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201章 热搜榜前三 廖家鸡飞狗跳

时间:2018-07-09作者:茜格格

    在暗夜王的印象,姜莱一直都是个自强自立的人,除了小玄之外,没有更多的弱点和牵挂。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回了锦城没几天,嫁了人,多了丈夫和公婆,软肋越来越多。

    就比如现在,她说你得你得帮我救我公公出来。

    哎,暗夜王叹了口气。

    这孩子是他理想继承人,可惜是别人家的了。

    “这件事我知道,也已经在查了,跟苏一样,进展不大。”暗夜王先把个人感情放在一边,说起了正事。正是因为这个神秘研究所的事情,让他看到了他儿子身上的潜质。

    他不再是扶不起的阿斗,能力已经初现。在与乌雅的人对上的时候,他虽然有自乱阵脚的时候,也能很快就调整好,然后制定方案,也算是老怀欣慰的一件事。

    想到最近苏的表现,暗夜王脸上的线条柔和了很多。话也逐渐多了起来,与赵枭幻想的高冷不讲话的形象形成巨大的反差。

    “您已经开始查了?哦原来苏的一举一动都在你眼皮子地下。”姜莱了然点头。

    “他是我儿子。”暗夜王说到。

    他是我儿子,我不能不顾他的生死安危,所以我哪怕不出手帮她,也要让他在我的保护范围内。只不过他不知道罢了。

    暗夜王一秒变护犊子的老爹形象,让姜莱意外之余,又很开心。

    苏不止一次抱怨过他父亲对自己的忽视,如今看来,倒是父慈子孝,情深一片了。

    “连您都查不出那边的情况么?”替苏开心之后,姜莱又回到事情上面,连暗夜王的势力都达不到的中心,别人行不行?

    “之前没有查出,不过很快就会有消息了。若是动用赵四爷的暗线,不出一周,肯定会有消息的。”暗夜王的自信,来自于赵枭给他的暗线。

    有了那些人配合,再加上他的实力和计划,没有攻不了的城。

    “真的?太好了。”姜莱不由松了一口气,脸上多了一丝放松的笑。

    那样的放松和发自肺腑,是暗夜王不曾看到的幸福。

    很久之前,他见过她笑着跟他说您的儿子没有生命危险了,那时候的她脸上也有着放松的神情,却也只是一场手术后的神经放松。

    之后再见她,大多数的笑意来自叶小玄,但是包含了太多的苦涩和愧疚,连那些小幸福,都沾染了她的愧疚。

    而如今,暗夜王突然释然了。哪怕她软肋再多,都不及此刻的幸福一笑。

    这世间,还有什么事,比开心更重要呢?

    奋力爬山的人也许觉得山顶的日出最重要。

    朝九晚五的人也许觉得金钱富庶最重要。

    缠绵病榻的人也许觉得健康最重要。

    濒临死亡的人也许觉得生命最重要。

    可是这些他都经历过了,他体会过所有的这些自以为重要的重要,千帆历尽,那些曾经的重要,已经不再是他心里的追求。

    哪怕他费劲心思,爬到山顶,见到最美丽的日出又能怎么样?他用急迫的心情奔到山顶,错过了一路花香,泉水行人,他没有沿途的快乐。

    他也曾为了生计辛苦劳动,早上天不亮就起来,同时打五份工,月收入可观。可是他连安安心心的吃一餐饭都是奢求,赚的钱无非就是一个让他安心的数字,毫无灵魂可言。

    他生过很重的病,缠绵病榻许久,每天身上插满管子,连呼吸都要靠机器帮忙。那段时间对他来说,是毫无尊严的时光。虽然最后他病好了,可是每每回忆起那段时光,他的念头只有一个,生不如死。

    他自己出过不少任务,枪林弹雨已经习惯了,受伤在所难免,当年一颗子弹差点要了他的命,在野外那么恶劣的环境,他也只是在临时手术之后,处理了一下伤口就再次上阵,以至于后来并发症严重,昏迷了半月还多。

    可是醒来的他才发现,让他觉得很好的事情,不是那一时刻的醒来,而是任务中彼此信任,一起经历生死的快乐。

    他看了一眼姜莱,收起了自己突然的感怀,对她遥遥一笑。

    “小丫头,恭喜你结婚了。下周的婚礼,我会亲自过去。”

    暗夜王的话,差点让姜莱跳起来。完蛋了,他知道下周的婚礼。

    因为她的腿,她一个关心她的人都不想请,若不是没有伴娘不行,她连林静欣都不会通知,免得她离的那么远还要担心她的病情。

    “谢谢您。”她感动的说到,话锋一转,等待着暗夜王变脸后的第一句话,心里为叶檀捏了一把汗。

    “不过下周的婚礼改成了订婚礼,您不用亲自过来。”

    啪!视频画面里,一把椅子在暗夜王一脚时候,寿终正寝,以散落一地的遗容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姓叶的小子活够了?敢悔婚?”

    姜莱无力扶额,果然,又是一波要命的解释。

    同样的话,不厌其烦的说了出来,因为次数太多,她现在已经倒背如流,一字不差了。

    唐安琪看姜莱头痛的样子,忍不住笑。赵枭看了下被暗夜王踹碎的椅子,额头出了点汗。

    “原来是这样,算他小子识相。你告诉他,欺负你的下场,是他想象不到的惨。”暗夜王放了句狠话之后,径自切断了电话。

    这是他每次表达对别人关心后的自然反应,害羞!

    没错,就是害羞,还是傲娇的害羞。

    看完了暗夜王崩了自己所有的人设之后,赵枭终于出了一口长气。甚至在心里感谢龙三突然对他出手,认识了暗夜的少主和姜莱。

    他的视线落在还有一丝揶揄笑意的姜莱身上,郑重的伸出手,“这次多亏你了。”

    姜莱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伴随着一声提示音,墙上投影多了一条消息。

    老苏:忘了说,暗夜会用自己的方法感谢赵四爷的慷慨。

    赵枭先是看到老苏两个字,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了一眼姜莱,敢喊暗夜王老苏的人,恐怕这是独一份了。

    要是叶小玄听到这话,肯定会挥着小拳头晃三晃,叫老苏算什么,他拔过老苏的胡子,不止一根!

    问题有了进展,姜莱也无意多留,叶檀那边还在水深火热,她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赵枭和唐安琪把姜莱送上车,彼此凝望一眼,才有了真实感。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他们手上残存的势力,有了妥善安置。还得了句暗夜王模棱两可的暗示。

    对于这个暗示,他们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暗夜的回礼,他们从来没想过。

    可是不久以后,赵枭在商界风生水起,杠上开花的时候,才知道暗夜王说话,看似随意,却句句不落空。

    姜莱从赵枭家出来,给叶檀打了个电话,得知他那边也处理完了,正在赶来接她的路上。跟陈叔确认了路线之后,两个人选了个折中的地方碰头。

    坐在车子里的叶檀,揉着愁苦疲惫的眉心,睡眠不足造成的眼底暗影,让他看上去憔悴了很多。

    远远的看着姜莱的车子开了过来,叶檀立刻打开车门,不等陈叔停稳车子,就开门钻进了后座,一把抱住姜莱,在他肩头蹭了蹭。一副求安慰的大猫气质。

    陈叔立刻放下了车厢隔板,把后座辣眼睛的秀恩爱和他们要说的话隔绝开来。

    他年纪大了,牙口不太好,吃不了那么多发酸的狗粮。

    姜莱心疼的抬起身子,把车门关好,手环上叶檀的腰,手掌轻轻的拍了几下,“没事的,没事的。”

    “嗯,我知道。”

    腻歪了好一会之后,叶檀才小声的跟姜莱讲了自己这边的情况。对于这件事,有关部门很重视,立刻成立了专案小组,专门跟进和调查此事。

    一个是为了寻找可能还活着的国之功臣,更多的是搞清楚这个神秘的研究所,到底是怎么样的存在。要是叶少天真的还活着,并且被乌雅看中的话,那这个以他名字命名的研究所,会不会证明叶少天已经背叛了祖国,去研制乌雅想要的东西。

    国之利益,不容有差。

    一石激起千层浪,也不过如此。

    姜莱也简单的跟叶檀说了下赵枭的做法,以及暗夜王说的五天期限。

    听到五天这个数字,叶檀的心竟然加快了速度,他从现在开始,就已经很紧张了。

    姜莱跟他靠的很近,对他的反应很是了解。她的拇指指腹一下一下的按在叶檀的手背,安抚着他的情绪。

    “回公司。”没多久,叶檀终于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打开隔板的小窗口,跟陈叔说了一句。

    陈叔的回应,落后了叶檀关闭隔板一秒,没有传到后座。

    陈叔的身子抖了一下,连忙敛了心神,重新把注意力转移到开车上,对着旁边被抛弃的小赵鸣了个笛,然后就直奔叶氏。

    叶檀在到办公室之前,就已经通知了秦一凌跟何美丽,到他办公室等着开会。

    所以他们到了叶檀办公室的时候,秦一凌和何美丽已经端坐在沙发上,等着老板的到来了。

    “boss早,老板娘早。”秦一凌听见门响,连忙站起来。见叶檀牵着姜莱的手进来,笑着打招呼。

    “叶总早,老板娘早。”旁边的何美丽也一样,老板娘三个字叫的那叫一个清脆。

    “早啊,坐。”叶檀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姜莱则点点头,笑着招呼他们做好。

    两人道了个谢,重新坐了下来,然后又同时起身,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悠哉走到沙发椅上坐下的姜莱,仿佛看到了一个外星人。

    大早上的,能不能不要这么赤鸡?

    怎么就突然会直立行走了呢?

    “嫂……嫂子,你的腿,好了?”巧舌如簧的秦特助,把一句话说的稀碎。

    对于他突然喊嫂子的事情,姜莱已经习惯了,再说也没什么不对,哪怕这里是办公室。

    她勾唇一笑,“能走了。”

    “太好了,恭喜嫂……呃恭喜老板娘。恭喜boss。”秦一凌嫂子叫了一半,突然想起这里是办公室,何美丽还在,连忙改了个口。

    “啊,我想起来个事。”就在何美丽也要说点什么的时候,秦一凌突然一拍脑袋,然后郑重的看着叶檀。

    “boss,现在情况有变,婚礼上要改很多步骤。”有多多呢?大概要加几个班那么多。

    加班什么的,比吃饭睡觉还天经地义。秦一凌倒是没觉得什么,只不过之前排练过的,又要重新来一遍,现在时间有些紧了。

    “没事,你慢慢改,婚礼延期了。”叶檀悠悠开口,等着秦一凌说话。

    不负众望的秦特助,脑子都没过一下,就转头看向姜莱,“嫂子,你把boss踹了?”

    叶檀差点喜极而泣:亲兄弟!

    姜莱:……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何美丽:你可真敢问!

    秦一凌:难道不是么?

    短暂的沉默过后,姜莱配合的点点头,“嗯,有待考察。”

    得知叶檀被嫌弃,秦一凌惊悚了一下之后,用幸灾乐祸的表情看着叶檀,“boss,你此刻什么心情?”

    叶檀凉凉一个眼神,什么狗屁的亲兄弟。他眼瞎了才觉得这个一脸贱贱八卦表情的是亲兄弟。

    “我们领证了。”

    言外之意,婚礼延期也只是婚礼,不影响婚姻事实。

    “哦对哦。”秦一凌挠挠头,竟然有些惋惜。

    他感觉到一把刀在他身上晃了一下,抬头就看到叶檀在用眼神砍他。求生欲瞬间救场,他干干一笑,“还是boss聪明,早早领了证,踹不开。”

    其实他想说的是,还好boss聪明,早早就生了孩子。

    叶檀听到了自己想听的,收回视线,开了电脑。

    “那下周怎么办?”秦一凌突然想起一件事,叶氏总裁大婚的消息,早就传出去了。现在临时取消,会不会不太好?

    “改成订婚礼。你今天和媒体对接一下,然后公关部出面处理。我一会列出来需要更改的步骤,我们再去一趟婚庆公司敲定细节,就没事了。”

    “哦,好,我去联系媒体。”见叶檀心里有计划,秦一凌懒得操心,领了任务就站起身。

    何美丽也跟着站起来,“我去公关部。”

    走到门口的时候,何美丽停住脚步,补了一句被秦一凌打断的祝福。

    “恭喜叶总。”没有被踹……

    叶檀: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

    不等叶檀表示自己的感谢,何美丽已经把门关好了。关好之后才想起来,她这是被秦一凌带坏了,连老板的玩笑都敢开,胆子真大!

    她惴惴不安的快步走向公关部,打算将功折罪,好好利用这次机会,把叶檀的形象再拔高一点。

    于是,两个小时以后,热搜榜前三变成了:

    多金多情,叶氏总裁婚礼为爱延期;

    拯救了银河系的女人;

    婚礼延期,只为给你最好的。

    网友热评一度使网络瘫痪。

    呜呜呜我老公好帅好深情,为什么新娘不是我。

    婚礼延期,我还有机会,加油加油加油。

    老公,我已经在天台了,你快来接我。

    下辈子我也要拯救银河系。

    朕的大军何在?跟我一起去抢亲。

    夺夫之恨不共戴天,我们操场见!

    ……

    留言者女性占了九成九,可谓哀嚎一片。不过偏激的言论倒是不多,真的按照何美丽的预想,把叶氏和叶檀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叶氏股价当天大涨。

    而茹园旁边的廖家,则乌云罩顶,廖梦欣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只是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响动,显然是在砸东西。任凭廖父廖母怎么叫,都没有应答。

    许是砸累了,过了一会,里面消停下来,可是廖父廖母更加担心了,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连哭声都没有。这个实在太不正常了。

    二人对视一眼,破门吧,不然会出事。

    可是当他们破门而入之后,却发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