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3章 坦白从严,抗拒者死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陈婶端着药进来的时候,姜莱的头发已经跟从水里捞出来的差不多,叶檀站在旁边,用毛巾不时给她擦着留下来的汗。

    “少爷,少夫人,药熬好了。”

    “等一下”姜莱吸了吸鼻子,突然说了一句。

    “怎么了?”叶檀一下子紧张起来,他立刻握住姜莱的肩膀,脸上的担忧那么明显。

    “干爹有没有交代什么?”姜莱朝陈婶使了个颜色。

    “哎呀,要不是少夫人提醒,我差点忘了。”陈婶说着,把药壶放在一旁,转脸看着叶檀,“少爷,侯老先生说了,您必须先出去。”

    在姜莱的提醒下,陈婶才想起侯老特意交代的事情,就是在药倒入大缸之前,叶檀必须要离开房间。

    “为什么?”叶檀感觉有些不对。

    “不知道,侯老先生没有说。”陈婶摇摇头,表示自己只是个传话的,至于原因,她是真的不知道。

    “这些中医疗法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清,反正就是你在会影响药效。”姜莱连忙接了一句。

    “什么?我会影响药效?”叶檀不解的瞪着眼睛,“你确定?”

    姜莱点点头,十分确定。若是一会药倒进来以后,叶檀在屋子里,他肯定会立刻就把她捞出去,那自然就是影响药效了。

    “这是什么鬼理由。”这个理由实在是太扯了,别说叶檀不信,就连一旁的陈婶都觉得十分荒诞。

    “不如你现在出去问问干爹,不然一会药真的凉了。”姜莱朝着陈婶拿进来的药壶努努嘴,果然里面冒出来的热气没有刚刚那么浓了。

    “好,我现在出去问问,一会再回来陪你。”叶檀虽然觉得十分不可信,可是也不敢拿姜莱的治疗开玩笑,他立刻快步出去,去找侯老问个明白。

    “陈婶,倒进来吧,倒完你就出去,立刻出去。”姜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泡在水里的两只手也攥的紧紧的。索性她没有留指甲的习惯,不然以她现在的力度,掌心怕是已经出血了。

    陈婶点点头,生怕药凉了会影响药效,连忙拿着药壶,就往大缸里泼了进去。

    唔……

    姜莱猛地一咬牙,两秒钟之后,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

    “出去。”

    “好,少夫人有事喊我。”陈婶生怕自己在这也会影响药效之类,连忙应了一声,拿着药壶就往外走去,而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转身的一瞬间,姜莱脸上所有的表情瞬间崩塌,一下子扭曲起来。

    啊……

    就在陈婶刚要开门的时候,姜莱终于忍受不住,低吼了一声。陈婶的身子猛地一抖,她立刻回头,正好看到姜莱喷出一口血来。

    “少夫人。”她快步跑了回来,这才看到姜莱的脸。平日里本就有些苍白的脸,此刻连一点红润都不见了,跟白纸一样惨白惨白的。

    “没……事……”姜莱想摇一下头,可是却发现整个身子如同被锁住了一般,一动都动不了。她咬着嘴唇的牙齿,终于松动了一下,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在她的牙齿离开嘴唇的一瞬间,陈婶发现,姜莱的嘴唇已经被自己咬破了,血珠一滴一滴的从嘴唇里渗出来,跟她刚刚吐血时残留在嘴唇下方的血混合在一起,滑进大缸里。

    “少……少夫人,是不是我药熬错了?”陈婶差点哭出来,第一个反应就是是不是自己刚刚熬药的时候做错了什么,以至于现在少夫人这么痛苦。

    “我……我去喊侯老。”她顾不上自己腿软,抬脚就要往外走。

    “不要。”姜莱连忙阻止她。现在叶檀应该还在家里,陈婶出去,会暴露的。

    “那怎么办?怎么办?我扶您出来先?”陈婶害怕极了,姜莱那一口血吐的不少,连大缸外面的地上都有很多。

    姜莱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似乎适应了药效,这才开口,“药没错,只是这个药效有点猛,泡的时候有点难受而已。”

    何止是有点难受,简直要痛死了。饶是姜莱这般坚韧的性子,都忍不到陈婶出门。可见这药效有多么的猛烈。

    “啊,药没错就好。”陈婶先是舒了一口气,然后又心疼的看着姜莱痛苦的样子,“可是少夫人你……”

    “我没事,痛习惯了就不痛了。”姜莱现在虚弱的连话都说不动了,她的头靠着大缸的边沿,缓了一会,才又说到。

    “陈婶,你出去看看他走了没有。要是走了,你就回来告诉我一声。”

    “您是怕少爷看到会心疼么?”陈婶现在终于明白姜莱刚刚让叶檀出去的原因了。

    “嗯。”姜莱闭上眼睛,任凭一波一波的疼痛席卷全身。

    “好,我出去看看。”陈婶点头,可是又有些担心姜莱一个人在这里会出什么事,一时间有些犹豫。

    “放心,比这更疼的我都受过,不会有事的。”当年她执着的想要练武,干爹就配过一些强身健体,疏通经络的药浴给她,那个疼,比现在这个还要疼上几倍。

    陈婶这才往外走,她频频回头,看姜莱只是闭着眼睛在那休息,这才稍微放心一点,拉开门出去。

    她走出来发现少爷果然还没走,正在那央求着侯老什么。

    少爷的性子她是知道的,什么时候开口求过人?可是他现在,正用着无尽祈求的口气,“干爹,你就让我留下来照顾她。我现在这样就算回公司也没心思做事。”

    “不行。”侯老铁了心要赶走叶檀,“在我诊治期间,你都不能在这里。不然我立刻回去。我从来不治不配合的人。哪怕这个人是我女儿。”

    侯老倔强的转过身子,不再看叶檀一眼,心里却在默念着,快走,快走,不然那个丫头会撕了他的。他年纪大了,禁不起那丫头的怒火。

    没错,侯老现在的要求,是姜莱偷偷让他做的。

    “那好吧,我就在外面等着,有事您喊我。”叶檀有些沮丧的叹了一口气,再难的谈判,他都有自信去赢,可是偏偏现在这个情况,他一点胜算都没有。虽然他不相信这个风尘仆仆赶来,歇一下都等不及的老头不会放弃姜莱离开,可是他不敢赌。

    凡是涉及到姜莱的事情,他一件都不敢赌。

    “不行。离开茹园,做你自己该做的事情。”侯老一步都不让。

    “不然你晚上都别想跟她一起。”

    叶檀这次真的郁闷了,大早上接回来的老泰山,怎么是个坑啊。

    “少爷,您就听侯老的吧,少夫人这边您别担心,还有我们在呢。要是连晚上都不能回来,您才要哭呢。”陈婶见状,想起姜莱刚刚痛苦的样子,连忙拉过叶檀,小声的说到。

    她一定要把少爷哄走才行。不然少夫人那个样子,少爷会心疼死。

    不知道是陈婶的话起了一点作用,还是叶檀不得不无条件服从这个岳父的命令,叶檀无比郁闷的离开了茹园,不过在他走之前,他把叶小玄给一起拎走了。

    侯小春那个定时炸弹,不知道哪一会就炸了,现在所有人都在关注着姜莱这边,要是被侯小春得着机会,小玄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带我去哪?”叶小玄爬上叶檀的车,看到里面的安全座椅,吃了一惊,

    “哇,老叶你这是特意买给我的么?”小玄回头看着帮他扶着车门的叶檀。

    “当然。”叶檀把小玄放在安全座椅上,帮他系好安全带。然后才绕过车尾,钻进车里。

    “带你去叶氏转转。”叶檀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叶氏又不是游乐场,有什么好转的。”叶小玄心里暖暖的,他虽然不知道叶檀突然把他拎出来是因为什么,可是他能感受到老叶对他的在乎。

    “反正以后都给你,先熟悉一下业务。”叶檀想都没想,就回了一句。差点把叶小玄气哭。

    熟悉业务什么的,能不能等他再大一点,他才四岁好不好,四岁啊,四岁。

    “老叶,你觉得一个四岁的小孩能熟悉什么业务?”他拖着腮帮子,眼巴巴的看着叶檀。

    “你的四岁,顶别人十四了。”叶檀说的虽然有些夸张,可是以小玄现在的脑子,确实也比得上十四岁的普通孩子。

    “切,哪有你这样夸自己儿子的。”小玄咧着嘴,能得到老叶的肯定,他心里已经快要乐开花了。

    “嗯,我儿子当之无愧这样的夸。”叶檀抬头,正好看到后视镜里叶小玄的表情,原来的话被他咽了回去,然后肯定的点点头。

    父子俩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气氛轻松了不少,叶檀也很庆幸自己的决定,把小玄带在身边,不然他肯定要一直担心姜莱的情况。

    而被他担心着的姜莱,现在在加了第二壶药之后,昏了过去。

    陈婶一下子把手里的药壶丢开,什么都顾不上,哭着跑出去找侯老,说姜莱晕过去了。

    “能忍到第二壶才晕,她已经不错了。这种药,就是个大男人,也挺不过第一壶的。”

    侯老叹了口气,这个丫头,忍痛的能力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强悍。

    “就没什么法子缓解一下么?”孟茹在旁边,听着陈婶的话,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

    “没有,药会越来越浓,她晕倒的次数也会越来越多。这才刚开始。你们去里面陪着她吧,等着她醒了,就加第三壶。”侯老疲惫的打了个呵欠,十几个小时的飞机,他一直都没怎么睡好,再加上一回来就没得闲,他现在觉得好累。

    “好好好,我们看着,亲家你赶紧休息一会。”孟茹拉着还在抹眼泪的陈婶,转着轮椅离开,到了姜莱的门口,深呼吸了一下,才扭了门进去。

    姜莱哪怕是已经昏了过去,脸上的痛苦却一点不少。她仍然死死的咬着陈婶帮她放在嘴里的毛巾,可见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

    “可怜的孩子。”孟茹看着姜莱,不由双手合十,“少天,你在天有灵,保佑保佑这两个孩子,让小莱快点好起来吧。”

    不知道是不是孟茹的祈祷起了效果,他们进来没多久,姜莱就悠悠转醒。她看到屋子里的孟茹和陈婶,依旧是虚弱的笑笑,然后从牙缝里轻声的吐出一句,“我没事,加药。”

    哪怕陈婶和孟茹再不忍,也要按照侯老的话,接着加药,不然姜莱之前的苦可算是白受了。

    第三壶药加进去,几乎是没有停顿的,姜莱立刻就昏死过去。她虚弱无力的靠在大缸上,要不是旁边有布带隔着,她都支撑不住。

    而叶檀和叶小玄,此时也已经到了叶氏集团。叶檀没有走自己的专用电梯,而是拉着叶小玄的小手,从正门大厅进去,一路穿过一楼的办公大厅,坐着室内观光电梯上到自己的办公室。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叶总带着个孩子去了办公室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叶氏,也在及短的时间内,通过微博,朋友圈等渠道,渗透到了锦城乃至全国。

    疑似叶檀私生子的消息,再一次爬上了热搜榜。

    秦一凌和何美丽从早上起来到现在都怪怪的,他们看着对方,都有些别扭的神色,而这种别扭,一直延续到了他们到叶檀的办公室,准备汇报工作的时候。

    “你们两个怎么了?”叶檀的眼睛,毒的跟什么一样,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两个人的不对劲。

    “没有啊,挺好的。”秦一凌故作轻松的捏了一下叶小玄的小脸,然后一屁股坐在小玄身边的沙发上,却因为用力过猛,腿一下子磕到了茶几。

    他嘶的一声,连忙揉了一下自己的腿。

    何美丽则没有坐,她仍然站在原地,目不斜视的看着叶檀的方向,“叶总,这几天的工作报告都在这里,我先出去忙,有事您再叫我。”

    不等叶檀答应,何美丽已经径自拉开办公室的门,急匆匆的走了出去。

    “你把人姑娘怎么了?”叶檀审视的看着秦一凌,当年他压迫何美丽的尿性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也就是何美丽这样坚忍的姑娘,换另一个早就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罢工不干了。

    “都说了没有嘛。”秦一凌的耳根,可疑的红了起来,他的脑子里,一下子想起自己今天早上推开洗手间的门时,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怎么知道刚好她家洗手间的锁坏掉了,他怎么知道何美丽会大早上在里面换衣服,他怎么知道,他昨晚因为失眠睡得太晚,醒的时候竟然尿急的先解了裤带。

    画面实在是太特么尴尬了。他活了三十几年,第一次这么尴尬。

    尴尬的他想一头撞死在墙上算了。

    “有奸情……”叶小玄扯着秦一凌的耳朵,两只毛嘟嘟的眼睛满是坏笑。

    “老叶,老秦的耳朵红了哎。”看热闹不嫌事大,他朝着叶檀喊到。

    “嗯?”耳朵红?叶檀终于发现了秦一凌不对劲的地方,他以为是秦一凌又压榨了何美丽,两个人闹别扭了。可是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至于是不是叶小玄说的那样,有奸情,还有待商榷。

    他走到秦一凌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坦白从严,抗拒者死。”

    噗,叶小玄笑喷,老叶实在是太黑了。

    “真的没……”秦一凌什么两个字都还没说出口,就被叶檀打断了,“行了不问你了。”

    呼,秦一凌吐出一口浊气,他还真怕boss问,不是他不能不说,而是以boss的智商,一会就能识破。

    “我去问何秘书比较快。”

    噗……秦一凌差点被叶檀的话气吐血。面对boss,他好歹还能多捱一会,可是何美丽肯定分分钟缴械投降坦白交代了。

    那他可就完了……

    ------题外话------

    世界杯,有熬夜的小可爱么?评论区来猜猜啊……猜对有奖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