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 第344章 买玉送蛇

时间:2018-02-11作者:格格喵

    老爹看不下去,主动说:“要不,我把鸡缸杯拿出来展一下吧!”

    叶伊摇头:“千万别把鸡缸杯拿出来,这里的人一半都是你惹不起的。”

    “可是……”

    老爹看向徐天行。

    徐天行把心一横,拿出玉佩:“丢面子什么的,我已经习惯了!”

    叶伊看了眼徐天行手中的玉佩,成色不错,可惜没有展出的价值。

    “这样吧,徐叔叔,你帮我要一个展台,我想卖一点东西。”

    “叶小姐要卖什么?!”

    老爹兴奋起来。

    叶伊可是连京城四少许翰文、栖霞集团的易董都不得不给她面子的人物,能让她都觉得不错的东西,那该多精彩绝世!

    徐天行也是大喜:“叶小姐,你打算拿出来的是大东西,还是小东西?铭牌上写您的名字,还是直接标注来自福德轩?”

    他已经从黄满堂处知道叶伊才是福德轩真正的主人,心想,不管叶伊等会拿出的是什么宝贝,都一定会造成全场轰动,作为陪同人员的他,自然也是百分百地跟着长脸!

    “小声点,”叶伊做了个嘘声的姿势,“要展出的是一块老玉,铭牌上不要写名字,也别写福德轩三个字。”

    “那就是‘有意者和展方联系’的意思?”徐天行问。

    叶伊点了点头。

    老爹打量着周围,说:“今天展出的东西挺多都是玉,叶小姐你确定拿一块玉出来能成吗?”

    “不仅能成,还能成大事。”

    闻言,徐天行说:“你等着,我这就给你要展台去!”

    ……

    三分钟后,徐天行回来了,身后跟着展会的工作人员。

    一见叶伊和老爹,工作人员立刻问:“鸡缸杯呢?”

    原来,主办方以为他们要展出康熙年间的仿制精品鸡缸杯,非常重视,特意让工作人员过来,陪同摆放。

    叶伊笑了笑,说:“我们打算展出的不是鸡缸杯,是一块玉。”

    闻言,工作人员立刻没了兴趣,当然明面上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他们带着叶伊他们来到一个位置还算不错的空站台前,围上粗绳子,打开灯:“小姐,这是您的展台。”

    “谢谢。”

    叶伊从包里拿出一个才比眉粉盒稍微大一点的刻了葫芦的玉牌,交给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见玉牌虽小,却是玉质温润,表面带着少量玉皮,显然是上等的和田籽玉,顿时收起轻视。

    徐天行对玉石一知半解,不知道这块玉的珍贵之处,看玉牌表面带着焦黄色的玉皮,不禁说:“这玉看着不错,可惜不纯。”

    闻言,工作人员投来鄙视的眼神。

    “这是上等的和田籽玉,焦黄不是不纯,是玉雕师特意保留用作点睛之笔的玉皮。

    用玉皮的颜色作为玉器的巧色来点缀玉器,增加玉器的观赏性、艺术性,是一门专门的技艺。

    现在,大家都喜欢收藏和田玉料,一方面因为籽玉本身就很贵重,另一方面却是因为雕玉是一门艺术。

    一块好玉,若是不能得到有与之相称的雕刻,只能是暴殄天物。”

    叶伊淡淡的解释着,那些被和田玉雕吸引而来的宾客们无不点头称是。

    “别的不提,就这玉质已经属于籽玉中的极品了……”

    “这块玉牌的玉雕师肯定是名家!这刀法,这设计……啧啧……”

    “看到这块玉,我顿时觉得我架子上的那一对只能叫石头!”

    ……

    听了大家毫不掩饰的羡慕,徐天行顿时忘了自己刚说过的外行话。

    “真是个好宝贝,”他把玩着玉牌,说,“你手上有这号东西,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徐叔叔想买?”

    叶伊似笑非笑。

    闻言,徐天行露出一丝迟疑,想了很久才说:“很贵吗?”

    “这个……”

    叶伊不说话。

    徐天行心里一疙瘩,说:“不会真的很贵吧!”

    “额……咳咳……”

    老爹咳嗽一声:“常言道,黄金有价玉无价,何况这块玉不管是玉质还是雕工都属传世美玉的等级。反正,比我的那个鸡缸杯贵多了!”

    “比鸡缸杯还贵!”

    一圈人都震惊了。

    老爹补充说:“当然,我的鸡缸杯只是个康熙年间的仿品,不怎么值钱。如果是和真正的鸡缸杯比,肯定是真正的鸡缸杯更贵一点。”

    那不是废话!

    大家心里默默吐槽。

    这时工作人员也把叶伊提供的玉牌摆好了。

    他问叶伊:“小姐,您真不需要给您的玉牌放一个铭牌吗?”

    “不用,我有专属仆人。”

    叶伊脱下手上的腾蛇,将它放在展台上,轻拍蛇脑袋:“玉牌要是丢了,就唯你是问!”

    “嘶嘶嘶(你欺负我)!”

    腾蛇不爽至极,盘成一坨,将玉牌围在中间。

    叶伊的玉牌原本就籽玉中的极品,光泽细腻,自然温润,如今被一条全身闪着银白的蛇盘在中间,更平添了几分邪魅和危险的诱惑。

    蛇信吐出,深红划过白玉,蛇身流动,银白摩过润泽……

    邪恶的臆想让男人们不觉吞了口唾沫。

    放好玉牌,叶伊对徐天行说:“徐叔叔,那边有青铜器,宁叔叔可是青铜鉴定的行家!”

    徐天行对青铜器一向情有独钟,闻言自然喜上眉梢,说:“走走走,过去看看!”

    工作人员见叶伊要走,问:“小姐,您的东西确定不写名字的话,可以留下一个标价吗?”

    在这里,默认不写物主名字的东西都是拿来拍卖的,需要留一个拍卖底价。

    叶伊想了一下,说:“今天是来玩的,随便标个一百万吧!”

    “一百万……”

    工作人员震惊了。

    老爹吓得不轻,百年难得的寒血玉可也才卖了十五万!

    围观的人更是好像看外星人一样看着叶伊。

    和田籽玉固然贵重,玉牌雕工固然精致,但它也就是一块比眉粉盒大不了多少的小玉牌!

    哪怕是按照一克一万的顶天价,也不值一百万!

    何况——

    听叶伊的口气,似乎玉牌标一百万,自己还很吃亏呢!

    有人忍不住提醒叶伊:“这位小姐,古玉拍出天价,都是有历史人文因素加成,可不是玉本身值这个价!您这个报价,真的有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