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2章 哪怕大海里一根针我也给你捞回来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外面风大雨大,可是睡在叶檀怀里的姜莱,却一夜好眠。

    新的一天,太阳照常升起。正如叶檀说的那样,是一个大晴天。姜莱躺在床上,看着外面的蓝天白云,心里想着,干爹的航班,马上就要到了。

    叶檀亲自去机场接,已经出门一个小时了,姜莱揉着自己摔疼的膝盖,心里一阵烦躁。

    她的针灸效果,目前来看,一点都不明显。她刚刚试着下地,扶着床沿想要看看,可是却发现两条腿仍然不属于她一般,没有一点直觉。她重重的摔在地上,半天才爬起来。

    开门的响声打断她的思绪,她收回有些僵滞的视线,看向门口,侯大春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没有去机场?”姜莱有些意外,她以为侯大春已经早早就去机场接人了。

    “我倒是想去,可是又不想看到某些讨厌的人,只好留下来咯。”

    侯大春磨了磨牙,这些天,叶檀没少压榨他,他一点都不怀疑,他比叶氏的员工还忙。先是帮姜莱收拾被打砸的房子,然后又坐镇启光,大事小情他一个人跑翻天,都快累吐血了。

    早知道这样,他还不如让老头子直接把启光给他算了,那样他好歹干活还有钱拿,现在到好,累成狗,也就混个包吃住,连买棒棒糖的钱都没见到过。

    一想起这些,他就生气。气这个不睁眼的女人千挑万选,怎么就找了个这么黑的男人。

    噗……

    姜莱终于明白他不去机场的原因,敢情是怕叶檀奴役他。

    “你还笑,信不信我趁着他不在,把你揍一顿。反正你现在打不过我。”

    侯大春挥舞着自己的拳头,恶狠狠的吓唬姜莱。

    要是侯小春在这,姜莱也许还慎重一点,可是侯大春就算了,她翻了个白眼给他,“你可以试试。”

    她晃了晃枕边的针包,“小姜飞针了解一下。”

    “哼,不跟残疾人计较。”侯大春暗搓搓的退后了一步,脑子里瞬间想起姜莱当年苦练针灸,偷偷拿他练手的事情。他默默的泪了一下,怎么感觉自己这么命苦,一直被欺负着。

    之前是被姜莱和叶小玄欺负,现在是被叶檀欺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一家三口,兼职一丘之貉。

    残疾人么?姜莱拿着针包的手一顿,然后默默的放在旁边。她看着自己的双腿,第一次觉得,自己真的是残疾了。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这么一天,连路都走不了。她可以没钱,没权,没地位,因为这些她只要努力就会有。可是这双腿,她要怎么努力,才能恢复?

    侯大春坐下之后,才发现姜莱的异常。

    “喂,怎么了?不舒服?”

    他紧张的站起来,顾不上害怕姜莱拿针扎他,扶着床沿问到。

    “是不是你们都觉得,我以后都是个残疾人了?”

    侯大春看着姜莱直视他的眼睛,那双平日里坚毅凌厉的眼睛里,现在满是哀伤和无助,她茫然又绝望的样子,让他的心狠狠的痛了一下。

    “我……我胡说八道的,你别伤心啊,你知道我的,嘴贱的要命。你别难过啊。”侯大春慌了。姜莱在他面前,一直都是隐忍坚强的,极少有这种脆弱无助的时候。

    “你说,我要是一辈子都站不起来了,我该怎么办?”

    “不会的,不会的,你别灰心,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老头子一会就来了,他那么宠你,一定不会让你一辈子都躺在床上的。”

    侯大春恨不得扇自己几个嘴巴,受点欺负就受点欺负嘛,反正他都习惯了,大男人受点欺负又不会少块肉,干嘛嘴贱的说什么残疾人的话。

    “就算老头子治不好,还有别人,你放心,到时候我什么都不干,每天都出去找,我就不信全世界那么多人,还找不到一个能治好你双腿的人。”

    侯大春轻轻的抱着姜莱,拍着她的后背。

    “滚出去。”病房的门开了,叶檀黑着脸从外面走了进来,眼神恨不能把侯大春给烧出一个窟窿。

    猛然想起的声音把侯大春吓了一跳他条件反射一般一下子跳了出去。幸好姜莱早就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有所准备,不然非得倒在地上不可。

    她斜了叶檀一眼,难得她脆弱一下,就不能让她靠一会,自己疗疗伤。

    “怎么了?”叶檀见姜莱脸色有些不好,顾不上身后的人,快步走到床边,用胳膊肘把侯大春用力的怼到一边,然后把姜莱搂在怀里。

    “我没事。”不知道是不是叶檀身上有魔力,在他靠近姜莱的一瞬间,姜莱就觉得有一种信念,她一定会好起来。

    “啧啧啧……”叶小玄拉着一个老者,咋着嘴走了进来,对侯大春竖了个大拇指。

    “行啊,胆子够大的嘛,jasper大佬,连我都不敢抱我妈,你竟然敢抱,真是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啊。”他绕着侯大春走了三圈,中肯的点点头,对他的勇气表示赞赏。

    侯大春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谁知道叶檀这么快就回来,他不过是安慰一下姜莱,自己妹妹,连抱一下都不行么?

    “干爹。”姜莱扶着叶檀的胳膊,挪了下身子,朝着小玄身后的老者打了声招呼。

    侯老一身米白色的中式棉麻衣服,白白的胡须自然垂下,颇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可是此时,他的心却没有一点超脱的感觉,他看到床上的姜莱,眼睛蓦的一酸,差点流下泪来。

    “你看看你,才回来几天,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样。你啊……”侯老恨恨的敲了姜莱一下脑袋,然后把她抱在怀里。两滴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落了下来。

    “让干爹担心了。”姜莱的鼻子也有些酸,她拍拍侯老的后背,安慰着他。

    “我不会有事的,有干爹在,我一点都不担心。当年你能把我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现在也能。”

    “能,一定能。我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会把你治好,你放心。放心。”侯老的拳头攥得紧紧的,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小丫头给治好,不然他行医一辈子,还有什么脸当她的干爹?

    侯大春撇撇嘴,给了叶檀一个不愤的眼神,这回怎么不让老头子滚开?就他好欺负是吧?

    叶檀懒得理侯大春这个没脑子的挑衅,他是疯了才会让侯老滚。

    “干爹,您先休息一会吧。”他在侯大春鄙视的眼神下,狗腿的上前,扶着侯老的胳膊,叫了一声干爹,而且叫的那么顺口。

    侯大春不知道的是,从叶檀第一眼见侯老开始,叫的就是干爹,他的开场白是,“干爹,我是您干女婿。”

    “不急休息,不急休息,先让我看看。”侯老松开姜莱,搭上姜莱的手腕诊脉。

    “您还是先休息吧,坐了那么久的飞机,吃不消的。”姜莱收回手腕,拉住侯老的手。

    “对了,小阳怎么样了?”姜莱虽然有定期看小阳的身体报告,可是见到干爹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林阳的病现在医学界还没有明确的治疗方案,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现在有专门的医疗小组在实验,你先不用操心,操心也没有用。”侯老坐在叶檀搬过来的椅子上,重新拉过姜莱的手腕,眯着眼睛感受着姜莱的脉搏。

    过了一会,他又诊了诊姜莱的另一只手腕。

    “收拾东西回家,从今天开始,一切听我的。”侯老放下手腕,站起身,也不说姜莱现在的情况,转身对叶檀说到。

    “我需要一口大缸,能装下她那种。还有熬药的砂锅,燃气灶,要20个以上。另外,给我两个能打下手的,要女的,能帮她的。”

    “好,我们到家前会准备好。”

    侯老说的这个地方,叶檀想了一下,茹园最合适了。妈妈和陈婶都在那,那边屋子也多,很方便。

    他立刻打电话给陈叔,让他按照侯老的吩咐去准备,顺便让他准备客房。

    “不错,小丫头有眼光,嫁了个好男人。”侯老虽然不是丈母娘,但是看这个女婿也是从心里往外喜欢。这个喜欢无关他的长相和身家,为的是他因为床上这个女人,所表现出来的所有担心,以及对他的态度。

    “咳……”姜莱没想着干爹会突然说了这样一句,她呛了一下,然后又理所当然的点点头,“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这边叶檀挂了电话,那边的茹园立刻就忙了起来,家里所有的人都分头行动,大缸家里有一口,是几年前叶少天做实验时候用的。但是燃气灶和砂锅全部要去重新置办,大家分头行动,有的去联系燃气公司,有的去采买砂锅,有的去准备客房,有的去洗大缸,沉寂了好几天的茹园,一下子忙碌起来。就连孟茹,都挪着轮椅四处查看,看看哪里还缺什么。

    而她们不知道的是,隔壁廖家,有一个人,正不解的看着他们。

    等到姜莱回来的时候,茹园果然已经如叶檀说的那样,一切准备就绪。她坐在轮椅上,看着在门口等着的孟茹,都在轮椅上的婆媳二人,无奈一笑,这场面还真是有些悲凉。

    “亲家公,我失礼了,快请快请。”孟茹上前,热情的对侯老打招呼。

    “初次见面,我两手空空,才是失礼了亲家母。”侯老两手一摊,无奈的抖了两下,他自从得知姜莱出事,脑子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怎么才能把她治好,礼物什么的,他根本就没想过准备。

    “行了,你们俩扯平了,快点进屋吧,外面好热好热。”小玄打断两个人正式又虚伪的打招呼,拉着侯老往里走,叶檀推着姜莱,陈婶推着孟茹,也笑着进了门。

    “东西都放在我的院子了,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在那里熬药治疗吧。”孟茹说到。

    “啊?这怎么行?那您住哪?”姜莱吓了一跳,茹园的主宅就是现在孟茹住的地方,虽然有足够的房间,可是又干爹在,婆婆也不方便住。

    “我已经把东西搬到客房了。主院宽敞,到时候忙起来也能转开。客房的院子还是太小了。”叶檀挂了电话孟茹就决定先把主院腾出来,姜莱的病是大事,一切都以这个为主。

    “妈。”姜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病了的原因,最近情感倒是丰富了很多,听到孟茹的话,她的鼻子有些酸酸的。

    “傻丫头,你赶快好起来妈就开心了。哭鼻子我要笑话你的啊。”孟茹捏了捏姜莱的鼻子,扭了扭。

    “羞羞脸,哭鼻子。”叶小玄小脑袋凑到姜莱面前,扮了个鬼脸,把姜莱逗笑了。

    姜莱伸出手指,在小玄的额头上戳了一下,“谁哭鼻子了。”

    侯大春扶着侯老,看着这一家子的温馨,心里也跟着暖暖的。就像侯老说的,姜莱是个有眼光有福气的孩子。她给自己挑的男人,是个好的,就连这个婆婆,都是顶好的。

    侯老是个急性子,他顾不上休息,就开始让叶檀把他从启光带过来的药材拿过来,刚刚停下的人们又是一波忙碌,点火的,加水的,熬药的,到最后,反倒是侯老最清闲,他坐在叶檀搬过来的躺椅上,只负责动嘴指挥就行了。

    没多久,刺鼻的中药气息就弥漫开来,充斥着整个客厅。而姜莱,此时也已经被叶檀抱进了大缸里做好,温热的水一桶一桶的往里倒去,没多久,就到了侯老要求的量。

    “我怎么有一种会被煮了的感觉?”姜莱苦笑一下,水温有些热,她的额头已经出了不少汗。

    “辛苦了。”叶檀不顾姜莱额头的汗,深情印下一吻。“别担心,一定会好起来的。”

    “要是……一直不好怎么办?”姜莱想了一下,突然问了一句。她的心境,还是受侯大春那一句残疾人影响了。

    一直不好?叶檀的嘴唇离开姜莱的额头,他最近每天想的是姜莱什么时候会好起来,却从来没想过一直不好这个可能。

    他不能看着他的小丫头一辈子都待在轮椅上。

    “我不会放弃。世界那么大,我们总能有办法的。就算那个办法是大海里的一根针,我也能给你捞回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