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6章 姜莱的心愿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熬过第一天的姜莱一夜好眠,叶檀却是一夜没怎么睡,他虽然是抱着姜莱,却不敢用力,胳膊只是虚抱着,没多久就酸了,可是他刚一挪开胳膊,姜莱就皱眉,他就不敢再乱动。只稍微落下一点,然后一直到早上。

    六点半,姜莱准时醒来,入眼便是一张放大的俊颜,正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早安。”她弯弯嘴角。

    “老婆早安。”叶檀凑过来,在姜莱的眉心印下一吻。

    “你昨晚没睡好吧。”虽是问话,却极其肯定,姜莱身手抚上叶檀的黑眼圈,揉了揉他的太阳穴。

    叶檀的胳膊已经没了知觉,他抬不起手来再去握住姜莱,只是暖暖一笑,“总比投湖的好。”

    他自我调侃,让姜莱忽略他的异样。

    “今天还去公司吧好不好?”姜莱一动,身上的痛感传来,她想起今天又是难捱的一天,恳求到。

    “不过工作还是要丢出去一些,你得找时间补补觉。”

    “好,都听你的,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叶檀暗暗弯了弯手指,胳膊稍微有了一点知觉,他慢慢挪下胳膊,悄悄的活动着,一会还要给小丫头换衣服洗漱,他不能当独臂大侠。

    “说的这么可怜,我都心疼了。”姜莱好笑的看着叶檀。叶檀黏她,在她面前,那个所向披靡气场全开的男人,就像一只软糯的小奶狗一样,真的如他所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心疼我就快好起来,然后好好补偿我。”至于怎么补偿,夫妻之间,还能有什么?叶檀抬眼看着姜莱,等着她的反应。

    “好,快点好起来,补偿你,好好补偿。”姜莱郑重其事的应承下来,心想又多了一个坚持的理由了,她得还债。

    “乖。”叶檀蜻蜓点水的吻一一落下,落在姜莱的额头,眉心,眼眸,脸蛋,以及嘴唇上。惹得姜莱一阵战栗,吓得他赶紧停了下来。“对不起。”他连忙道歉。

    “没有,是我把持不住,我的男人,魅力太大。”姜莱调整好呼吸,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只不是回答她的,是自己嘭嘭乱跳的心。

    姜莱突然的情话和夸赞显然取悦了叶檀,他的脸上,露出了这几天来第一个真实又开心的笑。“嗯……”他应了一声,随即笑出声来。

    “带我去洗漱吧,我一会就得开始了。”姜莱一想起马上就要迎接新的一波挑战,虽然只是重复昨天的步骤和药量,但是还有莫名的抖了一下。被人娇宠关了,还真的有些怕疼了。

    “好,我端过来给你洗脸刷牙,你别动,免得身上疼。”

    叶檀想起姜莱身上的伤,眼睛暗了暗。

    姜莱大概能猜到,叶檀趁她睡熟了偷看了身上的痕迹,她扁扁嘴,“嗯,好疼,幸好有你在。”

    两个人从昨晚就一反常态,都是因为这些伤。

    “不通则痛,我们再坚持一下,通了就好了。”叶檀站起身,给姜莱掖了掖被角。

    姜莱吃了一惊,她抬眼看着叶檀,“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让我泡着了。”

    “不会,我希望你能好起来,只是如果有两口缸就好了,我想陪着你的。”叶檀的手又攥了起来,掌心传来的丝丝痛感让他心里更难过了。只是这一点点指尖的刺激,他的心就能感受到手掌的疼。那小丫头身上那些淤青,岂不是疼的心都要碎了。

    “没事,你陪着我呢,在这。”姜莱指指自己的心,又是一记甜言蜜语。

    叶檀的心稍微好受了一些,他点点头,转身去打水,这段时间,他的业务已经及其熟练了,洗脸,刷牙,然后瞬间检查了下姜莱的指甲,拿矬子修了修,免得承受痛苦的时候再不小心伤到自己。

    两个人收拾好,已经快七点半了,厨房那边,热气腾腾,草药味弥漫。陈婶等人已经早早醒来熬药,等着开始今天的治疗。

    姜莱胃口不错,叶檀也随着吃了不少,八点整,叶檀把姜莱放到大缸里,在旁边等着药来,他的手拂过姜莱的唇,“不能再咬自己了。”

    “好~”姜莱点头,经过昨天一天的折磨,她今天应该能好一些了,不至于昨天那么疼。

    陈婶拿着药壶进来,见叶檀站在身边,犹豫着要不要倒进去。她看了一眼姜莱,又看了一眼叶檀,无声的询问着。

    姜莱想了一下,点点头,“倒吧。”她攥紧了拳头,连脚趾都是屈着的,全身紧绷的等着第一波对她来说已经不算无法忍受的疼痛。

    计划比不上变化,姜莱怎么也想不到,干爹今天竟然加了药,饶是她已经准备好了,却仍然在药融入水中的一瞬间,惨叫一声,疼晕了过去。晕倒之前,她看了叶檀一眼。

    叶檀两只手握着缸沿,恨不能捏碎了它。哪怕他已经看见了那些淤青,他还是低估了这药效的霸道。

    “昨天她晕了几次?”叶檀忍着心痛,问陈婶。

    陈婶显然也被眼前的状况吓到了,“三次。”她下意识的回到。

    叶檀皱眉,“怎么样才能醒来?”

    “侯老说一会习惯了疼就会醒。”是习惯了会醒,不是疼痛过去了。也就是说,这个疼是一直持续的。叶檀抿了抿唇,感觉心里的疼又加重了一点。

    “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我在这陪她。”叶檀定定的站在旁边,看着里面昏死过去的姜莱。

    陈婶无奈的叹了口气,走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叶檀和大缸里泡着的姜莱。

    在姜莱醒来之前,叶檀有几次冲动的想要把她从里面捞出来,或者自己脱了衣服进去,和她一起受着。但是都没有实施。前者,他不能,怕前功尽弃,姜莱的苦白吃了。后者,他不敢,怕真的会影响药效。

    十分钟后,姜莱悠悠转醒,她苍白的脸上,细细密密的一层汗,两只眼睛只睁开了一点,很是疲累。缝隙中,一个熟悉的身影慢慢清晰起来,她猛地睁开眼,发现叶檀正站在她的对面,没什么表情,嘴唇却紧紧的抿着。

    “我没事。”她虚弱的出声,第一时间安慰叶檀。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爱的人吃苦受罪,比自己吃苦受罪还难受。要是此刻是叶檀泡在这里,她或许已经把缸给砸了。

    “嗯。”叶檀应了一声,然后走上前,帮姜莱擦了擦脸上的汗,然后印下一吻。他不敢用力,吻也只是拂过她的脸颊,蜻蜓点水一般,却小心翼翼,用情至深。

    “去上班好不好,你在这,我都不敢晕了。”姜莱慢慢熟悉了这一波痛感,比昨天强烈了很多,看来今天加了不少的药量。

    她不想让叶檀一直在这陪着她,除了增加痛苦,什么用都没有。

    “好,我去上班。晚上回来陪你。”叶檀点头,现在不管姜莱让他做什么,他都会应下来。因为他看得出,姜莱每说一个字,都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叶檀离开之后,姜莱重复着前一天的加药后昏迷,昏迷醒来又加药的痛苦过程。而第二天,显然比前一天更加的难熬。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第五天晚上,姜莱躺在叶檀的臂弯里,“明天可以休息。”

    叶檀就那样看着怀里的姜莱,明明屋子里开着暖黄的壁灯,他却觉得房间里到处都是璀璨的星光,而姜莱的双眸,如明月般熠熠生辉。

    “那我带你出去转转?”叶檀心里想着可行性,他要是推着轮椅的话,不知道姜莱会不会不舒服。这几天晚上,姜莱没有哪一天晚上是睡的熟的,半夜梦里都在喊着疼。

    “不行,你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姜莱拒绝,说的是事实,况且她也有自己的打算。

    叶檀抓住了她话里的重点,“你怎么知道我明天有重要的事情做?”

    姜莱没想到自己情急之下,竟然说错了话。

    “咳……猜的。”她脸少有的红了一下,倒是让苍白了多日的面色有了些许的改观,叶檀一时移不开眼。

    “什么时候加了一凌?”叶檀吻了吻姜莱的嘴唇,循循善诱。

    “嗯?”姜莱假装不懂。

    “微信。”叶檀提醒,耐心的在她的嘴唇上一遍一遍的描绘。

    “咳,好几天了。”姜莱尴尬了一下,就承认了。这几天,她担心叶檀,就加了秦一凌去问他每天的行程安排,并且嘱咐他尽量把叶檀的行程安排的满一点,让他没有时间去想七想八。

    可是她还是低估了叶檀的能力和效率,哪怕事情再多,他都能在下班之前做完,并且赶回家把她从大缸里捞出来,帮她沐浴换衣。除了第一天是陈婶帮忙,其余的每一天,都是叶檀亲自动手。

    “明天的重要事情,也是你让他安排的吧?”姜莱这几天被药折磨的昏昏恹恹的,只有有目的性的事情,才能让她强打精神,比如现在。

    姜莱觉得自己一定是药浴泡多了,脑子不灵光了,她心虚的看了一眼叶檀,“我明天想去找姜明山。”

    叶檀的眼神太过晃眼,她无力招架,直接坦白。

    “姜明山?你找他做什么?”叶檀皱眉,直觉能牵扯上姜明山的都不会是什么好事。

    “我们快结婚了,可是我还没能拿回妈妈的骨灰,我得去找他一趟。”想起这个,姜莱心里就堵得慌。妈妈已经去世这么多难,她还是没能拿回骨灰,连让她入土为安都不能。

    “那我……”

    “不用你陪。”不能叶檀说出陪你二字,姜莱就急忙打断了他。她不想让叶檀跟着,姜明山是因为叶氏的事情才被抓进去的,如果叶檀这个时候去监狱,会让有心人士生出无限遐想。

    “那我让小赵送你过去。”叶檀默了一下,知道姜莱的担心,虽然他不怕,但却不想拂了她的好意。

    “明天陆局长会带我过去,他打点好了。”姜莱摇头,小赵虽然靠谱,但是不如陆凡方便。

    “陆凡?”叶檀倒是有些惊奇,什么时候陆局长这么清闲了?

    “嗯,我问过他了,姜明山按理现在还不能探视,我这是走了特权。”幸好她提前问了陆凡,不然明天过去,肯定是白走一趟。到时候她临时再找陆凡,就不对了。

    “他假公济私习惯了。”叶檀倒也没说什么,有陆凡陪着,肯定要比小赵要好得多。

    “好了早点睡吧,明天我想早点过去,然后再去医院看看姨妈,婚礼的事情,我还没告诉她。”提起姜明山,姜莱自然会想起小帆,自从她出事,就一直没见过他们了,本来小帆说过来看看她,可是医院又离不开人,上次妈妈突然犯病,已经把他吓到了。

    “会不会很累?”一天要去两个地方,以前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是现在的姜莱,会有点吃不消。

    “不会,我心里有数。”姜莱握着叶檀的手,想要凑过去亲一下。叶檀连忙凑过来,不让姜莱费劲。

    “好,但愿明天能拿回骨灰。”叶檀想着姜明山现在已经在牢里了,而且要呆很久,再也用不上骨灰来威胁姜莱,要回来的几率很大。

    姜莱却不这么认为,姜明山的冷血,她早就领教过了,他不会有什么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样的话,他是属于临死之前也要拖个垫背的,就算拖不到,也要撕下别人一块肉的那种人。

    所以,哪怕姜明山人陷囹圄,没办法再起什么幺蛾子,也不会轻易把藏了十几年的东西交出来。

    陆凡早上到茹园的时候,姜莱和叶檀才起来没一会,正准备吃早餐。

    陆凡起了个大早,为的也是赶上他们的早饭时间,跟叶檀报备一下行程,让他放心。

    因为赶时间,姜莱没有吃多少东西,就离开了餐桌,说可以走了。叶檀也就跟着放下手里的食物,送他们出门。他推着姜莱,边走边跟陆凡交代,“她身上不少淤青,开车要慢一点,上下车要轻一点……”

    一直到陆凡的车已经离开,叶檀才停止了保姆式碎碎念。闷笑一声转身往回走。

    却在转身的一瞬间,感受到了一点不同的东西,他抬眼看了过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