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异能少女重生:帝少夺吻99次 第90章 对恐龙施展美男计

时间:2017-11-29作者:格格喵

    天“……那位姑娘大概二十岁左右,留着两条粗辫子,脸上有一块很大的烧伤疤痕,带着眼镜,上身穿……”

    周大义每说一段,山鸡佬他们就会转一次头看叶伊:

    二十岁左右,两条粗辫子,脸上有一块很大的烧伤,酒瓶盖眼镜,提着腊肠和风干腊鹅……

    终于,有人忍不住:“大姐头……”

    “看我干什么!我脸上可没有什么好看的!”

    山鸡佬急忙解释:“不,不,不,我们只是在想,那个把三千万的彩票送给周家的人,该不会就是大姐头您吧?”

    “对啊,周家被人送彩票的那天,刚好是我们和大姐头您认识的那天,而且大姐头打我们的时候手上确实提着腊肠和腊鹅……”

    “别说了,吃完饭立刻找周大义把三千万要回来!竟敢吞我们大姐头的钱!打断他的狗腿!”

    陈斌生一脚踩凳子,一脚踩桌子。

    “你们错了,彩票是我特意送给他的,三千万也是他们周家应得的,”叶伊淡淡的说,“如果你们真把我当大姐头,就替我守在周家附近,不许任何人假冒我的模样找周家要彩票!”

    “可是大姐头,三千万啊!那可是三千万!您就这么随随便便的送给周大义他们?”

    山鸡佬不服。

    叶伊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隔着啤酒瓶盖的眼神依旧让山鸡佬感觉心口像被戳了一刀般痛得厉害。

    “我做事情,需要向你们解释吗?!”

    陈斌生见过叶伊的真面目,知道她也许真不把这三千万放在心上,他见叶伊生气,急忙对山鸡佬说:“大姐头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废话那么多!急着去投胎啊!”

    ……

    ……

    宁诚带着一肚子的不痛快回到宁家。看到父母坐在沙发上一个正在看电视,一个专心看报纸。

    “爸,妈,我回来了!”

    “哦!”

    沙发上的两个人随便应了一声。

    宁诚搭着外衣径直进卧室。

    宁云海突然抬头:“等一下!我们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情?”

    宁诚停下脚步,小心翼翼地看母亲沈曼文。

    他怀疑是自己情绪失控辱骂蒋丽娜的事被他们知道了!

    沈曼文笑着说:“放心吧,不是坏事!是遇上天上掉钱的好事情!”

    “天上掉钱的好事情?”

    宁诚一脸困惑:“难道说我们家的股票爆涨了,还是……”

    “都不是,”沈曼文眉飞色舞地说,“还记得那个叶伊吗!前几天来我们家投靠我们的乡下妹!”

    “当然记得,就是那个长得又丑又土的四眼恐龙妹!唉呀,我说怎么最近那么不顺,原来是这个恐龙妹害得!不行,我明天要赶紧去庙里烧个香!去去晦气!”

    宁诚一脸呕吐的表情。

    沈曼文拍了下儿子的头,说:“胡说八道什么!什么晦气!她是我们宁家的财神爷!”

    “妈,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就那模样居然是财神爷?”

    宁诚感觉自己在做梦。

    “自己看!”

    宁云海打开电视,将新闻回放了一遍。

    宁诚难以置信地看完新闻,张大嘴:“……死八婆居然就这么把三千万送给周家那群傻子?”

    “对啊,她把彩票给了周大义以后就提着腊肠和腊鹅走掉了!还好周家都是傻瓜,中了三千万居然还请电视台帮他们找人!真是我们天助宁家!三千万马上就要到手了!”

    沈曼文哈哈大笑起来。

    宁云海却是板着脸,说:“有什么好得意的!我们都不知道叶伊现在哪里!何况她是离开我们家以后才跑去老屋那边把彩票送给周大义的!可见她是记恨宁家,故意的!就算找到她,她也未必肯帮我们把彩票要回来!”

    “我不管,总之这三千万就该是我们宁家的!”

    沈曼文双手扶着儿子的肩膀,说:“儿子啊,能不能把三千万弄回来,就全看你的了!”

    “妈,你该不会是要我对那个长得又丑又吐的恐龙妹施美男计吧!”

    宁诚感到一阵反胃。

    沈曼文说:“怎么不行,那可是三千万啊!像她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姑娘,最好骗了!你带她出去逛个街,买两身漂亮衣服,再随便说几句甜言蜜语,什么都不用付出就能让她死心塌地替你把彩票要回来!到时候三千万到手,你爸的公司就能扩大经营,我们也能搬进别墅!”

    “那她怎么办?万一她要我负责怎么办?”

    宁诚想到自己一个前途无限的大好青年居然要为了三千万和恐龙结婚,顿时很想上天台。

    沈曼文面露狰狞:“哼,给她一千块钱,送她回内地!如果不听话,就直接卖去东南亚做女佣!”

    “她那张脸,倒给我一千万我也不想上!”宁诚附和着说,“对了,妈咪,她现在人在哪里?”

    “现在全hk的人都在找她,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的!”

    宁云海眯起眼:“就怕有人捷足先登!”

    沈曼文眼冒凶光:“我今天晚上就搬回老房盯着周家!只要叶伊一出现,就立刻……”

    “对,绝对不能让他们抢走我们的三千万!”

    ……

    ……

    半山区,某座豪宅的蔷薇露台上,一身月色长衫的楚天阔正对月弹琴。

    手指划过价值连城的雷氏古琴,弹出的声音却是如泣如诉如怨如慕,连碧玉香炉内流出的香味也变得凄美起来。

    一旁被迫充当倾听者的三合会大佬低声吐槽说:“楚少,不就是一个女人嘛,想要就绑过来上!干嘛大晚上弹这么哀怨的曲子!还让不让人睡觉……”

    噹!

    一声清响,余音未绝,大佬急忙闭嘴。

    楚天阔收了琴弦,细长的凤眼略一扫过,便折下手边一支血红蔷薇,轻轻嗅吸。

    七月正是蔷薇盛开得最热烈的时候,浓郁的花香几乎要把整个露台都淹没,但是男人的长睫毛下却留出了淡淡的伤感。

    “一丛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靡花事了……开到荼靡花事了……”

    重复两遍后,楚天阔扔掉了蔷薇。

    他对垂手静候的西服男说:“继续跟踪,不要让她发现!还有——胆敢冒充她骗彩金的,全部灌水泥填海!”

    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