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87章 看你表现吧,我不是很好说话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莱听不到电话另一头说了什么,但从苏子诚的话里倒是可以猜出一两分。原来还有个逼良为娼的戏码。

    她看了一眼被苏子诚的话吓到了的女人,勾了勾唇角。

    “对不起,我忘了问。”苏子诚狠狠的喘了几口气,才想起来自己打电话的目的。他歉意的看着姜莱,依然难掩愤怒,就连声音都僵硬了不少。

    姜莱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苏子诚。就在苏子诚承受不住,想要开口的时候,她笑着问了一句,“我不管,反正我是定了的。”

    她扬了扬手里的单据,上面确是已经盖着玉之家的章子。倒是还没来得及交定金,不过鲜红的印章也是实打实的。

    “你……”苏子诚刚要一怒,随即又卸了力气,“又何必苦苦逼人?”

    其实苏子诚想说的是,为什么你们有钱人都这样?袁少如此,你也如此。可是当他看到姜莱的眼睛,澄澈而干净,根本不是袁少那般咄咄逼人,又没能说得出口。

    “不,我很好说话的。若是玉石没有,也可以拿人来抵,就像,你刚刚打的电话一样。”姜莱挑眉,明明说着过分的话,脸上的表情却跟在说今天天气不错,晚上吃什么一样随意。

    她话说完,苏子诚的脸色迅速的变了,他脸色通红,嘴唇也气的哆嗦着,他用手指着姜莱,“你……无耻!”

    原本坐在那抹眼泪的苏子诚的姐姐被姜莱的话吓了一跳,她顾不上擦一下脸上的眼泪,两手一张就横在苏子诚的面前,“不许你侮辱我弟弟。”

    就连一直站在姜莱身后的陈辰,也不自然的咳了一声,“嫂子,我哥会打死我的。”

    姜莱看着三个人的反应,嘴角抽了抽,难不成他们以为她要拿苏子诚来抵债么?

    “我要的是你!”她朝苏子诚的姐姐一笑,手指头勾了勾。

    “你是同性恋?”苏姐姐抬起袖子,在脸上抹了一把,诧异的说到。

    不是她对同性恋存在着什么偏见,而是她刚刚听到陈辰说了哥和嫂子这样的字眼。

    “当然不是。”姜莱揉揉眉心,一脸头痛的样子。

    她看上去像是强抢民女的人么?

    “那你说要我是什么意思?”苏姐姐懵了,她实在是不明白姜莱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要你过来帮我做事,可好?”姜莱本来想说,雇你帮我做一套她心仪的首饰,可是不知道怎么,竟然说出了心里突然冒出来的一个荒唐的想法。

    她想开一个玉器店。

    说荒唐不是因为她脑袋一热胡说八道,而是她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就已经开始招人。

    姜莱的话再一次在这个安静的小店里掀起轩然大波。

    苏婉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刚刚明明已经说过了,自己是个手残,做一废十的主,为什么还有人会胆子大的想要雇她?

    之前缺钱的时候,她也想凭着手艺出去接点私活,可是别人一见是她,根本不敢把手里的好料给她,生怕她手一残,给整废了。

    就连袁少要她,也只是当什么情人,而不是要她的手艺。

    “您别开玩笑了。”她吸了吸鼻子,两只手在头上拢了一下,把碎发拨到耳朵后面。还带着泪痕的脸上,挤出一丝苦笑。

    若是说刚刚姜莱还有点懊恼自己的冲动,现在她反而确定下来,自己一冲动的想法,似乎不错。

    别的不说,玉石这个东西,有苏在,她就不会缺货,而且不管是成色还是价格,她都有信心拿到最好的。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么?”姜莱指了指自己的认真脸,就连语气都变得正式起来。

    “你真的想雇我?”苏婉音指着自己的鼻子,等着一双已经哭红了眼睛,再一次求证了一句。

    姜莱点头不语,看着苏婉音的惊诧和苏子诚的懵在原地的样子。

    “可是我不能再害了你。”苏婉音苦笑的摊开自己的双手。清秀纤细的手上,有着厚厚的茧子,上面还有些碎末粘在皮肤上没来得及洗去。

    倒是一双靠手艺吃饭的手,不过也是个砸饭碗的手。

    苏婉音一直专注设计雕刻,不怎么与外人接触。不过在这一行混久了,她明白人远没有手上的那些石头干净透彻,一目了然。

    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她能透过粗粝普通的石头去判断里面是否有见绿的可能,却无法通过一个人的言谈和行为去判断他是好是坏。

    只不过,她垂眸按着坐在轮椅上的姜莱,竟然一种认可的冲动。她看不懂姜莱眼神里的深意,却能从里面看到一种让人安心的力量。

    所以她拒绝,理由是不能害了她。

    “我有的是玉,随便你做一废十。如何?”姜莱说的轻巧,就好像在说我有几百斤苹果,你随便吃一样。

    “你到底是什么人?”苏子诚把苏婉音拉到自己的身后,看着姜莱问到。他问的无礼,姜莱却也不在乎。她看得出,苏子诚只不过是个纸老虎,用自己所有的力气在保护身后比他更不懂人情世故的姐姐。

    在锦城,有钱有势的无非那几个,即使没有交集,也有所耳闻。而眼前这位自称有很多玉的,绝对不在他们有所耳闻的那些人里面。

    “呦,都在呢。”

    不等姜莱说话,门口传来一个轻佻的声音。伴随着脚步声,一个人走了进来。而他身后的两个随行之人,却一左一右的站在了玉之家的门口。

    苏子诚一见进来的人,突然激动起来,他下意识的转身,想要把身后的人往雅间里推。

    “晚了!”来人嗤笑一声,大大咧咧的走到桌子旁边,拉过椅子坐下,翘着的腿抖啊抖,怎么看怎么痞气十足。

    姜莱看着那人的侧脸,眉头一皱,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她垂眸不语,仔细的想了一下,突然抓住了脑子里一闪而逝的记忆。

    原来是他,上次在世恒久久碰到的袁泽,维护调戏姜承安的那个袁大少爷。

    “袁少,我刚刚在电话里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休想打我姐姐的主意。”苏子诚依然用自己瘦弱的身子挡在姐姐的面前,梗着脖子对坐在椅子上的袁泽说到。

    苏子诚的声音比刚刚在电话里小了很多,显然气势不足。袁少的气场太强大了,哪怕他只是随意的往那里一坐。

    姜莱没有走的意思,又来者不善,陈辰悄悄的拿出手机,给叶檀发了个消息。这个袁泽他见过,跟叶家很不对盘。他怕一会姜莱和他对上会吃亏。

    陈辰的小动作,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他发完之后,就把手机收了起来,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袁泽停了苏子诚的话,笑了,笑到捶桌。他的视线,绕过苏子诚,黏在苏婉音姣好的脸上,啧了一声。

    “我就是要打你姐姐的主意,你能怎么办?”

    苏婉音脸色难看,一双手紧紧的揪着苏子诚的衣服,熨帖的衣料被她捏的皱巴巴的。

    她几次想要开口,却被苏子诚挡了。

    “按照之前说的,我们把玉之家给你,以前的债和那块黄翡一笔勾销。你不为难姐姐和我。袁少你要言而有信。”苏子诚试图跟袁泽讲道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袁泽最不讲的,就是道理。

    他嗤笑一声,“言而有信?你不知道我袁泽就没有原则了么?道理这种东西,在我这讲不通。”

    袁泽不屑苏子诚,若不是那个苏婉音有几分姿色,撩的他心痒痒,像苏子诚这种人,他一句话都懒得说。

    “你……怎么能这样!”苏子诚攥着拳头,似乎想上前把袁泽揍一顿,可是考虑到自己的力气和袁泽的差距,再加上与人动手这种事,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有些超纲了。他泄气的放下握紧的拳手,飘忽躲闪的视线突然看到一旁看热闹的姜莱。

    想起刚刚姜莱的话,苏子诚突然挺了挺后背,“不好意思,我姐姐已经有了新的雇主,她要上班要做事,没有时间跟袁少蘑菇。”

    “子城,不可。”哪怕是走投无路,苏婉音也没想着拉姜莱下水。这个袁少就是个有钱的流氓,谁沾上都是麻烦。她不能因为自己的破事给别人带来麻烦。所以对于弟弟苏子诚的做法,她不赞同的轻喝一声。

    “呵?我看在锦城,谁敢跟我袁少抢人。”袁泽从进来,视线就一直黏在苏婉音的脸上,并没有看到姜莱和陈辰已经悄悄挪到了角落的位置。

    所以姜莱突然说话,把袁泽吓了一跳,担在腿上抖着的另一条腿,也顺势滑了下去,啪嗒一声跺在地上。

    “袁少倒是好兴致。”

    姜莱慵懒的声音自角落传来,陈辰见袁泽已经侧头看过来,边推着姜莱从一边走到袁泽的不远处。

    袁泽觉得被一个声音吓到腿滑实在太过丢脸,正要发火,就看到陈辰推着一个人过来。

    轮椅上的女人未施粉黛,嘴角噙着笑意,眸子里有些看不清的深意。她先是看了兀自紧张不安的苏子诚一眼,便收回视线,然后与他对视。

    与苏婉音偏古典的面容不同,姜莱看上去更加耐看,饱满光洁的额头,高挺的琼鼻,白皙的脸蛋,再加上红润饱满的嘴唇,组合在一起的姿色竟是在苏婉音之上。

    袁泽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

    苏婉音急了,她推开苏子诚护着她的手,挡住了袁泽不怀好意又满含轻浮的眼睛,“袁少,她只是我店里的客人,你不要打她的主意。”

    苏婉音说完,又紧张的看着陈辰和姜莱,急切的说到,“你们快走吧,子诚不懂事还请两位不要见怪。”

    姜莱点点头,承了苏婉音的好意,但是却没有动,陈辰握着轮椅的手,悄悄的紧了紧,他看了下门口的两个跟班,心里盘算着一会要是真的动了手,他能护嫂子多久。

    “我当是谁这么财大气粗,原来是叶太太,真是失礼了。”袁泽想把腿再抬上去,可是看着姜莱的眼神,想了想放弃了。

    “叶太太这是怎么了?”

    姜莱发生车祸的事情,袁泽是知道的,自然也知道姜莱的腿发生了什么。他现在提起来,不过是想戳一下姜莱的痛处。

    姜莱不好受,叶檀就不好受。而叶檀不好受,那他就好受多了。

    只可惜,他不知道姜莱的实际情况。别说她现在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就算是真的好不了,姜莱也不会任由他的一句话怎么样。

    她勾唇笑笑,一直到把袁泽看的心里有些发毛,才轻轻说了一句,“袁少和姜承安关系匪浅,难道她没告诉过你发生了什么?”

    关系匪浅意味着什么,袁少自然是知道的,一想起圈子里最近疯传的姜承安的视频,他就觉得一阵恶寒。曾经搭过姜承安肩膀的手,像是被烫到了一样,有些灼人。

    咳,他尴尬的搓了搓手,随即又想到姜莱话里的深意。

    什么叫告诉他?人都没了怎么告诉?

    “叶太太果然是个心狠的,自己的姐姐刚刚离世,你倒是很能忍住悲伤。”袁泽靠着椅背坐着,手指无意识的在桌子上敲击着,只是节奏有些杂乱。

    “听上去袁少倒是很为她抱不平,车祸的细节还有待确认,我倒是可以跟警方提一下袁少和她的深交,免得漏掉什么。”

    言外之意似乎在说,袁泽有可能知情?

    袁泽吓了一跳,脸色都变了,“喂,你不要胡说八道。”

    他花天酒地,他爸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贪玩惹祸,他爸照样可以放他一马。可是要是跟那样的女人扯出什么往事,再牵扯上车祸的案子,那他的后果可就没有那么乐观了。

    更何况,车祸的受害者,还是叶家的媳妇。

    “是袁少先提起来的不是么?”姜莱无害的笑笑,仿佛自己只是随口一说,并没有什么深意。

    “好好好,好男不跟女斗,我错了,错了还不行么?”袁泽举手投降。

    “看你表现吧,我不是很好说话。”姜莱回敬一句。

    袁泽一噎,还真是……不好说话。他不过是说一句她是个女人罢了。

    还有,不好说话的意思是,赖上他了?

    “叶太太这是什么意思?”袁泽皱眉。

    “字面意思,你一开口就用我的腿来刺激我,提起我的伤心事,我觉得有点难受。而一般让我难受的人,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姜莱像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一副你惹到我了,我很生气的样子,与袁泽的认知产生了巨大的反差。他一时竟然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她。

    楞了一下,他才觉得自己实在是嘴欠。本来想着刺激一下姜莱,没想到现在反倒被揪着不放了。

    “那你想怎么样?”袁泽问完就后悔了。人家摆明了挖坑,他怎么还上赶着递了一把铁锹。

    “不怎么样,这姐弟俩是我新雇的员工,还请袁少高抬贵手。”对于袁泽的配合,姜莱很是满意,顺溜的说出自己的要求。

    不可能!袁泽第一反应就是要拒绝。这个苏婉音虽然不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女人,却是唯一一个敢公然拒绝他的,不管是用钱砸还是用手段,都没法让她乖乖屈服。

    都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得不着。

    这苏婉音就是得不着的那个,让他心里一直惦记着。好不容易设了局,又找了个不好雕琢的设计,今天到了收网捞人的时候,却让他松手?

    绝对不行!

    “我要是不抬呢?”他抬头,对上姜莱的目光。手朝着门口勾了下,门口站着的两个人,立刻进屋,一左一右站到了他的身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