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70章 不管是真疯还是假疯,都会变成真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夏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监狱的门的,她脚步踉跄着,脑子里过电影一样,想着自己活过来的大半生。

    宠爱自己的老公,漂亮懂事的女儿,富足的生活,看似人人艳羡,实则龌龊不堪。她昔日包养很好的脸上,因为几天没有打理,已经开始粗糙起来,因为缺水的缘故,皮肤甚至有些疼。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衣服,是早上在路边的店里随便买的,刚刚穿了一会,就皱巴巴的,和她平日里穿的那些光鲜的衣服有着云泥之别。

    她木然的移动着脚步,发现自己不知道要去哪里。

    她想去看看女儿,可是人家不让。说是案子还没调查清楚。她想回家,可是家里已经被封了。

    她想去看看公司现在是不是还在运作,可是姜明山却已经告诉她,姜家的一切,他早就公正过了,没有他们母女半毛钱,而她,甚至想不起什么时候,已经在那张公证书上签过字。

    她坐在马路边,茫然的看着路上的人来人往,慢慢的,慢慢的,失去了焦距。

    夏芬疯了。

    这个消息,成了锦城两天后茶余饭后第二大的谈资。

    一个好好的家,一家三口,却在几天之内落得这么惨的下场,实在令人唏嘘。

    而另一个,最惹人关注的事情,自然是叶氏集团的总裁,叶檀的婚讯。

    之前就在媒体前承认了已婚事实的叶檀,宣布一个月后,举行婚礼。而之前被人高度关注却很少被人熟知的叶氏的少夫人,竟然是姜明山的二女儿。

    这样的巧合更是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的关注,五年前的事情再一次被人扒出,真真假假的消息充斥了整个网络。姜莱靠坐在病床上,手指僵硬的滑动着平板上的新闻。

    在李老爷子的努力下,她的上半身已经慢慢恢复了直觉。她的语言能力,已经回复如初,手臂也可以活动,只有手指还不是很灵活。

    “看这些做什么?”叶檀拿了一个刚刚洗好的苹果走过来,低头看了一眼姜莱正在看着的内容。

    他从她手中抽出平板,随意的丢在一旁。

    “都是些无中生有的事情。”

    “夏芬疯了。”

    这是在她醒来之后,知道的第二件关于姜家的事情。第一件是姜承安的死。

    这个她车祸当天就已经预料到了,姜承安来撞她,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庆幸的是,因为她的心神不宁,她特意选了一辆改装车。

    只是她有一个疑问,那个车她是第一次开,姜承安怎么那么会刚好在那个路口等着并且第一时间跟上她?

    陆凡已经让人着手去查,可是却还没有消息。

    “疯?我倒要看看她是真疯还是假疯。”叶檀拿着水果刀,熟练的给水果削皮,然后切成小块儿,喂着姜莱吃。

    “你说她是装疯?”姜莱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想着这件事的可能性,发现以夏芬的为人,还真有可能是装的。

    那么她装疯的理由呢?

    她想干什么?

    “别想那些事情,我会处理好。不管她是真疯还是假疯,最后都会变成真的。”

    姜承安给叶檀上了一课,他要把身边的定时炸弹清一清。而目前来看,首先要清的,就是夏芬。

    这个女人,女儿死了,老公入狱了,她还能想着要装疯卖傻来生存,可见心性有多隐忍。通常这种人也是最可怕的。

    锦城这种地方,说太平也算是太平,可是消失个把人,也不是不可以。

    夏芬不知道自己已经在叶檀的打算中,她仍然按照自己的计划,扯着脸,笑的有些傻,一个人在马路上溜达,时不时扯上一两个路人问问有没有看到她女儿。

    佳和园和郭振涛的事情平息之后,叶氏总算松了一口气,股市和公司业务都重新恢复到之前的井然有序,而秦一凌,却比之前更忙了。

    “啊啊啊,我今年的假期,都离我远去了。”他好不容易处理完一天的事情,趴在桌子上哀嚎。他崩溃的样子把何美丽逗的哈哈大笑。

    “笑笑笑,没良心的。”秦一凌啪的一下合上笔记本,在何美丽头上敲了一下。

    “痛。”何美丽两只手捂着被秦一凌敲过的地方,瞪视着他,用眼神控诉他的暴行。

    “走吧,请你吃饭。吃完早点回家早点休息,二十出头的小丫头,把自己熬的像个拼命三郎一样。”

    秦一凌撇着嘴,嫌弃的啧啧两声。

    不怪秦一凌嫌弃,何美丽是真的满心都是工作,一点私生活都没有。她的衣服,都是职业装。她的发型,永远都是马尾。她的表情,也几乎都是一样的。

    “拼命三郎也是你教出来的。当初的魔鬼训练,不拼命,能过关么?”

    想起之前刚到叶氏就被分到秦一凌手下,被魔鬼训练的那些日子,简直是暗无天日,惨绝人寰。人家都说职场是把女人当男人用,把男人当牲口用。可是何美丽不觉得,她觉得她直接跳过了男人那一步,直接被当成大牲口了。

    “没有魔鬼训练能有你今天?说你没良心你还真要忘恩负义啊。你师父心伤了,今天晚饭你请。”

    秦一凌带过的人不止何美丽一个,可是坚持到最后的却只有她。能力嘛,虽然还赶不上他,但是却是同行业的佼佼者。

    “我可没有你那么壕,天天出去吃香喝辣的,我晚上都是自己做饭吃。”

    何美丽只有在做饭这件事上,才觉得自己是个女人。她喜欢做饭,喜欢闲下来的时候去菜市场买一点自己爱吃的菜,回家才厨房忙碌一会,然后按照自己喜欢的样子,把它们变成自己爱吃的食物。

    这是她枯燥生活里的唯一色彩,也被她当做工作之余的生活调剂。如果她能选择,她宁愿一辈子都不吃外卖。

    那些只能让她不饿而已。而她需要的,不仅仅是填饱肚子,还有精神上的愉悦。

    “呵,可以啊,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你会做饭。改天给我露一手啊。”秦一凌不知道,自己带出来的只认工作不认人的拼命三郎,竟然还是个田螺姑娘。

    何美丽看看时间,才七点,“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吧,今天我心情好,请你吃大餐。”

    她说完,希冀的看了一眼秦一凌,心里隐隐有着期待。

    “什么事心情好,找到男朋友了?”秦一凌好奇宝宝一样的问到。

    “你是有多怕我找不到男朋友?再说了,找男朋友有什么可开心的,反正又不是我喜欢的人。”何美丽本来很好的心情被秦一凌一句男朋友打回原形,她垂着肩,泄气一般。

    “算了,没心情了,改天吧。”

    “别啊,我有酒,你有故事,来跟师父聊聊,什么叫反正不是你喜欢的人。你不喜欢怎么能是男朋友?”秦一凌一把拉起何美丽。

    “走走走,别垂头丧气的,快点给我做饭,然后说出你的故事。”

    他连拖带拽的把何美丽从办公室拉了出来,直奔电梯。

    “秦特助,何秘书。”电梯里站着两个刚刚下班的员工,见秦一凌拉着何美丽进来,连忙打招呼,然后两只眼睛闪着八卦的光辉,在二人交叠的手上瞟来瞟去。

    “去,收起你龌龊的小心思。何秘书是我徒弟。徒弟懂不懂?”

    那眼神是什么意思秦一凌不用想就知道,他白了那两个八卦同事一眼,松开何美丽的手。假装看向电梯,心里却涌起一抹尴尬。

    何美丽的手突然失去包裹,手心里的汗被电梯里的空调风吹的一阵冷意,她攥了攥自己的手,觉得有点冷。

    “对啊,秦特助是我师父,你们别乱猜。”她对同事说到。一惯冷清的脸上,多了一点失落,她故作轻松的甩甩手。

    “原来不是啊那我还以为你们要紧跟总裁的脚步呢。”叶氏的员工虽然跟何美丽不是很熟,但是跟秦一凌都熟,只要不涉及工作,他们也会跟秦一凌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

    “唉唉唉,千万别跟我提总裁大婚的事情。一提我就生气去,凭什么他结婚我天天累成狗啊?”秦一凌摸摸干瘪的肚子,却发现自己想不起来中午吃过饭没有。

    为了婚礼的事情,他每天跑前跑后,不但要处理自己的事情,还要代叶檀处理一些家长里短的琐事。好吧,也不是什么琐事。

    无非就是去机场拿一下名师设计的婚纱,或者去确认一下婚礼细节。

    看看那两个正主,一个住院,一个陪床。根本就是甩手掌柜。再看看他,忙的跟当事人一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结婚呢。

    被秦一凌无情吐槽的两个人,正吃着陈婶送过来的晚餐,你一口我一口,吃的不能再悠闲。

    在别人没有完全熄灭的八卦之眼的注视下,何美丽坐进了秦一凌的车,二人绝尘而去,目标:菜市场。

    秦一凌的意思是去超市,可是奈何何美丽坚决不去。她不喜欢去超市买东西,感觉里面的蔬菜没有灵魂。而菜市场的就不一样了,连带着买菜的菜农,都带着一丝烟火气,让人觉得心旷神怡。那些翠绿的带着露水的蔬菜,才是她的最爱。

    何美丽轻车熟路的指挥着秦一凌把车停在小区的楼下,然后带着她去旁边的菜市场买菜。这里她虽然也不是经常来,但是有几家是她每次来都会光顾的地方。那几家也记得她,大老远就打招呼。

    “闺女儿,来买菜啊,刚好有你爱吃的小油菜,要不要来点?”

    “今天没加班啦,买条鱼好好吃一顿?今天的黄骨鱼不错哦。”

    “哎呦小何来了啊,这是男朋友?”就属卖肉的李大嫂眼睛尖,一眼就看到何美丽身后不远处的秦一凌。要不是李大嫂提醒,大家还真没发现两个人是一起来的。秦一凌拿着何美丽的电脑包,和她站的有点远。

    不是他故意拉开距离,实在是这些菜摊附近,有着一股子的味道,鱼腥气,肉腥气,还有土腥气。

    何美丽的脸一红,对着李大嫂连忙摆手。“没有没有,是我同事,我师父。”

    “同事也是可以成为男朋友的嘛,虽然看上去比你大不少,可是长的还不错,比你李大哥好看多了。”李大嫂熟练的拿着刀,刺溜一声割下一块肉,拎起来冲着何美丽问到,“这块,最好的地方了,够不够?”

    何美丽之前因为买肉上过几次当,就不怎么敢买了,直到有一天来李大嫂的肉摊,闲聊几句发现是老乡,她说了自己之前上当的事。李大嫂当时就拍了胸脯,“以后买肉来嫂子这儿,保证你吃的放心,满嘴留香。”

    “李嫂子,快别说了,够了够了就那么多吧。”何美丽一囧,她这老乡人好是不假,但是每次都是热情过头,还爽快的不行。平时还好,调侃几句开开玩笑。今天当着秦一凌的面说这些,让她尴尬的恨不得立刻消失。

    而站在后面的秦一凌,却不是尴尬,而是在怀疑人生。

    他看上去,有那么老么?什么叫看上去比你大不少?他比何美丽,也就大了那么四五岁而已吧?怎么就大不少了呢?

    他摸了摸鼻子,看了一眼在李大嫂身后忙着洗下水的男人。男人上半身光着,露出发亮的肉和发达的胸毛。裤腿上都是溅起的血水,他抬起头,笑骂了一句自家媳妇管的太多,又低头洗着手里的大肠。

    在他抬头的一瞬间,秦一凌看清了他的脸,红里泛黑的皮肤,憨厚的脸,倒是个忠厚老实的。可是长相嘛,顶多就是过得去。

    秦一凌叹了一口气,果然他不应该来这个地方,他的颜值,就算比不上boss那个国民老公,可也算是个国民备胎吧。怎么看都比这张平凡憨厚的脸要好上很多。

    他幽怨的看了一眼给何美丽装肉的李大嫂,心里想着能不能找个靠谱点的参照物。

    何美丽回头,正好看到秦一凌看着李大哥的方向。

    “秦特助,你想吃那个?”她指了指李大哥手里的大肠。

    “啊?不,不不不,我不吃那个。”虽然他没买过那个东西,可是没没买过不代表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以他的博学程度,他不但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还知道它的功能。

    他摆着手嫌弃的样子把何美丽逗笑了。“买点吧,我最会做这个了,保证你第一次吃完,还会想吃第二次。”

    见何美丽想要大肠,李大嫂又利落的割了一端给她装好,“这个送你吃,小伙子要是觉得好吃,下次还来嫂子这里买。”

    李大嫂麻利的把肉和大肠装在一起,递给何美丽,“给十五就行了。”

    “使不得,都是有成本的,李嫂子你别找了。”何美丽放下三十块钱,拎着肉就走。任凭李嫂子在后面喊她,也没再应一声。每次逢节,李嫂子都会给她留一些家乡特色的小吃,她已经很感激了。

    又在那几家相熟的地方买了菜,鱼,豆腐,鸡蛋等,她手里提了大袋子小袋子的一堆,终于往回走。

    “我帮你拿?”秦一凌看何美丽手里的东西实在是不少,犹豫的开口,试探性的问了一下,至于诚意嘛,那肯定是没有的。

    开玩笑了,他堂堂秦特助,拿这些红的黑的塑料袋,多掉价的。

    “好啊,那你帮我拿着个。”何美丽故意把手里装肉的袋子和装鱼的袋子往前递了递。

    “喂……”秦一凌满头黑线,拿还是不拿,这是个问题,大问题。

    不拿吧,自己的话都说出去了,谁让自己嘴贱?拿吧,他皱了皱鼻子,实在是抗拒的不行。

    就在他犹豫不决,在伸手和不伸手之间徘徊的时候,何美丽手里的袋子,突然剧烈的动了一下,下了秦一凌一跳,他一下子收回自己刚刚抬起的手,快步往回走去。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