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8章 骨灰?被我吃了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不管夏芬同不同意,她的外形和行为都让人深信不疑,她是个疯子,而且是个会危害社会的疯子。

    夏芬被带走了,在她的挣扎和愤怒的咒骂中,被迅速的带离了现场。有陆凡的亲自关照,她的事情就算是板上钉钉,没什么好确认和更改的了。

    姜莱看着夏芬的背影,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想起那些年妈妈受过的罪,想起这个女人的嚣张跋扈。她说让她没有立足之地。

    姜莱的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看着警车绝尘而去,警笛越来越远。

    “我们也走?”陆凡见姜莱不说话,主动问了一句。

    “不急。”姜莱回神,收回自己的视线,却没有看陆凡,而是看着对面,夏芬从来的地方。

    顺着姜莱的视线,陆凡也突然想起什么,他心里暗骂一声自己大意,然后对姜莱说到,“我过去看看有什么线索,你去车里等我可以么?”

    刚刚姜莱突然摔在地上吓到了陆凡,若是姜莱今天有一点闪失,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表弟的属性,会把他生吞活剥了。

    而这个地方,虽然目前来看没什么危险,但他还是不放心姜莱一个人。

    “好。”这一次姜莱没有坚持留在外面,她想回车里呆一会,给叶檀报个平安。她今天有事,叶檀应该不会主动联系她,免得打扰。

    可是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想他了。

    陆凡先扶着姜莱,让她坐在车上,然后再一次拿着自己的枪递过来。

    “拿着。”

    姜莱没有拂他的好意,只是笑笑,“好,那你自己小心。”

    “我很快回来。”陆凡确定了一下已经把姜莱安排好,才关上车门,快步的朝着对面的树丛跑去。

    “在做什么?”姜莱发了信息过去。

    几乎是秒回,“想你。”

    姜莱看着手机屏幕,楞了一下,然后轻笑出声。她都能想到手机的另一头,叶檀说想你时候的表情。说来也奇怪,叶檀在别人眼中,一向都是霸道总裁范,可是她却只能在电视上看到这样的叶檀。

    叶檀在她面前,从来不会要求她什么,不管她想做什么,他都只答一句,“好。”

    唯一的一次,是在锦界山上,叶檀让她下山。

    “我很快就到监狱了,放心吧。”收起自己的思绪,姜莱再次回了一句。

    “心放在你那了。”叶檀又是秒回。

    姜莱揉揉眉心,觉得这样的叶檀实在是有些粘人,可是她莫名的就喜欢这样的叶檀。这个只有她看得到的叶檀。

    “嗯,我收的好好的。”姜莱指尖在屏幕上轻轻点着,蜻蜓点水般,却又速度很快。

    叶檀拿着手机,看着屏幕上的字,突然笑了一下。虽然只是一瞬间,却足以让人大惊失色。

    比如现在的会议室里,七八个高层正全神贯注的看着叶檀,等着他被信息打断后的重新开始。却不曾想突然看到叶檀这样的表情。

    叶檀一笑,不亚于天上升起红太阳了。

    今天真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大家在感慨的同时,也都心照不宣的猜到了叶檀在跟谁发消息。

    叶总对婚礼没有任何隐瞒,反而有大肆宣传的意味,仿佛让全世界都知道他马上要结婚了一样。男同事到还好,大家都是直的,没什么多余的念头,女同事却总是偷偷的掐自己一把,暗恨自己没把握机会。原来叶总不仅喜欢女人,还特别的宠溺。

    都怪他平日里太冷淡,让她们产生了错觉。

    现在的天气,最适合万物生长。路边的草木茂盛,加上最近雨水比较多,荒草都茁壮的跟庄稼一样。陆凡左右分开一些高高的草,两只脚踩在上面,折断了一些。

    这里有一些残存的脚印,是夏芬的,陆凡只一下,就能辨别出夏芬的藏身之处。不远处有一颗相对高些的大榕树,枝繁叶茂的,大树底下没什么草,树下的两块大石头看上去有些突兀,似乎本来不属于这里。

    看来夏芬等的时间不长,只有两块不大不小的石头。

    陆凡逐渐走进,却闻到了一股食物的味道。他扫视一下,正好看到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几个被风刮走的包装,是一个披萨盒子,里面还有这一小块残存。

    陆凡走进,根据食物的表象和味道判断,这个披萨还没有完全变质,应该是昨晚的。披萨残块上,密密麻麻的马满了蚂蚁,正在努力的把披萨分开,然后搬回到自己的窝里。

    陆凡收回视线,回到树下,石头旁,有一个喝的只剩一点的水瓶,还有一个背包。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副橡胶手套,戴好后把包拿在手上,然后就想往回走。走了没两步,他觉得手里的包重量有些怪怪的,原地拉开包的拉链,还没等看里面有什么,边被他死命的丢了出去。显示屏幕上,他眼睁睁的看着数字从3变到了2。

    在半空中变成了1,然后巨大的声响之后,一片火光四散开来,几缕残片落地。树林里惊起一片飞鸟,唯一淡定的是披萨上拼命工作的蚂蚁。

    陆凡伏在地上,抖了下身上的土屑,还没来得及看什么,就听见电话的声音。

    “我没事。”他划开屏幕,没等姜莱说话,立刻回了一句。

    “那就好。”姜莱放下心来,突然的爆炸声把她吓了一跳,确认了一下位置,她连忙给陆凡打电话。

    “一个背包,已经炸没了。什么都没找到。”陆凡环视了一下周围,背包炸开的碎片,他一一看过,什么价值都没有。

    “没事。”姜莱语气有些淡淡的,她揉了揉眉心,总觉得暗处还有一个人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陆凡挂了电话,朝着马路走去。他急着带姜莱去监狱,不能花太多时间在这,他想着一会给下面的人打个电话,过来搜检一下现场。

    他边想边走着,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弯腰,从挪开的脚下面,看到了一个黑色的手机后盖,上面已经被他踩脏了。焦黑的手机后盖,已经被火烧的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只不过它落的这个地方刚好有一点积水,及时灭了火,才剩下一点点。

    就在他想着把手机后盖丢开的时候,融掉的部分,他看到了一个疑似手机卡的东西,已经有些变形,再加上焦黑的颜色,看不出本来的样貌。

    可是直觉上,他还是看得出,那是什么。他身上没有带袋子,只好随手脱下手套,把这一块包在里面,然后回看了一眼,打消了叫人来的想法。

    “没事吧?”车门打开,就看到姜莱有些担忧的脸。

    陆凡笑笑,摇摇头,“小意思。”

    他所谓的小意思,也不过就是提前了一秒而已,索性里面的东西威力不大,目的不是为了伤人,只是想毁掉那个包。

    想到这,陆凡捏紧了手里的手套,然后放在口袋里。

    车子启动,留在原地的只有马路上急刹车的痕迹,还有空气中逐渐淡去的火药味,以及辛苦劳作的小蚂蚁。

    姜明山已经在监狱里呆了好几天了,刚开始他还有一点期望,他觉得自己没事,可是后来,u盘被警方找到,他证据确凿,吃牢饭已经是没法更改的了。

    今天突然说要提审,他还有些吃惊。事情都已经交代的差不多,还有什么好审的?

    带着疑惑,他被带到审讯室,门打开的一瞬间他才知道,所谓的审讯,不过是私人的。

    陆凡和姜莱坐在里面,显然是在等他。姜明山楞了一下后,慢慢走了进来。

    狱警对陆凡行了个礼,“陆局长,人已带到。”

    陆凡点点头,“按流程走。”陆凡虽然是特殊安排,可却没有太过分,该走的流程还是要走。

    狱警递上记录本,“不好意思,陆局长,我这边有急事需要处理一下,您先帮我记录一下。”他说完,晃了晃手里的对讲,退出去关好了门。

    陆凡和姜莱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姜明山率先冷笑出声,“有靠山就是不一样。”

    姜莱一听姜明山的嘲讽,不由勾唇一笑,“那是自然。”

    姜莱的淡然和嘲讽敲碎了姜明山脸上的伪装。他脸色一变,眼中迸射出恶毒的光芒。他看着姜莱,恨恨的说了一句,“听说你残了?”

    姜明山说完,就看着轮椅上的姜莱,脸上浮现出一阵报复后的快感。

    饶是姜莱有所准备,在听到姜明山的话之后,也是呼吸一滞,这种操作,她已经熟悉,却仍然猝不及防。亲爹,不过如此。

    她也只是愣了一秒,随即又释然了,早就习惯了,没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她的手在自己的腿上,不轻不重的捏了几下,然后摊开手,“是啊,残了,你很高兴?”

    “当然高兴,只要看到你们过得不好,我就开心了。我本来以为我出不去了,不能对付你了,没想到承安竟然在死之前做了好事。”

    “你以后,一定会被叶檀抛弃吧。”姜明山说的那么肯定,似乎已经看到了姜莱悲惨的未来。

    这一点倒是和夏芬很像,让姜莱瞬间有了一种狗男女的错觉,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姜明山和夏芬不对盘,果然是有道理的,原来竟是如此的臭味相投。

    “是么?那你最好活到那一天,看看我们两个到底谁比较惨一点。”姜莱放松了身子,给了陆凡一个我没事的眼神,然后靠在轮椅上,闭目养神了一下。

    “姜明山,我来是想问你一件事。”姜莱不想去跟姜明山说那些有的没的。她刚刚陪夏芬玩,无非是等警察过来,顺便把她送到疯人院。

    “你妈的骨灰?”姜明山手上戴着手铐,双手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发出哗啦的一声。

    “在哪?”姜莱看着姜明山,心里盘算着姜明山开口告诉她的几率有多大。她想了几种回答,比如做梦,不知道,不告诉你,或者丢了,却没有想到,姜明山的回答是这样的。

    “被我吃了。”

    姜明山突然大笑起来,他的笑声太过魔性,让陆凡一下子紧绷起来,生怕他做出什么伤害姜莱的事情。

    可是对于姜莱来说,动作攻击上的伤害,远远没有言语上的来的眼中。

    她不敢置信的瞪着自己的眼睛,看着狂笑中的姜明山,“你说什么?”

    吃……吃了?

    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吃那玩意么?

    姜莱突然觉得胃里一阵翻滚,虽然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可是又想着姜明山这种人,有什么做不出的。

    “你没听错,被我吃了。”姜明山愉悦极了,他看着姜莱愤怒又不敢相信的样子,心里舒爽到了极点。

    “你……怎么吃的?”姜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问出来的,跟不知道自己会得到什么答案。

    她的手不自觉的抓紧,把自己的衣角,捏的一片褶皱。

    陆凡看看她,随即在手机上打了一行字,发送出去。他皱着眉头,看着对面的姜明山,总感觉他下一秒说出来的话,会更加的让人难受。

    “就那样吃啊,还是你帮我的。”姜明山似乎回想了一下,看着姜莱,眼睛里有着报复的兴奋。

    而姜莱的反应,也完全取悦了他的心理,“你不要胡说八道。”

    “我当然没有胡说。你还记得有一次我说买的药粉冲水难喝么?”姜明山停止了笑声,他闲适的靠在椅子上,尽量忽略自己手上的沉重感。

    药粉?姜莱有印象。那时候妈妈刚刚去世没多久,夏芬刚刚进门,处处为难她,再加上姜承安比她会做人,会讨好,她的境地愈发的尴尬。所以在姜明山提起药粉难喝的时候,她立刻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连饭都顾不上吃,就跑到了外面的药店,买了胶囊皮。

    当她抹着汗,把胶囊皮送给姜明山的时候,她确实看到姜明山对她笑了。当时她觉得自己机智聪明,现在回想起来,那个笑容诡异又阴森。

    药粉!姜莱突然想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看着姜明山,她的嘴唇抖了几下,几次张嘴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说的药粉,是骨灰?”

    这个想法在脑子里像刚刚那颗炸弹一样,炸的姜莱一下子就懵了。她从来不知道,世上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变态,而且,这个变态还是她的父亲。他的父亲,用她买的胶囊皮,吃了他母亲的骨灰。

    呕……

    姜莱控制不住的干呕了一声,就连陆凡,都忍不住狠狠的恶心了一把。

    他担忧的看了一眼姜莱,却见她闭眼缓了一会之后,再次睁开,她眼中怒火更胜,扬起手,啪的一声,甩了姜明山一巴掌。

    隔着桌子,姜莱又坐在轮椅上,陆凡甚至都不知道姜莱是怎么做到的。他看着姜明山脸上明显的五指印子,再看看轮椅上坐着的姜莱,仿佛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事情。

    和陆凡一样想不到的是姜明山,他的脸陡然一疼,都能感觉到自己的脸上一道一道的,肿起来的样子。

    “你敢打我。”姜明山成功了半辈子,抛开当年极尽所能攀上肖家的那些日子,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什么时候这样被人打脸过?

    他怒了,啪的一声站起来,就要对姜莱动手。不管他承不承认,姜莱都是他的女儿,而女儿打老子,那就是反天了。

    “打你?你该庆幸现在是坐牢,不然我会把你喂狗。”姜莱虽然极力压制自己的情绪,却仍然控制不住自己发抖的身子。她的声音都有着颤意。

    哈哈哈哈……

    看着失了冷静的姜莱,姜明山再一次大笑起来,其中的快意,就连陆凡都想再抽他几巴掌。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他扬起手,在姜莱的指印上,重新盖了一层他的。

    姜明山脸上的五指山,一下子大了不少。

    ------题外话------

    《刁妻恶夫之娘子有毒》——纯洁的妖精

    前世,她是梁朝的公主。因错嫁狼夫,误信堂姐,家破国灭,痛失双亲。在沉入明月湖的那一刻,她执念若有来生,她誓要让那对奸夫淫妇千刀万剐,生不如死!

    魂附猎户之女,失去所有记忆,成了小小知府家身份尴尬大公子的妻。

    外人说她,面相凶悍,天生一副克夫相。

    外人道他,貌比西施,天生一副薄命相。

    她笑盈盈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人美心毒!”

    男人丝毫不让:“面丑心善,天生一对!”

    她牙根微咬:“说谁丑呢?”

    “夸你呢!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相信我,你就是我的万里挑一!”

    “所以,这就是你死也不肯给我休书的原因?”

    “不,休妻再娶太麻烦,而且还要多给一份聘礼,多不划算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