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202章 你是袁泽,可是我们有原则!

时间:2018-07-11作者:茜格格

    屋子里没有人!

    屋子里一片狼藉,乱七八糟没处下脚,可是廖梦欣却不在房中。

    廖父廖母不顾地上的碎片伤脚,把屋子里翻了个遍,卧房,衣帽间,洗漱间,通通都是空的。根本没人。

    “这里窗子是开着的。”廖母站在小阳台上,发现逃生窗的铁门锁被丢在一旁,窗子开着。

    廖父顾不上磕到茶几上的腿,快步跑了过去,顺着窗户往下看。

    二楼不算高,可是对于廖梦欣来说,已经足够可怕了。

    因为廖梦欣恐高,他们都是知道的。小时候连滑梯都不敢玩,又怎么会从二楼窗子直接出去?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楼下的草坪看不出什么,只是几根探出来的稍微高一寸的草有些歪倒。廖父扫了一圈,发现草坪的边缘,因为浇水的缘故,土壤很湿,上面有不少脚印,一看就是新踩上去的。

    脚印看上去很凌乱,但是也能看出来,尺码不一样。

    “好……好像不是一个人?”廖母随之而来,抽搭着鼻子,抹了一把眼泪,仔细看了两遍才说到。

    “好像是,我们先下去看看。”

    出去的时候,廖父看着屋子里的凌乱,一时不敢确定这一屋子的狼藉到底是女儿刚刚砸的还是有人进来,发生了冲突。

    一想到女儿有可能是被人掳走的,他就吓得浑身发抖,一后背的冷汗。

    顾不上和妻子一起,他急的先跑了出去。

    他蹲到草坪的边缘,那个有脚印的地方,看着脚印的尺码,心里的担心愈发的眼中了。那是男人的脚啊。

    自己的女儿,他最清楚不过了。从小就痴迷叶檀,没有交过什么异性朋友,又怎么会在这种时候跟一个男人离开?

    既然不是主动,那……

    廖父不敢再想下去,叫了一声不好。紧随而来的廖母吓了一跳,听到不好两个字,腿一软就坐在了草坪上,“什么不好?”

    她惴惴的问到。

    “报警吧。”廖父说着,自己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记得很清楚,但是从来没有用过的号码。

    报警电话接起的很快,廖父用自己残存的理智把事情描述了一遍,连带着自己的发现和猜测。接线员很快的就安排了出警,并强调廖父不要破坏现场,等警察过去取证。

    廖父答应着,挂了电话连忙拉着妻子从草坪退了出来。心下慌乱,他们连屋子都没有回,就在院子里呆愣愣的坐着等。

    廖家不比茹园的设计,亭台楼榭曲水流觞颇有韵味。廖家的院子,大多只有草坪和石子路,所以坐在院子里,还是不太舒服的。

    好在警察来的快,伴随着警笛的声音,在廖家大门口停下,里面出来了四个穿制服的人。

    这里是高端别墅区,鲜少有警察上门,听见警笛声,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临近的几家都有佣人或者管家出来探看,有八卦的甚至已经走到了廖家门口,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警察都上门了。

    陈婶也是这些张望打探的人中的一员,只是她的目的跟别人不太一样。

    以前廖家和叶家算是合作关系,又是邻居,关系还可以,至少表面上看,是和谐的。可是最近廖家的行事越来越让人反感。

    先是廖梦欣以儿媳妇的身份去医院给姜莱下战帖,之后又三番两次的上门刷存在感,言语上几多偏颇。甚至连廖父都亲自去叶氏找人。

    所以孟茹一听到警笛声从不远处传来,立刻让陈婶放下手里的活去看看什么情况。

    这一看,果然收获不小。

    尽管廖家刻意不说,可是吃瓜群众一直都不是吃素的。他们能从只言片语里听出端倪,并加以揣测,然后给出一个合情合理又让人信服的结论。

    这个结论就是廖梦欣不见了。

    陈婶不经常来茹园,买菜也不归她管。但是叶家的地位在那摆着,谁都不会忽略这个机会。讨论的吃瓜群众特意的站到陈婶旁边,彼此小声的说着自己的推测和想法。

    陈婶也是好脾气,笑盈盈的听着大家讨论,不时的点个头,或者笑一笑,表明自己在听,并且很感兴趣。

    警察没有逗留多久,取了现场证据之后,了解了一下情况就离开了。外面的人见廖父和廖母出来,连忙散了。不过在散之前,都给了廖家夫妻一个同情的眼神。

    陈婶回去之后跟孟茹交代了一下,顺便把吃瓜群众的想法和猜测也都说了一遍。八卦她不擅长,但是转述八卦还是没问题的。

    孟茹听完之后,坐在沙发上思考了一下,然后拿了电话,给陆凡打电话交代了一句,让他留意着点这件事,要是有哪里古怪的留点心。

    孟茹打探是因为这件事跟廖梦欣有关。而她不知道的是,此刻正在打电话给警察局里熟人的人并不少。那些吃瓜群众回去后,说廖家的孩子在自己二楼的房间突然消失了,引发了不小的恐慌。

    这种高级别墅区,住户非富即贵,人身安全不容小觑,他们打探完又纷纷给物业试压,要求增加安保人数,保证自己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

    物业很重视业主的投诉建议,增派了三个小组的保安,组成了临时的巡防队,在周围以及别墅区内巡逻。

    袁泽就是这个时候到别墅区门口的。

    平日里风光的袁少,此时有些垂头丧气。家里的情况越来越岌岌可危,最大的客户这个月迟迟未下订单,闹事的人却越来越理直气壮,让他们有些招架不住。

    可是越是这个时候,他们越是不能后退,一旦让步,坐实了自己药品有问题,那可就不是赔钱的事情,涉及到命案,是会走法律程序的。只要走了法律程序,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都会影响到袁家的生意。

    他昨晚一夜没睡,脑子里都是姜莱说的那些话。思来想去,还是决定试一试。

    可是他好不容易早起一次,电话却一直打不通。联系不上人,他只好亲自上门。以他袁少的身份,他有这个自信,能进得了茹园的大门。

    可是他出师不利,车子半路坏了。等他处理完车子的事情,已经快到十点了。

    所谓的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说的就是他了。

    匆匆忙忙的打了车,到了别墅区大门口,问题来了。

    出入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出门都有司机接送,又怎么会出现出租车这种不常见的东西?

    保安尽职尽责,再加上刚刚临时接到的严格盘查的消息,就拿袁少开了刀。

    一波接一波的问题,大有你不把祖宗十八代都交代一遍,我就不会放你进去的架势。

    袁泽气的要死,但是也没有办法,他出门潇洒习惯了,除了手机什么都没带,连证件都没有。只是不断的重复,“我是袁泽,袁家的袁泽。”

    保安笑了,“不用跟我强调这个,我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所以你要交代清楚,不然我是不会放你进去的。”

    袁泽第一次觉得自己的名字起的有点烦人。

    “我打个电话。”袁泽不想再跟保安说自己的身份了,因为他是袁泽,他们有原则。

    再一次打给姜莱,这回倒是通了,只不过响了有一会,才被接起。

    “你好,哪位?”姜莱关掉了面前电脑上的页面,淡然接起。

    “叶太太,我是袁泽。”像是示威一样,袁泽刻意开了外放,在保安面前大声的说到。

    你看,我就说我的名字好用,连叶家的少夫人,我都是这样自我介绍的。

    姜莱楞了一下,很给面子的回了一句,“什么原则?”

    噗啊哈哈哈哈……

    保安坐在保安亭里,正拿着水杯,挑眉看着傲娇的袁泽,不料对方直接来了个什么原则?

    姜莱的声音保安还是听得出来的。不比其他业主,姜莱从来都对他们有足够的尊重。哪怕是开车进出,只要他们敬礼打招呼,姜莱都会笑着回应,或者说一句辛苦了,或者说一句早安,午安,晚上好。

    反正,从来都不会视而不见。

    而且有时候还会顺手给他们一包茶叶,一条烟什么的,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甚至都有可能是她看不上需要丢出去的东西。

    但是,对于保安来说是不一样的。

    普通的小区里,平民百姓的住户,大家相处的好,打招呼是常有的事情。可是这种高级别墅区,别看他们保安制服比那些普通小区的保安气派很多,工资也高。可是他们的压力更大。

    姜莱就是这些行色匆匆,冷艳高贵的住户中的一股清流。

    她从来不会看轻,或者无视他们。

    “辛苦了,刚好别人送了包茶叶,给大家尝尝。”

    “晚上好,夜班很辛苦吧,这条烟我用不上,帮我给大家分了吧。”

    不是施舍,更不存在讨好,只是单纯的随意的自然的分享。

    所以姜莱在茹园没来过多少次,却没有一个保安不认识,而且各个对她印象极好。大家都特别喜欢这个漂亮温柔的叶家少夫人。

    而这种喜欢,都悉数回馈到了叶家其他人的身上。孟茹和小玄有时候会出院子逛逛,他们都会特别上心,生怕孩子磕了碰了。还会可以准备一些小玩意送给小玄,也许只是几块钱的东西,但是小玄每次都很开心的道谢,并且表示自己特别喜欢。

    就连叶家的保姆出门买菜,都经常是被保安接过来,送到茹园门口。

    所以袁泽刚刚急匆匆,大咧咧,语气不善的说要去茹园的时候,保安所有的防备细胞开始工作,盘查的那叫一个仔细。

    袁泽的脸黑了,比黑锅底还黑。他觉得自己今天就不应该出门的。做什么都不顺利。

    他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我们昨天在玉之家见过的。”

    “哦……”姜莱拉了个长音,“原来是袁少,不好意思,你这么有礼貌我没听出来。”

    袁泽的手一抖,手机差点掉地上,先瞪了保安一眼,立刻把免提给关了。

    保安脸上的笑一僵,随即又裂开嘴,原来叶家少夫人的嘴这么厉害,不过好在不会用在他们身上。

    看这油头粉面的什么原则,就不是个好人,怼的好!

    保安在心里默默的给姜莱点了个赞。

    “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有事么?”姜莱看了下时间,十点二十,还算是早吧。

    袁泽忍下自己心里的火,“昨天你说的事情,我想好好谈谈。不知道叶太太有没有时间。”

    姜莱点了关机键,靠在椅子上想了一下,“我在办公室,可能要晚一会回去。你现在……是在茹园?”

    姜莱恍惚听到刚刚电话里有笑声,跟门卫有点像。

    不提还好,一提这个袁泽就火大。他要是能进去茹园就好了,不管怎么说,他在茹园总能坐着喝杯茶,比在这大门口被人盘查的好。

    “没有。”他郁闷的回了一句,“我没带证件,门口保安不让进。”

    呃……这个姜莱倒是没想到,她还不知道廖家出了事,更不知道自己平时的小举动让保安心怀感激,凡是涉及到茹园的人和事,都特别的上心。

    “那我跟他们说一下?”姜莱本就无意为难袁泽,提议了一下。

    “好。”袁泽点头,重新开了免提键,把音量调到最大。

    “叶少夫人,上午好。”保安换了副面孔,恭敬有礼的打招呼。

    “你好,我是姜莱。”姜莱淡笑回应,“袁少是来找我的,可以先让他进去么?”

    若是换了平时,姜莱说一声,保安当然可以把人放进去,可是他们刚刚下达了通知,凡是陌生面孔,一律要证件确认身份才行。

    保安为难的盯着手机屏幕,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总觉得自己拒绝会特别的不好。

    “是有什么不方便么?”姜莱见对方没了声音,又问了一句。

    “啊对,少夫人,是这样,刚刚廖家的小姐突然不见了,上头通知说没有证件或者业主口头确认的都不能进。实在是不好意思啊。”保安挠挠脑袋,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

    “廖家的小姐?廖梦欣?”姜莱吃了一惊,靠着的身子也直了起来,声音都有些拔高。在一旁办公的叶檀侧头看了她一下,挑眉询问。

    姜莱开了免提,就听到保安说到,“是的,廖小姐在屋子里凭空不见了,廖家报警,警车才走没一会。”

    事关业主**,保安不会多说什么,只是提了一句,但是信息量也足够大了。姜莱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袁少,不好意思,我也无能为力,你可以等我一下,我现在往回走,或者你过来叶氏这边,我们再聊。”

    不管哪个,袁泽都不想选。

    在这等,他又进不去,门神一样的站在这,等几十分钟。

    去叶氏,这个地方,他连个车都叫不到……

    “嗯?”姜莱没听到回应,不确定刚刚的话他听到没有。

    因为刚刚她在跟叶檀说话,用笔在纸上聊天。

    “我等吧。”袁泽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心里想着当年后裔怎么不多射一箭,实在是太热了。

    “好,那我现在回去。”姜莱挂断电话,对叶檀说到,“我先回去?”她把桌子上聊天的纸揉成一团,瞄了一下垃圾桶,指尖一弹,精准的不得了。

    叶檀看着她孩子气的动作,宠溺的一笑,“一起。”

    “嗯?你不做事?”看着刚刚还埋在文件堆里的叶檀,姜莱挑挑眉。

    “做,给我十五分钟。”叶檀在姜莱嘴角偷了个香,转身去接着工作。

    “呃……我可以自己回去的。”姜莱不想叶檀太辛苦。

    “袁泽是个花花大少。”叶檀笔尖一顿,“我在他不敢看你。”

    姜莱:……

    “那他现在?”姜莱看了一眼窗户外面的太阳。

    “等着!”叶檀签了个字,丢出两个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