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80章 撒泼示威,撞得太轻。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车子直接开回到茹园,而刚刚还忘情的两个人,此时已经整理好彼此的衣服,端坐在后座。只是眼中的绵绵情意,还没有及时散去。

    叶檀懊恼的锤了自己一下,他的自制力,什么时候这么差了,竟然差点擦枪走火。

    姜莱仍然靠在叶檀的怀里,手调皮的捏着叶檀的手指,一下一下的。

    “咳,快到了。”叶檀想要收回手,轻咳一声提醒姜莱。

    姜莱斜睨一眼不自在的叶檀,噗的笑了一下。

    “嗯。”她应了一声,带着还未散去的情谊,一个嗯字,成功的让叶檀平复的小心脏,再次颤了一颤。他下意识的按住姜莱的嘴巴,却在手掌碰到她嘴唇的时候,又颤了颤。

    “怎么了?”姜莱不明所以的拉下叶檀的手,不解的问到。迷蒙的神色,情谊未散的眼角,泛着水光的眼睛,已经泛着樱桃红的唇瓣,再一次放大版的呈给叶檀。

    叶檀觉得自己不能再在车里待下去了,他觉得自己快要爆炸了。可是看着姜莱的表情,又觉得无奈,他在她的唇角狠狠的亲了一下,“别撩我。”

    姜莱终于控制不住的笑出声来。叶檀这才发现,她的脸上,哪里还有什么迷糊,完全是一副使坏的样子。

    “你故意的?”叶檀眯了眯眼,一种危险的气息瞬间袭来。

    姜莱的小手在他的衣服上抓了两下,顺了顺毛,“谢礼嘛。”

    “你这是谢礼还是讨债?”叶檀磨了磨牙,想把姜莱作乱的小爪子拿开,碰到的一瞬间又不忍心。他小声的覆在姜莱的耳畔,“别玩了,一会下车要丢人了。”

    叶檀抱着姜莱,无奈的揉揉眉心,家里妖精太磨人,也是很心累啊。

    要是平时姜莱好好的,他肯定不会委屈自己,可是现在,他既要顾及她的身体,又要照顾她的情绪。他心里明白,姜莱现在逗他,只是心里不好受,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姜莱看叶檀实在难受,也乖了下来,她收起作乱的心思,逐渐平息自己的心跳和躁动。她本着玩闹的心思,却不想自己竟然沉迷其中。

    “对不起。”她小声道歉。

    “说什么呢,是我不好。”叶檀重新把挪开的姜莱抱在怀里,跟她一起靠着平息情绪。

    “还没到么?”过了一会,姜莱看了下时间,疑惑的问了一句。

    “他在绕圈子。”叶檀瞥了一眼外面,不自然的答到。

    咳,这回换姜莱尴尬了,下属太聪明能干,也是挺不省心的。

    “让他开回去吧。”再绕下去,都要没脸见人了。

    “嗯。”叶檀拿了手机出来,发了消息出去,然后就感觉车速快了很多,五分钟不到,就到了茹园门口。

    叶檀下车的时候,小赵已经把轮椅拿了出来,展开准备好,叶檀小心翼翼的把姜莱抱了出来,轻轻放在轮椅上,吻了吻她的额头,“公司还有事,我先送你回去休息好不好?”

    “我自己回去就好,你去忙吧。”折腾了一上午,姜莱有些恹恹的,她看着已经迎出来的陈婶,催着叶檀回公司处理事情。

    “好,那我先走了。”叶檀叹了口气,把轮椅交到陈婶手里,嘱咐了几句才转身离开,依旧是小赵开车,叶檀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一直到叶檀离开,陈婶开口说话,姜莱才发觉少了一个人。是从监狱出来就一直被忽视的陆凡。

    姜莱懊恼的拍了下自己的额头,怎么能把人给忘了呢。都怪自己一看到叶檀光顾着排解心里的郁闷了。

    而被忽略的陆凡,已经回到了办公室,他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的拳头,还在想着姜莱那又快又狠的一巴掌是怎么打到姜明山脸上的。

    姜莱收起自己懊恼的小情绪,刚准备和陈婶一起回去,就听见自己的身边响起了手机铃声。不是自己的,也不是陈婶的。

    她扭了下身子,伸手摸了摸,在自己的身后摸到了一个手机。

    竟然是叶檀的。

    一定是刚刚抱她的时候掉了。

    屏幕上显示的是xx集团的段总,姜莱怕耽误正事,连忙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小赵拨了过去,可惜对方正在通话中,拨不进去。

    就在姜莱想着是过一会重新打过去还是送过去的时候,一个恼人的声音从隔壁传来。

    “哎呀,姜医生,你的腿怎么了?”

    廖梦欣一身白色的短款连衣裙,露出精致的锁骨和好看的腿型,扭着高跟鞋笑意盎然的走了过来,那张跟夸张的语气极度不匹配的脸上,有着看好戏的表情。

    陈婶下意识的想要拦在姜莱的面前,紧张的浑身绷直。

    姜莱拍拍陈婶的胳膊,朝她笑笑,“麻烦帮我备车。”

    陈婶看姜莱的样子真的不像生气,警告的看了廖梦欣一眼,这才拿了手机去打电话,说话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看几眼廖梦欣和姜莱指尖的互动。

    对于陈婶的警告和打量,廖梦欣根本就像没看到一样,她含笑的看着姜莱,等着她回答。

    “没什么,不牢廖小姐操心。”

    姜莱的语气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廖梦欣却觉得她此时的表现是因为心里黯然,她上前一步,来到了姜莱的身边,似乎想要身手去捏一捏姜莱的腿,手还没到,姜莱就已经控制着轮椅往旁边挪了一点。

    廖梦欣的手落了个空,不显尴尬,却更加高兴了。

    姜莱的表现,实在是让她开心。

    一个自卑,敏感,浑身利刺的病人,最容易失了人心。

    她温温柔柔的退后一步,连语气都变得轻柔起来,“别怕,我不碰了。”

    姜莱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手上叶檀的手机铃声已经停止,屏幕暗了下去,有些心急的看着司机怎么还没出来。

    廖梦欣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她左右看看,身子没动,头却往前凑了凑,用一个陈婶听不到的声音说了一句,“残废了看你还怎么嚣张,如今变成瘸子,可好受?”

    廖梦欣的语气,不仅仅是幸灾乐祸那么简单,有着深深的恨意和报复的小快感,她那么近距离的看着姜莱,挑衅示威。

    姜莱嗤笑一声,这种不懂事的孩子,怎么总是在她眼前晃悠,她懒懒的一笑,“廖小姐倒是四肢健全,可惜还是得不到某些人的爱。”

    某些人,自然指的是叶檀。

    这才是廖梦欣的痛处。她努力了多年,也得不到叶檀一丁点的注视,更遑论是爱。而此刻,在轮椅上云淡风轻的姜莱的映衬下,更加显示出她的无能,竟是连个瘸子都比不上,还是个带着拖油瓶的瘸子。

    “叶哥哥迟早是我的,你一个瘸子而已,他不会爱你的。”说这话的时候,廖梦欣的心里都在犯虚,叶檀对姜莱的爱宠,她不是没看过,就连刚刚抱着她的时候,那眉眼的温柔都是她这些年都不曾看到的景象。

    “是么?”姜莱无所谓的笑笑,似乎对于叶檀爱或者不爱,都没什么所谓。

    而她这样的表现,更加激怒了廖梦欣。

    她内心酸涩的同时,更加的愤怒。眼前这个女人,仗着叶哥哥的喜欢,恃宠而骄,完全不把叶哥哥当回事。她一定要帮叶哥哥认清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让他好好看看到底谁才是真心对他的。

    “你等着,我不会放任你一直留在叶哥哥身边的。”廖梦欣贝齿咬红了自己的下唇,好看的唇妆已经花的乱七八糟。她跺了下自己十几厘米高的白色高跟鞋,恨不得把那个细长细长的鞋跟剁在姜莱的身上。

    她心里是这样惋惜的,下一秒就做出了补救。

    避开陈婶的视线角度,廖梦欣伸出脚,尖细的鞋跟朝着姜莱踹去。

    姜莱的腿没有知觉她是知道的,踹这一下,无非是发泄,她看准了姜莱的脚,用了十成十的力气。

    这样尖细的鞋跟,配上她带着恨意的力度,姜莱要是被她踹中,脚一定会破皮的。

    姜莱的手指在扶手上轻轻的敲着,似乎对廖梦欣的突然动手后知后觉。

    就在廖梦欣的鞋跟距离她的脚还有不足五厘米的时候,姜莱突然调转了轮椅的方向。速度之快,就连单腿站着的廖梦欣都反应不过来。

    轮椅的轮子把廖梦欣抬起的腿一下子带偏,她站立不住,蹦了两下缓解身体上的不平衡,却发现一只脚站着实在是难驾驭那么高的鞋跟,终于在摇晃了几下之后,啪叽一声坐在地上。

    一只鞋子飞了出去,露出她因为穿这种过高的鞋子而有些变形的脚。

    姜莱重新转回轮椅,睨了地上的廖梦欣一眼,淡然的说了一句,“廖小姐怎么这么不小心,底裤都露出来了。这种料子不太好。”

    廖梦欣啊的一声,像是被侵犯了的公鸭,她一下子收了双腿大开的姿势,含恨的看着姜莱,眼里的怒火恨不能把姜莱当场给烤熟了。

    “你为什么撞我。”她刚要大骂,眼睛瞥到姜莱的身后,立刻换上一副委委屈屈的样子,眼睛里也泛起了水光。

    “我不过是关心你一下,你为什么要撞我。”她难过极了,低着头小声的哭了几下,眼泪落在白色的小裙子上,洇湿了一片。

    姜莱听到后面的脚步声,了然一笑,她勾了勾嘴唇,看着一秒变脸的廖梦欣摇摇头,明明可以靠演技吃饭,却偏偏想靠脸,真是要命。

    她闲适的靠在轮椅上,上一个踹我的人,骨折了半年,你这个算是轻的。

    “怎么回事?”家佣推着孟茹出来,停在姜莱和廖梦欣中间偏外。

    孟茹先是紧张的看了一眼轮椅上的姜莱,见她淡笑摇头,才放下心来。

    她皱皱眉,看着地上的廖梦欣,冷声询问。

    “茹姨。”廖梦欣才喊了两个字,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嘤嘤嘤的哭了起来,委屈的样子能看着她的人毫无怀疑受委屈的是她。

    “嗯,好好的坐地上干什么,不凉么?”孟茹倒是对她的表演不怎么感兴趣,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下一句看似询问,实则暗含责备。

    一个大家闺秀,坐在她茹园的大门口,是什么意思?

    撒泼么?

    廖梦欣没想到自己这样委屈的样子竟然没有得到孟茹的关心,她立刻抬起头,露出自己的一张泪脸,捏着委屈的嗓子柔柔弱弱的说了一句,“她撞我。”

    她,自然是姜莱。

    这小孩告状的样子,倒是表演的很到位。姜莱中肯的点点头,大方的承认,“没错,我撞的。”

    面对这种动不动就嘤嘤嘤的女人,她自问嘤……嘤……她嘤不出来……

    她看着孟茹关切的脸,点头承认。

    “茹姨你看嘛,她自己都承认了,是她撞我的。你要帮我。”廖梦欣的眼泪,愈发的不值钱了,她坐在地上,一点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少夫人,车子备好了。”司机小跑过来,打断了廖梦欣的表演和孟茹的打量。

    “妈,我去一趟叶氏,中午就不在家里吃了。”

    姜莱晃了晃手里的手机,无声的表明了自己的去意。

    孟茹想起刚刚小赵的电话,了然的点头,“快去吧,不能耽误事了。”

    “好,那我走了。您早点回屋,天挺热的。”

    姜莱被司机推着上车,才知道为什么他来的这么慢了,宽敞的suv,司机拆了一个座位,正好能放姜莱的轮椅。

    司机拿了一块板子担在车旁,推着姜莱进去,调整了下方向,等姜莱准备好,才关上车门。

    眼看着姜莱要坐车离开,廖梦欣哪里肯让,她看着孟茹,“茹姨,你就这样纵容她撞我不管么?我要她道歉。”

    孟茹不赞同的摇摇头,“等她回来,我是要罚她的。”

    “真的?”廖梦欣一秒雨过天晴,不确定的看着孟茹。

    “没错,撞的太轻。”孟茹淡淡一句,陈婶有颜色的扶着轮椅,转身往院子走去。

    撞的太轻。

    廖梦欣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又是哭又是委屈的告状,竟然就换来了一句撞的太轻。合该她被撞死才不算轻么?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想起被撞的面目全非的姜承安,身子猛地一抖,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真的地上太凉。

    “茹园门口,不是你撒泼示威的地方。廖小姐,大家闺秀,就该有个大家闺秀的样子。”孟茹远远飘来一句,让仍然在地上坐着的廖梦欣愤怒不已。

    那个姜莱,才是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

    而没有大家闺秀样子的姜莱,此时终于拨通了小赵的电话。

    “老板娘。”自从上次听秦特助叫过,发现老板的脸上春光灿烂以后,小赵就默默的把这个称呼放在了首位。他接起电话,用了很大的声音叫了一声,老板娘。

    姜莱被他的大嗓门吓了一跳,把手机拿远了一点,“叶檀的手机掉到我轮椅上了,我现在在路上,你们等我一下,我把手机给他。”

    小赵看着后座闭目养神的男人,想着刚刚他打的电话。

    “妈,就说我手机会有重要电话,让她送来给我。”

    “老板娘,我们一已经快到叶氏了,您直接过来可以么?叶总一会有个会,不能耽误。”

    小赵硬着头皮,心里想着一会是不是真的要临时加个会。

    老板太闷骚,下属也是很心累啊。

    “哦您稍等,叶总跟您说。”小赵见叶檀睁开眼睛,连忙把手机递了过去,自己专心开车。

    “喂,要麻烦你跑一趟了。”叶檀淡笑开口。

    小赵的嘴角抽了抽。

    “没事,那我直接送到你办公室好了。”重要的电话,自然不能把手机交到别人手上了。

    “行,我等你。”叶檀脸上的笑意愈发的大了一点,然后嘱咐一句,“好好坐车,到了再说。”

    “好。”姜莱应了一声,挂了电话。因为是临时拆的,轮椅有些不稳,确实要好好扶着,不然晃来晃去的。

    “下午不打紧的事情挪一挪。”叶檀把手机放在一边,对小赵说到。

    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下属,小赵已经在心里调整好了新的日程安排,那就是没安排。

    他慎重的点点头,“叶总日理万机,下午休息没安排。”

    “嗯,奖金可以涨涨了。”叶檀满意的说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