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67章 没得救了,头都变形了。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莱从出门开始,眼皮子就一直在跳,她是不迷信这些的,可是架不住眼睛实在跳的厉害,她就选了一辆性能好的车子。

    叶檀见她开的不是平时那一辆,诧异了一下,“怎么今天换口味了?”

    “嗯,每天换换口味,不枉我嫁豪门一回。”她没有说自己的异样,叶檀这几天忙,叶氏的事情都忙不过来,她不能让他在分心分时间过来送她了。

    她今天开车很慢,所以很晚了都还没到医院。而不管她开多慢,总归是要到的。姜承安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旁边每一辆过往的车,就在她快要暴躁的想骂人的时候,姜莱的车牌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满意的拿出手机,屏幕上赫然是姜莱现在这个车子的车牌照片。她回了一条信息出去,然后把手机丢到了车里。

    来了。

    她勾唇一笑,冷森森的让车子里的温度凭白的下降了一点。

    她一脚油门,跟了上去。可是今天姜莱开的实在是太慢了,跟新手上路一样,她等的心急,一下子拉开了距离。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早高峰,路上的车子稀稀拉拉的没有几辆。就在姜承安把姜莱的车子拉开几百米之后,她突然调转车头,逆向冲了回来,直奔姜莱的车子。

    她的速度太快,快到姜莱只有一点点的反应时间,可是以她的技术,想要避开还是有机会的。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为了惩罚她不相信眼皮跳的事情,就在姜莱想要打把避车的时候,她突然发现后面不远处的人行道,已经变了绿灯,而且,是一排幼儿园的小朋友,穿着整齐的校服,似乎是要去对面的博物馆。

    若是她把车子避开,那那辆疯狂的逆行车辆就会直接冲到人行横道,那些孩子,凶多吉少。

    若是她不避开,会怎么样?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她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自己的伤害降到最低。

    她想了很多,时间却只是几秒钟,刷的一下她的车子横了过来,驾驶座堪堪避开正面撞击。在两车相撞的一瞬间,她看清了车里疯狂的脸。

    姜承安。

    疯子!

    这是姜莱昏迷之前骂了一句。不过看到人行道上,那些孩子只是被吓到了一下,却没有危险,还是很开心。

    那些孩子,跟小玄一样大呢。

    她嘴角甚至还有一抹满足感,来不及收回就陷入了昏迷。

    幼儿园老师赶紧用站在侧面,用自己的身子遮挡着后面车祸的惨烈,一边喊着快走一边抱起吓哭的孩子。路边的行人报警的报警,叫急救的叫急救,吵嚷声乱成一团。

    可是这些嘈杂,两个肇事车辆里的人,却听不到了。

    交警和救护车是同时到的,警戒线在第一时间拉起,向锦明已经带着急救仪器冲到了最前面。姜承安的白色跑车已经严重变形,变形到驾驶位都扭曲成另一个形状,破碎的车门下面,一股鲜血慢慢汇成小溪,他隔着车门看了一眼,冲着交警摇了摇头。

    没得救了,头都变形了。

    另一辆车看上去情况好一些,车的后半部分承受了所有的撞击,虽然也是破损严重,可是前半部分看上去还好,至少没有变形。

    “后座没有人,只有司机一个。”交警立刻朝向锦明说到。

    他跟交警合力,把变形的车门打开,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院长。”向锦明一下子慌了起来,哪怕姜莱现在看上去还不错,在安全带和安全气囊的双重保护下,她甚至都没有血迹。

    可是这样普通人看来也许觉得还好,医生却不能放松。外面没伤不代表里面没有。没有全面检查过,谁都不能凭肉眼直接下判断。

    “立刻送回医院,急救,快。”向锦明疯了一样的大喊,然后他拿了手机出来,拨了两个电话出去,内容只有一句,姜莱出了车祸,在启光急救,怀疑蓄意谋杀。

    他虽然只是医生,但是现场他还是看的明白,这么明显的逆行,这样的撞击力度,说不是蓄意都没人相信。而他之所以说这个,只能说他是故意的。

    十几分钟后,就在姜莱刚进急救室没多久,两辆疯狂的车子飓风一样冲进启光,叶檀,秦一凌从车上下来,连锁都来不及,直接朝着急救室跑去。而另一辆,同样是顾不上锁车,梁晖和唐安琪,紧随其后。

    “怎么样了?”叶檀拉住一个护士,眼睛里血红一片。

    “不……不知道,还在抢救。”小护士吓了一跳。

    “boss,嫂子不会有事。”秦一凌强压住失去理智的叶檀。

    “查,给我查!”叶檀嘶吼着对秦一凌说到,他抓着秦一凌的胳膊,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要让她全家都不得好死。”

    “我这就去,半小时,我给你答复。”秦一凌担忧的看了一眼急救室,大门紧闭,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可是这里不是他应该待的地方,与其在这等着,不如先查清楚。

    “我跟你一起去。”梁晖深深的看了一眼叶檀,然后和秦一凌一起离开,急救室外,只剩下叶檀和唐安琪。

    “放心,她不会有事。”唐安琪想起姜莱清冷倔强的脸,那样聪明坚强的女人,怎么会有事。

    “我不允许她有事。”叶檀回答着唐安琪,也是在告诉自己。

    她是他的,是他苦等七年,才娶回家的宝贝。是他叶檀的妻子,是他儿子的妈妈。她绝对不能有事。

    半小时,足够做很多事。比如,调查一起交通事故,比如查看一段录像记录,比如去警局查看一件证据。

    秦一凌回到医院的时候,姜莱刚刚从急救室出来,叶檀在急救室门打开的一瞬间,差点支撑不住自己。他看着早上还在和陈叔对打的小丫头,此时像一个毫无生气的破布娃娃,戴着氧气罩,双目紧闭。他的心疼的仿佛要碎掉。

    “她……”他的声音哑的几乎说不出来,嘴角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生生起了一层的泡。

    向锦明不是第一次见叶檀,可是却没见过戾气这么重的叶檀。就连上次他们从锦界山上回来,双双住院,都没有现在这样。

    “院长在车祸瞬间把伤害降到了最低,目前看只有头部有轻微撞击,但是没有大碍。内脏骨头都未发现异常。现在要做的就是等院长醒了。”

    向锦明松了一口气,他还记得那个人的死相有多惨烈,幸好院长没事。

    “多谢。”叶檀微微松了一口气,只要活着,就好!

    唐安琪上前,拍拍叶檀,“先推她回病房吧。”

    “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走那边的专用电梯。从现在开始我会二十四小时盯着,李老医生也快到了,您放心吧。”

    似乎是想要宽叶檀的心,向锦明不自觉的多话起来,他扶着病床,和叶檀,秦一凌以及唐安琪一起,把姜莱推到了电梯。

    进了专用电梯,秦一凌才开口,“撞人的是姜承安,已经死透了。”秦一凌悄咪咪的抹了一把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心里想着今晚怕是要做噩梦了。

    “死了?便宜她了。”叶檀神情的看着姜莱,嘴里吐出来的,却是最凉薄的话。

    的确,便宜她了。若是姜承安没死,他会让她知道,死对于她来说,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

    到了特护病房,叶檀就婉拒了唐安琪的留守,包括向锦明在内,都被他关到了门外。他拉着姜莱的手,轻轻的亲吻着,颤抖的嘴唇通过触感,把自己的恐慌传达给姜莱。

    可是床上的人,却一点反应都没有。此时的姜莱,完全失去了意识。若不是她微微起伏的胸口,叶檀恐怕要时时刻刻摸着她的脉搏来确认。

    “小丫头,你醒来好不好?”

    “老婆,求求你,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求求你了,坚强点,你可是我叶檀的老婆,不可以不坚强。”

    “我还没有学会烧菜,还没给你做过一次你爱吃的饭菜。还没带你去旅游,我们还没拍过一张照片。你知道么?七年了,我每天都是看着你的照片入睡。”

    “你失踪的这五年,我每天都做同样的梦,梦到你有一天会回来找我,我们结婚,生一个像你或者像我的孩子,一家三口,开开心心的。”

    “你回来的那天,我看到你的时候,第一反应竟然是害怕。我害怕失望,害怕自己只是认错了。可是我心心念念了七年的人,怎么会认错?”

    “我只是害怕,害怕你不属于我。”

    叶檀把头埋在姜莱的掌心,一直在说着话。他或是恳求,恳求姜莱不要离开他。或是强势,要求姜莱立刻醒来。可是不管他怎么说,姜莱一点醒来的意思的都没有。她仍然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睡着了一般。

    孟茹和小玄赶到医院的时候,叶檀已经躺在病床上,小心的拥着姜莱,一遍一遍的细数自己这七年来所有的事情,再一遍一遍展望以后他们的生活,他的嗓子哑了,却舍不得下床去喝一口水。他怕他一眨眼,他的小丫头就会离他而去。

    他兀自把自己禁锢在一个绝望的情绪里,却又充满着希望。

    “妈妈。”小玄推着孟茹进来,见到床上的姜莱,一下子红了眼睛。他松开孟茹的轮椅,冲到了床边。

    “老叶。”他看着一旁已经憔悴到脱型的叶檀,一下子哭了出来。他趴在姜莱的身上,眼泪大滴大滴的砸了下来。纯白色的被罩,瞬间洇湿了一大片。

    “嘘,没事,妈妈只是睡着了。”叶檀嘶哑着嗓子,朝着小玄伸出手。他的大掌抚摸着小玄的头,“小玄不怕,不怕,妈妈不会有事的。医生说了,她的内脏好好的,骨头也好好的,头也没事。不怕啊,不怕。”

    从他第一次见到小玄,他就知道这个孩子经历了太多,多到连他自己都比不上。自从他们母子回来,他都没有好好尽过责任。一直忙这忙那。

    小玄唯一一次出去玩,还是陈辰带着的,他这个做爹的,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告诉别人,他有一个多优秀的儿子。

    他拉着小玄的手,低头看看姜莱,心里已经决定,他不再等什么时机,什么都不再顾及,他要风风光光的举办婚礼,把他最爱的女人娶回家,让全世界都知道,他叶檀有妻有子。

    婚礼,对!

    他突然坐了起来,似乎下一秒姜莱就会醒来一样,他努力的想着,自己是要什么样的婚礼,是选哪一家酒店,新房要怎么布置,新娘要怎么打扮,他要怎么把他的小丫头抱进家门,他的脑子一下子被那些繁琐却又幸福的事情填满,脸上的表情也一会一变。

    叶檀的突然变化,吓坏了孟茹。她以为叶檀因为太过担忧,魔怔了。她转着轮椅,到了姜莱的床边,“檀儿。”

    “妈,我没事。”叶檀回过神,正好看到孟茹的眼神,他扯了扯嘴角,给了她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

    “医生怎么说?”哪怕刚刚在门口,向锦明已经跟他们说了一遍,孟茹还是想要再多确认几遍,她需要有人不断的跟她说,她的儿媳妇真的没事。睡一觉,明天又是那个拉着她叫妈,可以抱着她撒娇,可是下厨给她做好吃的,可以和老陈对打一番的那个好孩子。

    “没事。医生说她好好的,妈,我想等小莱醒了,就举行婚礼,您说好不好?”

    叶檀一手拉着小玄,一手拉着姜莱,他看着孟茹,把自己刚刚的想法说了出来。

    叶檀的话,让孟茹心疼不已。他的儿子,从小就比别人优秀,遇到问题从来不会逃避,而是会迎难而上,费劲一切心思把它解决。可是现在,他却没法正视小莱的情况,用另一个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的事情来占据自己的心思,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她忍不住落泪,“好,我会好好准备,一定会给你们举办一个最隆重的婚礼。”

    小玄哭的更厉害了,一向少哭的他,此时倒是像极了个孩子,他的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掉,一边掉一边悲伤的念叨,“妈妈,你听到没有,你听到老叶说什么没有。你听到奶奶说什么没有。”

    就在小玄哭的一抽一抽,话不成句的时候,病房的门猛然被推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