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5章 叶檀,我疼。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糟糕!

    姜莱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睛,看着自己的身上,叹息一声。

    强烈的药效再加上她忍受不住时候的动作,她现在的身上已经青紫一片。她这样,怎么逃得过叶檀的眼睛。

    这段时间,她的一切洗漱换衣,都是叶檀亲手在做,她身上,恐怕多了根毫毛都能被发现,更别说现在这样。

    怎么办啊,姜莱用浴巾将自己裹住,看着旁边的陈婶,无力到了极点。

    陈婶也为难起来,一边心疼少夫人遭了这么多罪,一边担心一会少爷看到恐怕会疯。

    怕什么来什么,门口的车上传来,二人对视一眼,完蛋了,叶檀回来了。

    “陈婶,让干爹把他拦住吧。”姜莱叹气。一想到今晚要一个人睡,心里莫名的失落。

    习惯就是这样,前二十几年,她都是一个人睡,也没觉得怎么样。可是自从有了叶檀,每天晚上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沐浴液香味,感受着他的体温和心跳,她竟然沉迷其中。

    “好,我现在就去。”陈婶半拖半抱的把姜莱扶到床边,然后顾不上擦一把脸上的汗,火急火燎的跑了出去。她要赶在少爷进屋之前,把侯老给搬出去。

    侯老累了一天,正要休息,却被敲门声打断了关灯的动作。他从床上下来,走到门口,开门见是陈婶。

    “对不起,打扰到您休息了。”陈婶虽然急,但是还是保留了大户人家的好教养。

    “有事?”看得出陈婶是一路跑过来的,连呼吸都还很急促。脸上的汗也没擦。

    “少夫人身上好多淤青,不能让少爷看到。”陈婶言简意赅,挑最重点说了一句。侯老这时候才想起来,那个药效的后果。

    “算了,恶人我来当。”反正岳父嘛,刚开始都会威严一些的。

    侯老连鞋都来不及换,直接穿着拖鞋就往外走,生怕自己慢了一点叶檀就进屋了。而他的行为是正确的,归心似箭的叶檀和小玄几乎是一路竞走的速度往姜莱所在的主院走去。

    眼看着还有几米的距离,却见到一身睡衣穿着室内拖鞋的侯老突然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侯老的一瞬间,叶檀有一种想要直接闯进姜莱房间的冲动。他怕侯老出来又是阻止他。

    果然,侯老拐杖一横,“不能进去。”

    “干爹。”

    “外公。”

    叶檀和小玄同时出声,父子俩口气都是一样的,焦急中带着一点不满。

    一大一小两个人站在对面,同时皱着眉头,大小版相似的神情就那样看着他,侯老心里竟然生出一种压力。这种感觉,他似乎已经很久都没有了。

    咳咳……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压力,假装咳了两声,然后一本正经的说到,“现在还是不行。疗程之内,不能接近男性。”

    这种理由,连叶小玄都不信,又不是什么巫术,还要顾及男女,中药而已。

    叶檀蹙着眉,心里一波一波的担忧几乎要把他折磨疯了,可是面对侯老,他还是不能硬来。

    既然不能硬来,那就迂回一下吧。他叹了一口气,“好吧,干爹你早点休息,我不进去就是了。”

    叶檀落寞的拉着叶小玄,转身离开,留下侯老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不是吧,这么容易就走了?他都已经决定要耍无赖倚老卖老来压制叶檀,强行阻止了。可是实际上呢?就他那个鬼扯的连小孩子都骗不过的鬼话,竟然把叶檀说走了。

    “喂,你不会趁我回去睡觉偷偷溜进去吧。”耿直如侯老,直接问了出来。也算是激一激叶檀。

    叶檀停下脚步,“干爹,我尊重你,也尊重姜莱。”言外之意,不会。

    茹园的晚上,橘黄色调的夜灯亮起来,照着叶檀和小玄的身影,父子俩牵着手,坐在了人工湖旁边的椅子上,相视一眼,彼此凝重的心情通过眼睛表达出来。

    哎,叶檀叹了今晚第二口气,觉得自己那些所向披靡的评价简直一文不值。你看,眼下这点事,他已经为难成这样了。

    “打个电话吧。”叶小玄实在是太担心了,他怕姜莱出了什么状况,昏迷了或者怎么样才不让他们进去。可是叶檀比他想的更多,他翻出手机,在网上查了几味药的作用和药效,然后本就皱着的眉被他拧成了大地褶皱一般。

    “乖,别担心,咱们爷俩今晚撒泼打滚也得拿到通行证,不然明天谁都活不成了。”肯定要担心死了。

    电话在响了十几下之后,才被接起。

    姜莱有些心虚,再加上她忍痛时候的喊叫,嗓子哑的严重,声音特别的小。

    姜莱还能接电话,让担忧的叶小玄稍微放心了一点,他凑近叶檀,竖起耳朵想要仔细听姜莱说话。

    “睡了么?”叶檀揉揉小玄的脑袋,按了免提。

    “准备睡了。”姜莱头痛的放下手里的书,撒了个谎。睡什么睡,哪怕她现在疲累到了极限,可是眼睛里一点睡意都没有。

    “可是我们睡不着,我和小玄在人工湖边,今晚见不到你恐怕要投湖了。”这种情况,叶檀诸多聪明都用不上,简单粗暴的威胁加装可怜。

    “我真的没事,你们听干爹的,赶紧去睡觉吧。湖里鱼那么多,不缺你们两个。”姜莱轻声哄着,疲惫粗哑的声音从电话的另一头传来,让人放心不下。

    “真的没事么?你那么疼,我都不在身边,我感觉自己很没用。”叶檀突然说不下去,他抬头看着天,想把眼角的湿意给逼回去。就像姜莱之前说他,他怎么一遇到姜莱的事情,就哭唧唧的。

    “你……”怎么知道……姜莱一顿,自觉咽下了即将出口的话。

    “我今天到了叶氏,把秦一凌和何美丽都赶回去休息了。”叶檀不接姜莱的话,闲聊一般。

    “哦,应该的,不过辛苦你了。”姜莱不知道叶檀怎么会突然说这个,顺着他的话接了一句。

    “是很辛苦,因为哪怕我和小玄今天一直在做事分散注意力,却还是控制不住担心你。我们买了花给你,拿给你好不好?”

    叶檀朝小玄眨了眨眼,把手机凑了过去。

    “妈妈,我好想你。”小玄软糯糯的声音传来,姜莱鼻子一酸。

    小玄的性子她是知道的,她要是有事走不开,小玄不管多思念她,都只会在嘱咐她好好吃饭好好休息之后,果断的挂电话。被拒绝见面却这样无助又软萌的撒娇求见面,这是第一次。

    姜莱的坚持在一瞬间溃不成军。她差点脱口而出,让他们进来。

    可是最后一刻,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妈妈也想你,你再和奶奶住几天,过几天妈妈每天都陪你。”

    本来想好好打理启光,可是自从她回来,大小事情一直不断,倒是经常在医院,只不过没有多少时间去处理医院的事情,倒是叶檀帮了他不少事,做了很多安排,基本上交给赵友清和向锦明处理了。

    现在她病了,索性就再懒一懒,多抽一些时间陪陪小玄得了。

    撒娇失败,叶小玄撇撇嘴,看着叶檀懊恼的噘着嘴。叶檀摸摸头安慰了他一下,然后对姜莱说到,“老婆,我好想你。”

    口气跟小玄一样,只不过少了一点软萌,多了一丝委屈。

    姜莱突然觉得,自己是那个抛夫弃子的坏女人一样。她揉了揉眉心,刚要开口,就听叶檀又加了一句。

    “干爹的方子我记下了,明天我去医院配一副,自己泡一泡就知道你为什么不见我了。”

    姜莱:“……”老公太聪明怎么办?

    “算了,你们进来吧。”良久,姜莱叹了一口气,终于败下阵来。她一点都不怀疑,叶檀会真的泡一泡,而且不是明天,她要是再坚持,没准他一会就去泡了。

    得到通行许可,叶檀从了一口气,低头就见叶小玄朝他竖了个大拇指。他扯嘴角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然后弯腰抱起他,重新朝着主院走去。

    陈婶像战士一样,守在门口,一见少爷抱着小少爷又回来了,她差点就扯嗓子喊侯老救命了。

    “她同意了。”叶檀晃了下手里的手机,跟陈婶说了一句。

    陈婶将信将疑,看着叶檀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回去休息吧陈婶,我是妻管严来的,不敢不听岳父和媳妇的。”叶檀意味深长的看着倒戈到姜莱一边的陈婶,突然自黑了一句。

    妻管严什么的,还真没法和锦城的叶阎王联系在一起。

    陈婶最终,还是进屋去问了姜莱,得到肯定答复之后,才又出来跟叶檀道歉。一边道歉一边还在想着,一会少爷发现了会怎么办。

    陈婶护着姜莱,叶檀自然不会说什么,只是让她等一下,一会带小玄去休息。

    小玄是个聪明的孩子,从刚刚叶檀的话里也听出来姜莱可能是泡药浴遭罪了,才不让他们进去,怕见到了心疼。他率先进去,一下子冲到姜莱的屋子,然后紧张的推开门,一眼就看到床上靠坐着的人,正看着门口的方向。

    “妈妈。”他挪着步子,一点一点的往里走,眼睛不停的打量着姜莱哪里不对。

    脸色,更白了一点。看上去,更劳累了一点。嘴唇,破了……

    “是不是很疼?”他终于走到床边,却不敢碰姜莱,生怕弄疼了她。

    “乖,妈妈没事。别担心。”姜莱伸手,揽过叶小玄,只是扯到淤青的时候,力道顿了一下。

    她低头亲了亲叶小玄的小脸儿,露出一个轻松的笑,“这回放心了?妈妈真的没事,只是怕影响药效。”

    小玄回头,看到叶檀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只是站在那打量着床上的姜莱,眼神幽幽暗暗,让人没来由的心里一抖。

    他见了妈妈能说能笑的样子,终于放心了一点,生怕自己在这耽误了妈妈休息,连忙说到,“妈妈,陈奶奶还在外面等我,我先出去了。你早点休息,看上去太累了。”

    小玄的懂事让姜莱有些难过,孩子越是早熟懂事,越是她这个妈妈没尽到责任。她不顾身子疼痛,抱着他狠狠亲了两下,才松开手,“去吧,妈妈真的挺好的。等妈妈能走了,就带你出去玩。”

    “好。”小玄点头,一步三回头的往外走,走到门口,看了下站在门口当门神的叶檀,突然回头,“妈妈,你要是太疼,就咬老叶。”

    一直到小玄离开,叶檀也没有进来,仍然站在门口看着姜莱。也不说话,连呼吸都清浅的让人听不到。

    姜莱缴械投降,她勾勾手,“不是说送我花么?花呢?”姜莱看他两手空空,转移了下话题。

    “你都快不要我了,还记着要花?”叶檀挑眉,不是控诉,倒是在撒娇委屈。

    “哪里不要你了,你是我老公,我不要你要谁?”姜莱无奈,说了句好听的,连老公都叫了。因为叶檀的声音和眼神太有杀伤力了,让她招架不住。

    叶檀还是不动,哪怕听到那一声老公,他的身子抖了一下。

    “过来好不好,我没法去接你。”姜莱指指自己的双腿,声音有些委屈,她不是装可怜,她是真可怜。

    明明浑身疼的不得了,还得哄完一个又一个。

    叶檀心里一疼,快步走到床边,蹲了下来,他拉着姜莱的手尖,连握都不敢握。

    “不是很疼。”姜莱握住叶檀的手,主动提起。

    “我疼,这里疼死了。”叶檀指着自己的心脏,单膝跪在了地上,他低头亲了亲姜莱握着他的手

    “你先去洗漱吧,我等你一起睡。”叶檀的自责和无能为力让姜莱的心也跟着疼了起来,这个在她面前一直小意讨好,事事为她考虑的男人,有多爱她,她都知道。

    “我怕碰到你。”叶檀郁闷了,他心心念念的想进来,想要抱着她,亲吻她,却发现进来了他什么都不敢做。他甚至连床边都不敢坐,生怕床的一个起伏,会伤到姜莱。

    “先洗了再说。”姜莱一锤定音,叶檀听话的去洗漱,十分钟之后,叶檀裹着浴巾出来,头发抖吹干了,可见他动作多快。

    “幸好你坚持要进来,不然今晚我自己睡,可能会失眠。”姜莱浑身上下,连骨头带肉,都疼着,她朝着叶檀笑笑,不知道现在是庆幸他进来了,还是害怕他一会看见自己的身子。

    “以后别赶我了,我不会耽误公司的事情,但是我想陪着你。”叶檀还是不敢挨着床,他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得睡个沙发。

    “好。”姜莱点头。

    “你同意了?”叶檀倒是吃了一惊,她今天两次把干爹搬出来拦他的。

    “嗯,我怕你投湖。”姜莱揶揄,堂堂叶总裁,竟然拿寻短见来威胁人,说出去能笑掉大牙。

    叶檀摸了摸鼻子,尴尬的想要笑一下,却发现这几天的表情都挺苦大仇深的,他的脸都有些僵了。

    “睡吧,我困了。”姜莱抬起胳膊掀开被角,等着叶檀。

    叶檀连忙接过被子,小心翼翼的矮了个床边躺下,只敢牵着姜莱的手,不敢身手抱她。

    叶檀在身边,姜莱困意来的排山倒海,几乎是在说了一句晚安之后,就立刻陷入了沉睡。

    过了半个小时,叶檀忍着自己浑身都发酸的身子,犹豫了一下,终于解开了姜莱的睡衣扣子。

    入目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青紫,看上去不亚于经历了一场暴刑,他颤抖着手,把扣子扣上,不用再看,腿上肯定也是这样。他心里发疼,痛苦的眼中有着一种决绝的光芒。

    “叶檀,我疼。”睡梦中的姜莱,小声呢喃的一句梦话,声音粗哑的刺耳。叶檀挪了挪身子,小心翼翼的把姜莱抱在怀里,轻哼着不知名的调调,哄着她入睡。

    而怀里的人,在熟悉的热源和心跳中,舒缓了眉头,沉沉睡去,一夜再也没有梦话。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