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89 不用你让,我本来就挺好看的。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莱想起那天晚上她跟叶檀说起这件事的事情,他的反应。

    商业对手,大多是那些尔虞我诈,明争暗夺。可是袁家与叶氏,却不仅仅是这样的关系。叶檀之所以厌恶袁家,打压袁家,是因为叶少天。

    叶檀说,当年叶爸爸送他去机场,离别之际,抱着他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

    防着袁家,以后等你有能力,就毁了他们。

    具体因为什么,叶爸爸没说,叶檀也没问,只是悄悄的把这件事记在了心里。能让温和善良的爸爸说出毁了他们的话,袁家一定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这也是叶檀一直跟袁泽不对盘的原因。

    风流少年,家境殷实,商业才子,二人有着很多的共性。当年袁泽不止一两次的跟叶檀示好,跟他做朋友,皆被叶檀冷眼拒绝,他一见到袁泽,就想起那天在机场,爸爸附耳嘱托。

    所以姜莱听到苏子诚打电话叫袁少的时候,就决定要留下来。

    现在袁泽问她,为什么如此费心的保他们。

    “因为闲着没事干。”姜莱的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双腿上,至于为什么会闲,不言而喻。

    “你……”袁泽感觉自己要被气死了,就因为闲着没事干,就来找他的麻烦,抢他看中的女人,简直不可理喻。

    “我很好,不劳袁少问候。不过还请袁少管好自己的手,我怕我忍不住送你两根针。”

    至于怎么送,那当然她说了算。

    身体比脑子更快,袁泽还没来得及想什么,就下意识的缩回自己指着姜莱的手指。等他收回去之后,才想起自己刚刚的反应有多么的怂。就在他懊恼的时候,他瞥见地上起不来的两个人,又暗自庆幸自己收的快。

    不然也跟他们一样,原地打滚爬不起来,那可有够丢人的。

    “行,算我倒霉,人我不要了,你自己留着。咱们以后,走着瞧。启光,叶氏,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他怒而起身,对姜莱放了一句狠话,就想离开。可是,哪有那么容易。

    “话还没说完,袁少这是要去哪?”

    叶檀嘴角勾起,扬起一抹冷冽嘲讽的笑意,他从外面走了进来,把准备出门的袁泽重新逼回了屋里。

    “叶檀?你怎么会在这?”袁泽暗道倒霉。一个姜莱已经很烦人了,再加上一个更讨嫌的叶檀,看来他今天出来,是犯小人了。

    “路过。”叶檀吐出两个字之后,目光便锁定了姜莱,担心,责备,着急,爱恋,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通过对视,传递给她。在看到姜莱没事的一瞬间,他稍乱的脚步平稳下来。

    我来了,他无声说到。

    叶檀突然赶来,出乎了姜莱的意料,直到陈辰小声的说了一句我叫来的,她才了然点头,朝着叶檀扯扯嘴角。

    路过这么敷衍的理由,说出来恐怕连三岁的小孩子都不信,更别提袁泽了。显然是有人搬了救兵过来。苏子诚苏婉音不知道叶檀的号码,自然不会通风报信。姜莱一直在跟他说话,也没有告状的可能。那就只有陈辰。

    他恨恨的瞪了一眼陈辰,意味明显,我记住你了。

    陈辰淡定的别开眼,根本不理会他。

    一拳打在棉花上是什么感觉,憋屈,窝囊,就是现在的袁泽了。

    满屋子的人,都是他不能动不敢动的。

    “那我不打扰你逛街,先走了。”狠狠吐出一口浊气,袁泽忍下脸上的情绪,换上一贯痞气的表情。

    他说的随意,脚步更加随意,漫不经心的往外走着。

    “袁少,话还没说完,你就急着走,是忙着回去收拾袁家药业的烂摊子么?”姜莱悠悠开口,让袁泽故作潇洒随意的脚步一顿。

    这红果果的威胁,还真是不用遮掩了。

    袁泽脸上的痞气,有些挂不住了,他转身看着轮椅上的姜莱,以及站在她旁边,拥着她的叶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姜莱,还有什么事?”

    袁泽气怒不已,连姜莱的名字都喊了出来。

    “袁少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姜莱也不在意,淡笑一声,将头轻轻靠在叶檀的身上,任他的大手在头上一下一下的把自己的头发弄乱。

    “小小的玉之家,怕是入不了袁家的眼,你说是么?”她提醒了一句。

    “一个小作坊罢了,我袁家确实看不上。”袁泽好不容易挤出的表情再一次皲裂开来,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愤怒和恨意,转头盯着姜莱,一字一字的说到,最后他的视线落在姜莱的双腿上,眼睛里波光流转,明灭难定。

    “啧啧,果然是袁家,就是财大气粗。”姜莱不走心的拍了拍手,然后看向苏子诚。

    “还不赶紧写个证明?有了这个证明,以后谁要是找玉之家的麻烦,袁少都不能同意。”

    以后只要玉之家有麻烦,都会是袁家的锅。如果袁家不想背锅,那就得主动帮玉之家扫除麻烦。

    苏子诚只是家教使然,却不傻。他看得出姜莱为了帮他们,已经得罪了袁少。他作为当事人,帮不上忙也就算了,若是还有半点退缩,那可就真的让人寒心了。

    苏子诚点点头,步履沉稳,不卑不亢的拿了纸笔,放在桌子上。

    他将纸铺开,小狼毫沾满墨汁,行云流水一般,一份证明一蹴而就。

    “还请袁少落个字。”待墨迹干涸,苏子诚把证明挪到袁泽的面前。像是考虑到他不会用毛笔一样,他又取了印泥。

    不会写字,可以按手印不是。

    这无疑是一种屈辱了。姜莱没想到温润知礼的苏子诚,竟然也有这么犀利的一面。不过她很开心。任人拿捏的性子,最是不可取。

    袁泽看着那盒红艳艳的印泥,觉得特别刺眼。他一把抓过毛笔,不管什么姿势和下笔,草草写下袁泽两个字写完之后才发现,他竟然连内容都没有看。

    待他正想把证明拿起来的时候,苏子诚快他一步,拿了那张纸去了打印机旁边,开机,复印,一式三份,动作行云流水,甚是潇洒。

    姜莱这时才觉得,刚刚是不是她看错了,那个愤怒的对着电话喊的孩子,是不是突然被附身了。

    只有苏子诚自己才知道,他现在心里有多紧张和害怕。可是他不能露怯,输人不输阵,他已经错失了良机,如今有人给他们撑腰,他要是再不争气一点,以后还是会落在这个袁少手里。

    他倒是没所谓,只是担心姐姐再入虎口。

    所以,哪怕是为了姐姐的以后,他也不能怂。

    证明很快印好,纸张还带着热度,苏子诚把原件收好,很有眼色的递给了叶檀。然后才把复印件一人一份发了。

    整齐的楷书,一目了然,并不因为是毛笔字就不好认,反而更多了几分味道。

    只不过大家看的都不是这工整的小楷,而是证明上的内容。

    苏子诚的证明没有任何文字技巧可言,可谓简单粗暴。

    抛开那些修饰性的词语,证明里就只写了两件事。

    第一,袁泽代表的袁家,完全放弃对玉之家的觊觎,包括苏婉音。

    第二,玉之家店铺以及所有店内资源,归姜莱个人所有。

    叶檀扫了一眼,眼眸亮了下,收好了证明原件,静静的站在姜莱身侧。

    陈辰看完,一脸喜色,对姜莱挤眉弄眼了一下,在接收到叶檀打量的视线后,迅速的板着脸。只不过嘴角翘起的样子,还是暴露了他此时的好心情。

    而袁泽看完之后,没有反应。

    直到他看完第二遍,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签了个什么玩意。

    “你忽悠我?”他看着苏子诚,语气森冷的如同毒蛇。恨不得下一秒就把他吃了。

    “不存在忽悠,这份证明一共也没多少字,言简意赅初中生都能看明白,袁少人中龙凤自然更能看懂。”

    苏子诚挺直身板,单手背在后面,继续他临时掌握的毒舌技能。

    只是别人看不到的身后,一只手紧紧扣着掌心,连心的疼痛是他现在所有的勇气来源。

    “好,好样的,你们都是好样的,给我记住了,以后千万别犯在我手里,否则我让你们好看。”袁泽不知道自己用什么方式才能表达自己的愤怒和不甘,他指着屋子里的人,像小学生撂狠话一样,说着自己的威胁。

    可是却在姜莱一句话后,意味全无。

    “不用你让,我本来就挺好看的。”

    噗……

    最先板不住的是陈辰和苏子诚。姜莱一脸淡定曲解袁泽的话,在他们看来特别的好玩,尤其是袁泽那一副吃了屎一样的表情。

    就连苏婉音,都忍不住掩口笑出声来。

    全场最淡定的,仍然是姜莱和叶檀。

    姜莱眨眨眼,我说的不对么?

    叶檀点头,嗯,老婆说的都对!

    袁泽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了,否则他会被活活气死。

    他刷刷几下把手里的证明撕得粉碎,随手一扬,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出去。仔细看,脚步乱的像是逃出去的一般。

    袁泽离开,最高兴的是苏婉音和苏子诚,最不高兴的是地上那两个还在不停翻滚起不来的保镖。

    “你俩过来。”姜莱松开叶檀的手,对地上的人说到。

    保镖连忙把所剩不多的力气聚集到胳膊上,爬到姜莱面前。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见姜莱的手已经到了近前。

    本能的求生反应让他们想要避开,可是姜莱却不给他们这个机会。她手上寒光一闪,几枚银针再一次朝着穴位刺去,等到俩人反应过来,大腿的麻木无力已经散去,意识和力气逐渐回复。

    二人试着动了一下,在发现双腿能用上力气的第一时间,连滚带爬的就往外跑,跌跌撞撞的差点撞到柜台。

    讨嫌的人尽数离开,苏婉音和苏子诚彻底放下心来,他们姐弟俩来到姜莱面前,很是真诚的行了个礼,郑重的感谢她的帮忙。

    “举手之劳而已,不必放在心上。谁让我还等着你们给我做首饰呢。”

    姜莱根本没在意对上袁泽的事情,她是叶檀的妻子,就算没有今天的事,也是与他站在对立面的。

    “一定按时完成。”苏婉音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咬牙点头。

    姜莱见她的样子,想起她九废的魔咒,挑了挑眉,“真的能保证按时完成?”

    “这……其实我……”苏婉音皱皱眉头,一副迟疑纠结的样子。

    “能让我看看你的手么?”姜莱没有去看苏婉音的窘迫,而是把目光落在她的那双手上。

    “好。”苏婉音愣了一下,没想到姜莱会突然想要看她的手。她不知道姜莱想看什么,也不知道她想看哪一只,索性两只都伸到了她的面前。

    姜莱只接了她的右手,仔细的端详了一下,然后在虎口和关节处捏了几下。

    “曾经受过伤?”姜莱似乎有些不确定。苏婉音的手很好看,纤细有力,茧子有些厚,一看就是长期劳作的结果。她没有找到伤口,骨头也没有沉疴。

    苏婉音闻言摇摇头,“从来没有。”

    “我从小就对雕刻感兴趣,一直对自己的手很在意,也保护的很好,从来没有受伤过。”

    “那你可曾受到过什么刺激?我是指精神上。”

    苏婉音做过的成品给姜莱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复杂的花纹工艺不是一般手艺人能驾驭的了的。更何况她还这么年轻,一看就是手艺不俗。

    而拥有这样不俗手艺的人,不应该有什么所谓的魔咒。

    除非,她曾经受过伤,或者有很强烈的心理暗示。而这种心理暗示,一般跟患者本身曾经的遭遇有很大关系。

    刺激?苏婉音脸上的表情有了瞬间的一凝,然后又摇了摇头,“没有。”

    这一次,她说没有的时候,显然没有刚刚那么底气十足。姜莱敏感的感觉到她的可以隐藏。

    也就是说,真的另有隐情。

    “你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要是你还想在这一行好好干下去,随时来找我。”姜莱说完,把叶檀刚刚交给她的证明原件递到苏婉音手上,回头朝身后扶着轮椅的叶檀暖暖一笑,“走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