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7章 不疯也会变疯的地方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叶檀若有所思的往回走,心里仍让在想着刚刚那个诡异的第六感。他很肯定,自己的感觉不会错,可是放眼望去,却没有看到人。

    一直回到车库,拿着奇怪的感觉仍然散不开。他将车库扫了一遍,视线落在姜莱出事的那辆车上。破损的车身已经修好,静静的停在那里。他想了一下,最后选了那辆,开着它去上班。

    今天的天气不算很好,有些阴沉沉的,倒是很符合姜莱此时的心情。她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景色,心里想着,锦城到底跟她离开之前不一样了。而她对姜明山,也不一样了。

    以前,在她的心里,还会有一种名为希望的东西,那是对父爱的渴求。而现在,除了漠然,她已经没有别的情绪了。就连恨,都已经随着姜承安的死烟消云散了。

    他能给姜承安取了那样一个名字,却反手将她送到别人的床上换取利益,那她这个只是佑安的角色,又能得到什么呢?

    她竟然庆幸,五年前遇到叶檀,然后远走他乡。不然这五年,以她以前的境遇和性子,恐怕比姜承安还要惨一百倍,一千倍。

    “紧张?”陆凡开车之余,看到姜莱的样子,问了一句。

    “没有。”姜莱回神,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攥紧了袖子,她拂了拂被自己抓的褶皱的衣服,脸上扬起一抹冷笑,“他还不配让我紧张。”

    她只是想起之前的事情而已。

    “那就好,不然我一会还要假公济私的帮你掩护。”陆凡轻笑,对自己这个弟媳妇的性子很是赞赏。

    “掩护什么?”姜莱不解。

    “我怕你忍不住揍他。”陆凡一点也不怀疑,姜莱打架的风采。

    “……”姜莱无语片刻,然后想起一件事。

    “我揍得到么?”她就算没去过监狱,也知道现在去探视,都是隔着玻璃窗,用电话说话的。

    “揍得到,因为今天我安排的算是提审,在审讯室里,你们面对面。”陆凡头痛的揉了揉眉心,还真的算是假公济私了,也不怪叶檀这样说他。

    “是不是给你添了麻烦?”姜莱楞了一下,这才知道陆凡说的安排好了是什么意思。

    “没事,你们聊天,也有助于案情发展,我兴许能找出点其他线索。”陆凡的话自然是安慰姜莱的,也算是明面上的说辞。不管有没有人信,流程就是这样走了。

    茹园距离医院有些远,他们开了快一个小时,才出了市区,到了城郊。外面高楼大厦少了起来,绿化铺天盖地,两边的数目郁郁葱葱,却没有给人带来凉意。姜莱看着灰蒙蒙的天,觉得外面这些影影绰绰的树有点碍眼,仿佛里面有着什么洪水猛兽,下一秒就能冲出来把车吞噬掉。

    姜莱自己胡思乱想了一会,突然笑了笑,自己竟然什么时候有了被迫害妄想症。这里虽然是郊区,却不是深山老林,哪里来的猛兽。她自嘲的笑笑,收回视线。

    她从侧面把视线收回来,落在正前方,然后目光蓦的紧锁,“小心。”

    她的另一侧,果然从树林里窜出了什么,直冲着他们跑了过来。

    姜莱的眼神不错,在定睛之时,就认出了冲出来的人。哪怕这个人已经破烂的如同一个疯子。

    消失了很久的夏芬,此时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风采,一头乱七八糟的头发上,还有两片树叶挂在上面,应该是刚刚在树林里不小心挨到的,或者她就睡在这树林里。身上的衣服应该是好几天都没有换了,脏兮兮皱巴巴的,挂在身上就跟老咸菜一样,除了蔽体,再无一点美感。

    她似乎只穿了一只鞋子,还是个高跟鞋,另一只不知道是不是刚刚跑掉了,反正一高一低的跑过来的样子,特别滑稽。

    “抓稳。”陆凡在姜莱出声的同时,也发现了她。转向和刹车同时并行,让车子一瞬间就滑了出去,巨大的冲力让车子停不下来,轮胎在路上磨出一道很远的痕迹。

    夏芬扑了个空,而陆凡的车,则撞到了路边的树上。

    “有没有事?”陆凡顾不上自己,连忙看向旁边的姜莱。他已经尽量的减少冲击,可是相撞的地方,还是副驾驶的位置。

    姜莱抓着车子的手松了下来,因为紧张,指甲已经抠破了自己的手。她惨白的脸上,露出一个放心的微笑,然后朝外面看去。

    陆凡开的,是公家的车,防爆系列,性能质量都是一流的,他见姜莱没事,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顺着姜莱的视线,看着路上的夏芬。

    夏芬显然没想到二人竟然能躲开,她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这已经是她最后要做的事情,叶檀铺天盖地的搜寻,让她在锦城无所遁形,她趁着夜晚,一路狂奔跑到这里,藏在路边的树林里。想起这几天的日子,她绝望的如同行尸走肉。如若不是一个人突然来找她,给她不少的食物和被子,还有一部联系手机,她恐怕早就饿死冻死在这个树林里了。

    夏芬扑空,愣在马路上的样子,让陆凡在心里画了个问号。

    “报警,我下去看看。”

    “不用,帮个忙,扶我下去。”姜莱摇头,夏芬摆明了相死,而死前,还是想拉上她。她要是连面都不露一下,多对不起她这么决绝的赴死。

    陆凡看了下外面,又看了看姜莱,最后点点头,他从腰间摸出随身的枪,递给姜莱,“带上这个,以防万一。”

    姜莱好笑的看着陆凡,“陆局长,你这是违规操作。”

    “我总不能让你犯险。”陆凡无奈,自己这些年的形象仿佛在姜莱揶揄的话中毁于一旦。

    “放心,我不会有事。”她摇摇头,没有接陆凡递给她的东西。

    陆凡还是不放心,这个地方,能奔出一个夏芬,也保不准还会有其他人。若是大意了,后果不堪设想。

    “没事,这里除了她,不会再有别人了。”姜莱摇头,脑子里有了个大胆的猜测。

    陆凡拗不过姜莱,从后备箱拿出轮椅,扶着她下车。

    姜莱的双腿刚一沾地,她就愣住了一下,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她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只是双手在腿上捏了几下。然后便自己操控着轮子,停在车的一侧,遥遥看着夏芬。

    “姜莱,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你还我安安。”夏芬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嗓子,然后疯了一般的朝姜莱冲了过来。

    姜莱面不改色像看戏一样,看着夏芬发狂的表演,她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似乎是对眼前的情景非常满意。

    陆凡自然不会让她靠近姜莱,先一步拦在姜莱的面前,拿着枪瞄准夏芬。

    “别动。”

    夏芬真的停了下来,看着面前黑漆漆的枪口,然后大笑起来。她看了看陆凡,又看了看姜莱,突然不惧怕陆凡的枪,再一次抬步朝他们走来。

    “我说别动。”陆凡再次强调。

    “陆警官想开就开,不用告诉我的。”夏芬连看陆凡一眼都没有,她双眼看着一派闲适,虽然坐在轮椅上,但是风华耀眼的姜莱。

    “你很得意?”她问姜莱。

    “还行。”姜莱点头,类似于承认。

    她的话再一次刺激了夏芬。她说还行。也就是说,包括安安离世这件事,都让姜莱的心情好了一些。她的表情再一次狰狞起来,瞪视着姜莱的眼睛,如同喷薄而出的火山口。

    要是眼神能杀人,姜莱此刻,恐怕已经死了万把千遍了。

    姜莱调整了下坐姿,让自己更加的舒服一些,她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然后就那样含笑的看着夏芬,仿佛两个人不是仇人,只是多年的老相识。

    “你不得好死。”夏芬怒吼,脏兮兮的脸上,多了两条泪痕。同样的车祸,她的安安没了,可是姜莱却还活着。

    “不得好死的是姜承安,我活的好好的。”姜莱淡淡笑了,平淡的口气,恶毒的话。

    “你好好的?”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夏芬突然狂笑起来,她笑的浑身发抖,凌乱肮脏的衣服,随着她的笑一抖一抖的,落下了不少的灰尘。

    “一个瘸子,竟然说自己好好的,姜莱,你不要自欺欺人了。”过了好久,夏芬停下癫笑,她指着姜莱的双腿。

    “一个靠轮椅走路的人,竟然说自己好好的。你不觉得可笑么?还是你就是这样自欺欺人的?”

    “你以为一个瘸子,能在叶家站稳脚跟?”

    “还是你以为,叶檀会要你一辈子?”

    “你别天真了,早晚有一天,你会跟我现在一样,连藏身的地方都没有,冻死,饿死在大街上。”

    夏芬自己想象着姜莱以后会有多惨,心里莫名的舒服了很多,知道姜莱会不好过,她就好过了。

    姜莱也不打断她,任她在那里做梦,等她逐渐从美梦中醒来,她的手指在腿上点了几下,然后抬起头,“瘸子么?总比死了好。”

    姜莱靠在轮椅的后背上,没有人看得到她的小动作。

    姜莱不急不缓,有一句没一句的刺激着夏芬,又恰到好处的退一步,让夏芬一会狂怒,一会又觉得姜莱现在有点惨,以后会更惨。

    陆凡早就收了枪,靠在车上,看着姜莱耍猴一般。他心里明白她要做什么。他不再管眼前的夏芬,而是全神贯注的感受着旁边的环境,生怕还有什么意外。

    “来了。”姜莱耳朵好用,对陆凡悄声说了一句。

    “什么?”陆凡不解,他左右看看,并没有看到什么。

    “还有一分钟。”姜莱说完,不等陆凡明白,自己双手撑着轮椅的扶手,一个用力,人就从椅子上摔了出去。她的身子刚好落在车子后面,咚的一声,把陆凡吓了一跳。

    “弟妹。”陆凡的手一抖,手里的枪差点掉到地上,他连忙蹲下身子,想要扶姜莱起来。

    “哈哈哈哈……”夏芬看到狼狈的姜莱,控制不住的大笑起来,她用的力气太大,以至于笑声穿透力太强,把由远及近的某些声音也盖住了。

    “这就是你的报应了,安安在天有灵,不会让你好过的。”在夏芬看来,姜莱本来好好的坐在轮椅上,却突然摔了出去,不太可能是自己摔的。一定是安安,安安在附近帮她。

    不知道要说她想象力太丰富,还是太想念女儿,她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就再也压不下去。她狂笑着,大声的喊着,“安安,你在这里对不对,你是来帮妈妈的对不对,我的安安啊,你死的实在是太惨了……”

    就在夏芬又是哭又是笑的时候,两辆警车已经到了近前,陆凡这才知道姜莱说的来了,是警察来了。他悄悄的收好手里的枪,厉喝一声,“夏芬,你为什么要推人。”

    “她害死我的安安,我杀了她都不为过。”

    车门打开,几位警员一下来就听到夏芬的话,杀了她。

    “你疯了吧,是你女儿自己不想活,撞的我的车,现在反倒来说我害死她?”姜莱拂开陆凡的胳膊,怒气冲冲,她锤着自己的双腿,“我已经被你女儿害成这样,你还来找麻烦。要不是陆局长刹车快,刚刚你已经死在这了。”

    姜莱的怒气不似作假,她锤着双腿的力度也很大,显然是一个被害人应有的样子。

    陆凡马上点头,“你自己疯也就酸了,为什么躲在路边拦车?就算你疯了见车就拦,总不会连轮椅都不放过吧,我找个药的功夫,你就对一个轮椅上的人下手?她被你女儿害的还不够惨么?你们母女俩一定要把人害死才安心?”

    陆凡皱着眉头,显然是一个警员遇到疯子,有理说不清,为难的样子。他说完这话,把姜莱从地上扶了起来,让她重新坐回到轮椅上。

    姜莱和陆凡的话,让刚刚来的警员瞬间就明白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带队的一挥手,其余警员就已经把被姜莱和陆凡说糊涂的夏芬给围了起来。

    带队的警员几乎是跑到陆凡面前,标准的敬了个礼,“局长好。”

    陆凡点点头,“一个受女儿车祸刺激的疯子,带回去吧。”

    “是。”

    “哦对了……”就在带队警员正要让人去把夏芬带走的时候,陆凡再次开口。

    他指着夏芬,“她这里有点严重,见到车就往上冲,连轮子这么带轮子的都不放过,你们务必处理好,不能再让她出来危害社会,一次车祸,多少破碎的家庭。”

    陆凡说的不无道理,一个见车就拦的疯子,一旦被放出来,那就会造成交通事故,后果不堪设想。带队警员面色凝重,让人拷了夏芬,带回去处理。

    这个时候夏芬才反应过来,姜莱为什么跟她说了这么久的话,为什么会突然摔倒,为什么会说那么多奇奇怪怪的话。她装疯不假,却不是真疯。一见有人拿着手铐朝她走来,她下意识的想要逃跑。

    可是她的速度哪里敌得过训练有素的警员,她还没跑出两步,就被一人迅速抓住,随后,她的手腕上,多了个冰凉的玩意。

    突然的凉意让她一下子害怕起来,疯人院,那是什么地方,不疯也会变疯的地方。

    “我不是疯子,我不是,你们不能抓我。不是我推的,是她自己摔的。不是我。”夏芬双手被铐住,剧烈的动作让手铐越来越紧,没几下就卡出了红痕,可是她像是感受不到疼一样,一边扭着警员的钳制,一边猛烈的摇头,大声喊着我不是疯子。

    她的表现,实在是太符合一个疯子的行为,再配上乱七八糟的头发和干咸菜一样的衣服,简直活脱脱,货真价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