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88 高抬贵手,不抬也得抬!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我要是不抬呢?

    袁泽问的随意,眼睛却不住的打量着姜莱的反应。

    听到袁泽的话,姜莱只是笑了笑,就在袁泽以为她不会说什么的时候,她动了动嘴唇,说了一句,“不抬也得抬。”

    尽管她说话的时候,语调平缓,可是却没有人怀疑她的认真,包括袁泽。

    袁泽下意识的放下自己的二郎腿,正视着轮椅上的姜莱。

    半长的头发,只是随意的束起,未施粉黛的脸上,有着与年龄不相匹配的沉着和稳重。她眉头轻微的蹙起,似乎在想着什么事情。宽松的棉麻套装,露出光洁白皙的脖颈,上面空无一物。

    袁泽愣神的功夫,站在姜莱身后一直没有什么存在感的陈辰站到了姜莱的前面。

    “袁少,管好你的眼睛。”

    袁泽的视线突然被挡住,他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站在姜莱前面的陈辰,就像是才发现他一样。

    “呦,这不是陈叔的儿子么?怎么,不当叶檀的跟班,反倒当起护花使者来了?”

    袁泽的不屑和轻蔑,没有一点掩饰的意思,就那样顺着嘴就说了出来。

    坐在后面的姜莱,看见陈辰的拳头攥了一下,然后又迅速的松开。他挺了挺脊背,挂在身上的相机包也随着晃了一下。

    “陈辰,最近袁家深陷丑闻,麻烦不断,袁少说话难听点也是情有可原的,你别往心里去。”姜莱看着袁泽那瞧不起人的样子,很是不爽,突然想起一件事,勾唇一笑。

    她扯了下陈辰的衣摆,让他避开袁泽的对视。在袁泽眼里,陈辰不过是一个下人的儿子,说话办事自然不会有所顾忌,陈辰对上他吃亏在所难免。

    而且姜莱发现,陈辰表面上不在意,潜意识里还是有着深深的自卑和对下人身份的芥蒂。

    “丑闻?”陈辰听话的往旁边挪了一下,露出姜莱的大半个身子。他回头扯了扯嘴角,表明自己没事。不过对于袁家深陷丑闻一说,他还是第一次听说。

    “没错,丑闻,是吧袁少?”姜莱肯定的点了下头,然后挑眉看向袁泽,似乎是等着当事人确认。

    “你说什么?”袁泽的身子下意识的前倾,似乎想用上位者的气势压姜莱一筹。

    袁泽的反应,在姜莱的意料之内。所谓的丑闻,也只是业内个别人知道。

    袁家这几年在医药领域,混的风生水起,俨然已经成了袁家的支柱产业之一。几种新研制的药品一上市便有着供不应求的良好势头。巨大的市场需求和利润空间让袁家的产业也随着上了几个台阶。

    而这,也是这几年袁家跟叶氏对立的资本。抢占房地产市场份额,是袁家家底日渐殷实之后的首要目标,而业界老大叶氏,自然成了他们的竞争对象。

    所以前几天向锦明和赵友清汇报完院里的工作,随口提了一句袁家的时候,姜莱多问了几句。

    没想到她的随口一问,倒是得到了一个不算小的消息。

    一个患者在用了袁家药业新上市的药之后,不但没有缓解病情,反倒在用药后的第三天,不治而亡。

    按理说这只是个例,万千患者中的一个,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可是这个老人用药之后的突然离世,给家里留下了不少麻烦事。遗嘱没来得及写,儿女老伴也没来得及安排。身后事更是只字未来得及提。七个儿女你争我夺,互不相让,好一通的争执。可惜最后不但没有争出什么结果,反倒把老太太给气病了,躺在床上哼哼了好几天,身体日渐不好。

    兄弟姐妹七个一气之下,把责任全部推到了老人的突然离世上。在得知老人离世前三天换了新药之后,他们把各自的愤怒全部转移到了这个药的生产商,袁家药业上。

    好在他们的目的明确,只为拿到补偿金,并不想把事情闹大,这件事才没有传开。袁家在第一时间跟他们七人示好,表示一切好商量。而他们息事宁人破财消灾的态度则助长了兄弟姐妹起人日渐膨胀的贪心,一次次提高索要金额,最后惹毛了袁家,双方各不相让,骑虎难下。

    刚好七人中其中一个是向锦明的初中同学,他知道向锦明在锦城的大医院做主治医之后,辗转找到了他的联系方式,主动联系了向锦明。目的就是想问一下这件事如果争执到最后,对于他们的利益是好还是不好。

    向锦明是在汇报完工作上的事情之后,愤愤提起来的。他们见多了讹人的医闹的,对这种事自然是很讨厌,所以向锦明吐槽了一句,却没想到会引起姜莱的兴趣。

    要是姜莱不是启光医院的院长,或者向锦明对这种不分青红皂白讹人的事情没那么抵触,她也不会知道这件事。

    “我说的是什么,袁少最应该清楚了,那几个兄弟姐妹,可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想必袁少这几天没少费神吧?”姜莱别有深意的看了袁泽一眼。

    那硕大的黑眼圈,明显的睡眠不足和烦闷导致的。

    要是说之前袁泽还抱有幻想的觉得姜莱只是知道了什么不起眼的小事,那姜莱说出那几个兄弟姐妹几个字之后,他的幻想就破灭了。

    姜莱知道!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完蛋了,这个女人果然知道。而她知道,就意味着叶檀也知道。

    难怪叶氏最近的手段,都比之前迅猛和凌厉了很多。原来是早就知道现在的袁家,无暇他顾。

    他跟左右的两个人使了个颜色,那两人往前站了一点,离姜莱更近了一些。若是一般女子,遇到这种架势,肯定已经吓的不敢再说话,可是姜莱是一般的女子?

    首先,她根本就不一般。

    其次,她现在的性格,别说是女子,就连大多数男子,也是自叹不如。

    刚刚站到一旁没多久的陈辰,一见那两个魁梧的保镖站了过来,下意识的再一次挡在了姜莱的面前。

    “嫂子,别怕。我能挨到叶哥过来。”

    不是打得过,也不是等到,而是挨到。

    一个挨字,就表明他已经做好了牺牲自己去换姜莱安全的准备。

    接着陈辰挡住的功夫,姜莱从宽松的衣服下摆处,拿出了一个小袋子。她打开手指长的袋子,从里面拿出几根银针来。

    “放心,两个人而已,不足以挂在心上,你帮我倒杯水来,我有点渴了。”姜莱这段时间,又是药浴又是针灸,每天都会喝很多水,所以她一说渴了,陈辰不疑有他,连忙用眼神警告了两个保镖一眼,去给姜莱找水。

    而就在陈辰刚离开她身边的一瞬间,姜莱的手动了。她两只手只是状似随意的抖了一下,刚刚还凶神恶煞的两个人却突然间蹲下身子,柔弱无力的坐在地上起不来。

    “怎么回事?”袁泽吓了一跳,最近被那一家闹的心力交瘁的,出门就怕遇到他们的某一个或者某几个他招架不住,所以带出来的保镖都是袁家最好的保镖之一。

    可是谁能告诉他,这两个袁家最好保镖里面的两个,为什么眨眼的功夫就坐在了地上。

    听到身后的声音,陈辰顾不上拿水,连忙回头,见到姜莱没事,提到嗓子眼的心咚的一下落回原位,然后看到地上坐着的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又惊了一下。

    发生了什么?

    显然,屋子里所有的人,包括坐在地上的两个,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直站在旁边替姜莱着急,想着若是袁少真的让人为难姜莱,他们就拼命拦着的苏家姐弟俩,更是二脸蒙蔽的对视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只有姜莱一个人,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

    两个保镖苦不堪言,先是用手撑着地,想要站起来,却发现根本做不到。随后两个人又互相搀扶着,依然不行,反到是两个人再一次摔在了一起,好不狼狈。

    “少爷,我们起不来。”二人心里着急,可是越是着急,越是起不来。

    “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袁泽扫视了一下,随后把审视的目光落在了姜莱的身上。他只是纨绔,却不傻。不但不傻,还很精明。不然也不会在花天酒地吃喝玩乐的间余时间,把自己手下的产业打理的很好。

    他看着姜莱云淡风轻了然于心的样子,就知道问题出在姜莱身上。

    他问姜莱对他们做了什么。

    姜莱大方承认,“几根银针,几个穴位而已,袁少不用紧张。”

    原来是陈辰刚刚走开,姜莱就用了巧劲,在两个保镖靠近她的同时,扎进了几个穴位。让他们暂时失去了双腿的功能。

    看着自己手法越发的利落和精准,姜莱心里还是很满意的。她自从回来锦城,就一直在忙,忙着小玄的事情,叶檀的事情,以及自己的事情。能够用的还是上针灸的,也就是现在她自己的两条腿。

    业务没有生疏,不错,能在眨眼的功夫双管齐下,左右开弓,把几根针同时送到那两个保镖身上。姜莱突然有一种宝刀未老的蜜汁诡异的想法。

    “你这是什么意思?”所谓的打狗也要看主人。姜莱这样在他的面前,嚣张的把他手下的人撂倒,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想要解决眼下的事情,或者在为叶氏出头?

    “正当防卫而已。”姜莱亮了亮手里还剩下的几根针,吐出四个字。

    袁泽的嘴角抽了抽,这叫正当防卫?他的人还没怎么着呢,就已经倒下了,哪里用得上正当防卫,直接偷袭一袭一个准啊。

    之前袁泽这边是三个人,姜莱这边虽然只比他们少了一个人,可是却是一个瘸子,一个下人。而现在,袁泽那边变成了一个人,而姜莱这边,陈辰还是好好的,姜莱虽然残疾,却不容小觑。能在眨眼之间放倒两个大汉而不费吹灰之力,绝对是个特别的存在。

    苏宛音想到这,不由松下了一口气。随即心里又升起了一个希望,若是这位被称为叶太太的顾客,能够让袁少松手,把他们留下就好了。

    见苏宛音打量的目光扫过,姜莱甚至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笑脸,然后再次转过头。

    “废物,滚。”袁泽脸上的表情一瞬间皲裂成碎片。他用力的踹了两脚坐在他面前起不来,丑态百出的保镖,烦躁的一人赏了一脚爆踹。

    若是能说滚就滚,那这两个人肯定第一时间就消失在大家的面前。只可惜,现在他们连滚的机会走没有。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袁泽可以对手下肆意的发火,甚至可以无所顾忌的动手。可是对上姜莱,他就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他虽然花名在外,但是却没有打女人的习惯。更何况,她还订着叶檀夫人的名头。

    “不想怎么样,不过是请袁少高抬贵手,放过这家店和他们姐弟俩一马而已。”姜莱看了一眼苏婉音。说到。

    “开什么玩笑?你知道这家店能值多少钱么?”

    说让就让,说高抬贵手他就得高抬?

    抛开那些价值不菲的成品,里面还有好多成色超级好的玉石,整个店估算下来,也等于是普通百姓眼里的天文数字了。

    “不知道。”姜莱摇头,她又不是搞玉石买卖的,怎么知道这里值多少钱,“可是我知道若是那兄弟姐妹几个最后忍不住,把事情曝光了,你们袁家的损失,会不会连这一个小小的店铺都不如。”

    红果果的威胁。

    哪怕知道姜莱话里的意思,袁泽忍不住气的浑身发抖,却也无可奈何。敢情绕了半天,竟然在这里等着他呢。而他们袁家,现在处于被动的境地,别无选择。

    “我想知道,这姐弟俩怎么就入了叶太太的眼,让你如此费心的保他们?”袁泽怒极反笑,事情无法逆转,他也只能认了。

    姜莱想起苏子诚的待客之道,满是青涩纯真,以及苏婉音的作品,手艺和人品,都有让人保护的渔网,再加上二人之间的互动和关心,都是让她突然出手相助的原因。而最大的原因,则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