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85章 他是小白脸?麻吉!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一直到走出去好远,姜莱的嘴角还忍不住翘起。

    叶檀的那个值字,就像是一把糖,撒在了她的心上,让她觉得甜甜的。

    而这个表情,一直维持到经过一家快餐店门口。

    大门打开,里面空调的冷意顺着开着的门钻了出来,给经过的路人带来一瞬的清凉。犹豫陡然变冷,姜莱往里面看了一眼。

    贺珊显然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出来买个吃的,就碰到了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

    自从姜承安死,她每天都活在恐惧里。工作没了,就连一直粘着她的赵继发,也突然不见她了。她失去了经济来源,失去了炫耀的资本,整天在出租屋里,对着电脑海投简历,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一点回应。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是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姜承安的死在她的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随后,某些渠道小范围的散播着一些视频,虽然不是人尽皆知的地步。

    看过的人都不知道,里面的女主角,就是姜承安。

    贺珊也看过了,她吐了两天。不是因为视频本身的恶心,而是因为恐惧带来的胃痉挛。她不敢吃东西,怕还没咽下去就吐出来。就连睡觉都不敢,因为姜承安那张残破的脸,会一直在她眼前晃啊晃,让她根本没有办法睡觉。

    她迅速的憔悴下来,吃不好睡不好的后果就是暴瘦了七八斤。

    换做以前,她可能会高兴的飞起来。可是现在,她看着镜子里面黄肌瘦,没有一点精神的自己,感觉到了深深的痛苦和绝望。

    她有很多次的冲动,跑到姜莱面前问问,是不是她做的。可是她不敢。

    之前姜承安骗她,她不懂其中利害。后来经人提醒,才知道原来姜莱的靠山是叶檀,那个锦城高高在上的男人。不但如此,她和锦城的赵四爷和梁二哥似乎交情不错。

    她不敢去找她了。只想着熬过这一阵,等那些人忘记了同学会和姜承安的事情,她再出来好好找一份工作,或者……找个男人嫁了。

    她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碰到姜莱。

    她看看身上已经穿了两天,有些味道和褶皱的衣服,再看看手里的几个馒头和榨菜,下意识的想要往旁边躲。

    姜莱将她的反应看在眼里,知道她不想被自己看见。她也没有踩低捧高的习惯,只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淡然的收回视线,任陈辰推着,继续往前走。

    还有不到二百米的距离,就到她看中的另一家店了。

    贺珊看着姜莱离开的背影,突然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事情。

    姜莱在轮椅上。

    她刚刚只记得看到姜莱,害怕的要逃。却没有注意到姜莱做的是轮椅。

    她车祸受伤,到现在还没好!

    认识到这个之后,贺珊心里的恐惧被压下,取而代之的是这些天不见光的生活带来的强烈憋屈感。而这些憋屈,急于寻找一个突破口,全部喷发出去。

    “姜莱,你站住。”她迅速的喊了一嗓子。

    陈辰的脚步顿了一下,见姜莱没有什么反应,也没让他停下来,疑惑的回头看了一眼声音的来源,就继续往前走。

    “我说站住。”贺珊再次开口。

    这一会陈辰没有回头看,而是弯腰跟姜莱说了一句,“嫂子,有人喊你呢。”

    “不用管她,疯狗罢了。”姜莱语气淡淡的,出来逛个街都能看到自己不想看到的人,真的好烦人。

    “哈,是我说错了,你站不住。”见姜莱根本不搭理她,那个穿着破衣烂衫的男人也不再回头,贺珊快步跑到姜莱面前,双手一横,嘴里的话就开始不好听了。

    “你谁啊?”被看成是穿着破衣烂衫的陈辰不耐烦的问了一句。

    贺珊显然不想跟陈辰说话,她看着姜莱,脸上是控制不住的狂笑。

    “哈哈哈你真的瘸了,承安学姐干的?”她指着姜莱的双腿,脑子里不自觉的又想起了姜承安的死状。她下意识的抖了抖身子。

    “陈辰,我们走。”姜莱收回打量的视线,跟身后的陈辰说了一声走,就靠在轮椅上不再说话,更没有给贺珊一个多余的眼神。

    要是几天前,她听到瘸这个字,兴许还伤心一下。可是现在嘛,她瘸不瘸只有自己知道。要不是想着给叶檀惊喜,她现在应该能正常行走了。

    “呦,你这是瘸了叶总不要你了,所以就随便找了个男人么?”贺珊啧啧两声,把陈辰打量了一遍,长的倒是还行,年纪也不大。只不过就是有点穷。

    不然也看不上姜莱不是。

    她已经脑补出了叶檀嫌弃姜莱,给了她一笔钱让她离开,姜莱破罐子破摔一气之下找了个吃软饭的小白脸的戏码。

    “不知道包养一个这么年轻的,一个月得多少钱。”

    “多少钱你都包不起。”姜莱的视线,落在贺珊手里的馒头上。大概一块钱左右一个,贺珊买了至少十几个。

    姜莱的话刺激到了贺珊。这段时间她穷的都快疯了,就像别人说的,穷到吃土。

    手上的钱越来越少,只剩下最后一点了,她出来买吃的,发现手上的钱维持不了多久,转了半天才找到这家快餐店。

    不同于别人家那种看着好看但是又贵又不划算的面点,这种北方馒头就划算多了。别人家的馒头捏一下软到底,一个馒头吃下去根本就不抗饿。而这种北方馒头就瓷实多了,一个馒头能让她饱至少半天。

    姜莱专挑痛脚说,一下子点明了贺珊现在的境遇。眼看着她的脸从正常到苍白,又迅速的涨红,看着她从幸灾乐祸到暴跳如雷。

    贺珊恨恨的看着姜莱,还不是因为她,她才落得现在的地步。

    “你得意什么?我现在没钱,但是我好手好脚,不像某些人,瘸了以后,我看你怎么办?”健全的双腿似乎是贺珊能炫耀出来的惟一的东西了。她把手里的馒头和榨菜,下意识的往身后藏了一藏,哼了一声。

    姜莱像看傻子一样在看着贺珊,不知道她哪里来的自信,非要认为她已经是个瘸子了,还是一个被抛弃的瘸子。

    “滚,好狗不挡道。”陈辰皱着眉头,看明白了。这个人认识嫂子,还有仇。是来找茬的。他年轻气盛没什么耐心,看到她一口一个瘸子的叫嚣,恨不得一脚把人踢飞出去。

    说他是小白脸?麻吉!不想活了。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贺珊认定了陈辰是姜莱包养的小白脸,不客气的回了一句。

    “贺珊,我劝你离我远一点,不然你肯定会后悔现在的行为。”姜莱本来觉得没什么,可是看到她吼陈辰,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

    “呦呵,这就心疼了啊。看不出来啊,原来你是这样的人。不过,你凭什么让我后悔?凭你包养的小白脸?还是这双瘸了的腿?哦对了,你还有钱,不知道叶大总裁给了你多少钱啊?”

    贺珊得意的笑了起来,苍白憔悴的脸上,多了一点红润,看上去,跟回光返照差不多。

    陈辰很气,这女人挡在前面聒噪乱吠,他又不能打不能踹的,要怎么办才好。

    “呵……”姜莱似乎笑了一声,只是脸上连一点笑意都没有。她冷冷的看着面前拦路的人,和渐渐停下脚步看热闹的人。

    “不知道赵继发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会不会心疼。不如我们做点好事,把你拍下来发给他?”姜莱用手支着脑袋,歪着头看着贺珊,虽然是抬着头,却仍然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一提起赵继发,贺珊就来气。她突然被通知合同到期,不再续签的通知,就去找赵继发了,可是她连面都没见到,打电话也不接。平时哈巴狗一样等着跪舔她的人,竟然避而不见了。

    “你别胡说,我跟他没关系。”她用了很大的声音,来掩饰自己。

    “要是我没记错,赵继发的妻子不止一次找过你麻烦吧,不如把你现在住的地方,跟赵夫人说说,看看你的馒头有没有时间吃完?”

    贺珊一直不敢从赵继发,除了嫌弃他的又老又丑之外,还有一个顾忌就是赵继发的发妻。那个女人是彪悍的当众就能撒泼的人,根本没有什么素质和脸面的顾及。有一次她不过是陪赵继发去应了个饭局,第二天就被那个女人找到公司,指着鼻子骂了一顿。

    要不是她脸皮厚,赵继发又私下给了他一笔钱作为补偿,她都没办法在同事异样的眼神里再呆下去。

    “就凭你现在,也能知道我住哪?姜莱,吹牛也要打好草稿。你以为你还是那个有叶总撑腰的人么?”贺珊甩开心里突然涌出的恐惧,不屑的回到。

    而姜莱,似乎也不生气,她只是拿出手机,随意的拨了个电话出去。

    跟贺珊现在打电话没人接不同,姜莱的电话很快就被人接了起来。

    “是我,帮我查个地址,和一个电话。”

    姜莱抬眼看了贺珊一眼,然后对着电话说到,“原xx公司的员工贺珊的地址和xx公司赵继发夫人的电话。嗯,好我等着。”

    姜莱说完,收了电话,嘴角一丝嘲讽的笑意,对着贺珊逐渐产生恐惧的脸,“两分钟。”

    她晃了晃手指。

    贺珊的身子抖了抖。

    心里冒出一个可怕的想法。姜莱还没有被叶檀抛弃,赵四爷那边也还和她有往来。

    她被自己这样的想法吓了一跳。连忙看看姜莱现在的装扮的陈辰。随即又放心下来。

    要是姜莱还是叶家得宠的媳妇,出个门就不会走路了。而那个推着轮椅的,看上去痞痞的,叼着一根棒棒糖的塑料棒,怎么看都不像是叶家的人。

    经过她的观察,姜莱纯属虚张声势,想要把她吓跑。

    像是为了专门打脸一样,就在贺珊刚刚压下心里冒出的恐惧,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姜莱的手机响了。

    是个消息提示的声音。

    看看时间,不过才一分钟。

    肯定不是的。贺珊摇头,心里不知道是肯定还是期望。

    姜莱划开手机,看了一眼梁晖打来的消息,对着贺珊一笑,“太平巷那个地方,虽然租金便宜,可是治安很差,你住在那里不害怕么?”

    太平巷,听上去很让人安心,可是却是在锦城出了名的脏乱差。各种各样的人,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一到晚上,治安就成了最让人头疼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在房租水涨船高的现在,那边的租金始终涨不起来。

    贺珊听到姜莱说太平巷的时候,心里一慌,紧张的看着她的手机,想要确认她是胡说八道的还是真的有人告诉她。

    她就住在太平巷,是被辞职后才搬过去的。因为那个地方的房租最低,每个月才两百多块钱。而同样的面积在别的地方,至少要两千块。

    不过那个地方是真的太差了,周围环境有多脏乱暂且不提,光是晚上那些站街女和不怀好意的男人,就让她害怕的不敢出门。

    哪怕她锁着门,再用桌子顶了房门,半夜还是会被莫名其妙的敲门声惊醒。醉汉骂骂咧咧的声音,打架斗殴的声音,站街女招揽生意的声音,以及流氓吹着口哨的声音,每天晚上就会上演。

    “我……我不住那个地方,你别瞎猜。”她想,姜莱一定是知道那里租金便宜,才会这样说。

    “哎,我查了下地图,二栋在最里面呐,啧啧,好危险。楼下竟然还有个台球场,不过这洗头房有点太多了,啧啧……”姜莱也不抬头,兀自在手机上看着梁晖发过来的消息,顺便查一查方位。

    要是刚刚贺珊还存着侥幸心理,认为姜莱不过是自己胡乱猜的,那当她说出二栋的时候,她就真的确认了。她抖了抖身子,看着还在看手机的姜莱,第一个反应是,现在跑还来得及不。

    “哎赵夫人这个手机号挺好的啊,8868,不过前面不太好,怎么这么多7。”似乎是觉得一个地址不足以说明什么,姜莱又开始点评赵继发妻子的手机号。

    贺珊彻底害怕了,赵继发老婆的手机号,她最有印象了。每次赵继发晚回家一点,他老婆都会打电话给她,什么都不说先骂一顿,等骂够了骂爽了,再问是不是和赵继发在一起。所以每次跟赵继发出去应酬,她都顶着巨大的心理压力,然后从赵继发手上敲一大笔精神损失费。

    以至于跟赵继发出去应酬,成了她最害怕的事情,又是她在拮据的时候最好的选择。

    “你……你……”她话不成句,指着姜莱,不知道自己是想要说什么。

    威胁她不要再说了?还是恳求她不要把自己的住址发给那个疯女人?

    她可以想象的到,一旦赵继发老婆知道了她的住址,只要赵继发晚回去一分钟,她都会被踢破房门。

    “我怎么?我提醒过你了,别惹我。”姜莱一边说着,一边编辑信息,把贺珊的地址发了出去,然后对贺珊冷冷一笑,“你现在回去收拾东西,还来得及。因为赵继发现在刚好不在公司,好死不死,手机打不通。”

    这条消息,是梁晖附赠的,正好是火上浇油。

    贺珊一下子就懵了,她不知道自己就出来买几个馒头,怎么就又惹了祸,现在连住的地方都要没了。她已经没有钱再去租一个别的地方了,而且,就算有点钱,她也找不到那么便宜的地方了。

    她的双腿控制不住的哆嗦着,想要跑回去拿东西,却发现自己根本走不动。

    陈辰和姜莱不再看她那个又害怕又可怜的样子,从她身边走过。只不过在经过她身边的时候,陈辰突然说了一句,“我,只是个叶家的下人。”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