出其中不凡来了。

    绝对上品的益气丹。

    苏长老也拿起一颗来看了看,却没有品尝,又放回到托盘中,赞道:“好丹。”转而又问章日曜:“章老看如何?”

    章日曜从呆愣中回过神,突然激动起来,一把捉住周时名的手臂,连声问道:“少侠师承何人?炼丹多少年了?老朽也是炼丹多年,有些许心得想与少侠交流一下,不知可否?”

    他两眼放光,简直好像色狼看到全裸大美女般满是急不可奈的冲动,看得周时名不由得全身寒毛倒竖,赶紧挣脱了他的拉扯,道:“这位老先生,您太客气了,我这是初学乍炼,也没什么师承,全凭自学,刚刚这是这辈子炼出来的头一炉丹,有什么不足之处,还请您请点一下。”

    “第,第一炉?全凭自学!”

    章日曜目瞪口呆,突然又一把捉住周时名的手臂,激动万分,“奇才,炼丹奇才啊!少侠有没有兴趣在炼丹方面发展?老朽虽然不才,也是白马书院出身,在炼丹上面颇有几分心得,不知少侠是否愿意与我学习炼丹之道?老朽保你不出十年,便可成名动一方的大方士,到时还可推荐你到白马书院去进修学习,你看如何?”

    周时名现在有大急事,一是去中京见云浅雪,二是调查妖怪来源,在雍州城都不愿意多呆,哪可能随他在这里学习什么炼丹,便道:“多谢老先生好意,不过炼丹只是我的一时兴趣,主要精力还得放在习武修行上,不能分神。”

    章日曜却是不肯放手,紧紧拽着周时名,“少侠你再考虑考虑,以你的天赋,不来炼丹实在是太可惜了。而且就算学习炼丹也不耽误你习武修行啊,术武双修的人多得是。”

    梅雨诗听得不高兴了,“喂,咱说章前辈,你可别胡扯,天底下搞术武双修的,就没见一个能成气候的,都是术不成武不就,两边都半桶水,咱这兄弟别看年纪轻,如今已经是人品十级的大高手,正冲击地品呢,那可是少见的练武奇才,你可别出馊主意,耽误了他的前程。”又有些不放心,转而对周时名道:“你可别听他胡说,搞什么术武双修,咱这么聪明的,有老娘这种强势人物指点,又有天玉山各种资源供给,还只敢走一条道呢。”

    章日曜一听周时名是人品十级,正在冲击地品,便冷静下来,连连摇头叹息:“可惜了,可惜了。”却也不提收周时名为徒的事情了。他虽然是炼丹的大行家,但在品级上却只有人品六级,可没资格收一个人品巅峰的大高手。

    而且激动之余,他也想起来了,眼前这位在决斗中击杀了灵剑派的高徒,那位还是地头蛇何家的子弟,满身的麻烦,真要收了做徒弟,这麻烦可就得由他背了,他这小身板可应对不起灵剑派和何家这两个庞然大物。

    他遗憾地收了手,道:“太可惜了,老朽与少侠无缘啊。少侠今日瞧起来气色不错,想是恢复极好,且来让老朽再诊测一下,看看伤势如何了。”

    周时名对自己的伤势自己清楚,又记着苏长老的好意提醒,真要检测起来,却怕吓到这老头,当即摇头道:“不必了,我的情况自己清楚,就不麻烦老先生了。”

    “这位是大方士章老先生,这几日就是他替你诊治的。”苏长老这会儿功夫才想起做介绍。

    周时名一听眼前这位是医生,想来昏迷这几天全凭这位的妙手回春加上各种丹药顶着才能活到苏醒过来,便赶紧地向他道谢:“多谢章老先生救命之恩。”

    章日曜却摆手道:“这几日虽是我吊住了你的性命,但你真正能恢复起来,却不是我的功劳,想必还是在于你修炼的功法有恢复奇效,不必谢我,若谢,你便谢梅少山主吧,这几日多亏她多方奔走,为你取来吊命的种种丹药,又请老朽来为你诊治,真正辛苦的,却是她了。”

    梅雨诗也不谦虚,一挺胸,得意洋洋地道:“采花贼,还不赶快来谢谢咱的大恩大德,你要是无以为报的话,那便以身相许吧,咱不嫌弃你。”

    章日曜听得连声咳嗽,苏长老忍不住按了按额头,实在是受不了自家少山主这口无遮拦的劲,一个姑娘家家的,哪有张口就要人以身相许的,不知道还以为她倒追周时名呢,这要传出去,得多影响名声!

    周时名完全被她打败了,正要说话,忽听院外有人朗声笑道:“周少侠可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