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域天兵 第六十八章 师叔驾到

时间:2018-04-10作者:空侃

    “再来!”黑雾中人低喝一声,并指如剑,遥遥一点,一道凛冽剑气疾刺而至。

    周时名不知这人什么来头,连话都不说,动手就打,当下也不敢留手,只可惜没带黑布带,不然便可寻找破绽攻击,不过幸好这八兽图练得精熟,正能派上用场,当下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引剑往胸前一横。

    巨蟒盘屈而现,元气层层盘绕,正将周时名护在当中。

    那一道剑气刺来,遭遇层层元气阻力,最后刺在锈黑剑上,乓的一声脆响,却是余力已尽。

    “好!”黑雾中人长笑一声,猱身而上,两指点刺划击绕,剑气破空纵横,嗤嗤疾响不绝。

    周时名夷然不惧,只将八兽图使发了,却见时而猛虎咆哮,时而巨熊合抱,时而斑豹纵跃,时而龙蟒翻身,又有惊蝠展翅遮空,回首毒蝎潜伏,剑势凌厉,面对那纵横交错的剑气丝毫不落下风。

    只可怜这雅致的小院,被周时名狂暴的剑势扫过,登时破烂不堪,连那间精舍被剑尾连扫几回后,终于支撑不住,轰然倒塌。

    斗到酣处,周时名打得兴起,八兽图中,又间杂雷霆一击,攻势越发凌厉。

    那黑雾中人一见雷霆一击,不由轻咦一声,旋即双手齐出,微微向下一压。

    周时名突觉身体变得异常沉重,周遭元气滞涩,满天纵横剑气突然好像活过来一般,扭曲缠绕,刹那间织就一张剑气大网,将他整个笼在其中,仿佛蛛网当头,而他便是那被网住的小虫,无路可逃!

    周时名调运元气,准备以震荡元力硬抗落下来的剑气大网。

    到这一步,就已经是纯粹元气力量的对抗,容不得半点花招了。

    便在这时,云浅雪突然向前走了两步,探手探向剑气大网。

    她方才一直静静旁观,没有出手的意思,周时名还以为是她品级太低,对这种级别的战斗插不进手,谁想到她不动则已,一动就这般吓人。

    那剑气犀利无比,堪比最锋锐的利刃,云浅雪不过区区人品四级,这般毫无防护的按上去,简直与自杀无异。

    周时名大惊失色,正待施展御风术硬冲过去救人,不想那剑网却倏的全速收缩,眨眼工夫,消失得无影无踪。

    云浅雪一手按了空。

    周时名暗呼一声好机会,不假思索地挺剑便向那黑雾中人疾刺,猛虎咆哮而出,正中黑雾中人。

    黑雾猛得一张,隐身其中那人蓦得消散不见,元气猛虎自黑雾中一穿而过,竟然什么东西都没有撞到,直挺挺向后方冲去,撞塌另一侧院墙后,消散不见。

    那人重新在黑雾中现身,看起来就好像是黑雾凝结而成的一般,飘然而至云浅雪身旁,伸手便抓向云浅雪。

    周时名怒吼一声:“放手!”雷霆一击闪电般刺向那人伸出的右手。

    “周师弟,不要!”云浅雪急急大喝,那黑雾中人手掌一翻已然握住了刺来的锈黑剑。

    周时名奋力一拔,便觉锈黑剑仿佛落地生根一般纹丝不动,不假思索的发动震荡元力,沿着剑身急速震荡攻击。

    眨眼工夫,数十波震荡生成叠加,爆起一声低闷轰鸣。

    黑雾中人又是轻咦一声,猛得撒手,卷袖一挥。

    周时名便觉眼前一黑,好似一面大墙迎面拍来,举剑疾刺,却是刺了个空,被那袖子拍了个正着,整个人被抽得当场来个了后空翻,四仰八叉地摔了个结结实实。

    一时两耳嗡鸣,眼冒金星,被拍得晕头转向。

    他挺身而起,举着剑还想再拼,云浅雪却拦住他道:“不得无礼,这是许师叔。”

    “师叔?”周时名被拍得狠了点,脑子里一团乱,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使劲晃了晃头,睁大眼睛看过去,只见黑雾徐徐散去,露出其中人的真身。

    一个穿着道袍的胖子,负手而立,皱眉瞅着周时名,“八兽图练的不错,雷霆一击也有些味道,其他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你是武师弟的弟子?怎么从来没见过你?是来妖域山脉这边做试练的吗?怎么跟浅雪混到一起的?是不是你拐她偷偷跑出来的?你们两个小家伙跑到雍州来搞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周时名被这批头盖脸一顿质问给问得有些蒙,云浅雪笑道:“师叔,您老人家接到我的报信了?赶回来挺急的吧。”

    “当然急了,带了十二个人出来,没等到地方,就少了一个,还是掌门的宝贝心尖,这要真搞丢了,回去掌门真人不得生吃了我?”胖子虎着脸道,“带你出来,我可是打过保票的,你也跟我保证过,一路听话,绝不乱跑,可还没等到妖域山脉呢,你就半路偷偷跑出去,还遇上噬血蝠妖,简直就是拿自己的性命不当回事儿!你也老大不小了,又经掌门教导这么多年,怎么做事还是这么不知深浅进退,你说你就算不考虑你自己,也得考虑一下整个洗剑苑吧,就算不考虑整个洗剑苑,也得考虑一下手把手教你的掌门吧,就算不考虑掌门,也考虑一下你师叔我吧,你不是专门为了坑我才跳着要跟我出来的吧。”

    胖子明显有些话唠,说得口沫横飞,也不停嘴。

    云浅雪缩着头,不敢应声插话,偷偷向周时名吐了吐舌头。

    那俏皮的样子,看得周时名有些发呆。

    他见过云浅雪照心镜状态下的千变化万,见过她平常状态下的冷厉若刀,见过她与王孙公子们周旋时的八百玲珑,见过她在品香楼上与诸多高手正面毫不退让的无畏大气,却还是头一次看到她这般小女儿的模样。

    看着那粉红色的舌头一吐即缩,他心中不由微微颤动。

    胖子数落了好一通,见云浅雪不反驳,周时名不搭话,大约也觉得无味,总算是停了下来,看了看周时名,又拾起刚才的话头:“年纪轻轻,就有这身本事,不错,不错。武师弟什么时候收了你这么个厉害的弟子?”

    云浅雪抢话道:“他的八兽图是我教的,他也不是武师叔的弟子,是我在望县捡来的,不过十之**是我们洗剑苑的哪位前辈收的徒弟。”

    “就你什么都知道。”胖子瞪了云浅雪一眼,干咳一声道,“原来你不是苑中弟子,刚刚却是我失礼了,多有冒犯,还请海涵。”

    “许师叔,我……”周时名刚想客气两句,不想胖子一摆手道,“身份未明之前,你不用叫我师叔,我叫许飞风,你叫我许前辈也可以,叫我许大叔也可以,但许师叔却是不合适的。你就是周时名吧,我已经看到云丫头的飞鹤传书,望县之事多亏你帮衬,这个人情可是不小,你要是叫了师叔,我可就赖下不还了。其他后提,先说正事儿,你们追索到噬血蝠妖的踪迹了吗?”

    云浅雪神情也郑重起来:“进了雍州城后,人气繁杂,我已经失去了他的下落,前日已经请雍王世子沟通官府和缉妖分盟,双管其下,探查噬血蝠妖的下落。只要他还在雍州城内,总能把他揪出来。”

    “官府在缉妖的事情上要是能靠得住,那还要缉妖盟做什么?”许飞风皱眉道,“噬血蝠妖已经销声匿迹多年,多数人对这个妖怪的危害之处只怕已经不甚了了,只出个普通悬赏,很难调动起积极性。这家伙冒着天大的风险潜入雍州,必然有所图谋,我只怕时间耽搁的久了会出大乱子,还是得从缉妖盟这边入手才是,云丫头,把你的火铃树枝给我一根,我这边去缉妖盟那边再把悬赏加加码,务必要尽快把他翻出来才是。”

    云浅雪掏出一根火铃树枝交到许飞风手中,许飞风看了看,赞了一声“好东西”,便收入囊中:“你们两个这么晚了不要再在一起搅和了,省得有风言风语传出去,云丫头你便随我一起走一趟,周时名你且先休息吧。”也不给周时名说话的机会,拉着云浅雪的手腕就往外走。

    周时名被这风风火火的许飞风弄得一楞一楞的,看到云浅雪被拉走才反应过来,忙道:“云师姐,那我怎么办?”

    云浅雪道:“师叔不是说了让你休息吗?那你就好好休息,对了,世子殿下给周师弟换个住处吧。”

    她这话说得好不突兀,但话音未落,便听姜思明道:“这是自然要的。许师叔,弟子姜思明,有礼了。”却见姜思明施施然自院外走进来,“刚才听人说有高手潜入后花园,又有人报有地品高手在后花园中比斗,我便过来瞧瞧,不想却是许师叔驾到了。”

    许飞风摆手道:“你是雍王世子,天潢贵胄,虽说在洗剑苑学了几天,我却也不敢托大做你的师叔,这礼就免了,你雍王府的高手没把我当贼拿了去,我就得烧高香了。今晚事急,有什么明天再说,我和云丫头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了,再回来与世子殿下叙话,走了,走了。”同样也不给姜思明说话的机会,急三火四地后着云浅雪便走出了破破烂烂的院子。

    姜思明苦笑道:“周少侠也是第一次见到许师叔吧,他就是这么个急三火四的性子,什么事情都耽搁不下,因此苑中给了起了个绰号叫三把火。”

    周时名也是头一回见到这么风风火火的高手,一时不知如何评判,倒觉得这个三把火的绰号很是恰如其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