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205章 腿美有什么用?能踹人才是好腿。

时间:2018-07-12作者:茜格格

    袁泽可能是晒的太久了,车上舒服,冷气也开的足,他闭着眼睛没一会就睡着了,自然错过了陈叔绕路的全过程。两个小时后,陈叔把车停稳,没有出声打扰,拿手机发了条消息出去后,就靠在椅背上休息。

    半小时的路程,用了两个小时,他是多么用心的找出每一条拥堵的道路啊。

    没让陈叔等太久,睡了一觉的袁泽醒来,迷瞪了一下,才想起来为什么坐在陈叔的车里。

    “到了啊,谢谢陈叔送我。”被蒙在鼓里什么都不知道的袁泽动了下僵硬的胳膊腿,道了声谢,就打算下车。

    “袁少客气了,叫我老陈就行了,当不起袁少一声叔。不过老陈的儿子跟老陈不一样,他不是下人,还请袁少记住了。”

    陈叔开了门锁,一脸的不客气。

    凭白挨了一顿呛,袁泽愣了下,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昨天在玉之家的时候,他说了陈辰什么。他尴尬的笑笑,“我开玩笑的,陈叔别往心里去,回去开慢点。”

    袁泽说完,不再等陈叔说话,快速的下了车,刚把车门关好,陈叔就一脚油门绝尘而去,留了一大坨尾气给他。

    咳咳……他咳了几声,发现自己的嗓子有些疼,头也晕晕的。真是出师不利,他拿手机想打个电话问问车的情况,看时间吓了一跳,都快四点了。

    睡了这么久么?他拍拍昏昏沉沉的脑袋,往家里走去。抬脚才发现,不但脑袋晕晕的,两条腿也跟灌了铅一样沉。

    他进屋的时候,袁父正要出门,见他站没站相摇摇晃晃的样子就来气,瞪了他一眼发现没什么反应,抬脚就踹了过去。结果每次都能用最快的反应躲开的儿子,这一次倒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然后……倒在了地上。

    袁父慌了,自己儿子什么德行他知道的,嘻嘻哈哈没什么正形,可是一向健康,绝对不会像根草一样,碰一下就倒了。

    “袁泽?”他喊了一声,没听到反应,蹲下摸了摸他的额头,好烫!

    他顾不上出去,使劲扶起袁泽往屋里走,对着在客厅坐着的妻子喊了一声,“儿子发烧晕倒了,你快过来搭把手。”

    “什么?”袁母吓了一跳,鞋都顾不上穿,就跑了过去,摸了摸袁泽,烫的吓人,“怎么烧这么厉害。”

    “先扶他回房间躺会,我去叫医生过来。”

    刚把袁泽放到床上,袁父出去打电话叫医生,袁母去卫生间打水,错过了床上的人喃喃自语。

    “姓姜的小妞真难对付,药方是不可能给你的,不可能。”

    就在袁泽在床上昏迷睡着的时候,zf已经把袁家所有的通讯设备监听,而暗夜也尽最大的能力,把南水大小有势力的跟医药搭边的组织都放了眼睛和耳朵。

    时间还早,不到吃晚饭的时候,叶檀把姜莱送到屋子里休息,自己又返回了书房。网上的评论他扫了一些,叫好的热潮已经稳定了一点,不和谐的声音也渐渐露头。

    “什么情深一片,我看就是慢慢凉着,结婚改订婚,订婚改离婚,这叶夫人的板凳,还没坐热乎就要换人了。”

    “换人好啊,我还是有机会的。”

    “我看这叶总八成还真是个gay,拿人打幌子耍着大家玩吧?”

    “楼上的说这话有什么依据么?”

    “有啊,我有朋友在叶氏上班,她看见有一次叶总特助揉着腰从叶总办公室出来的。ps,特助就是秦一凌,男性!”

    叶檀揉揉眉心,不想再看这些跑偏的言论,他关掉网页,正好秦一凌打电话过来。

    “boss,我按照你的想法和计划改了一遍那天的安排,发到你邮箱了,你看看还有哪里要改的。”

    叶檀的计划是,那天地点和邀请的人都不变,只是把结婚礼换成订婚,还有就是把求婚加进去。承办单位有经验,这些都不算什么。他看了秦一凌发来的东西,很是满意。

    他坐在椅子上,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首饰盒。古朴的样式,给人一种很神秘遥远的样子。

    咔哒一声打开,里面是一对戒指,紧紧挨在一起。他碰了碰那个男戒,小声的说了一句,“爸,到底是不是你?”

    他合上盖子,闭着眼睛,眼前浮现的是最后一次见父亲的样子,他是那么的年轻,阳光,看着他的时候脸上都是慈爱的笑。

    一个周的时间过得很快,快到廖家还没找到突然不见的廖梦欣,快到袁泽还没从重感冒中恢复过来。

    一个周的时间也可以很慢,慢到会发生很多事。

    比如姜莱的腿,经过侯老的确认,已经恢复了九成,只要在继续治疗一段时间,就完全没事了。

    比如暗夜王在某天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已经接收到了两通袁家打到南水的电话,两次找的人都不同,查无组织,都是普通平民。聊的也都是之前过去旅游发生的事情。

    华国zf收获不大,袁家最近很活跃,高调捐资建了几所学校,并准备开一个慈善晚会,日子就定在叶檀订婚礼的第二天。除了这些,再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了。

    早上,姜莱在叶檀的早安吻中醒来,对上他温柔满是爱意的眸子,暖暖一笑,“早安。”

    “早啊老婆。”叶檀低头吻住姜莱微红的唇瓣,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句。他一下一下的啄着姜莱的嘴角和唇瓣,却不敢用太大的力气。

    昨晚他们闹了一场,姜莱的唇还有点红肿,要是再胡闹下去,一会她洗漱看到,可能会揍人。

    姜莱不懂叶檀的小心思,只觉得他这般小心翼翼的亲着她,有着岁月静好的细水长流,和如视珍宝般的珍惜爱重。

    两个人没有腻歪多久,就起来洗漱,镜子里二人挨得很近,一人拿着一把牙刷,对着镜子刷出一嘴的泡沫,看上去很和谐,也很美好。

    只是需要忽略掉姜莱仍然有些微肿的唇瓣。

    “肿了呢。”姜莱漱完口,才发现自己的唇瓣有些红肿。

    “我的错。”叶檀自己主动背锅,凑过去讨好的亲了亲,带着牙膏清爽气息的吻,有着别样的感觉。

    姜莱愣了一下,主动勾着脖子,回应着他。

    送上来的福利,不要就是傻子了,叶檀手一带,就把人禁锢在怀里,在姜莱快要靠到墙上的时候,身子一转,自己的后背抵在冰凉的墙壁上。

    唇齿交缠中,姜莱睁开眼睛,看着沉醉的叶檀,心满意足的微笑,然后又闭上眼睛,由着叶檀的力度和节奏,柔顺的配合。

    这一周叶檀都心事重重,也比之前更加的缠人,她想起那家神秘的研究所,很心疼,自然也就完全配合,任由叶檀每晚都要闹到很晚。

    “这一周辛苦了。”叶檀一吻之后,紧紧抱着她,在她耳边说到。

    怎么个辛苦法,大家心知肚明,姜莱的手缠上他的要,在他后背拍了几下,“我们一定能查清楚的。”

    “好。”叶檀点头,下巴一下一下的点着姜莱的肩膀,有些疼。姜莱皱着眉头,没有推开,也没有说话,摆明了放纵叶檀的一切行为。

    叶檀心里有数,不舍得姜莱一味迁就,抬手捏捏她的鼻子,“傻姑娘,你就不怕我是假装可怜整天缠着你么?”

    “假装就假装,我自己的男人,想怎么宠着就怎么宠着。”姜莱抓住叶檀作怪的手,踮脚霸气的在叶檀的唇上印了一下,转身走了出去。

    叶檀楞了一下,摸了摸刚刚那个带着力度霸气十足的宣言,不由自主的傻笑起来。

    倒是他多想了,她的男人啊,就该这么宠着。

    锦城的传统,喜宴都是安排在上午开始,九点正式开始,全天的流水宴席。因为时间太长,大家一致决定,姜莱还是能坐轮椅就坐着,重要时刻再站起来。

    姜莱拗不过大家,就连干爹都不赞成她全天站着,她还有什么好争辩的呢?任命的坐着轮椅,出发去婚庆礼堂。

    他们到的时候,宾客已经全部到齐,尤其是媒体,早早的就赶到这里守着。受邀的大都是有头有脸的贵宾,很多人都互相认识,彼此有生意上的交流合作,所以大家早来,除了给叶氏面子意外,还可以借着这个机会交流。

    叶檀推着姜莱走进来,看到礼堂里觥筹交错,谈笑风生的样子,满意的点点头。

    主角进场,自然是得到了所有人的关注。大家看着叶檀推着姜莱进来,分不出他的喜恶,嘴上应景的说着恭喜的客套话,并没有太多的吹捧。

    叶檀也不在意,脸上有着恰到好处的微笑,孟茹捏了捏手指上的婚戒,落寞一闪而过,随后又换上标准的笑容,由陈婶扶着一起走进礼堂。

    礼堂的主题不落俗套的以红色为主,加上别出心裁的小清新设计,喜庆中带着轻松明快的感觉。姜莱眼尖,一眼就发现了里面的小心思,这里面很多景色和布置都有着她熟悉的地方,母校,和叶檀第一次见面的教室,酒店,以及五年后他们待过的所有地方。

    她不知道叶檀花了多少心思把这些完全不搭边的元素整合在一起,还毫无违和感,看着照片上那张空无一人的教室里,倒数第二排的桌子上摆着巨大的爱心,以及一个写着七的蛋糕。

    姜莱想起了什么,拿手机看看日期,回想一下听讲座的时间,竟然是同一天。

    原来他匆匆忙忙的赶在这一天,还有这个心思。

    她收起手机暖暖一笑,“花了不少心思嘛。”

    “应该的,娶媳妇嘛。”叶檀弯腰,在她耳边应了一句。

    叶檀一来,自然少不了应酬,没和姜莱走多一会,就有人过来敬酒,虚虚的客套之后,少不了生意上的交流。

    “我带着小莱去那边。”孟茹见叶檀有事情要谈,上前一步接过轮椅。

    叶檀看着孟茹指着的女客区,犹豫了一下,还是点点头。不管姜莱愿意不愿意,以后还是会不可避免的接触这些应酬,早点认识一些人也好。更何况有他老娘亲自坐镇,谅别人也不敢放肆。

    他点点头,在姜莱耳边小声说了两句话后,松开轮椅,交到孟茹手上。

    走出几步后,孟茹突然问到,“他刚刚跟你说了什么?”

    姜莱默了一下,悠悠回了一句,“他说有不开眼乱讲话的,直接打出去。”

    在自己的订婚礼上,把宾客打出去这种话,也只有叶檀能说了。

    孟茹倒是觉得自己儿子说的没错,赞同的补了一句,“干得漂亮。”

    姜莱:……

    跟满脑子生意的男宾不同,女客这边显然话题更广泛了,衣服,包包,鞋子,口红,首饰,永远有说不完的话题,在互相吹捧的同时,有技巧的抬高自己。

    “饿么?我们先吃点东西?”早餐姜莱没吃好,净哄着叶小玄了。

    按照叶檀的安排,小玄是在订婚的时候出场,不能提前露面,小玄不开心,姜莱就放下筷子,陪着他玩了一会,把他哄开心了,出门的时间也到了。

    “好。”为了防止一会没力气,姜莱决定还是要吃一点。

    孟茹知道她的口味,拿了几样她爱吃的,放在桌边,然后去果汁区给她拿饮料。

    一个人坐着吃东西的姜莱,立刻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游走在各处的媒体把她孤独可怜的样子拍了又拍,更有一些自以为是的名媛,扭着腰肢朝着姜莱这边走来。

    “哎呀,你这鞋子真漂亮。”其中一个指着另一个人脚上的高跟鞋说到。

    “都是为了配这条裙子,特意求人帮我买到的,限量款没办法,太难买了。”被夸的女人有些无奈,无奈的口气中更多的是得意。

    “求人也值得,你这条裙子显腿长,配上这双鞋简直完美的不得了。”

    正吃着点心的姜莱手一顿,这些人知道她是主角却不打招呼,来她面前一直腿啊腿的,目的倒是直白。她笑笑没说话,在面前的盘子里扫了一圈,拿了一块绿豆酥。

    “我也觉得,我最满意的就是我这两条腿了。为了它们,我可是操了不少心,瑜伽,按摩,包养,好麻烦的。”

    “知足吧,我要是有你这两条腿,早就美死了。”

    “你少来,你的腿也好看好不好,你锻炼的比我多,肉也比我紧致,美着呢。我还要再努努力。”

    几个人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瞟姜莱。可是姜莱显然对他们的谈话没兴趣,腿光美有什么用?她的腿不但美,还能一下把这几只花孔雀踢出去。

    几个人说了半天,见姜莱一点反应都没有,一时没了兴趣,只干干的说了一句,“哎真羡慕某些能吃的人,也不怕肥死。”然后就又扭着腰肢,离远了点,一边低低的继续之前的话题,一边往男宾区打量,看看今天到的人里,有没有什么值得出手的人。

    取个饮料也能被没眼色的人缠住,孟茹有些心烦,她皱着眉头,脸上已经有了明显的不悦,心里盘算着要不要像儿子说的那样,把人打出去算了。

    “你稍等,我先把这个送过去。”她见对方根本就没有停的意思,无奈的打断了一下,指了指手里的饮料,不等对方说话,就快步的朝着姜莱走去。

    她本意是想趁机把人甩掉,可不料牛皮糖的脸皮也是黏贴属性的,她不但没甩掉,还把人给带了回来。

    孟茹把拿回来的橙汁递给姜莱,“润一润,点心有些干。”

    “好,谢谢妈。”姜莱擦擦手,接过饮料道谢,见到孟茹身后跟来一个人,以为是要介绍给她认识的熟人,连忙笑了一下,算是打了招呼。

    却不料对方根本不领她的情,反而还出言不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