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65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小玄的老婆本有多少姜莱不知道,她只知道叶檀还没有跟她说到正题。

    她问题的根本,不是楼盘和损失,而是这件事的根本。

    “姜明山,现在什么情况了?”她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下,然后直截了当的问到。

    “公司已经把所有的证据都交给了警方,目前是拘留审查。”叶檀看不出姜莱的情绪,有些不确定姜莱突然问起姜明山是不是还于心不忍,不过他还是没有隐瞒。

    “原来已经拘留审查了,难怪他们那么急。”姜莱笑笑,想起姜承安现在是不是已经开始了她的表演。

    “谁?刚刚谁找你了?”叶檀听出了姜莱话里的意思,刚刚果然有人找她麻烦了。

    “姜承安啊,谁还会那么没脑子的来找我救姜明山?”姜莱坐正了身子,对叶檀一笑。

    “你,怪我么?”把姜明山交出去,叶檀纠结了很久,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小丫头会不会不高兴。可是一想起小丫头这些年受的苦,他就忍不住想要把姜明山送进监狱。

    “怪你?我有病么?在你眼里,我就那么的圣母傻白甜?”姜莱白了叶檀一眼,不知道他的担心和紧张是哪里来的。

    “我只是担心,自己胡乱想而已。”见姜莱真的没有一点不开心,叶檀终于放下心来。

    “放心吧,跟那扯淡的父女亲情比起来,我更在意的是我儿子的老婆本。”姜莱好笑的看着叶檀,然后听到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叶檀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一声。

    “你晚上没吃东西?”姜莱收了笑意,冷森森的看着叶檀。

    叶檀觉得,自己要是点头的话,有可能会当场被揍。他心虚的看着姜莱,“今晚有个会,过了饭点,还没来得及……”

    “停车。”姜莱打断他,突然说到。

    “老婆……”叶檀下意识的踩了刹车,然后拉住姜莱的胳膊。

    姜莱眯了眯眼,看着紧张的叶檀,突然觉得生气什么的,简直没什么用。她现在,似乎没法对叶檀生气。

    “你说呢?”她反问。

    “别生气,生气了就揍我一顿,保证愉快的忍着,但是不能走,不能再离开。”叶檀虽然下意识的停了车,可是却还是担心着姜莱会不会让她开门。

    “走什么走,想什么呢。开门。”姜莱翻了个白眼,她都不知道叶大总裁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不自信了。

    “不开。”叶檀拒绝。

    “开门我去给你买吃的。”姜莱抬手,捏住叶檀的脸晃了晃,恶狠狠的说到。

    “一起去。”一听姜莱真的没有生气,而是想要给自己买吃的,叶檀这才放下心来。他侧身帮姜莱解了安全带,二人一起下了车。

    叶檀把自己的外套扣在姜莱的身上,拉着她朝着路边一家店走去。

    锦城的经济这几年发展的很快,晚上加班加点勤奋工作的人很多,所以现在这家店里,吃饭的人还不少。

    “两位?刚好有个两人位,两位里边请。”服务员见二人气质不俗,连忙把人迎了进来,带着坐到了里面唯一一个空着的两人位,递上菜单。

    菜是姜莱点的,都是一些养胃好消化的东西,叶檀目光柔和的看着对面的小女人为他操持着一切,心里一股名为幸福的情绪满的快要溢出来。

    姜莱点的都是一些快手菜,没多久,服务员就端了上来。姜莱把烫洗好的筷子递给叶檀,又拿碗帮他盛了一点米饭。

    “快吃,不然一会胃又难受。”

    叶檀接过碗筷,满足极了。他一边吃了晚饭,一边时不时看看姜莱,一顿简单的饭菜,竟然吃的有滋有味。

    可是当他快要吃完的时候,抬头却发现对面的小丫头没有在看着他,而是脸上微怒的看着旁边的位置。

    顺着她的视线,叶檀也看了过去。两个熟悉的身影在不远处坐着。哪怕那两个人都是一身宽大的便装,压的低低的帽子挡住了大半张脸,他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那两个人是谁。

    其中一个人手上的筷子夹着菜,却一直没有送到嘴里,而是夹上来又松开,松开又夹上来,竖起耳朵全神贯注的在听着什么。另一个人则一直摆弄着自己手里的相机,一会这样一下,一会那样一下,翻来覆去的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没想到随便在路边吃个饭,都能看到一出戏。叶檀放下筷子,和姜莱对视一眼,

    “我发现这孩子还挺有才的,偷拍的技术不错嘛。”姜莱一边看戏,一边中肯的点评着。

    那个帽子快要压到鼻尖,坐着虐待盘子里的菜的,正是陆凡陆大局长。

    而他对面那个摆弄相机的,不是陈辰还有谁?

    能当着警察的面光明正大的偷拍的,也就只能是他了。

    “以后我们的婚纱照,交给他来拍。”叶檀点点头,心里想着他不但偷拍的技术不错,拍出来的质量也挺不错的。

    姜莱斜了叶檀一眼,这种时候,能不能不想那些有的没的,婚纱照什么的,貌似她都没想过。

    “那个人你认识么?”姜莱努努嘴,朝着陈辰偷拍的那一桌看去,三个人,她认识两个。

    一个是夏芬,另一个是郭振涛的遗孀,赵燕。她们二人对面,坐着一个男人,这个人姜莱没有印象。

    “认识,”叶檀的视线落在那个男人身上,语气有些不好。

    姜莱再次朝那个人看去,从她这个角度,看不清他的脸,只能看到是个高高瘦瘦的男人。

    “谁啊?”她有些好奇。

    “叶氏的蛀虫,已经开除了好几天了。”叶檀还记得,前几天何美丽特意给了他一份名单,说是违反了公司条例,她建议开除的,当时她尤其强调了这个人。

    那天佳和园业主在叶氏门口的聚集,他脱不了干系。

    “家贼难防。”姜莱吐出四个字,继续看着那一桌。

    夏芬的情绪似乎很激动,不知道因为什么跟对面的男人争执起来,她站起来想要拉住男人的手,却被赵燕一把拉住,坐到椅子上。赵燕则紧张的看了看周围的人,捂住了夏芬的嘴,狠狠的训斥了她几句。

    姜莱只听到了几个模糊的字眼,给我,救人一类,具体的却听不清楚。她朝着那个家贼看去,只见他摊开手心,露出手心里的东西,是一个小小的,银色的u盘。这个她之前似乎见到姜明山拿过,。

    姜莱转念就想明白了他们争执的原因,应该是姜明山被警察带走之后,夏芬开始想办法捞人,而这个u盘,里面有能救姜明山的东西,却不在夏芬手上。

    呵……姜莱冷笑了一下,看夏芬的脸色,倒是有情有义。

    叶檀感觉到姜莱的嘲讽和冷意,拉住她的手。

    “我没事,我们去那边。”姜莱指着门口的位置在,现在已经有些晚了,店里逐渐空了下来,门口处已经有了空位。

    二人结了饭钱,告诉服务员上一壶茶到门口的位置,二人悄声在门口坐定,关注着那边的发展。

    只是他们还没有坐多久,那个家贼男就已经站了起来,他双手拄着桌子,凑近夏芬说了一句什么,就要往外走,而那个u盘,仍然在他的手里。

    陆凡的动作极快,他几乎是在家贼男转头的一瞬间,就扑了过去。突发的情况让所有人都一楞,随即慌张起来。坐在家贼男周围的几桌,一见这边打起架来,纷纷站起来躲远一点。

    陆凡一边跟家贼男扭打,一边大喊一声警察办案。

    因为地方小,旁边的人又多,陆凡打的有点憋屈,他一边要抓住家贼男,一边还要保护周围百姓。耽误了不少时间。而另一边,陈辰已经把相机装了起来,并且抓住了想要跑出去的赵燕。

    夏芬的反应最快,她把赵燕推给陈辰之后,拔腿就往外跑,想要赶紧离开这里。只可惜,刚跑到门口,就碰到了早就等在那的人。

    “让开,别挡我的路。”夏芬见门口有人,顾不上看是谁,伸手就想推开,只可惜,门口的人,注定不是她能推开的。

    “挡的就是你。”清冷的声音伴着夜色,如同寒凉的夜露,让夏芬一下子从慌乱中清醒过来。这个声音太过熟悉,熟悉到让她一听见,就从心里觉得厌烦。

    “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她堪堪站稳,不善的语气中夹杂着不确定,心里还在想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按照计划,现在她不是应该在寇老头的床上么?

    “怎么,看到我很失望?”姜莱勾唇一笑,抱臂站在夏芬面前。

    “我不在这,要在哪呢?嗯?”

    “在寇老头的床上?”

    “是么?”

    姜莱似乎闲聊一样的语气,让夏芬如坠冰窟之中,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姜莱。若是她不知,那也许是计划失败,姜莱根本没有去玖门。可是她现在是知道的,那就是说,她的安安……

    姜莱的话叶檀听的明白,原来小丫头今晚是被人算计了,很好,看来有必要查一查今晚同学聚会的名单了,明天开始,名单上的人,都不用想要好好过日子了。

    “你把我的安安怎么了?”夏芬现在顾不得跑,明山已经出事了,她的安安,不能再有什么事。

    “我孤身一人,能对她怎么样呢?你说对吧?从始至终,你们不就是觉得我一个人好欺负,才步步紧逼么?”

    姜莱想起曾经的自己,明明是在自己的家里,却活的寄人篱下都不如。明明是名正言顺的大小姐,却突然变成了上不得台面不受宠的二小姐。不但自己过的一团糟,而且连自己亲妈的骨灰她都要拿不到。

    “快说,我的安安呢?安安去哪了?”夏芬现在满心都在担心姜承安,就连身后赵燕和家贼男已经被抓起来了都不知道。

    “她啊……”姜莱一笑,她看着夏芬,一字一句。

    “当然是在寇总的床上。”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我的安安啊……”虽然姜承安跟寇老头牵扯了几年,但是陪他的次数并不多。可是哪怕只有寥寥的几次,都能要夏芬的命。她的安安,是她的掌上明珠,怎么可以去陪一个老头子。

    为了这件事,她不知道跟姜明山闹了多少次,姜明山每次都答应的好好的,说没有下一次。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颗定时炸弹还是会炸一下,让她这个当妈的心如刀绞。

    “没有什么不可能,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罢了。”姜莱冷哼一声,见陆凡已经带着人朝门口走来,她点头笑笑。

    “弟妹?你们怎么在这?”陆凡很是意外,竟然会在这种地方碰到叶檀和姜莱。

    “顺路吃宵夜,没想到看了一出好戏。”

    “嫂子,嫂子。”陈辰也从里面走了出来。他已经摘了他的大帽子,胸前挂了一个大大的相机包,手里还拿了一个鸡腿。

    他见到姜莱很高兴的样子,挥了挥手里的鸡腿,就窜到了姜莱的面前。

    姜莱好笑的看着陈辰,伸手给他点了个赞。

    夏芬已经被陆凡铐了起来,和赵燕铐在一起。赵燕还记恨着夏芬刚刚把她推出去当挡箭牌的事情,狠狠的踢了她一脚。

    “老实点。”陆凡呵斥一声,然后对姜莱笑道:“多谢弟妹出手了,不然今晚非得漏掉一个不可。”

    他本来是和陈辰出来溜达,没想到正好碰到那三人,因为不方便也没跟警局联系,幸好姜莱在门口拦住了夏芬。

    “警民一家亲。”姜莱也笑了,能把夏芬拦住,她也觉得很开心。见到夏芬母女不开心,她就开心了。

    “我要带他们回去,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对了,帮我把陈辰送回去。”陆凡见叶檀一直在手机上忙着什么根本就没抬头看他们,只能对姜莱说到。

    一场打斗,这里已经乱七八糟,自然需要有人善后,叶檀这种冷面阎王,陆凡也没想过要找他,反正有弟妹在,他也只是个跟班的。

    姜莱巴不得陆凡赶紧把这几个碍眼的全部带走好好审审,连忙应了下来,让陆凡放心。

    “哥,你忙什么呢?”陆凡带着人走后,被叶檀无视的陈辰一边啃着鸡腿,一边凑到叶檀身边。

    “一嘴的油,离我远点。”叶檀嫌弃的瞥了陈辰一眼,身子往旁边歪了歪。

    “切,我又不亲你,管我一嘴油。我忙了一晚上,饿死了。”陈辰想着自己一晚上对着饭菜坐了半天,一口没吃就郁闷。刚刚抓人的时候,饭菜都撒掉了。

    两个人互相嫌弃的时候,姜莱已经走到服务台,解释了下刚刚发生的情况,让他们统计好损失,打破的盘子碗,桌椅板凳以及陆凡和夏芬那两桌的开销。

    老板倒也爽快,警察办案这种情景他只在电视上看过,今天竟然真真实实的发生在他的店里,他还觉得特别新奇。他哈哈笑笑,摆摆手,“没事,不值几个钱,不用麻烦警察同志了,警民一家亲,一家亲。”

    话是这样说,可是该赔偿的,还是要赔偿,姜莱最终还是留下一笔钱,理由是虽然是警察办案,也不能损害到百姓的利益。

    因为陈辰的原因,叶檀和姜莱只能回茹园,他们到的时候,小玄已经睡了,只有陈婶还陪着孟茹在客厅聊家常。叶檀和姜莱回来,孟茹特别开心,她拉着姜莱坐下来,剥了个橘子给她。而对面的叶檀,她连看一眼都没。倒是陈婶递了个橘子过去。

    “少爷,吃点水果。”

    叶檀低头,面前的橘子完好无损,再看看姜莱手里的橘子,已经剥好掰开。他摸了摸鼻子,感觉自己回的不是自己家,而是别人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