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90章 嫁出去的老妈泼出去的水。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苏家姐弟俩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珍之重之的玉之家,竟然有送不出去的一天。

    苏婉音拿着手里的证明原件,看着正要离去的三人,一时有些懵。

    “等等。”她喊到。

    苏婉音快步走到姜莱面前,“这个我不能要。”

    语气中,竟然还多了一丝生气的意味。

    “这本来就是你的东西。”姜莱淡淡说到。

    这怎么能是她的东西呢?苏婉音皱眉。她孤注一掷的和袁泽赌,已经把玉之家输给了袁泽。要不是姜莱,现在不但玉之家已经完了,就连她和子诚,都面临着变故。

    现在玉之家还在,她和子诚还好好的,全都是因为姜莱。

    “这里面写的明明白白,玉之家的一切都是你的了。”苏婉音倔强的坚持到。从小的家教最首要的一条就是诚信。若不是信条使然,他们也不会受制于袁泽。

    “这样的玉之家,我要了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一堆可以换钱的石头罢了。没有生气,没有激情,更没有灵魂。”姜莱抬头,看着苏婉音。

    “没有灵魂?”苏婉音喃喃重复,眼中的迷茫更甚。

    “没错,没有灵魂。你现在的状态,只是强迫自己在做事,或许你觉得这是一件你喜欢的事情,可是你设计制作的时候,却满是痛苦。是你,没有赋予他们灵魂。”

    姜莱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看着苏婉音的反应。她不是很懂玉石,也不懂工艺。但是她也是靠手吃饭的人,她懂一个良好的心理素质和一双好手对自己意味着什么。苏婉音的作品她虽然没有仔细看,却还是能想象的到,在工作棚里,一个有故事的人,一双不听话的手,会给人带来怎么样的压力和绝望。

    她甚至能想到,每次完成一个作品,苏婉音的第一反应不是欣喜,而是一句终于完成了的放松。

    那种情况和心境下创造出来的作品,又怎么会有灵魂。

    她看着苏婉音,从迷茫到哀伤,脸色也惨白起来。“你说的对,是我的错。我没有赋予他们灵魂,这些东西,不过是一些能换钱的石头罢了。”

    她看过柜台里摆放的成品,一件一件,饱含的不是自己的心血,而是紧张和汗水。每个来店里的人都会赞她手艺好,却从来没有告诉她这些东西没有灵魂。

    不对,记忆深处,是有一个这样的声音的,那个人跟她说,“苏婉音,你看看你做的,这是什么破玩意。你就拿这种东西,来糊弄我?”

    那是一件翡翠的如意挂坠,设计简单,但是寓意很好。她真的用了心的去雕琢,花了足足一个月的时间去设计的式样,在别人眼里,竟然成了敷衍。

    那人说她做的是个破玩意,说她糊弄她。

    压在心底的回忆一下子涌了上来,她单薄的身子摇晃了一下,差点站不稳。苏子诚见状,连忙扶住她。

    “姐姐。”他眼含担忧,小心的扶住苏婉音。

    “我没事。”苏婉音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连续高度紧张的工作,然后是忍不住自杀的绝望。袁泽的刁难,以及为姜莱的安危担心,让她的所有精力和体力都消耗殆尽。

    她扶住苏子诚,借着他的力道站好。对着姜莱惨然一笑,那笑容,竟是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我想起来了。”

    想起来了,那段让她深埋在心底,不敢正视的过往。那段让她丢了创作灵魂的记忆。

    “然后?”姜莱勾勾嘴唇,扬眉问到。

    “求你在帮我一次,我一定会把一个有灵魂的玉之家交到你手上。”

    苏婉音松开扶着她的苏子诚,后背挺得笔直,眼神也逐渐坚定。她看着姜莱,一向不会把话说的太满的她,承诺竟然脱口而出。

    像是怕姜莱拒绝一般,她不等姜莱开口,又填了一句。

    “你不能拒绝玉之家。”

    “好,那你今天休息一下,明天来找我,我一定会把一个能赋予灵魂的设计师交给玉之家。”

    姜莱学着她的语气,笑了笑。终于开窍,也不枉她一番苦心。

    姜莱说了地址,让苏婉音明早去茹园找她,就跟叶檀离开,只是在离开之前,陈辰突然说怕袁泽会心有不甘来找麻烦,他想留下来帮忙看着店铺。

    姜莱点点头,没说什么。倒是叶檀,别有深意的看了陈辰好一会,直到把他看得紧张兮兮的才收回视线,推着姜莱离开。

    叶檀没有带司机,是自己一路飙车过来的,车子就停在门口不远处,他推着姜莱走到车旁,开了副驾驶的门,把姜莱从轮椅上抱了下来,放到椅子上,然后半个身子探进去,帮她扣安全带。

    他弯着腰,身子半趴在姜莱的身上,像是找不到安全带扣一样,好一会都没有扣到。不过他貌似不急,一下一下很有耐心,努力的扣着。

    姜莱起先没觉出什么,后来才发现叶檀几乎已经趴在了她的双腿上,敢情这货不是在系安全带,而是在揩油。

    她好笑的看着一直很“努力”做事的叶檀,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叶先生系安全带,还是个挺累腰的事情。”

    “没事,我腰好。”叶檀被识破,不再磨蹭,把卡扣扣好,也不见起身,顺势抱住了姜莱,趴在她耳边呢喃,“你知道的。”

    你知道的……姜莱的嘴角抽了抽,她还真的知道。

    她抬手环上叶檀的腰,挑着腰上有肉的地方,狠狠的捏了一下。

    叶檀的腰紧实有力,捏不太动,她用的力气不小,也也只捏了下皮,然后就手滑了。

    嘶……

    叶檀不干了,他抽吸着冷气,扭了扭身子,“疼。”

    疼个毛线,掐的是衣服,肉都没捏到还疼。

    姜莱心里吐槽了一句,不过还是在她刚刚捏过的地方揉了两下,“好了快点回去吧。”

    这还是在大街上呢,俩人的动作跟在做坏事一样。她虽然脸皮不薄,但是也没厚到当街表演任人围观的地步。

    “听老婆的。”叶檀也知道地方不对,不再腻歪,在姜莱脸上讨了个福利之后,满意的关了副驾驶的门,收好轮椅放在后备箱,开车径直回了茹园。

    到了茹园门口,意外的发现叶小玄也在,正在不住的张望着,似乎是在等人。而他的旁边,一只苍蝇在三百六十度立体环绕。

    “小玄,你在等谁呢?”

    “小玄,我带你去玩好不好?”

    “小玄你要不要吃冰激凌?”

    ……

    刚开始小玄还有心思应付几句,类似于我不吃陌生人的东西,不跟陌生人玩等,可是说的多了,他自己烦的不得了。那些问话幼稚的他心里一直吐槽。

    就这么一朵没脑子的白莲花,还想跟他老妈抢老爸,简直是不知所谓。

    就在他烦的快要拿苍蝇拍的时候,他终于看到了叶檀的车开了回来。而一直在旁边守着小玄的陈叔,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一把年纪,实在是禁不住念叨。他几次忍下心里的烦躁,才没有把这个没脑子的邻居小姐给丢回去。

    见小玄在门口,叶檀没有直接开进去,而是把车停在路旁。他冷冷的看着一脸喜色,丝毫不知道避讳的廖梦欣,眼里满是厌恶。

    “我们下去吧,小玄已经烦的不行了。”

    知子莫若母,姜莱一看小玄,就知道他已经不耐烦很久了,显然,这个廖梦欣也在这等了很久了。她看了一眼陈叔,不出意外的在他脸上找到了更多不耐烦的情绪。

    她噗嗤一笑,这一老一小被荼毒的时间应该是不短了。

    姜莱发话,叶檀自然是听的。他下车先去后备箱拿了轮椅,然后绕到副驾驶,还没开门,就听见身后一个温柔婉转的声音。

    “叶哥哥。”

    廖梦欣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只是她刚刚一直在说话,嗓子有些哑。这一声叶哥哥配上沙哑婉转的嗓音,竟然还多了点撒娇的味道。

    叶檀的脸黑了一黑,没有理她,而是开了车门。

    这一次姜莱没有给他磨蹭的机会,自己开了安全带。她可没办法当着小玄的面,让叶檀再一次证明自己的腰有多好。

    叶檀幽怨的看了姜莱一眼,咳了一声,把她从副驾驶抱了出来,却没有放到轮椅上,而是转身看着一直在他身后的廖梦欣。

    “让开。”

    似乎是在赶一只挡道的狗。

    廖梦欣不敢置信的抬头,叶檀对她一向冷漠,但是也只是冷漠而已。可是现在,却不单纯是冷漠这么简单。那口气里的厌恶毫不掩饰,刺痛了廖梦欣的心。她用手捂着心口,林黛玉般脆弱的泫然欲泣,“叶哥哥……”

    不同于上一句的温柔婉转,这一声倒是多了些委屈和控诉。

    “忒绝情。”姜莱环着叶檀的脖子,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我有多多情,你最知道了。”叶檀紧了紧抱着姜莱的手,让她更加贴近自己一点,在她耳边说到。热气顺着耳廓,一直钻到姜莱的心里,热热的,痒痒的,撩人的很。

    咳……揶揄不成反被撩,姜莱脸上竟然多了一丝红晕,她连忙看了下小玄,发现他正走过来,应该是没听到叶檀的话才对。

    “小玄在呢,不要乱讲。”

    “好,那等小玄不在的时候再乱讲。”叶檀钻了个空子,又撩了一句。

    小玄走到叶檀旁边,本来想拉着叶檀,来个一家三口强势出境的场面,接过发现那俩人竟然看都不看他,自顾自没羞没臊的说悄悄话,他撇撇嘴,果然嫁出去的老妈泼出去的水,不靠谱啊不靠谱。

    他脚步一转,关了车门,推着空轮椅,走到了陈爷爷的旁边。

    “小玄,你别推走,妈妈要坐的。”姜莱见小玄把轮椅推到了陈叔旁边,连忙喊了一句。

    “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叶小玄喊了一声,然后推着轮椅,愉快的跑了进去。老陈一边笑着摇头,一边追了上去。

    “不愧是我儿子,真有眼色。”叶檀由衷的赞叹了一句,对于小玄的行为,赞叹的不得了。刚刚没有亲手解安全带,现在要补回来。

    “回家啦。”姜莱捏了一把叶檀,捏了之后,发现位置有点不对。咳,她尴尬的把手放下来,正好看到叶檀揶揄的注视。

    一不小心,捏到了飞机场上的小豆豆。

    “叶太太这是饿了?”叶檀挑眉,看了下自己的胸口,然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姜莱。

    姜莱不是一个容易脸红的人,冷情冷心的性子让她一直都是一副面孔。可是没想到自己在叶檀的注视下,竟然能把脸烧成这个样子。她不舒服的扭了下身子,“抱歉,捏错地方了。”

    “那你本来想捏哪里?我一会脱光躺好任你捏,好不好?”叶檀一副好说话的样子,脸上只有笑意,嘴里已经开出了火车。

    姜莱想到叶檀一丝不挂的躺在那求捏的样子就一阵恶寒,她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叶檀,“捏死你。”

    “你要是舍得,就捏死我好了。不然,我也饶不了你。”

    姜莱从来都不知道,叶檀竟然有这样的一面,聊个天,能把车开成这样,饶不了这种话,都能在大街上说了,这旁边还站着一朵欲哭欲摇的小白花呢。

    欲哭欲摇的廖梦欣,等了半天,嗓子都说哑了,除了一句让开之外,就看到了一副天地之间只有你我的秀恩爱戏码,这让她怎么能咽的下这口气。她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恨恨的看着叶檀低头温柔轻笑的表情。

    这是她一直梦想着,却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景象。

    叶檀才不管她想什么,看到怀里的姜莱小女人的姿态,他恨不得立刻就回到屋里,哪里还有时间在大门口种蘑菇。

    他脚一抬,啪的一下踢了大门,把廖梦欣挡在了大门外,然后抱着姜莱一路疾驰,目标明显:卧室。

    “喂,去哪啊?”姜莱觉出不对,连忙偏头看看旁边,发现叶檀走的是一条小路。

    “回房间洗漱换衣服。”叶檀答得飞快,脚步更快。

    “那为什么走这里?”姜莱对茹园不是很熟,这条路还没走过。

    “大路小玄和陈叔还在,会笑话你。”叶檀一副我为你好的样子。

    “为什么笑话我,难道不应该是笑话你么?”姜莱无语,她什么都没做好不好。

    “他们会笑话你找了个急色的老公。”叶檀配合的在姜莱的脸上讨了个香,看到姜莱被噎住的表情,愉悦的大笑出声。

    这话说的,还真是我的锅了,姜莱心想。

    因为是小路,稍微有些绕,他们走到主院门口的时候,陈叔和小玄已经不知道去哪里了。

    “儿子呢?”姜莱皱了下眉,有些不开心。最近陪小玄的时间太少了,少到她都开始愧疚,仿佛又回到了之前国外的日子。

    “应该是去妈那边了,我们快点收拾,过去找他。”姜莱的小情绪那么明显,叶檀就算想忽略都难。他放弃了玩闹的心思,真的带着姜莱去洗漱,他把姜莱放在洗手间的椅子上,然后打来一盆水,细心的给她洗脸。

    “水温还好么?”他把毛巾浸湿,在姜莱的手上试了一下。

    “嗯,挺好的,我自己来吧。”姜莱想要接过毛巾,却被叶檀躲开。

    “我来。”叶檀按住姜莱的手,对她笑了笑。

    温热的毛巾,还带着氤氲的热气,在叶檀的温柔下,像是一缕春风,细细的描绘着姜莱的眉眼。

    “老婆。”叶檀的双眼,慢慢染上深邃的颜色,手上的动作悄悄慢了下来,另一只手,搭在了姜莱的肩膀上。

    “嗯,我在。”许是脸上的温度软了声线,姜莱的应了一声,有着情浓时的呢喃。

    这一声如同邀请一般的轻语,抓住了叶檀脑中的弦,毛巾掉到了地上,而姜莱的脸,温度却比刚刚的毛巾还高了几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