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66章 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就在茹园的客厅一片和乐的时候,姜承安拖着屈辱又疲惫的身子,一瘸一拐的到了家门口。

    平日里灯火通明的别墅里现在一丝光亮都没有,姜承安心里有一丝不好的预感。随即又摇了摇头。

    她已经够惨了,不能再胡思乱想。姜家还是那个姜家,她还是姜家的大小姐,只要姜家不倒,就算姜莱说的那些是真的又如何?

    她抬起酸痛的胳膊,刚要按门铃,却发现门根本就没有关。推门进去,里面没有一点声音。

    她摸索着,按亮了开关,门灯一下子照亮了她眼前的一切。

    嘶!

    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

    “妈?”她哆嗦着试着叫了一声。

    没有任何人答应。

    她左右看看,拿起鞋柜上一个装饰用的瓷瓶,慢慢往里面走了几步。

    地面上凌乱的东西被扔的到处都是,衣服,文件,还有首饰盒。

    这是招了贼?

    她攥紧了手里的瓷瓶,试探着往里走。

    “崔妈?”就算是爸妈不在家,崔妈总会在的,可是为什么连崔妈都不答应?

    崔妈是姜家的佣人,从她们母女俩进门就被雇了进来,一直到现在。她断然不会希望崔妈出什么事。她想报警,却发现她的手机已经没电了。她走到客厅的座机旁边,手悬在座机按键的1上,良久都没有按下去。

    她现在这个鬼样子,警察来了肯定会问东问西,那么她要怎么回答?直接回答?不可能的。

    梁晖那个男人,到时候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一想到梁晖,姜承安不由得身子狠狠的抖了一下,全身的疼痛似乎又加重了一点。

    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人。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残忍变态的人。

    从头到尾,他只是把玩着手里的枪,坐在沙发上,一派闲适的看着他们三个人,时不时还要训斥一下,或者指导一下。

    而他,就如同电影院里包场的看客,一个人坐在那独享电影。

    整整两个小时,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能留下一口气,兴许就是梁晖不想真的出人命。在她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喊了停。

    姜承安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像是在火上炙烤着,火辣辣的疼,疼的她整个人如同被撕裂了一般。

    恨,从她的每一个痛点聚集,蔓延到全身。她咬着牙,狠狠的吐出一个名字。

    姜莱!

    我会让你不得好死!

    屋子里根本就没有人。她最终也没有报警。她现在的念头,已经不适合报警来解决。

    不是以暴制暴么?那么,等着瞧吧。

    她拨了夏芬的手机,却发现一向24小时开机的妈妈,竟然失联了。电话是关机的状态。

    出事了。

    这是姜承安的第一个想法。

    除非出事,不然就算她去了别的地方,手机也一定不会是关机的状态。

    接着,她又打了崔妈的电话。这一次倒是很快就通了,只是对方迟迟没有接起。就在她快要挂断的时候,另一头终于按了接通,小声的叫了一声大小姐。

    “崔妈,你在哪?”姜承安皱了皱眉。电话里传来的咣当咣当的声音,怎么听上去那么像火车?

    “大……大小姐,对不起。”崔妈拿着电话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相处了这么多年,虽然这一家三口的所作所为,她一直不苟同,可是毕竟朝夕相处的时间太长,她还是有感情的。

    而有了感情,就会觉得愧疚。

    崔妈站在火车车厢连接处,这里已经空无一人。白日里受欢迎的吸烟区,此时只留下了一堆烟头,和一股刺鼻的味道。她的视线,透过车门看向外面,沿途的路灯昏黄而寂寥,伴随着火车开动的噪音,她心里想着,那个她渐行渐远的别墅,此时是不是已经开了灯。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姜承安崩溃了,她歇斯底里的大声喊到。

    拖着半条命的身子,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没想到家里竟然连个人影都没有了,破败的如同难民营。她一下子丢开被自己拿过来的瓷瓶,哗啦一声脆响,从电话的这一头传到了另一头。

    崔妈哀伤的情绪被打断,她收回视线,一只手紧紧的攥住门把手,嘴唇蠕动了几下,罪域她下定决心。

    “大小姐,我回老家了。以后也不会回来了。你们,好好照顾自己。你要是饿了,就让小香给你做点吃的吧。”

    崔妈说完,就兀自挂了电话。再拨过去,已经是关机状态。

    树倒猢狲散么?姜承安突然大笑起来。她看着空空荡荡的屋子,以及满目的杂乱。哪里还有什么小香。

    连崔妈都走了,那些人怎么还会呆在这。自然是把能拿的,都拿了个七七八八。反正他们明白,这个时候的姜家,根本就不会报警。

    果然都是好样的。

    姜承安握紧了拳头,嘴唇被她咬的丝丝渗血。

    找不到人,姜承安自己站了起来,关好了客厅的门,然后去浴室洗澡。身上已经不能看了。白嫩的皮肤上,一片一片的青紫色,都时时刻刻在提醒着她,刚刚到底经历了什么样的屈辱。

    那个寇老头,还有那个保镖,为了自保,为了保住自己的狗命,都对她做了什么。

    她以为回来,她还有靠山。就算爸爸没在家,妈妈还是会帮她的。可是现在连妈妈都不见了,而她,却连从何找起都不知道。

    巨大的水流冲击在身上,激起一波又一波的痛感。可是这些再怎么痛,都赶不上她心里的痛。那种痛,如同壹一千把锋利的尖刀,一下一下的扎着她的心,凌迟一般。

    她的脑子飞快的旋转,一个念头一旦产生,就再也按不下去。

    她看着镜子里狼狈的自己,突然露出一个森冷的笑,来吧,姜莱。

    姜承安睡了,洗漱之后,第一次没有吹干自己的头发,没有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的护肤,也没有换上自己最喜欢的真丝睡衣。她裹着浴巾,走回到卧室没几分钟,就陷入了沉睡。身体的疲惫让她无暇他顾,一整夜的噩梦一直如同恶鬼一样缠着她,让她彻夜没有好眠。

    可是她还是在天刚刚泛青的时候,就睁开了眼睛。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简直不敢相信这是她,是那个风光无限的姜家大小姐。

    暗沉的肤色,浮肿的眼睛,疲惫的脸上,没有一点风光可言,没有一丝的风采。因为没有吹干头发的缘故,她的脑子有些疼,昏昏沉沉的。她摇晃了一下,不想不但没有清醒一点,反而差点摔在地上。

    她看着化妆台上仅剩的几瓶化妆品,开始一样一样的打开,一字排开在她面前。对着镜子,她熟练的擦脸,熟练的扑水,一层一层的用那些昂贵的化妆品掩盖自己的憔悴。

    没用多久,一张精神焕发神采奕奕的的脸出现在镜子里。不再是那个暗沉的颜色,不再是那个疲惫的神情。

    除了两只充满恨意的眼睛之外,一切都跟平时差不多。

    你看,有钱就是好。她对着镜子笑了起来。红红的嘴唇,看上去邪魅却又恐怖。

    她肚子饿了,很饿很饿,从昨晚到现在,她一口东西都没吃。可是家里没有早餐,冰锅冷灶和一地的乱七八糟都在说明,家里不会有吃的让她果腹。

    她拿了车钥匙和手机,穿了一身大红的运动装,坚决的出了门。

    站在门口,她回望了一下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地方,这个从她第一次来就非常喜欢的地方。

    再见了。

    她轻轻的说了一句,眷恋的转头。

    启光医院门口,已经有了繁忙之色,来来往往的车辆在锦城的早晨,是那么的微不足道。这是姜承安第一次起这么早,可是她一点都不困,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启光私立医院的logo,满是恨意的眸子里,喷着火,恨不能一把火烧了那个大牌子,以泄她的心火。

    还真是好命,原来这家医院的负责人,竟然就是姜莱,还真是好命。

    她靠在座位上,头靠着椅背,过了好久,才重新开了车,离开了启光的大门口。她把车子停在距离启光不远处的一个路口,吃着从外面买回来的刺鼻又难吃的早餐。

    这些,她在没进姜家的时候,还吃过,可是现在吃起来,比猪食都不如。

    可是她吃的却很快,快到自己咽下去的时候,嗓子都是疼的。

    平时吃东西,她有多讲究,现在她就有多急迫。

    饿是一方面,她更想尽快的填饱肚子,一会还有正事要做。

    姜莱今天的生物钟没有喂狗,六点刚过,她就已经站在小院里,对着东方的晨曦,吸了一口气。

    她双手缓缓的抬起来,起势开始,一套流畅的太极拳被她打的行云流水。她打了三遍之后,周身一股暖意,额头也有了薄汗。

    “陈叔,看了三遍,您给点评一下?”姜莱没有转身,却开了口。

    老陈拿着扫把从后面走了过来,一张老脸上都是笑意。

    “少夫人好功夫。”

    老陈从小就练过,只不过出身不好,没有用武之地,年轻时碰到叶少天,半是保镖半是家仆的一直到现在。

    “过两招?”姜莱知道陈叔是有身手的,她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不敢不敢,可使不得。”老陈指着扫把,“陈叔扫地去了。”

    “陈叔小心。”姜莱一时兴起,身手就朝着陈叔抓去。

    “少夫人,你……”陈叔丢了扫把,回身躲过姜莱的攻击,然后跳出圈外,有些无奈的摆手。

    “再来。”姜莱的第二招又出去了。

    “那陈叔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老陈见姜莱坚持,索性不顾什么主仆身份,跟姜莱对打起来。反正这个少夫人,没一点架子,对他和老婆子也好。

    两个人在院子里一招一式一来一往的动起手来,可把出门采花的陈婶吓了一跳。

    “老不死的,你活腻了是不是,连少夫人都敢打。”

    她吼了一嗓子,把孟茹和叶檀都吼了出来,就连小玄,也穿了一双拖鞋就跑了出来。

    姜莱和陈叔已经打到了家境。和姜莱的擒拿格斗不同,陈叔的是传统的功夫,小时候拜了师父学的。二人有长有短,竟然不分胜负,可是行家却看得出,姜莱处于弱势。

    半小时过后,陈叔虚晃一招,进了半步。姜莱堪堪躲过,却退了两脚的距离。

    “陈叔好身手,姜莱输的心服口服。”姜莱行了一个江湖礼,朝老陈一抱拳,把陈叔唬了一跳。

    “少夫人,折煞老头子了。”

    “你这个老东西,不要命是不是,还不赶紧去少爷那领罚。越老越没样子了。”陈婶跑过来,一边锤了老陈一拳头,一边拿了帕子丢给他。

    “一头汗,小心熏着少夫人。”

    老陈接过帕子,嘿嘿笑了一下,在额头上抹了一抹。

    “少夫人,快进屋擦擦汗吧,累坏了少爷要心疼的。”陈婶一把推开傻笑的陈叔,拉着姜莱就往屋子里走,一边走还一边叨叨。

    “少夫人您别怪那个老头子,人来疯一样,越老越没正形了。”

    “陈婶,你这一大早就撒狗粮,让我很吃醋啊。”

    姜莱歪头,看着陈婶,笑声的嘟囔了一句。

    撒狗粮的意思,陈婶已经从小玄那知道了什么意思。她老脸一红,嗔了姜莱一眼。好吧好吧,这一大早,不但老的没正形,小的也没有。

    姜莱哈哈笑着跟孟茹打了招呼,然后接过叶檀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

    “累不累?”叶檀揽着姜莱。

    “不累,很爽快。”姜莱朝叶檀一笑。

    “奶奶,我爱你,奶奶,快来亲亲小玄子。奶奶,小玄子要亲亲抱抱举高高。”叶小玄嗖的一下窜到孟茹旁边,拉着她的手摇啊摇。

    “奶奶抱抱。”孟茹弯腰就把小玄抱了起来,在他的小脸上狠狠的亲了两下。

    “小玄,多大了还要奶奶抱,你那么沉,快下来。”姜莱吓了一跳,小玄胖乎乎的,都四十斤出头了,孟茹又上了年纪,一不小心是会出事的。

    切,小玄呲了呲牙,却还是听话的滑了下来。

    “就兴你们秀恩爱撒狗粮,不兴我和奶奶撒一把?”他撇撇嘴,拉着孟茹往里走。

    “奶奶快走,他们太可怕了。陈爷爷陈奶奶的狗粮甜腻腻,老叶和妈妈的狗粮酸溜溜。看不惯啊看不惯。我们去喝一碗老陈醋。哦不,两碗,一人一碗。”

    小玄摇头晃脑,一边走一边碎碎念,把孟茹听的笑弯了腰,一边揉着肚子一边喊倒醋,快点倒醋。

    姜莱和叶檀还好,年轻人脸皮厚,被小玄调侃一下也没什么。可是陈叔和陈婶却尴尬的站在原地,脸上通红。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尴尬的不知道要怎么动。

    “秀琴,快进来倒醋。”孟茹回头,见陈婶脸上的表情太可爱,又添了一把火。这回陈婶彻底要钻地缝了,她哪里还能进屋倒醋,转身捡了被陈叔丢了的扫把,跑到一边去扫地,然后冲着陈叔喊了一句,“我帮你扫地,你帮我倒醋去。”

    陈叔无比怨念的看着陈婶,挠了挠脑袋,囧的不行。

    姜莱早就笑的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了,她弯着腰,被叶檀扶着,抹着眼角笑出来的眼泪,哎呦哎呦的。就连一向不苟言笑的叶檀,都开始哈哈大笑起来。

    整个茹园,都充斥着欢乐的气息。等到陈叔和陈婶缓和了一些进了屋,陈辰也揉着一头乱发起床了,他屈了屈鼻子,“什么味道?”

    姜莱在厨房忙着做早饭,厨子则在旁边打下手。本来是用不到姜莱的,可是她想着亲自下厨给小玄做一点他之前爱吃的东西。而这些小孩子青睐的,也正是陈辰这个大孩子青睐的。整个早餐,都是小玄和陈辰互相嫌弃的对话,让本就欢乐的茹园,更加增添了一抹温馨。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