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69章 死就死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明山做梦都想不到,最后他的人生会终结在自己枕边人的手里。夏芬的突然招供,让姜明山所有悬而为定的罪名落了实锤。那些证据,还有所有知道的事情,夏芬都通通说了出来,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出去,尽快出去。她的女儿还在等她。

    车祸发生后的第五天,就在姜明山所有的希望逐一落空,后生无望的时候,夏芬终于从高墙铁窗走了出来,跟她相反的是,姜明山要常住其中了。

    走出来的那一瞬间,夏芬都还没意识到,自己破釜沉舟的行为,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后果。她只知道,她一定得出去,出去看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她看到那次车祸的报道,才知道车祸的过程。

    姜莱!

    原来是她。

    夏芬看着屏幕上的视频,两车相撞的一瞬间,她的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她在路边坐了一会,才勉强缓过神来。她绝对不相信蓄意谋杀这样的话,一定是姜莱做了什么,她的安安才会做这样的蠢事。

    她要去找证据,就算是死,她也要把姜莱一起拉着。

    她决定先回家,找找女儿车祸前的线索。可是当她走到家门口,看到那刺眼的封条时,她才意识到,姜家,没了。

    她想撕开封条进屋看看,可是最终还是收回了手,她绕到床边,顺着窗子往里面看去,一地的狼藉就那样出现在她的视线里。昔日整洁的客厅如今比破烂市场还不如。她开始给家里的佣人打电话,可是打了一圈,除了崔妈,再没第二个人接电话。

    按照崔妈说的,出事的前一晚,就是她被抓的那天晚上,安安有打过电话。她的情绪已经不对了。那么一定是发生了其他的事情。

    而发生了什么,也许姓寇的会知道。她哆嗦着摸出手机,给寇老头打电话。

    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而不是那个她讨厌了几年的猥琐的声音。

    “请问,寇总在么?”夏芬问到。

    “你是谁?”女人语气有些不好,小岳母的来电备注,让她有些明白来电话的是谁。

    “我是姜明山的妻子,找寇总问点事情。”

    夏芬已经听出接电话的女人似乎对她有敌意,所以她自称姜明山的妻子,这样兴许能够更快的找到寇总,姜家和寇家有生意上的来往,接电话的人自然不敢耽搁。

    可惜,夏芬想的太天真了。以姜家现在的状况,跟姜家有生意来往的,都已经避之不及,哪里还会接她的电话。

    电话另一头,女人呸了一声,“姜明山的老婆?一个臭女表子罢了。一个臭女表子生了个小女表子,只会勾引男人的女表子。”

    “你到底是谁?”夏芬恼羞成怒,姜家落败了不假,可是还没到谁都能骑到她头上的地步。

    “我是谁?你还有脸问我是谁?你们把女儿送到我家老寇床上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谁?你女儿在我家老寇的身子承欢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是谁?”

    “现在倒是想起问我是谁了?我呸!”

    显然,接电话的是寇老头的妻子。夏芬的气势突然矮了下来。她说的没错,可是,她以为他们愿意么?还不是那个该死的老色鬼攥着她女儿的照片和视频,他们不得已么?

    一想起这个,夏芬就恨姜明山这些年不作为。明明有机会把那些东西拿回来,还安安自由,可是他总是以生意为主,一拖再拖。

    “要不是姓寇的拿着那些东西逼迫我们安安,我们安安怎么会跟他一个老头子不清不楚?他已经把安安祸害了好几年,现在反倒是我们的错了?我们安安才是吃亏的那个人。”

    夏芬此时,已经顾不上什么清誉,名声,她现在只想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她的安安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我呸。你们吃亏?你们姜家这几年不知道吃了寇家多少好处。要不是有寇家这几年帮着姜家,你以为你们姜家会有今天?靠卖女儿发财,还有什么脸来跟我说对错?”

    “人在做,天在看,老天有眼,你们姜家才有今天,死的死,坐牢的坐牢,这叫什么?这就是报应。我就等着看你们姜家,所有的人都遭天谴。”

    寇夫人忍了多年,今天终于爆发出来。上好的教养让她保留了一丝理智,没有像个泼妇一样骂街,可是这些话,也足够让夏芬气血上涌,浑身发抖了。

    “要说遭天谴,姓寇的才要遭天谴,他才是罪魁祸首。”

    夏芬一想起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被一只老猪拱了好几年,她就心痛的没法呼吸。

    遭天谴么?寇夫人看着床上口歪眼斜的寇老头,嘴角闪过一抹邪肆的笑意。

    “他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寇夫人说完,按断了电话。

    病床上,寇老头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风采。他银白色的头发乱七八糟,脸上的情绪似乎有些激动,激动到他的嘴角都流出了一些口水。他咿咿呀呀的想要说什么,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发出的声音都像是还不会说话的小孩子一样,没有人能听得懂他要说什么。

    寇夫人垂眸看着床上的人,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笑。都说落叶归根,这个根,自然是家里。老寇老了,是时候回归家庭了。所以医生问她需不需要手术的时候,她凝重的摇摇头。

    若是不手术,她至少能保证,这个人会老老实实的躺在家里,不会再出去沾花惹草,给她添堵。

    她笑着拿起手帕,在寇老头的嘴角按了几下,也不管擦干净没有,就随手把手帕一丢,“真脏。你这个人,从里到外都脏。”

    她优雅的站起身,不再看床上的人一眼,径直走了出去。

    “他睡下了,不要进去打扰。等我睡醒了再给他喂吃的。”她对家里的佣人说到。然后,就进了隔壁的卧房。

    电话被挂断,夏芬气的大骂了一句,差点把手机也扔了,。她活了这么多年,什么时候让人指着鼻子骂过?她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用手不断的给自己顺气。突然,她想起寇夫人刚刚说的,姜家从寇家老了不少好处。

    可是这几年,她却从来没有听说寇家给了姜家多少好处。一个不好的预感从她的心里升起,她不是不谙世事的家庭主妇,相反,这些年她一直可以的去参与姜家的生意。

    可是,她却不知道姜家从寇家得到了多少。

    她突然想见见姜明山。

    而她也是这样做的,她坐在椅子上,看着姜明山从里面一步步走出来,看着她的眼睛里,像淬了毒一般的时候,她突然后悔过来。

    “喂。”她拿起电话,小声的说了一句。“你还好么?”

    “好?”姜明山也拿起电话,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的夏芬,眼底的怒火喷薄欲出。

    他冷笑一声,“拜你所赐,我现在这样能叫好么?”

    没想到他姜明山,算计了半辈子,不但为父辈报了仇,还打下了基业,却败在了一个女人手里。

    “我……我不是故意的,明山,咱们的女儿,死了。”

    夏芬伤心的哭了起来,她拿着电话的手,不住的发抖再想说多一句什么,却哽咽的说不出一个字。

    她的女儿,死的太惨了。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死的时候,却连容貌都毁了。

    “死了?”姜明山今天才知道,姜承安已经死了,可是,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死了就死了吧,反正以后也用不上了。”他勾着唇角,看着哭的不能自已的夏芬,脸上没有一点伤心的神色。

    夏芬从悲伤中愣住,她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姜明山,第一次发现他是这么的薄情可怕。她说女儿死了,他却在笑。

    “我说的是我们的安安,不是那个贱人的女儿。姜明山,咱们的安安死了。被姜莱害死了。”夏芬的手拍在玻璃上,对着姜明山吼道。

    姜明山皱了皱眉头,身子往旁边歪了歪,仿佛很嫌弃现在的夏芬。

    “我们的安安?夏芬,你当我姜明山是傻子么?”跟夏芬的狰狞和愤怒不同,姜明山显得有些云淡风轻。就连他身后的狱警,都有些诧异的看着姜明山反常的反应。

    “你什么意思?我们的安安死了,你都不心痛么?”夏芬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姜明山,仿佛看到一个陌生人一样,她嘴角哆嗦着,似乎已经气愤到了极点。

    “夏芬,你觉得你能瞒得住一时,能瞒得过我一辈子么?姜承安根本就不是我姜明山的种,她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姜明山攥着的拳头狠狠了锤了一下自己的腿。他哈哈大笑的看着目瞪口呆的夏芬,心情也愉悦了很多。

    “你胡说八道什么,安安怎么不是你的孩子?你忘了那时候我们感情多好,安安是我们爱情的结晶啊。”夏芬慌了,她甚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整个人都挨着玻璃墙,她把手放在姜明山脸平行的位置。

    “你说你与肖家有仇,只能娶肖家女为妻报仇,但是用不了几年就会娶我,我才同意先跟你生个孩子,然后把她抚养长大,你忘了么?你忘了我们那些日子么?你现在怎么会突然怀疑安安的身份?”

    夏芬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姜明山,似乎想要唤起他对以前的记忆。

    只可惜,回应她的,是姜明山更大声的笑。

    “夏芬,你不去当演员,真是亏大了。就连我,都被你骗了好几年。要不是机缘巧合,你还真的能骗我一辈子。”姜明山觉得自己真是蠢死了、他替别人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差点把自己都赔进去了。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明山你听我说,听我说,她真的是我们的孩子,是你第一次跟我求婚的时候,才怀的。那些你忘记了么?”

    夏芬的眼睛里满是哀伤,她就那样眼里含着眼泪,定定的看着姜明山。

    “够了。不用再说了。我早就验过了,不然,你以为她这些年都陪着那个老东西是因为什么?嗯?你以为我对你们好是因为什么?要不是她把那个姓寇的给迷住了,你们还能在姜家待到今天?”

    一想起这个姜明山就气,要不是因为要利用姜承安,他早就把人都轰出去了。姜承安的存在,就是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他有多么的蠢,才会帮着别人养了二十几年的孩子。

    “你说什么?你验过了?”夏芬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她不敢置信的看着姜明山,没想到,这个对自己柔情似水的男人,只不是是存着利用他们母女的心思,才没有戳穿他知道的一切。

    “你什么时候验的?”夏芬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自己也在盘算着,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姜明山对他们母子俩的态度有所改变的?

    似乎是五年前,那件事情发生以后。

    她还记得,那时候的姜明山,看着安安受欺负回来,恨不得把寇老头碎尸万段。可是有没过多久,他就开始偶尔做安安的工作,什么老夫少妻了,什么小三不丢人之类的,旁敲侧击的说着寇老头的好话,似乎是,那个时候?

    “想到了?还不算蠢。只不过,现在才知道,会不会太晚了?”姜明山看夏芬的表情,就知道她瞒了自己这么多年,是有多么的自信。夏芬越是自信,就越显得他蠢。

    夏芬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不是她想要看到的结果。她需要有个人帮她撑腰,哪怕这个人,现在自身难保。可是现在,她身边却一个人都没有了。她的安安,永远的离开了她。而她的丈夫,此时,正用恨毒了她的目光看着她,恨不能立刻就把她掐死在当场。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对我们?为什么?错的是我,不是安安,为什么这么对安安啊……”夏芬终于控制不住自己,再一次大哭起来。她这辈子,就犯过这一次错误,没想到却害了自己的女儿,害的她惨死。

    “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钱才靠得住。”姜明山收了笑意,冷冷的丢下一句话,就把电话挂了回去,然后,转身离开,头也不回,只留下夏芬一个人在外面,哭到浑身麻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