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68章 我们要带你去认尸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李玉升还在白县参加学术研讨会,正在台上发言的他看到助手递过来的小纸条,只来得及说了一句失陪,就小跑着离开了会议现场。

    一路上他不停的催着司机快一点,再快一点,心急如焚的往回赶。他的脑子里有无数个假想,想着臭丫头是不是又跟他开玩笑。他这一把老骨头,可是经不起这样的惊吓了。可是,哪怕经不住,他也希望助手告诉他的,都是假的。

    门打开的一瞬间,他甚至还在想着,屋子里会不会突然大笑起来,说一句你上当了。

    那时候他一定佯怒,把这个不听话的臭丫头暴揍一顿。

    可是,什么都没有。屋子里只有小玄子的抽泣声,还有孟茹和叶檀阴沉焦急的脸。

    以及床上没有生气的臭丫头。

    呼,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让自己迅速的冷静下来。

    “李爷爷。”叶檀一见来人是李玉升,心里抑制不住的升腾起希望。

    “别慌,我来看看,我来看看。”他走到床边坐定,微闭着眼睛,调了一息之后,将手搭在姜莱的手腕处。

    他换了两次手,诊了三次脉,良久,才站起身来,一边打开自己的针包,一边宽慰着注视他的三个人。

    “别担心,这个臭丫头祸害遗千年,不会有事的。”

    他让叶檀帮忙,挽起她的袖子,还有裤腿。手上的针快速精准的落在姜莱的身上,尤其腿上。

    针尾轻颤着,屋子里静谧的只余下轻轻浅浅的呼吸声。

    咳咳……

    床上的人突然咳了两声,打破了屋子里的安静。姜莱的身子抖了两下,身上的针随着她的动作晃动着。她眼睛却还没有睁开,却足以让屋子里的每个人燃起了期望。

    可是谁都没有出声,大家定定的看着姜莱的脸,生怕错过一秒。

    没有让大家久等,姜莱在八只眼睛的注视下,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她转动着眼球,逐一看清眼前的人,也明白是谁把她从黑暗中拉了出来。

    她抬起手,想要把小玄脸上的眼泪擦一擦,想要把叶檀紧锁的眉头展一展,想要拉着孟茹说一句话,想要扯一下李爷爷的胡子,看他会不会暴躁。

    可是她发现,她抬不起来,身上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力气。

    见到姜莱终于睁开眼睛,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可是却不包括李老头。

    “怎么会这样?”他喃喃自语。

    “怎么了?”叶檀的大掌还留在姜莱的脸上,听到李玉升的话心猛然一抖。

    “还不确定,我再检查下,有点不对劲。”李玉升心里有一个不好的预感,他推开叶檀,弯腰看着姜莱。

    “用你的眼睛告诉我你的感受,好么?”不等姜莱回答,他的双手已经按到了她的手臂。

    “有感觉么?”

    姜莱停顿了一下,闭了下眼睛,然后又眨了眨。

    “这里呢?”李玉升的手挪到姜莱的肩头。

    姜莱仍然闭了下眼睛,然后眨了眨。

    李玉升一连按了好几处,姜莱都是一个反应,有感觉,只是暂时动不了。

    然而这种回答只持续了一半,当李玉升按到姜莱的双腿时,等到的不是姜莱的闭眼和眨眼。

    姜莱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她看着李玉升满眼希冀的看着她,看着叶檀的紧张,终于还是没有闭上眼睛,两滴眼泪从她的眼角滑了下来。

    哎,李玉升叹了一口气。从姜莱醒来的一瞬间,他就有所怀疑,姜莱的身体没有收到明显的外伤,可是却在撞击的时候,伤到了神经。

    现在她的双腿,完全没有直觉。其他地方有知觉,但是暂时不能动。

    “什么意思?李爷爷,她……”叶檀着急的想问,可是只说了一个她字,就再也问不出后面的话。他看的清清楚楚的,多问一句,也只是增加自己内心的恐慌。

    “我会想办法的,我会想办法的,我想办法,想办法。”李玉升此时,哪里还是那个自信满满的杏林高手,哪里还是挥斥方遒的中医巨匠。他甚至想抽自己一巴掌,连好办法都想不出一个,他算什么李爷爷,连臭丫头都治不好,他还有什么脸再给别人看病。

    他像是沙漠中迷路的行人,纵使脑子里有许多种教科书般的解决办法,可是却完全没有把握。

    他搓着自己的双手,一边喃喃自语,一边想着自己一生中遇到的病例。

    这边的病房里,一片低迷阴沉,而另一个地方,则是另一种歇斯底里。

    看守所的大门打开,一个声音响起。

    “夏芬,出来。”

    “我可以走了?”夏芬一听见有人叫她的名字,立刻站起身来,脸上甚至扬起一片喜色。

    她快步走到门口,问了一句。

    女警看了她一眼,摇摇头,“需要带你出去一趟。”

    “是不是我女儿来了?是不是我的安安来看我了?”

    夏芬想不出这个时候,除了姜承安,还会有谁能想起她。所以当女警说带她出去的时候,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姜承安来看她了。

    “不是,现在是要带你去看她。”

    女警看夏芬脸上的表情,似乎多了一丝不忍心,只是急于见到女儿的夏芬,并没有看到。

    “好好好,我去看她也行,只要能见到她,我就安心了。”

    从昨晚被抓紧来开始,夏芬就一直担心着姜承安,不知道她有没有回家,有没有发现她出事了,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女警抿着唇,没有接她的话,只是带着她走了出去。

    看守所外,一辆车已经等在门口,两名荷枪实弹的警察站在车外,等着女警带着夏芬上车。车门关上的一瞬间,一车四人,绝尘而去。

    “我女儿,她在哪?”夏芬终于从欣喜中清醒过来,她感受到车里的气氛有些奇怪,而且以她现在的情况,又怎么能出去见人呢?

    “在医院。”

    女警目视着前方,坐的端直,没有看夏芬一眼。

    “医院?她怎么会在医院?她怎么了?”心里的担心一点点扩大,夏芬问的有些急切。

    “她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我们要带你去认尸。”

    坐在副驾驶的警察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夏芬,想起他那会看到的车祸现场,惨烈到连他看了,都会起一层鸡皮疙瘩。

    他眯了眯眼睛,一片冷意。罪有应得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那个疯狂的女人,或许,死不足惜更为恰当一点。他是第一批到现场的,通过查看录像和询问,他才发现,被撞的人当时是有机会避开的,可是若是她避开,那么距离她不远处的那些孩子,就没有活着的机会了。

    也就是说,被撞的人,用自己的安危换来了那些孩子的生命。

    哪怕那个可恶的人死了,都不能让他有一点的同情。

    “不可能,我的安安怎么会死,她昨天还好好的。”夏芬一下子崩溃了一般,她的手一下子抓到前面的座椅后背,腕子上的手铐被她挣的一紧,两道血印子立刻显现出来。

    “你胡说,你肯定认错了,我的安安不会死,她怎么会死,她怎么会出车祸,你肯定认错人了。”

    夏芬不顾自己手腕处传来的痛感,大力的摇晃着椅背,身子也剧烈的抖动着。

    “是不是她,你一会看到了就能确认,现在也只是疑似而已。”

    “好,我们去认,肯定搞错了,搞错了,我一眼就能看出,一定不会是我女儿。一定不会,一定不会的。”

    夏芬一下子坐回到座位上,双手忍不住合十,不断地念叨着阿弥陀佛,保佑保佑之类的字眼。

    她甚至觉得警察太过荒谬,连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让她去认什么尸体。笑话了,她女儿可是姜家的大小姐,姜家的司机都是那么专业的,怎么可能出车祸。

    夏芬的幻想终于在白布掀开的一瞬间终结。那一身大红色的衣服,还是她和安安一起去买的,当时安安还笑着说,等哪天活够了,就穿着这一身去寻死,化成厉鬼去把她讨厌的人都抓走。

    她的双腿一软,一下子坐在地上。她不敢再多看一眼停尸床上的人,她不住的摇头。

    “不是的,不是的,那不是我的安安,绝对不是。我的安安好好的,她一定是不喜欢这套衣服,送给别人了。你们快带我回去,我要回去,我要等我的安安来看我。我要回去,快带我回去啊。”

    夏芬一边说着,一边想要挣扎着起来,可是几次都失败了,她最后哭倒在地上,拉着女警的裤脚,央求着她快点把她带回去。

    她宁愿在看守所里呆着,甚至坐一辈子牢,都不想出看守所一步,来认什么尸。

    “请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坐在副驾驶的那位警察再次出声,声音仍然是一贯的冷漠。

    “不要,我不要,你们是坏人,为什么骗我说我女儿死了,为什么?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是谁?”

    夏芬坐在地上,没有了往日里阔太太的风采,倒像是个疯子,她挥舞着自己的手臂,想要推开旁边的人,可是却在她还没碰到别人的时候,就被架了起来。

    那位警察拖着她,强制性的走到床前,指着姜承安的脸,“你认不认识她?”

    此时姜承安的脸已经只剩下大半个,满脸都被血浸泡过一般,红的看不清肤色。

    夏芬两只眼一黑,当时就晕了过去。

    警察这才松开手,任她倒在了地上,然后盖住了姜承安。

    “钟队,你怎么了?”女警疑惑的看着有些反常的人。

    被唤做钟队的,正是刚刚车里坐副驾驶,第一个跟姜莱说认尸的人。

    “没事,等她醒了,继续认。什么时候她认清了,什么时候完事。”

    钟队说完,有些烦躁的走了出去,他不敢保证,再在这里多呆一会,他能不能控制住自己要暴打姜承安一顿的冲动。

    当他在那段视频里,看到自己的老婆,从车祸现场出现的时候,他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看着姜莱放弃避开姜承安冲过来的车,只是调整了一下角度生生挡住的时候,他差点哭出声来。

    他的老婆怀孕四个月了,显怀的还不是太明显。他看着监控视频里,他老婆慌乱的抱着吓呆了的孩子,快速跑过斑马线的时候,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好在都没事。

    要不是姜莱挡着,他都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只是他能确定的是,关键时刻,他老婆一定会用自己的身体护住那些孩子。

    他站在停尸房门口,连抽了七支烟,里面的人才出来。夏芬已经哭不动了,要不是有人扶着,她都站不起来。头发乱七八糟,和着眼泪贴在脸上,狼狈的不成样子。她的两只眼睛已经放空,整个人像个提线木偶,已经没有了灵魂。

    一直到车上,她才勉强能开口。

    “是谁,谁撞了我的安安?”

    一想起自己女儿的惨样,她的眼泪又控制不住的往外流。

    太惨了,她的女儿死的太惨了。她的安安啊……

    “撞她?”钟队冷哼一声,“是她突然逆行,蓄意谋杀。”

    “不可能,我女儿没有这么傻。她想要除掉谁,雇人就好了,她不会亲自动手的。一定是有人要害我女儿,一定是。我要去见姜明山,我要去告诉他,我们的女儿啊,安安啊。”

    夏芬刚刚稳定的情绪再一次崩溃,她死命的抓着自己的乱发,哭的歇斯底里。

    车子没有按照夏芬的要求,去见姜明山,而是直接回了看守所,夏芬再一次回到了原来呆着的小屋子,跟出去时候满怀希望不一样,她现在绝望到谷底。

    一家三口,死的死,坐牢的坐牢,曾经风光无限的姜家,竟然能落到这个地步。

    她坐了很久,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一下子冲到门边,用手大力的拍着门。

    “快来人,快来人,我说,我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们,快来人啊。”

    她的女儿,最怕冷了,她不能一直呆在停尸房,会冷的。她得尽快出去,把女儿接回家。她得尽快出去,陪着女儿。她不能再像之前一样什么都不说,她耗不起。她的安安,还在等着她。

    ------题外话------

    推荐轩十一新书《古穿今之安好人生》/轩十一

    ——

    安好上辈子是个良善乖乖郡主,这辈子是个美女学霸。

    然而纵观她这硬件软件都满点的前世今生,唯一的共同点却是活得相当低调,不过最大的不同点是她上辈子活得是真低调,这辈子是自以为自己很低调。

    gd国际大秀幕后御用服装设计师?

    安好:上辈子的技能。

    fm电台首席播音师?

    安好:嗓子好啊?爹妈给的!

    华洲最大农场主?

    安好:器灵空间在手,其实我只是大自然的搬运工!

    坐拥身材相貌顶呱呱,厨艺顶呱呱,能力顶呱呱的裴笙先生一枚?

    安好按了按酸痛的小蛮腰:能力?呵呵!麻烦大大了,感谢感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