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9章 备好你的谢礼,我不接受口头道谢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明山没想到陆凡会突然动手,而且是打脸。姜莱也愣了一下,然后看到他打的位置,心下了然。她偏头看了一下陆凡,用眼神,问他,不会有事?

    陆凡摇摇头,一个巴掌而已,不算什么。

    “我要告你。”

    姜明山恼羞成怒,整个人都处在爆炸的边缘,他指着陆凡,声音用咆哮来形容也不为过。

    “随便。”陆凡闲适的靠坐在椅子上,脸上的表情嘛……

    姜莱偏头看了一眼,很欠揍。

    果然,他一句无所谓的随便,让姜明山更加愤怒不已。姜莱清晰的看到他的脸色因为暴怒而转成红色,脖子上的青筋暴起,指着陆凡的手,正用着一种快速而均匀的频率抖动着。

    有那么一瞬间,姜莱觉得很解气。

    姜明山抬头,看着房顶一侧的摄像头,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你的一举一动,都在里面。”

    “你最好仔细看看它亮着没。”陆凡轻笑,那些人既然都让了出去,又怎么会留着摄像头?

    姜明山抬头,摄像头确实是对着屋子里唯一的一张桌子,可是灯,真的没亮。

    不但没亮,还正好偏偏的朝着她的方向,黑洞洞的镜头似乎在嘲笑这他的天真或者是愚蠢。

    “凸(艹皿艹)”姜明山能想到的表达自己愤怒的方法,就只有爆粗了。因为他打不过陆凡。

    咚!陆凡的脚一下子踹到了姜明山的椅子上,惯性的原因,姜明山的椅子吱的一声往后滑去,滑了一米多远。

    姜明山吓了一跳,他双手被铐着不方便,差点随着椅子一起摔下去。他连忙站了起来,然后踉跄了几步才堪堪站稳。

    “律师,我要律师,我一定要告你。”姜明山感觉下一秒都要脑溢血了,他浑身的血如同火山喷发一样,朝着脑袋涌去。他摇晃了一下身体,扶着桌子勉强站住,然后就想转身往外走。

    陆凡又怎么可能让他出屋子,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似笑非笑的盯着姜明山的后背。

    “律师?等着你的老相好给你请?”

    姜明山的身子一顿,猛地转过身子,露出一张震惊的脸。

    “你以为你瞒的很好?”陆凡看着姜明山不敢置信的样子,冷笑一声。他的脸上,除了让人无法忽略的嘲讽,再没有其他的表情。让姜明山一时捉摸不透他说的是真还是假。

    他就那样看着陆凡,企图在他表情变化的某个瞬间,捕捉到一点消息。

    而吃惊的又何止姜明山。

    姜莱的眼睛睁的大大的,她坐在轮椅上,仰头看着站起来的陆凡,等着他下面的话。

    难道除了当年的夏芬,还有其他人?

    可是他不是爱着夏芬的么?又怎么会有别的相好?

    可是陆凡似乎没有再说话的打算,就那样站着,等着姜明山来问。

    “你知道了什么?”姜明山站在那里,不再有往外走的心思。

    “该知道的都知道了。”陆凡往前走了几步,在姜明山的面前站定,然后,回头给了姜莱一个眼色之后,头稍微往前了一点,靠近姜明山说了一句话。

    声音太小,姜莱恍惚听了个什么照片视频的话,来不及细想,就见姜明山疯了一般,用两只手腕中间的手铐抵住陆凡的喉咙,一口气把人推到墙上靠住。

    姜莱吓了一跳,立刻按了旁边的警铃。

    一时间,警铃大作,守在门口的警员破门而入,正好看到姜明山用手铐将陆凡锁死在墙角。

    陆凡的喉结滚动了几下,在警员还没有动手之前,他抬腿把姜明山踹开一点,抡起拳头左右开弓,朝着姜明山的脸铺天盖地的揍了下去。

    都说打人不打脸,可是陆凡专门捡着脸揍。他或者是拳头,或者是手掌,都毫无例外的落在了姜明山的脸上,没几下,姜明山的脸就已经肿的老高,他嘴角的血,在他想要开口说话的一瞬间,喷了出来,还带出了两颗被血色浸泡了的大牙。

    姜莱的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就算她刚刚控制不住的打了姜明山一巴掌,他也不用这么的毁尸灭迹吧。

    倒不是不忍心,只是看着门口进来的三个警员三脸懵逼的样子,莫名的喜感。

    陆凡揍了大约有二三十下,才把有些发麻的胳膊停了下来。太久没有这么直观的揍人了,他一时还有点累。

    “竟然敢袭警,我看你是不知道法字怎么写。”陆凡甩了甩发麻的拳头,恨恨的看了一眼姜明山面目全非的脸,状似烦躁的吼了一嗓子,“带下去。”

    该问的问了,姜莱的都已经知道了,虽然答案比较残忍。

    姜明山不甘的挣扎嘶吼,说自己才是被打的人,说陆凡以公谋私滥用私刑,说他要告陆凡。可以狱警进来的时候,看到的确实是袭警的一幕,同为同行,他们对袭警二字特别的反感和憎恨,监狱中,不乏刺头,袭警也时有发生,很多受伤的同事因为顾及到身份和法律,都忍了下来,根本不能还手,所以刚刚陆凡的行为倒是让他们从心里往外的爽。

    “老实点。”狱警手上用力,把姜明山半拖半拽的拉出去,送回到他应该待的地方。

    审讯室恢复了平静,陆凡走到姜莱身边,看到的就是一张清冷的脸上,淡淡的笑。

    姜莱对陆凡笑笑,“我没事,走吧。”

    “好。”姜莱的反应倒是让陆凡一愣。他以为姜莱会沮丧,会愤怒,甚至会哭一下,可是没想到她这么平静的就接受了事实。

    他推着姜莱往外走,只留下了一个空空的审讯室,一个只字未写的审讯记录。只有地上的几滴血和两颗牙显示着刚刚这里发生过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里面太闷,姜莱出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一个窒息的人重新获得空气,她贪婪的狠狠吸了几口气,才觉得心里的郁气散了不少。

    她郁闷的抬手看看时间,已经中午了。“回去吧。”

    她轻声说了一句,了却了一桩心事,她也算是跟自己有了交代。只不过……

    “稍等一会,我刚刚打人力气用的有点狠,现在手不方便开车。”陆凡看着外面空无一人的马路,再次晃了晃自己的拳头。

    咦?姜莱疑惑转头,看到陆凡的拳头上,还带着几丝血迹。那是姜明山的血。

    “好,不急。”姜莱点点头,又想起刚刚陆凡把姜明山揍了一顿的情景,她知道,陆凡是替她在揍人。姜明山就是一个变态,十足十的变态。可是她现在没法动手,不然她不介意把妈妈的骨灰一点点从他的身体里打出来。

    姜莱想着心事,两只眼睛放空的看着前面,然后一辆疾驰的车就这样闯进了她的视线。

    是叶檀。

    姜莱交握的双手突然捏紧,她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只是,普通的一辆车,却让叶檀当成塞车来开了。

    她偏头看着咧嘴浅笑的陆凡,“你叫来的?”

    “当然。”陆凡有些得意,看着这样飙车过来的叶檀,他觉得自己刚刚的做法不错。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过一会他就会更加深刻的认识到,自己做法相当不错。

    车子猛地停在路边,还未稳,叶檀就已经从车上下来,他气都来不及喘一下,就朝着姜莱跑了过来,然后弯着腰,把轮椅上的姜莱抱在怀里。

    “我来了。”叶檀摸了摸姜莱的头,用自己的手指给她顺着发丝,温热颤抖的指腹熨帖的在姜莱的头上游走,瞬时让姜莱清冷的脸上染上一层颜色。

    而刚刚还淡然的姜莱,一下子软下了身子,柔柔的靠在叶檀的怀里,感受着他的担忧和在乎,她小声说了一句,“叶檀,我好难过。”

    声音端的委屈巴巴,把一旁的陆凡都吓了一跳。他揉了下自己的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声音,是姜莱?

    “我知道,不怕,有我呢。”叶檀的手臂,更加用力了。他把姜莱紧紧的扣在怀里,让姜莱的呼吸再一次不畅快了起来。可是姜莱却没有在意,跟在审讯室不一样的是,现在她的鼻息都是叶檀的气息,哪怕呼吸不畅,她越觉得安稳。

    “我们回家吧,不想在这呆着了。”从姜明山说出吃了骨灰的那一瞬间开始,姜莱就对他再没有一点的感情了。父女亲情她从未得到,也无所谓失去。找了十几年的东西,却被告知此生都无法再拿回来。唯一庆幸的是,从今天开始,那一家三口,都将永远的离开她的生活。

    她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庄严肃穆的监狱,做了一个诀别。

    她不会再看姜明山一眼了。今日一别,今生不见了。

    “好,我们回家。”姜莱说话,叶檀哪有不听的道理。他没有去推轮椅,而是小心翼翼的把姜莱横抱起来,朝着自己的车走去。

    姜莱显然愣了一下,她没想到叶檀会突然抱着她,她只是楞了一下,便抬起手臂圈住叶檀的脖子,头靠在他的怀里,嘴角弯弯。

    “叶檀。”她轻叹一声,鹅毛般细微的声音像是一道勾人的气息,从叶檀的耳朵进去,绕着他的周身肆意的游走。

    “我在。”叶檀低头,嘴唇在姜莱的额头点了又点,细细密密的轻吻让姜莱不自觉的闭上眼睛,承了他所有的温柔。

    “谢谢你过来。”姜莱之前完全没有料到姜明山给的答案是这样的,所以她没有用叶檀陪伴。可是等姜明山离开,她却发现,自己无助的像个迷路的小孩,不知道要怎么做。

    她看着关切的陆凡,却说不出一句委屈的话,她当时想,要是叶檀在就好了。哪怕彼此什么都不说,只让她抱一下,她都觉得安慰。

    而现在,她何止安慰。刚刚那个迷路的孩子,已经找到家了。

    “嗯,备好你的谢礼,我不接受口头道谢。”叶檀心疼的抱着怀里的姜莱,连日里药浴的折磨,姜莱又轻了不少。

    姜莱听到叶檀的话,竟是笑出声来。

    “我难过着呢。”

    “我知道,我也难过着。”叶檀说话间,已经到了车边。随车而来的小赵,已经打开了后座的门,让叶檀和姜莱进去。

    “你难过什么?”进到车里,叶檀仍然没有放开姜莱,他的手仍然紧紧的箍住姜莱的腰,看上去像是一个皮带猴挂件。

    “你难过,所以我难过。”叶檀把姜莱往怀里带一带,在她的唇角轻轻的啄了几下。

    “好了,我不难过了。”姜莱扭了一下身子,发现根本动不了,也就不再乱动,而是顺势躺在叶檀的怀里,感受着他的热度和心跳。

    “好,我们都不难过。”叶檀终于松开一只手,轻轻的拍着怀里的姜莱,给她安慰。

    被无视的陆凡哑然失笑,他摸了摸鼻子,无奈的推着轮椅,走到小赵的旁边,推了过去“好在你来了。”

    小赵连忙接过轮椅稳住,不解的问了一句,“什么?”

    “不然当灯泡的就是我了。”

    陆凡说完,晃着手里的钥匙,朝着自己的车走了过去。

    一路上小赵才知道陆凡刚刚说的电灯泡,到底有多亮。他现在何止是电灯泡,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探照灯。

    姜莱慵懒的靠着,抓住叶檀轻拍的手,一下一下的捏着他的手指,在想事情,叶檀则垂眸看着怀里难得乖巧的人,心满意足,时不时低头讨点小福利。车里的甜度直线飙升,小赵觉得有些头晕。

    “想什么呢?”见姜莱好半天不说话,叶檀问了一句。

    “想想给你什么谢礼好啊。”姜莱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她斜了叶檀一眼,无奈又甜蜜的说了一句。

    叶檀显然没有想到姜莱会说这个,他愉悦的笑了起来,喉结随着他的笑声,上下动了几下,性感的让人移不开眼。

    姜莱一时控制不住,伸出手勾了叶檀的脖子,下一秒唇瓣便吻住了叶檀的喉结。

    唔……

    叶檀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闷哼,开车的小赵握着方向盘的手抖了一下。

    啪!

    叶檀按了隔板,把前后座分开,小赵终于松了一口气。天知道从他上车到现在,他有多少次想把挡板给按下去,可是他不敢。

    眼不见头不亮,他这个高瓦灯泡终于不用再发光发热。他终于可以专心开车,不用担心忽然看到什么不和谐的画面,或者听到什么声音。

    放挡板的声音让姜莱顿了一下,迷离的双眼逐渐恢复清明。

    她想松开叶檀,却遭到了强烈的反对,叶檀不满的把她重新圈了回来。

    “别停。”他小声说到。声音缱绻,性感的要命。

    姜莱楞了一下,然后会意。她再次用手臂勾住叶檀,然后将唇瓣递了过去,柔弱无骨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在叶檀的身上点了一把又一把的火。

    叶檀觉得自己快要烧起来了。他想她,想的厉害。可是他仍然记得,她的身体状况。他重重的呼吸着,双手除了抱着她却不敢乱动。

    叶檀的束手束脚给了姜莱主动的机会,她不理会叶檀的担忧,肆意的将自己的温柔和情谊悉数传递给他。

    终于,叶檀的脑子里砰地一声,有一根名为克制的弦彻底断了,他无波的双眸瞬间涌起了惊涛骇浪,似乎是要把人淹没。他调整了姿势,覆了上去。反客为主的叶檀,似乎更懂得如何将彼此的火烧的更旺,车厢里的温度急剧上升,二人唇齿间的声音,在车厢里盘盘旋旋,最后汇成一段美妙的音符,催/情一般,让叶檀更加的情难自控,让姜莱迷离的双眼更加的迷离,让狭小的后座,显得更加的狭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