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妖域天兵 第三十四章 由来万夫勇

时间:2018-03-21作者:空侃

    “我想好了。”周时名沉声道,“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满城百姓丧命,什么都不做吧。”

    “好,那我们就走吧!”

    云浅雪更不打话,领先就往县牢里走。

    贺子召还以为云浅雪能说服周时名不要去冒险送死呢,没曾想两人低估了两句,竟然是云浅雪被说服了,不由得大急,道:“这么送死,毫无意义啊。”

    “周师弟说得不错,总得有人做些什么,不能眼睁睁看着满城百姓送死。”云浅雪淡淡道,“我有件护身法宝,随时可以抽身离开,但你们两个陷进去的话,必死无疑,你可以选择不去。”

    “妈妈的,怎么遇上你们这两个疯子!”贺子召恨恨地往地上吐了一口痰,又重重踩了一脚,吼道:“死就死吧,人死**朝天,老子宁可死,也不想让你们两个瞧不起!”

    气势实足的吼完这一句,贺子召又道:“不过,要是万一没死成,这火铃树下的宝贝,我们三个可要平分!”

    “贺大哥放心,要是不死,我那份也归你。”周时名掏出黑布带,蒙在眼睛上。

    云浅雪看了看周时名,低声道:“我蒙起双眼,是因为已经看过太多的丑恶绝望,愿用手中剑,在黑暗中杀出个黎明!”

    周时名不解地问:“你说什么?”

    云浅雪缓缓拔出背上细剑,没声道:“这是我派祖爷李明泽仙长说的一句话。他当年与敌对战时,便喜欢用一条黑布带蒙上双眼,别人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便是这么回答的。你也是祖师爷的崇拜者吗?”

    这是调查员的标准新手配备好不?我跟你家祖师爷十之**都是一个老板。

    周时名心中如此吐槽,嘴上却只简单地说了一句,“没错,李仙长向来是我崇拜的。”

    “好,那就看看你有没有学到祖师爷的无双血勇!”云浅雪轻弹手中细剑,发出一声清脆的鸣越之声,“长胜八百无敌手,盖世无双真仙人!”

    长吟声中,云浅雪闪电般跃至牢门前,掌剑暴风骤雨般袭向那些被根须控制的尸体。

    沉闷的嗡响声中,隐隐有雷震鸣动,闪电般的光芒一道道划破夜空。

    剑光过处,尸体散碎一地,深藏其间的火铃树根须露出本来面目。

    一根根一条条狰狞舞动,宛如怪蛇,欲择人而噬。

    听到“长胜八百无敌人,盖世无双真仙人”这一句,周时名不由热血沸腾,豪气大生。

    都是位面管理者派来的调查员,咱也不能给同行丢份不是?

    “吟诗我也会,听我的!”周时名迈步向前,调动元气,激活冰霜光环,四周扑舞的火铃树根须登时被冻得结结实实,僵在当场。

    “宝剑若蛟龙,冰霜映芙蓉!”

    周时名长吟着,舞动粗若圆木的锈黑剑,宛如抡着只大铁锥秀,大开大阖,也不讲招法,左砸右打,将冻结的火铃树根须打得粉碎,刹时清出一条路来,迈出当先冲向牢内。

    “精光射天地,雷腾不可冲。”

    无数根须自地底、自墙壁、自牢房深处,蜂拥而至,蠕蠕舞动,仿佛不知名的巨怪触手,伸展着刺来。

    “今日别金匣,浴血满锋芒。”

    阴暗的牢房被冰霜光环映出一片惨白颜色。

    扑上来的火铃树根须尽皆被冻成冰雕,旋即被周时名疯狂舞动的锈黑剑打得粉碎。

    “妖魔皆辟易,志气横荒丘。”

    云浅雪、贺子召一左一右紧跟着周时名身后,一剑一枪,将后方护得严严严实实。

    周时名的冰霜光环尽可以将三人都笼罩在范围之中,两人免不得也受到影响,动作迟缓,好在从后方冲过来的根须也会被冻冰块,两人只需防范那些被冻结后依旧顺着惯性往前冲刺的根须就可以了。

    “由来万夫勇,挟此生雄风。”

    三人直冲入牢房深处。

    水牢位于县牢房的最里面,需要经过一个十几级的台阶下到地面下。

    此时整个县牢所有牢房里都充满了青翠欲滴的枝叶。

    枝叶瑟瑟而动,不停向着三人包袭而来。

    三人所过之处,一地冰晶,道路马上就被新涌出来的根须枝叶所填满。

    周时名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元气在快速流失,也不知所余元气量够不够支撑到水牢。

    当此情景,却也顾不得多想,只是奋勇向前。

    不多时,已经冲到县牢最底端,前方就是通往水牢的阶梯入口。

    通往水牢的台阶已经完全被枝叶根须填满。

    周时名毫不犹豫地纵身跃入。

    这些嚣张了一路的根须枝叶,似乎终于知道怕了,簌簌索索地快速向着台阶下方退去,让出一条通路。

    周时名仗剑昂然而入。

    十余台阶转瞬即至,来到了水牢房间之外。

    终于见到了火铃树!

    木栏后方,那翠莹莹的一颗大树,下半截没入水中,树尖戳着房顶,苍苍枝杈堆满了整个水牢。

    在黑布带的视野中,整个树连同都满牢房的枝叶都笼罩在刺眼的红光当中,三个巨大的红字,“火铃树”,飘浮在牢房屋顶。

    “长胜八百战,武艺天下尊!”

    周时名怒吼出最后一句,合身跃起,凌空举剑,刺向火铃树。

    冰霜光环就在空中炸开。

    一室皆冰,所有枝杈都冻成了晶白颜色。

    诺大的火铃树表面结了厚厚一层的冰。

    贺子召身上也冻了一层冰,哆哆嗦嗦着无法做出大的动作。

    云浅雪身上却是蓦得腾起道一圈烈焰,恰好将身周冰霜光环的威力抵消,旋即伸手在细剑上一抹,满身火焰都转移到了剑上,细剑登时变成了一只巨大的火把。她疾喝一声,举着熊熊燃烧的细剑,贴着地面向前猛冲。

    轰,轰。

    两声爆响几乎不分先后响起。

    两人同时撞破了水牢木栏,冲入牢中。

    周时名自空而落,粗大的锈黑剑重重砸在树冠上。

    轰隆一声炸响,火铃树整个树冠被砸得粉碎。

    几乎就在同时,云浅雪踩着水牢冻结的冰面冲到树干前,举剑猛刺,细剑深深没入火铃树干。

    火铃树干发出急速的滋啦噼啪声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枯乌黑,裂开一道道细缝,一缕缕火焰自细缝中冒出来。

    刹时间,整颗树都熊熊燃烧起来。

    “成了!”贺子召欣喜若狂的大叫,原以为是冲进来送死,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把这妖树给干掉了。

    “不对,小心!”

    周时名正自空中落下,急声大喝。明明已经敲碎了树冠,烧着了树干,可是在黑布带的视野里,火铃树的名字依旧在空中悬浮着,甚至还警示性的闪烁了几下。

    当初不管是杀完鱼妖,还是杀掉虎妖之后,他们的名字可是都从尸体上消失了。

    轰隆一声,闷雷也似的炸响。

    熊熊燃烧的火铃树整个炸开。

    无数燃烧着的尖利碎片如同暴雨般向着四面八方激射。

    周时名将锈黑剑舞发了,幻起重重剑影,拼命抵挡着飞射的火铃树碎片。

    他的雷霆一击经过小黑屋的折磨,已经练到了水泼不进的程度,这火铃树虽然炸得突然,却也无法伤害他。

    一条粗大的树根蓦得破水而出,如同翻身巨蟒般,划过漫天火铃树碎片,狠狠抽向周时名。

    周时名近乎本能地横剑一斩,那条树根应剑而断,可又有无数细小的枝杈自断面中钻出,仿佛一大团抛出来乱绳,兜头盖脸地将他笼罩其中,牢牢缚住。

    尖利若钉的细小枝杈顶端几乎在同时深深刺入周时名的皮肤,仿佛细长虫子般,在皮肤下方飞快钻爬。

    周时名痛苦的低吼一声,再次激发冰霜光环,将身上爬满的枝杈尽数冻结,一个人失去依凭,重重掉入污浊的牢房水中。

    他呛了几口水,满嘴都是令人作呕的恶臭味道,勉强睁开眼睛,却见乌浊的水底有一颗不过三十多厘米高的小树,散发着蒙蒙绿光,将整个水底都映上了一层淡绿颜色。

    周时名恍然大悟。

    这才是火铃树的真身。

    露出水面的那颗大树,不过是伪装的替身罢了!

    无数根须自水底升起,一窝蜂地扑向周时名。

    周时名不敢在水底使冰霜光环,奋力跃出水面,落在水边,恰见云浅雪已经被一团树枝困住,吊在半空中。她剑上的火焰已经消失,仅靠着剑锋拼命削斩,砍断一条树枝,却立刻就有更多的树枝缠上来。树枝的尖端同样刺入了她的皮肤,鲜血顺着枝叶滴滴答答直向下流。

    而站在牢房外的贺子召更是不济,他本就受冰霜光环的影响而动作迟缓,没了光环威力掩护,只抵挡了几下,就被根须绊倒,层层枝杈爬上来,很快就将他包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大包裹。

    无数触手般的根须紧追着周时名破水而出,密密麻麻地向着他包抄过来。

    周时名再度激活冰霜光环。

    可是冰霜光环只闪了闪便消失不见。

    这要命的时候,他杀妖所得的元气值消耗殆尽了!

    扑来的根须似乎感应到了周时名的困境,欢快的舞动着,一层层包围上来。

    周时名拼命舞动着锈黑剑,横砸竖斩,向着云浅雪大吼:“快走,快走!”

    云浅雪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突然扬手自树杈缝隙间扔出一物,正掷到他身上,“这是定位传送符,我已经把位置设定在县牢门外,握着动念就可以发动,你走吧!我洗剑弟子,从无面对妖魔临阵脱逃之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