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86章 给你当情人,下辈子都没有可能!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莱听到陈辰的话,皱了皱眉,没有当场说什么,只是任由他推着自己朝着前面的店走去。

    而身后的贺珊,终于找回了一点理智,抬腿就往出租屋跑,她东西已经不多了,现在收拾的话,还来得及搬出去。他

    贺珊会不会搬走,已经不在姜莱的考虑范围内。她刚刚只不过想给她个教训,却没有真的发给赵继发老婆看。贺珊这种人,除了会叫一下惹人烦之外,没什么实际意义。

    与其跟她浪费时间,还不如早点到店里去看首饰。

    他们接下来要去的,不是成品店,而是一个私人订制店。里面有做好的成品供人选择,也有未经处理的原石。店里有自己的设计师,也有手工师傅。

    玉之家的牌子端端正正的挂在门口,门口堆了一些形状不一的石头。

    姜莱抬眼看去,店的装饰设计,显然是用了心的。棕红色的门面,经过数十年的风雨,依然崭新光鲜,古韵古风,气派十足。

    正门两侧一副对联:玉可琢可磨不可失其泽,商勿奸勿诈应以客为先。

    既说明了此店的经营范围,又表明了店铺对客户的态度。

    姜莱满意的点点头,由姜莱推着进了店。

    不知是不是已经下午了的原因,店里没有客人,只有一个年轻的男子在里面,正拿着放大镜看着手里的石头。一见有客人上门,他连忙放下手里的东西,笑脸迎客。

    “两位里边请,随便看看。”

    姜莱随意扫了一眼,这家店店面不大,店面里面是仿古的设计,不大的空间,摆着深棕色的圆桌和几把太师椅。中间的柜台里摆的是成品,独一无二的设计,等着投缘的客人。

    她一样一样的看过去,发现这里确实比刚刚去过的现代的首饰店要好很多。这里的成品,不管是成色还是设计,都优于另外一家。

    要不是她心里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这些成品也是能挑出几样拿得出手的。

    与中间柜台的敞开式摆放不同,两边的柜台就严谨多了。每一个展示架都上了锁,柔和的灯光下,一块块高贵的玉石,如同新生的婴儿一般干净剔透。又像是饱经风雨历史沉淀的老人,厚重而睿智。

    再往里一点,是一个用屏风隔出来的雅间。姜莱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却能听到一些动静,似乎是有雕刻师傅在做事。

    少年见二人进来也不说话,只是打量着店里的东西,也不急于推销,而是慢条斯理的拿过刚刚煮好的茶,而姜莱和陈辰斟了两杯。

    似乎是习惯了现代社会店家的推销态度,少年的佛系开店态度引起了陈辰的兴趣。他端了一杯茶递给姜莱,“嫂子。”

    姜莱点头道谢,接过茶杯。还未入口,已闻茶香。

    “好茶。”她抿了一口,回味了一下,开口赞到。

    “好茶以待贵客,应该的。”少年承了一句好茶的名头,顺便抬高了客人的身价。

    这回答稍有拍马屁的意味,可是他却说的坦然。姜莱轻笑一下,算是也承了少年的夸赞。

    “我想寻一套中意的首饰。”姜莱看完一遍店里的情况,心里有了数。她让陈辰推着她到了桌边,把茶杯放下,两手交握,看着少年。

    “但愿小店里有您的缘分。”少年温润有礼,坐在姜莱的对面。“不知您是自戴还是送人?”

    “送人。”姜莱答到。

    “若是方便,还请您告知所送对象的基本情况,以及您的要求和想法,我们会帮您推荐一些供参考。”少年说着,站起身,从后面柜台拿出纸笔。

    姜莱倒是惊讶了一下,看着少年手中的毛笔,墨香袭来,颇有些古意。

    姜莱把孟茹的基本信息,以及所佩戴的场合,她心里的想法以及要求,说了一遍,少年也一一记了下来。最后才又问了一句,“冒昧的问一下,您预期的价位是在哪个区间?”

    “先看玉吧。”姜莱没有直接回答价格的事情,而是提出了先找玉。看上了价格自然不是问题,看不上,哪怕天价都不会买。

    “您这边请。”少年再次站起身,引领者陈辰和姜莱介绍他觉得适合的玉石,红翡,黄翡,绿翡,紫翡,少年逐一说着这些玉石的产地,成色,价位和适合做哪种成品。

    他介绍的价格有高有低,既有高达千百万的满绿老坑种绝品,也有几万十几万的普通玉石。

    这样既不会让人觉得是刻意讨好,可不会给人压力或者误会。姜莱本就对店里有好感,经过少年的介绍,更加满意。

    最后,她选中了一块冰种艳绿翡翠,准备做一条项链,一对耳坠,以及一个戒面。哪怕她选中的东西价格不菲,少年的态度也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依然温润有礼的笑了笑。

    “哎呀惨了。”正当姜莱说要跟设计师讨论一下细节的时候,从里面的雅间传来一声惊呼。

    “怎么办怎么办,最后的机会都没有了,呜呜呜……”出乎姜莱的意料,里面是个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慌乱懊恼之后,竟然直接哭了出来。

    少年此时才失了所有的淡然,顾不上跟客人打一声招呼,就跑到里面的雅间。

    “怎么了姐?”

    “啊碎了,怎么会这样!”像是受到了什么天大的打击,少年也跟着叹着气,声音里还带着哭意。

    姜莱和陈辰面面相觑,不知道是应该先离开还是再等一会。

    好在少年还记得外面有客人,没有让他们等多久。

    他匆匆忙忙的跑出来,对着姜莱和陈辰,特别不好意思的交代了一句,“对不起了两位,我们现在有点事。”

    “没关系,我们明天再过来。”姜莱了然,跟陈辰说了一句先回去。

    少年道了谢之后,连客人都来不及送,又匆匆跑回雅间,这一次却不是惊呼懊恼而是整个人都吓死了的声音。

    “姐你干什么,你死了我怎么办?你把刀放下。”

    陈辰的脚步一顿,姜莱的心一抖。

    “子城,我又惹祸了,你让我死了吧,我死了他们就不会为难你了。”女人大哭,里面似乎有什么拉扯只剩,随后是刀子落地的声音。

    姜莱莫名的松了一口气,“我们等一等。”她指了指店里的桌椅,示意陈辰再把她推回去。

    “什么?”陈辰不解,可是却已经转头,朝着桌子走去。

    “我们等一会吧。”一向不喜欢八卦管闲事的姜莱,心里竟然产生了一种一看究竟的想法,她坐在轮椅上的身子有些紧绷,听着从里面传来的话。

    可是里面只剩下了哭声,一男声一女声,混合在一起,好不凄惨。

    不知道哭了多久少年才抽了抽鼻子,哄孩子一般的说到,“姐,你别怕,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们先出去。”少年心有余悸的看着旁边散落的刀子,不敢再让她一个人在屋子里,拉着她就往外走。

    等他们走出来才看到,姜莱和陈辰依然在店里。

    “你们……”少年愣神,下意识的抹了抹眼睛。

    “突然想起明天还有其他事情过不来,索性等一下,请问设计师现在方便谈么?”姜莱放下手里的手机,打量着少年领出来的人。

    女人看上去三十左右的年纪,一头秀发整齐的挽在脑后,用一根玉簪别着,姣好的面容因为刚刚哭过,看上去红红的。一双眼睛也有些微的浮肿。她低眉垂眸,哪怕店里还有其他人,她也没发现,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伤心或者说是绝望中。

    一身藏蓝色的围裙从头罩到脚,只一双手工布鞋露在外面,淡雅的花色让人看着很舒服。

    哪怕看不到她的装束,姜莱也能断定,这个女子绝对是个古装美女。

    “实在对不起,这个店以后可能不接生意了。您另外换一家吧。”少年似乎强忍着情绪,把手里牵着的人按在旁边的椅子上,给她倒了一杯水塞到她手里,然后朝姜莱鞠了一躬。

    “二位是店里最后接待的两位客人了,没能让二位满意是我们玉之家的错,抱歉了。”

    “发生了什么事?”打了半天酱油的陈辰好奇心被勾了起来,他目光在女人的脸上停了一下,然后看着少年问到。

    “从刚刚起,这间铺子就是别人的了。里面的东西我们也无权再卖。”少年苦笑一声,双手似乎不甘心的攥了攥,随即又觉得无用,无力的松开。

    少年的话让陈辰很不解,他看了一眼姜莱,见她也是一副等着听故事的表情,索性接着问。“突然变成别人家?”要不是那两个人确实哭的伤心,陈辰都以为是他们不想卖了的理由。

    哪有铺子眨眼的功夫就是别人的说法?他们刚刚挑选玉石的时候,也没说一会店铺会改姓啊。

    “二位还是走吧。”少年嚅嗫了一下嘴唇,有些担忧的看着椅子上坐着的失了魂的姐姐,摇了摇头,似乎不愿意再提起刚刚的事情。

    “是因为她刻坏了别人的定制,要拿店铺来抵?”

    姜莱突然开口问到,她问的是少年,眼睛却看向椅子上坐着的女人。

    女人听到姜莱的话,身子僵了一下,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一下子又流了下来。她用双手掩住了脸,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对不起,二位出去吧。”少年一见姜莱一句话就把人惹哭了,脸上温润不再,语气也冷了很多,只不过因为刚刚哭过,嗓子里还有些哑,听上去没什么气势。

    “没错,是我的错。对不起。”女人手扣在脸上,声音模糊不清,这一声对不起,也不知道是对着姜莱和陈辰说的还是对着少年说的。

    店里这些玉石和成品价格不一,但是加起来也不是一般人能出的起的价位。姜莱倒是好奇是什么样的东西,竟然值得让这一整家店来抵。

    “这些加一起抵一件?”她问出了心里的疑问。

    “是。”女人依然在哭,却是没了声音,她从口袋里拿出一方手帕,在脸上抹了几下,然后看着店里的每一样东西,眼含悲伤,如同一个跟自己孩子告别的母亲。

    女人的眼神打动了姜莱,她看得出这一对姐弟对玉石是真的喜爱,如果真的把店铺给了别人,怕是会要了他们的命。

    “可是我看上了那块石头。”姜莱指着自己选中的东西,刚刚她还在少年的描绘下想着那样的好成色打出来的饰品会有多漂亮,可是现在却又告诉她什么都没有了。

    少年听到姜莱的话,羞愧的抿了抿唇,他走到姜莱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实在对不起,因为我们跟客人有约,若是那块没有刻好,就需要用整间店铺来抵。我们有约在先,实在不能再私售这里的东西。”

    姜莱闻言皱眉,见少年虽然弯腰道歉,只谦不卑,又心生好感。不过嘴上的话,又有些刁钻。

    “我定了玉石在先,你们没刻好在后,现在拒不卖我玉石,难道就不是毁约了么?”

    姜莱的话虽然牵强,但是也不无道理。少年一噎,竟然发现自己没法反驳。

    “那您稍坐,我打个电话问下对方,能不能通融一下。只不过……”少年为难的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不过什么?”不等姜莱开口,陈辰接了一句。

    “我姐是唯一一个的设计师和雕刻师,就算对方通融,能够卖给你们玉石,现在她的状态,恐怕也做不出来了。你们得另外请人做。”

    少年的话让姜莱有些讶异,她指着店里的那些成品,不敢相信的问到,“这些,都是你姐姐一个人做的?”

    “除了那里的几样是家父做的,其余都是出自我姐姐之手。”少年的视线从那些成品一一掠过,神色中竟然多了一些自豪。

    “好厉害。”姜莱由衷赞了一句。这些成品不管是设计还是手工,都属上层。就连一些成色不好的普通玉石,配上精美的设计,也加分不少。

    “没什么厉害的。”女人悠然叹气,“我是个手残,做成一块废十块,这些都是侥幸存活下来的。”

    她不哭了,只是定定的看着少年刚刚说的父亲留下来的东西出神。

    姜莱顺着视线看去,里面大多数是葫芦,观音,佛像以及如意等,不似其他添了多方元素,适用人群更广。

    不过从做工上来看,倒是更见功底。

    听了女子的话,姜莱抽了抽嘴角,何止是手残啊,这简直是败家。

    玉石,又不是白菜豆腐,坏了就坏了。做一块废十块,这代价得是多大。再加上这少年的佛系经营,店铺就算不去抵债也迟早要完。

    不过这些成品的做工是真的好,好到让她有一种冲动,把这里买下来,然后再把那些玉石全部做成成品,哪怕是做一废十的代价。她被这种想法吓了一跳,这太疯狂了。

    可是奇怪的是,这种想法一旦生成,就再也压不下去了。

    疯了!她揉揉眉心,暗暗掐了自己一下。

    见姜莱坚持,少年不得已,硬着头皮去打电话。他用的是店里的座机,拿起话筒的时候,脸上的挣扎之意那么明显。拨号之前,看了姜莱好几眼,想着是否有改变主意的可能。可是姜莱似乎视而不见,摆明了坚持。

    少年无奈,终于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袁少,我是苏子诚。”

    “就是玉之家的苏子诚,我姐姐是苏婉音。”对方似乎一下子想不起这个苏子诚是什么人,少年无奈的又加了一句解释。

    “不是,我们没有。”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自称苏子诚的少年脸色一下子变了,他忍着愤怒和屈辱,对着话筒说了一句不是,然后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铺子给你,所有的东西都给你,想让我姐给你当情人,下辈子都没有可能。”顾及不上什么礼貌不礼貌,苏子诚吼完一句,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