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83章 给你撑腰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泡药浴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哪怕过程度日如年。

    姜莱坐在大缸里,周身被热气围绕。煮好的草药有一种刺鼻的味道,她有些不适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却没有了之前那种锥心的痛感。

    她拿着手机靠在里面不停的翻看着婚礼注意事项,却发现很多东西都跟自己的实际情况不一样。

    正在她有些懊恼的时候,手机里进来一条信息。

    是叶檀。

    他发来了自己午饭的照片,亮着的电脑屏幕上,还有没关掉的工作内容,简单的午饭便当盒放在桌子上,有些可怜巴巴的。

    这几乎是叶檀这段时间的日常,每天发午饭的照片给姜莱,美其名曰陪她吃午饭。

    叶檀越来越忙,忙到晚饭都来不及回家吃,婚礼临近,要做的事情很多,只是婚纱照现在拍不了。下午要去看现场和彩排,他必须在上午的时间内搞定公司的事情,早点过去。因为他已经有好几天都没能在家里吃晚饭了。

    “boss,准备好了。”秦一凌敲门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流程册子。

    “就来。”叶檀发了最后一条消息,结束了跟姜莱的午间聊天。

    婚礼请的是锦城最好的婚庆公司,专业的一套龙服务没有多少让他操心的东西,只需要配合和注意一些步骤就好了。因为姜莱的腿不方便,现场做了一些改动,叶檀就是来看这个的。

    他走在红毯上,每一步都走的很用心,仿佛姜莱就在那一头等着他。

    而此时的姜莱,也有着跟他同样的想象。

    唐安琪特意过来,说是找她有事,时间掐的刚好是药浴结束的时间。

    她在陈婶的帮忙下,匆匆洗了个澡,就直接去了客厅。

    “怎么没吹头发?”唐安琪看着头发湿湿的姜莱,不悦的责怪她。

    “少夫人怕您等得及,我现在就去拿吹风机。”陈婶把姜莱推到沙发旁,快步取来吹风筒,刚要帮姜莱吹头发,却被唐安琪接了过去。

    “我来吧。”

    姜莱笑笑,感慨一声,“待遇真好啊。”

    “比我待遇都高。”还未等唐安琪说话,赵枭和牵着叶小玄的孟茹就走了进来。

    看着唐安琪手里的吹风筒,赵枭接了一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姜莱竟然听出了一些酸味。她抬眼朝赵枭看去,他已经完全好了,丝毫看不出不久之前差点死掉的样子。

    真强。

    孟茹也好了,在侯老的调理下,她的腿恢复的很好,已经抛开了轮椅,正常走路了。

    “姐夫,妈。”

    “先吹头发,一会我们有事跟你说。”孟茹慈爱的看着姜莱,眼睛里都是笑意。

    唐安琪虽然没有给别人吹过头发,可是技术却很好,也很快,没一会,就帮姜莱打理好了头发。

    “好了。”她看着姜莱柔顺的头发,满意的说了一句。

    “谢谢。”姜莱暖笑。

    “妈妈。”小玄松开孟茹的手,欺身黏了过来。现在药浴不会让姜莱那么疼了,他才敢过来讨个抱抱。

    “乖。”姜莱探了探身子,抱了一下,然后亲了亲他的额头,换来了小玄的眉开眼笑。

    小玄知道他们有事要说,蹭了蹭姜莱就乖乖坐好,等着他们谈事情,细细看去,他的小脸上,笑中还带着点激动。

    “我们过来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见姜莱探寻的目光看着自己,唐安琪主动开口。

    “婚礼?”姜莱倒是没想到他们是为这个来的。

    “对,我认了你做妹妹,就是你的娘家人了,你看从我们家出嫁怎么样?”唐安琪拉住姜莱的手,等着姜莱回答。

    姜莱怔了一下,刚刚她还在纠结这个问题。按理说她的娘家人,就只有姨妈了,可是现在姨妈还在医院里住着,而且她心里终究有些隔阂。

    结婚是大事,她不想有一丁点的将就和委屈。

    按照她原本的打算,是找个酒店住下,第二天早上从酒店出嫁,可是现在,她这个半路捡来的姐姐,却突然上门,一脸温润含笑的问她,从她家出嫁好不好?

    “姐姐。”她看着唐安琪眼含期盼的样子,也跟着笑了起来,她点点头,比起从酒店出嫁,这样好多了。

    “你喊我一声姐夫,也算半个哥,我背你出门。”

    按照锦城的风俗,女子出嫁是要哥哥背出门,一直送上车。

    饶是姜莱淡定习惯了,此时也愣住了。赵枭,锦城谁不尊称一声四爷?谁敢不给四爷面子?可是现在他说什么?

    当她娘家哥,送她出嫁,背她上车。

    她看着赵枭,这个敢相信她的医术,敢把自己的命交给她的人,一时有些发怔。

    “为什么?”她问到。

    赵枭看了坐在姜莱旁边拉着姜莱的手的自家夫人一眼,“给你撑腰。我赵枭嫁出去的妹妹,以后就算有人想欺负,也得掂量掂量。”

    赵枭扬着不可一世的下巴,说着霸道冲天的话,可是谁都不会质疑他的话。因为他说的是对的。

    锦城的确没人敢惹他赵枭罩着的人。

    姜莱鼻子莫名一酸,这些年来,极少有人会为她打算,给她撑腰,就算是在她最伤心的时候,妈妈也是让她去迎合爸爸的脾气,做出让步。

    直到她不久前,再次遇到叶檀,他处处为她打算,处处维护她。

    而现在,又多了一个人为她撑腰。

    就在姜莱感动的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赵枭默默的加了一句,“不然你被欺负了,丢的还不是我夫人的脸?”

    姜莱:……

    刚刚的感动瞬间消散了不少。她默默的收回了自己已经到了嘴边的感谢,白了赵枭一眼。

    当着孟茹的面,唐安琪的脸难得的红了一下,狠狠的嗔了一眼赵枭,然后转头对姜莱说到,“你别理他。”

    “不管怎么说,我都谢谢你们这么关心我们小莱,有你们这样的姐姐姐夫罩着,我很替小莱开心。”

    孟茹知道赵枭加最后一句话是不想姜莱领他的人情。她看得出这一对夫妻对姜莱是真情实感。

    “阿姨,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什么谢不谢的,我跟小莱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一见如故,她苦了二十几年,能遇到这么好的丈夫和婆婆,也是苦尽甘来了。”

    唐安琪此时,显然已经是姜莱的大家长了,说完了出嫁的事情,就去跟孟茹商讨一些其他细节,赵枭虽然不耐烦这些,但是碍于自家夫人的面子,也在一旁默默的听着,遇到需要注意的,还要悄悄记在心里,不然后果很严重,事关他晚上是在书房睡还是在卧室睡。

    反倒是当事人姜莱,成了闲人一个,跟小玄一起眼巴巴的看着别人热议。

    “我家小姑娘要出嫁了哎。”小玄摸了摸下巴,突然说了一句,本来挺深沉伤感的一句话,配上他软萌的口音,听上去让人忍俊不禁。

    “二字都这么大了,小什么姑娘。”姜莱伸手,在他头上搓了一把,笑骂了一句。

    “那也是小姑娘。”小玄歪头看了了姜莱一眼,一脸正色的说到。

    婚礼的事情需要注意的似乎特别多,赵枭夫妇和孟茹以及陈婶几乎把每个步骤和需要注意的点都顺了一遍,跟彩排预演一样走了个过场才停下来。

    “哦对了,有件事我要跟你说下。”婚礼的细节谈完,赵枭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一脸正色的看着姜莱,似乎是要说什么严肃的事情。

    “什么?”姜莱问了一句,等着赵枭开口。

    “监狱那边,我安排了一下,姜明山可能会受些罪。”

    赵枭一边说,一边看着姜莱的脸色。尤其是说姜明山会受些罪的时候,果然看到姜莱的脸色变了。

    “你安排人打他?”姜莱的语气有些急,她修眉不自觉的皱着,看着赵枭的眼里,都是不同意的神色。

    “你到这个时候,还要维护他么?”饶是想到了姜莱会有这样的反应,赵枭还是忍不住生气。当他知道姜明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第一个想法就是姜明山可以不用出来了,至于能活多久,就看他的造化了。

    可是现在的姜莱,那是什么反应?找你去?担忧?

    “维护谁?姜明山?”姜莱听到赵枭的话,愣了个神,然后才发现她刚刚的语气太过着急,可能让赵枭误会了什么。

    她嗤笑一声,“他不配让我维护。”

    “那你刚才急什么?”赵枭不解。

    “姐夫这几年为了洗白做了多少努力,我不想因为我的事情,让你重新蹚浑水。姜明山那样的人,自有天收,不值得让你冒险。”

    在刚刚赵枭说安排了人收拾姜明山的那一刻,姜莱真的吓了一跳。第一个反应就是不行。姜明山已经在监狱里了,以他翻下的事情和涉及到的金额,没有十几年出不来。而十几年之后,他就算出来,也是个废人了。

    一个注定是废人的人,又哪里值得让赵枭冒险动手。

    原来姜莱担心的是他会冒险,赵枭心里的气散了一些,他哼了一句,“无妨,算是他倒霉,跟他关在一起的,刚好有一个是我的人,当年他爸害死了他妈,他为了报复才进了监狱。我托人带了话,给他讲了一下姜明山做过的事情,至于他做什么,怎么做,都跟我没关系。”

    “那就好。”姜莱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他们关在一起的另外几个,似乎都听他的,一起揍个人,还不是吹点枕边风的事?”赵枭冷笑一声,他带出来的人,哪怕在那个地方,关键时候也不容小觑。

    姜莱差点从轮椅上滑下去,枕边风什么的,是这样用的?

    她嘴角狠狠的抽了抽,倒是驱散了她的紧张和担忧。知道他们没事,她也就放心了。而知道姜明山不会好过,她也就开心了。

    “可是你怎么知道他做了什么?”

    按道理,这件事也就只有她和陆凡再加上后面赶来的叶檀,除此之外别无他人。而她和叶檀,也没打算要跟别人说起这个。

    赵枭看着姜莱冷笑一下,“还能是谁说?这么吃不讨好的事情,自然不能自己动手。”

    “叶檀?”姜莱试探性的问了一下,换来赵枭一脸嫌弃,你才知道的表情。

    “不是他还能有谁?”赵枭撇嘴,随机又说了一句,“讨老婆欢心而已,又怕你不同意。”

    “知道了。”姜莱暗搓搓的想着叶檀是怎么把这件事说给姜明山的狱友的,想了半天,都不符合叶檀的性格,还是等他回来再问好了。

    放下疑虑,姜莱也不再纠结赵枭派人打姜明山值不值得的事情,

    天色已晚,茹园留了饭,赵枭和唐安琪也不客气,第一次和亲家一起吃饭,丝毫没有生疏和尴尬,一桌人吃的其乐融融。尤其是叶小玄喊的那一声声小姨和小姨夫,更是让唐安琪和赵枭停不下笑。

    甚至赵枭还在百忙至于,给叶小玄剥了几只虾,惊掉了好几个人的下巴。

    一直到他们离开茹园,叶檀都还没回来。姜莱用过晚餐后,洗漱完在房间等叶檀回来。

    她坐在屋子里,耳朵里还回荡着刚刚客厅里议论婚事的说话声,嘴角不自觉的扬了扬。

    她挪着轮椅去到了衣帽间,在里面最显眼的位置,挂着叶檀早就定好的婚纱,名师设计,看上去高贵典雅,让人眼前一亮。

    她抚摸着长长的裙摆,摸着上面镶嵌的宝石,脸上的笑怎么都藏不住。

    婚纱到的时候,在叶檀的帮忙下,她试穿过一次,所有的尺寸都恰到好处,多一分会大,少一分会瘦。叶檀还特意把大镜子搬过来,摆在她的面前,他们两个人就那样坐着,看着镜子里拥在一起的人。

    姜莱看婚纱看到沉醉其中,一直到叶檀走到她身边,才回过神来。

    “回来了啊。”她笑着张手,拉住朝着她走过来的叶檀。

    “嗯,今天还好么?”叶檀收起脸上的疲色,暖暖一笑。伸手接过姜莱递过来的手,凑上去轻吻一下。

    “下午姐姐和姐夫过来,说了些婚礼的事情。”

    “嗯,我知道,他们来之前跟我打了电话。”

    姜莱:……

    怎么好像所有事情都是她最后一个知道?

    不过她也有个小秘密,除了自己谁也不知道。

    ------题外话------

    推荐:《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艾依瑶

    她叫宋羡鱼,他叫季临渊。

    她是宋家收养的孤女,寄人屋檐十余载。

    他是vinci集团现掌权人,京城商界只手遮天的名门勋贵。

    ……

    初见。

    她十岁生日宴上,他轻抚她的头发,眼神温和:“生日快乐。”

    再见。

    她十八岁成人礼上,他送上价值千万的定制款腕表,声音沉稳:“祝贺你长大。”

    又见。

    她二十岁,他三十五岁。

    他救她于困境,她怔怔地望进男人深不见底的眸子里,胸口的位置怦然作响。

    自此,她的世界,充满季临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