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1章 不到最后,她决不放弃。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对于秦一凌这种一寸光阴一寸金的日常加班狗来说,买菜做饭这种事是很浪费时间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在菜市场走了一圈,明明很嫌弃,脑子里一直在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暗暗想着自己下次一定不能再被一条鱼吓到的时候。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下次这种字眼,怎么会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他愣神的看着厨房里忙碌的何美丽,手摸上烟盒,从里面拿出一根,放在嘴里。

    厨房里传来滋滋的声音,让他一时恍惚的忘记了点火,过了好一阵,他又把烟重新塞到烟盒里。

    何美丽的出租屋还不算小,一个将近五十平的小两居,厨房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里面锅碗瓢盆一应俱全。何美丽穿着一件碎花的小围裙,正在熟练的切菜,洗菜,炒菜。手上得闲的时候,还拿起抹布擦一下灶台上溅出来的油和洗菜的水渍。

    香味渐渐飘出,不是大餐的味道,是青菜的原始气息。秦一凌吸吸鼻子,竟然觉得有些好闻。

    突然,一股难以名状的气味传来,有点臭,又有点香,夹杂着辣椒的味道,充斥着小小的厨房,和客厅。他知道何美丽在炒那个传说中的猪大肠。

    他忍着嗅觉的虐待,走到厨房门口,“喂,恶心不恶心?”

    他实在想不出,一个二八年华的小姑娘,是怎么把那一段恶心人的猪大肠切成一小段一小段,然后放在锅里爆炒的。

    “吃的时候,你就不觉得恶心了。”何美丽扭头,挥动着手里的锅铲,磨了磨牙。

    “我不吃。”坚决不吃。秦一凌又在心里默默的加了一句,然后就倚在门上,看着何美丽做菜。

    不得不说,他教出来的徒弟,做事情就是有条不紊,一点都不慌乱。他甚至觉得何美丽在厨房的表现,跟在办公室有着同样的风格,做事有条理,是他的风格没错了。

    一头是汗两手是油的何美丽自然是不知道他的想法的,要是知道了,肯定一个锅铲拍在他的脑袋上,然后告诉他,她从六岁开始做饭的时候,可不认识什么秦特助。

    “好了,帮我把菜都端过去吧,我去洗个手就来。”何美丽指着灶台上摆着的已经炒好的菜,冲着秦一凌说到。然后自己闪身去了卫生间,洗手洗脸。

    秦一凌走进厨房,看着何美丽炒好的菜,犹豫着要先端哪个,他快速的避开爆炒猪大肠,把手伸向了最边上的一盘。

    翠绿的小油菜,配上切好的香菇和胡萝卜,颜色现言,味道也很不错。他两只手小心的端着盘子,一步步走到客厅的餐桌上。餐桌上的桌布跟何美丽的围裙是同款的小碎花,跟她平日里呆板的职业套装一点都不一样。

    何美丽炒了四个小菜,和一个汤,除了那盘爆炒猪大肠,秦一凌都端了进来,然后拿起筷子,挑了一片苦瓜放在嘴里。

    两秒钟之后,他捂着嘴巴,快步走到厨房的垃圾桶旁边,呸了一声,吐掉了嘴里的东西。

    “干嘛了?”何美丽出来,就看到秦一凌一脸痛苦的样子。

    “你这苦瓜做的,还真是苦的要人命了。”秦一凌又吐了两下,才直起腰来。

    太苦了有没有,简直要了他的命。

    “苦瓜不吃苦的,难道要吃甜的?那还不如直接吃甜瓜算了。”何美丽推着秦一凌,从厨房出来,然后发现缺了个菜,又跑回去把那盘猪大肠宝宝贝贝的碰出来,恶趣味的在秦一凌面前晃了一下。

    “好臭,快拿走。”秦一凌皱着鼻子用手扇了扇味道,嫌弃的不要不要的。

    “算了,没口福的人。”何美丽无趣的撇撇嘴,然后把它放在自己旁边,拿勺子给秦一凌盛了一点汤。黄骨鱼炖豆腐,色香味俱全。

    “你也只能吃一点凡人吃的东西了。”

    “你意思是,仙人才吃那玩意?”秦一凌接过汤,拿勺子舀了一口放在嘴里,觉得还不错。虽然距离他经常吃的那家私房菜的老火靓汤还差不知道多少个等级。

    “当然,这是我们小仙女吃的。”何美丽说着,夹起一块大肠放在嘴里,然后用一个极度享受的表情告诉秦一凌,她嘴里的东西有多好吃。

    看着何美丽嘟着嘴,微眯着眼睛的样子,秦一凌竟然有了一点不该有的反应。该死,他用手按住自己燥热的小腹,狠狠的灌了一口水。

    这都什么事,他到底该死的在想什么?

    “你怎么了?”一块猪大肠吃完,何美丽睁开眼睛,就看到秦一凌别扭的表情。

    “没,没什么。”秦一凌摇头,慌乱中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等放在嘴里之后才知道,又是苦瓜。而且比上次还苦。因为他夹太多了。

    唔……

    他扭曲的表情让人觉得,他此时不是在吃东西,而是在忍受着酷刑。

    哈哈哈哈……

    何美丽被秦一凌逗的笑的停不住。看着秦一凌再一次跑到厨房,大吐特吐了一番。

    “我说师父啊,你吃东西这么娇气的么?以后娶老婆要娶个厨师才行了。”

    “娶什么老婆,女人都是麻烦的生物,我做个黄金单身汉挺好的。”秦一凌又灌了一口水,才勉强压下嘴里的苦味。然后默默的把那盘苦瓜炒蛋挪到了一边,免得自己一会再误夹。

    “你是不婚主义者?”何美丽显然被秦一凌的话吓了一跳。平时在办公室或者聚会的时候,秦一凌可没少哀怨自己是孤家寡人什么的,从来没有说过自己要一直单身。

    “嗯,结婚有什么好的。”秦一凌手里的筷子顿了一下,然后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吃了半天,都没吃出什么味道。

    “哦。”何美丽哦了一声,不再多说,也默默的夹了一口菜放在嘴里,心里想着今天的苦瓜还真的挺苦的。

    “哎呀,下雨了,我去收个衣服。”外面雨打玻璃的声音乒乒乓乓的传来,何美丽立刻起身,跑到阳台上,把晾着的衣服都收了起来,放到卧室,然后又回到餐桌。

    秦一凌已经吃的差不多了,他拿起车钥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谢谢你这一桌满是人间烟火气的大餐。”

    四菜一汤,秦一凌只吃了其中的两道菜,不过感觉还是不错的。

    “你等下再走吧,现在雨好大。”何美丽看着窗外的雨点,噼里啪啦的,显然是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

    “没事,一场雨而已。”秦一凌站起身,突然凑到何美丽面前,“再说了,这么晚,你就不怕我是个坏人,嗯?”他呲了呲牙,装的大尾巴狼一样。

    “怕,怕死了,走走走,赶紧走。”何美丽脸一红,羞恼的推开秦一凌,快步走到门口,打开门。

    哈哈哈哈。

    秦一凌不由的笑出了声来,他晃着车钥匙走出去,正要关门,却见何美丽拿了一把伞也跟着走了出来。

    “这么晚了你去哪?”他不解的问到。

    “送你下去。”何美丽啪的一声把门带上,然后率先走了下去。

    “不用吧,我一个大男人送什么送,快点回去,外面还下雨呢。”秦一凌没想到何美丽是想要下楼送自己,连忙拉住她。

    “礼貌。”何美丽干干的回应一句。

    走到楼下才知道外面的雨有多大,而且雨里还夹杂着少量的冰雹。难怪刚刚玻璃上有噼里啪啦的声音,原来不止是雨,还有冰雹。

    “不行,太危险了。”何美丽当机立断的拉回秦一凌。

    “我可以的,开着车怕什么。”秦一凌明白,下冰雹开车有多危险。可是他总不能留宿吧,对人家小姑娘名声也不好。

    “我怕。”何美丽脱口而出。说完才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什么。

    “啊?”秦一凌一愣。

    “你救我一个徒弟,我还不想给你送终,赶紧的。”何美丽拽着秦一凌坚决不让他出去,她使着劲把人拽到电梯门口,按了上行。

    何美丽的倔劲儿秦一凌还是知道的,一旦决定了的事情,八匹马也拉不回。而且他也确实有点顾忌这种天开车回去。只好跟着何美丽又重新回来。

    跟之前不同,他突然觉得屋子有点小,仿佛不管看什么,都能跟对方擦肩而过。比如他想娶喝口水,比如他想去个洗手间。

    “有点困了,我先睡了。”何美丽也觉得有点尴尬,她草草的洗了个脸,就道了一声晚安,回了自己的房间。

    提起困,秦一凌也打了个呵欠。推开次卧的门,他坐在那张小床上。床上新换的床单和被子还带着暖暖的阳光味道,跟自己家烘干的不同,这些被子,似乎还是有着让人觉得安逸的烟火气息。

    外面风骤雨急,屋子里的人辗转反侧,何美丽躺在床上,一点睡意都没有,她盯着天花板已经半天了,可还是睡不着。

    那么坚决的把人拉了回来,原来虐的是自己。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叹了一口气,再一次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强迫自己闭上眼睛。

    而她看不到的是,睡在隔壁的秦一凌,也同样没有睡着。哪怕被子上的味道让他觉得安心,他的思绪回到很久很久以前,那个同样是暴雨天的晚上。

    锦城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什么行人在走了,因为下雨的缘故,就连街边的便利店,都早早的关了门。往日里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大街上,只有昏黄的路灯,在暴雨中无畏的矗立着。

    夏芬就蹲在启光医院不远处的一个车棚的角落,被风吹过来的雨滴已经打湿了她的衣服,可是她却浑然不觉,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前方的路面,嘴里喃喃的念叨着,“安安,你要保佑妈妈,保佑妈妈有一天,能亲手帮你报仇,杀了那个贱人。”

    雨水从她的头发上滑落,冲刷着她的脸,却冲不散她脸上的怒意和仇恨。

    启光医院里,却没有受大雨影响,依旧灯火通明,忙忙碌碌。叶檀推着姜莱,从监察室回到病房。

    “怎么会突然下起雨来?”姜莱皱皱眉头,明天干爹会赶回来,不知道这雨会不会影响航班。

    “放心吧,我看过天气预报了,明天是个晴天。”叶檀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揉了揉她的脑袋,安慰道。

    “嗯,你睡一会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自从姜莱车祸住院到现在,已经有一个星期了,叶檀几乎没有离开过她身边半步,大事小情全都不假他人之手。包括上厕所,洗漱洗澡等,都是他一个人忙。

    照顾完她,还要去忙工作。那么大的叶氏,有多少事情等着他做决策,有多少决策等着他拍板,姜莱不用想都知道。

    哪怕叶氏现在有秦一凌坐镇,叶檀还是有很多事情要亲自处理。

    他每天睡觉的时间加一起,连四个小时都没有。

    看着叶檀失去了光泽的头发,和疲惫的脸,姜莱觉得心里酸酸的。这个男人,为她做到了极致,而她,似乎还什么都没有做过,哪怕一句走心的表白都吝啬的不得了。

    “说什么呢,你是我老婆,照顾你天经地义,有什么辛苦的。别胡思乱想,今天还针灸么?”叶檀说着,把姜莱抱到床上,让她靠着,然后问到。

    自从姜莱的手臂恢复了直觉,她就每天都给自己的腿针灸一下,哪怕李玉升已经看过了,说针灸的效果不大,她也没有放弃。

    “要。”她点点头,她也明白,以她现在的情况,就算好起来也没有那么快。可是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她都不会放弃。那么好的叶檀,还在等着她。她一定要好起来,走着到他面前,跟他说一句我愿意。而不是坐在轮椅上。

    “好,那我帮你拿过来。”叶檀比姜莱更加期待针灸的效果。他多希望她能好起来,像以前那样能走能跳,抬起腿来能踢到几个壮汉。

    姜莱轻轻捏着针尾,神情专注的看着自己的双腿,从绝望到希望,从希望到失望,再从失望重新回到绝望。她这几天已经经历了太多,多到她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还有多少希望,距离下一次失望还有多远。

    不到最后,她决不放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