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82章 暴击,一把年纪的孤家寡人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莱没有错过何美丽脸上的不自然,她挑眉看着何美丽故作镇定的脸,朝她勾了勾手指。

    “坐下。”

    脸上虽然笑着,语气却不容反驳。

    何美丽只好坐了下来,标准的侧身坐姿,只挨了个沙发边。却被姜莱的第一句话吓得差点坐在地上。

    “你和秦一凌怎么回事?”

    和秦一凌怎么回事?她能说不知道么?

    “没……没什么事。”一向干脆利落的职场小精英何美丽突然结巴了一下。

    姜莱了然,换了个问法。

    “那你和秦一凌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师父。”何美丽这回没有结巴,因为这是事实。

    “你喜欢他!”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姜莱调整了一下坐姿,侧身看着何美丽的反应。

    “你怎么知道?”果然不负所望,何美丽一听到姜莱说自己喜欢秦一凌,一下子站起身来,不可思议的看着姜莱。

    她话问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一句反问,算是承认了姜莱的话。

    姜莱没想到何美丽反应这么大,她愣神了一下,突然笑了。露出了一个迷之姨母笑。

    “猜的。”

    与何美丽的慌乱相对比,姜莱倒是坐的气定神闲。

    她扯了扯何美丽的袖子,“激动什么,坐下说。”

    何美丽哪里坐得下,她快要紧张死了。这个秘密她在心里埋了多年,以为可以瞒得过任何人的。

    “不是,您猜错了,我没有喜欢他。”

    跟第一个下意识的反应不同,她掩饰好自己的情绪,开始否认。

    “猜错就猜错,你坐下来陪我聊聊天。”姜莱再次拍拍沙发,怎么看怎么像诱拐小白兔的大灰狼。

    何美丽颤巍巍的重新坐了下来,脑子里警铃大作,提醒自己不能再说错话。

    她不知道姜莱信了她后面的话没有,有些惴惴不安。

    “老板娘,我真的没有……”何美丽苦着一张脸,再次强调一遍。

    “哎,可惜了。”姜莱叹了一口气。

    “什么可惜了?”何美丽不解。

    “秦特助为了叶氏天天加班,连个人问题都没时间解决,我还以为你能收了他呢。”姜莱扶着下巴,脸上写着惋惜,不等何美丽说话,自顾自又嘀咕了一句,“看来我得看看别人了,有谁能收了他。”

    “您要给秦特助介绍女朋友?”何美丽一怔。

    “什么女朋友,是结婚对象。他比叶檀只小一岁呢,老大不小该成家了。我最近不是闲着么?就想起这件事来了。”

    姜莱说完,偷偷斜睨了一眼。

    何美丽苦笑一下,怕姜莱看出什么,连忙又换了兴奋的表情。

    “没错,快找个人收了他。”

    喜欢一个不属于自己的人,连吃醋都名不正言不顺。她现在又有什么资格去失落去难过呢?

    “秦特助喜欢吃什么?”趁着何美丽恍惚了一下,姜莱突然问到。

    “肉……”咳咳,“每次出去聚餐,秦特助都是以肉为主,平时订餐也是。”何美丽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不能再冲动回答了,不然这苍白的解释总感觉会越描越黑。

    “嗯,吃肉挺好的。”姜莱这回倒是没说什么,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你说秦特助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姜莱再次问到。

    这一次何美丽没有冲动回答,因为她也不知道要回答什么,不过她又想起秦一凌曾经跟她说过不婚的话,“不知道,不过他曾经说过是不婚主义者。”

    “不婚?”姜莱倒是吃了一惊,秦一凌竟然还说过这样的话,还让何美丽知道了。

    她看着何美丽,果然看到她平静无波的脸,已经掩饰好了自己的情绪,只是交握在一起的手,却在暗暗用力掐着自己。

    “嗯,他亲口跟我说的。”

    姜莱:……

    “好吧,我也就瞎操心,这不是天天在家闲着无聊么。”姜莱说着,锤了锤自己的腿。“你去忙吧。”

    “好,那我做事了。您的腿一定会好起来的。”何美丽站起身,端庄有礼的微微弯腰。

    “谢谢,我们都会好起来的。”姜莱的回答似是而非,把何美丽又惊了一惊。

    何美丽走到门口,刚一开门,就看到门口正要敲门的秦一凌,突然又紧张了一下。

    “你怎么在这?”秦一凌看何美丽从办公室出来,不解的问了一句。

    “去凤凰山的事情定下了,我过来跟老板娘说了一声。”

    何美丽不看秦一凌,低头快速的说了一句,然后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熟悉的气息让她的脸一红,只是她掩饰的很好,连秦一凌都没有发现。

    看着快步离开的何美丽,秦一凌嘟囔了一句怪怪的,然后问了一句,“我能进来么?”

    “进吧。”姜莱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走进来的秦一凌,“何秘书不错。”

    这话怎么这么熟悉?秦一凌楞了一下,总觉得这句话还有谁说过。

    “那是,我带出来的人嘛。”他想了一下没想起来,不再纠结,不要脸的接了一句。他带过的人里,就属何美丽优秀,自然担得起不错这两个字。

    “嗯,这么优秀的女孩子,应该很抢手。”姜莱顺着话说了一句。

    “抢手?”秦一凌反应了一下才知道姜莱说的抢手是什么意思。

    他摇摇头,“还是个小孩子,谈什么恋爱。”在他印象中,何美丽好像昨天还是那个刚刚出校园,什么都不懂,什么都要他来教的小白,为了一个表格哭鼻子想,为了一个电话伤心半天,为了一份日程安排煞费苦心。

    “嗯,也对,师父一把年纪了还是孤家寡人,徒弟倒是不急。”姜莱点头。

    一把年纪什么的,简直太扎心了,秦一凌表示自己很受伤,医不好的那种。

    ——

    凤凰山在锦城的北郊,开车过去也要一个半小时,还是路况好的时候,幸好今天路上的车不多。秦一凌开着车,一边庆幸着路况,一边还在纠结自己一把年纪这件事。他苦着一张脸,不停的在心里咆哮,我老么?老么?老么?

    后座里两个人头挨着头,一起玩着同一个手机,而另一个,则被丢在了一边。秦一凌默了一下,果然老了,不理解这种明明可以一人一个却非要两个人都扭着身子看同一个的操作。

    在他的幽怨中,车子终于到了凤凰山脚下。

    凤凰山不高,但是名气不小。因为山上有一座香火很旺的庙宇,叫凤凰古寺。叶檀安排的地方,就是山顶的古寺。

    凤凰山跟别的景点不同的是,它只有一条徒步登山路,没有车道。而这唯一的一条上山路,是由三千九百九十九级台阶构成的。

    姜莱虽然是锦城人,确是第一次来凤凰山,自然不知道这个特色。所以在叶檀屈身在她面前说要被她而不是抱着她去坐轮椅的时候,她还愣了一下。

    “我背你上山。”叶檀背起愣神的姜莱,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石阶路,坚定的迈开步子。

    秦一凌也从后备箱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背包,从哀怨的司机变身成为人形行礼托运,跟在叶檀和姜莱的后面。时不时递一张纸巾,递一瓶水,顺便看一波现场秀恩爱,吃一波狗粮。

    途中有供人休息的凉亭,每到一处,姜莱都让叶檀停下来坐一会,休息一下。刚开始叶檀说不累,不用休息,姜莱就以自己饿了渴了为由,让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这样一来,他们上山的速度就慢了一些,半个多小时的路程,足足走了一个半小时。

    不过这么慢还是有好处的,而且这个好处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第一就是叶檀因为休息的时间比较长,并没有觉得累。

    第二个嘛,自然是秦一凌背着大包走了那么久,竟然一点都不饿。因为一路下来,他吃狗粮吃到撑!

    傍晚的凤凰山,比白天少了燥热,多了一丝凉意。姜莱在叶檀的后背上,从山顶往下看去。

    城市的喧嚣,逐渐被夜色吞没,白日里的车水马龙,逐渐趋于平静,万家灯火,一片安静祥和。她感受着叶檀的体温,感受着自己的心跳,感受着来自古寺的暮鼓声,以及夜色的微凉。

    “我们在这坐会吧。”山顶的凉亭,已经空无一人,而凉亭外的平台上,则多了一张桌子,和一块垫子。

    “好。”姜莱看着桌子上摆放整齐的水果,以及香烛,眼中噙了泪,她窝在叶檀的背后,闷闷的回应。

    叶檀小心的把姜莱放在垫子上,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让姜莱靠着自己。

    看着自成一个世界的二人,秦一凌悄悄的放下背包,一个人离开,去了白天安排好的禅房休息。

    “以前我想念爸爸的时候,咱妈就会带着我看一会星星,说那个就是爸爸在天上的样子。他用自己的方式在注视着我,陪伴着我。”叶檀用胳膊圈住姜莱,跟她一起仰望星空,低沉的嗓音有着让人安定的力量。

    姜莱靠在他的胸口,顺着叶檀的视线,就看到天上繁星满天,一闪一闪的星辰如同一盏盏明灯。其中一颗,就在她视线的最前方,那么明亮,在薄薄的云层缝隙中,朝着她眨眼睛。

    “妈妈在那。”她抬手,指着那颗眨眼睛跟她打招呼的星星。

    “嗯,她在看着你,陪着你呢。你看她在对你眨眼睛,没有怪你呢。”叶檀轻轻的揉捏着姜莱的手指,温柔的如同夜色中的清风。

    他抱着姜莱,一直看着那颗星星,听着姜莱小声的呢喃着心里的思念和愧疚,一直到香炉里的佛香燃尽。

    “我请了古寺的住持,点了长明灯,以后你想妈妈了,我就带你过来看她,好不好?”叶檀看着怀里的人慢慢的释然,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谢谢你。”姜莱由衷的说了一句谢谢,无关客气。

    若不是叶檀带她来这里,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跨过这件事,一想起自己退让好几年,却最终都没能拿到妈妈的骨灰,她就满心的愧疚。

    可是现在好了,她看到了妈妈,知道了她并没有怪她,没怪她当年为了讨好姜明山去买了那些胶囊壳,也没有怪她没用连让妈妈入土为安都做不到。

    “傻瓜。”叶檀轻笑,在姜莱微凉的额头印下一吻。“现在回去还是再坐会?”

    “我想多呆一会,好好陪陪她。”姜莱缩在叶檀的怀里,视线不离天空。她喃喃的声音里,不自觉的多了一些依赖,少了平日的清冷。手也下意识的圈住了叶檀的腰,想要寻求更多的安全感。

    “好,我陪你。”姜莱想坐,叶檀自然不会离开。他尽最大的可能把姜莱护在怀里,不让夜风和凉气沾到她的身上。

    几百年的古寺山顶,安静平和。天上皎洁的明月把二人的影子拉长,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

    ——

    禅房中休息的秦一凌靠在床上,两眼中没有了平日里的精明和灵动,如同两潭死水一般。他按照叶檀吩咐安排了这里的一切,为老板娘找妈妈。

    可是他自己呢?

    他没有开灯,黑漆漆的屋子里,骤然响起他的一声冷笑,有什么好找的?

    找到了又能怎么样呢?

    他强制自己把这个荒诞的想法跑出脑海,去想一些别的事情。

    他去想自己从小到大,取得的好成绩,自他步入校园,那些数不尽的奖励奖状奖学金,就都是他的囊中之物。每个人都说他聪明,可是却没有人看到他彻夜不睡,连吃饭上厕所都在看书的辛苦。

    毕业之后跟在叶檀身边,大事小情更是无往不利,大家又都夸他能力强,却不曾过他为了一个谈判,连查几天的资料,沉浸在晦涩难懂的条款中琢磨研究。

    他多年辛苦的活着,有了今天的成绩,再也不用因为钱而苦恼,却发现自己其实并不开心。

    表面上是叶檀奴役他,可是他自己也明白,他心里也是愿意在办公室加班的。

    办公室里,只要他努力,就会有明显的效果。可是他回到家,宽敞的客厅死气沉沉,他却无能为力。

    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那天在何美丽家吃的晚饭,不大的出租屋,比他的家不知道要简陋多少倍,可是他却觉得比自己的家温馨的多,那求而不得的人间烟火气,是他只有在梦中,才能看到的景象。

    那时候,他还有家。那时候,他还有爸爸妈妈。那时候,他家的厨房还有炉火,锅里有饭菜,客厅有笑声,床虽然小,却还有美梦。

    可是现在,他睁着眼睛,四周一片寂静空旷,他除了无穷无尽的工作和与日俱增的存款,什么都没有。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靠着床睡着了,梦中又回到了那个他记忆深处,不敢触碰的地方,那个称之为家的地方。

    ——

    姜莱和叶檀回来,已经很晚了,整个寺院一片静谧,偶尔的虫鸣声分外的清脆响亮,姜莱躺在床上,把头埋在叶檀的怀里,一夜好眠。可是她却不知道,同在锦城的姜明山,一整晚都沉浸在噩梦里。这个噩梦,不是虚幻的,而是就发生在他的身上。

    “你们想要做什么?”他看着面前的人,心中涌起一阵恐惧。他住的牢房,一共八个人,都是经济犯罪,平日里都很安分,来了兴致还会聊聊天,说说以前自己再外面风光的日子。

    可是今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另外七个人,竟然没有休息,反而将他围在中间。

    “不干什么,只是想验证一下一个连骨灰都吃的人,会不会很抗揍。”七人阴恻恻的上前,晃了晃手腕,对着姜明山一起揍了下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