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64章 不,你不能,不能这样对我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莱的话差点让方伟当场破功,心想这丫头倒是还真敢说。刚刚才说完人家逼良为娼,她反手就要看小电影。

    他嘴角抽搐着,头痛的看着梁晖,这小丫头绝对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好说话。

    梁晖被姜莱逗乐了。要不是这里还有其他人,他真想问问,你这么彪悍,你家叶大总裁知道么?

    叶大总裁知不知道暂且不提,姜承安此时是知道了。她被那个昏死的保镖压在地上,听到姜莱的话,立刻害怕起来。若是五年前的姜莱,也许不会对她怎么样,可是现在的她,肯定不是那么好相与的。

    “姜莱,你不能这么做。我是你姐姐。”

    姜莱听到姜承安的话,差点气笑了。姐姐?哪门子的姐姐?

    “姜承安,你是不是傻了?”姜莱走过去,用脚尖点了点,轻而易举的就把姜承安挣扎了半天都没有撼动的人给踢了下去。

    重获自由的姜承安立刻爬了起来,狠狠的呼吸了几口空气,然后才看向满脸嘲讽的姜莱。

    “不管怎么样,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她下意识的往后挪了一点,跟姜莱拉开一段距离。

    “呵……是么?可是那又怎么样?姜承安,我早就跟你说过,不想死,就别来惹我。是你自己没记性。”和姜承安的狼狈恐惧不同,姜莱站在那,一派闲适的样子,如同在跟一个老朋友聊天。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你别忘了,爸一向袒护我,你要是敢对我下手,他不会饶过你的。”

    有靠山的人就是不一样,自己打不过犯怂的时候,还可以把靠山拉出来溜溜,姜承安一向是这样,姜明山是她每一次嚣张的底牌。

    “是么?姜承安,说你傻你还真傻了。别说姜明山现在自己已经麻烦不断了,就算他现在好好的站在我面前,你看我会不会怕他一分。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么?”

    姜莱摇摇头,有靠山果然不一样啊,小的在外面受了委屈,家里还有个老的来撑腰。不过有个缺点,就是还得等着人过来。而她就不一样了,她靠自己,不用回家现取。

    “而且……”似乎是觉得姜承安现在承受的还不够,姜莱勾勾嘴唇,“你以为姜明山那个老东西真的把你当回事了?”

    “你什么意思?”姜承安试了几下,发现自己的腿脚都是软的,她现在站不去来。

    她只能坐在地上,仰视着姜莱。这种姿势让她觉得自己就是个卑微的人。

    “什么意思?你不想想,以姜明山五年前的实力,想要对付姓寇的,有多大问题?你今年27了吧?你看看周围圈子里哪个人把自己的女儿留到二十七还没出嫁?”

    姜莱顿了一下,成功的看到姜承安脸上的表情慢慢发生了变化。

    “他承诺了你会嫁给叶檀吧?可是,这些年叶檀对他的打压,你是瞎了看不到么?指望一个不对盘的人来娶,你是有多天真?”

    姜莱的话如同一把尖刀,正好扎在姜承安的心口,她承受不住的大喊着打断了姜莱。

    “不,不是这样的,爸说了,我一定能嫁给叶檀。”

    “是么?什么时候能嫁?等着寇老头两腿一蹬的那天么?”人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姜承安是属于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她最可怜的,是枉信了姜明山的一派胡言。

    “我不听,我不听,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爸没有骗我,是你胡说八道挑拨我们的。我一定能嫁给叶檀的。”姜承安突然癫狂的大喊大叫起来,她的声音引来其他人的围观,但是一见方伟和梁晖都在,大家又都识相的缩了回去,假装自己什么都没看到。

    “活在姜明山给你编织的美梦里吧,姜承安。”姜莱话说完,不再看哭成一团的姜承安一眼,她走到梁晖身边,看着方伟。

    “方先生。”

    “姜小姐请说。”方伟的语气中,已经带了些许的恭敬。这个时候他终于知道眼前的人是谁了。姜明山那个不受待见的二女儿,五年前突然消失不见的人。

    “今天的事你就当没看到,我和二哥还有点事要说,您先忙着可好?”姜莱知道方伟是个老油条,哪怕现在姜明山和寇老头身处弱势,他也不会把事情做绝。与其让他出手,不如给他个台阶,下次见面倒还有些情分在。

    “说起来,方某确实还有些急事要办,那我少陪了。”方伟胆子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正是因为他胆子小,四处逢迎,玖门才相安无事到现在。一听姜莱要把他摘出去,他自然没有留下的道理。

    对着梁晖和姜莱一抱拳,他带着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不过,他没忘记让人把找出来的那些摄像头和录音笔给姜莱留下。

    “喂,姓方的,你不能走。”寇老头此时也不再鬼哭狼嚎的,一见方伟离开,他连忙喊到。落在方伟手里,他还能有一线机会。可是眼前这二人,他总觉得今天怕是要交代在这。

    寇老头的话,方伟听到了。可是他走的,却比没听到更快了。

    “二哥,你拍照技术怎么样?”姜莱见方伟已经走远,偏头问了一句。

    拍照技术啊,梁晖抹了一把头上不存在的黑线,“马马虎虎吧。”

    “那行,开始吧,我还等着看。”姜莱点点头,随即看向姜承安,“是你自己进去还是我把你踢进去?”

    像是做示范一样,她抬脚就把那个昏死的保镖踢到了包房里,而神奇的是,那个保镖被她踢了一脚以后,竟然苏醒了过来。

    咳……他曲着身子,狠狠的咳了几声。

    “不,你不能,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姜承安害怕了,是真的害怕了。她从姜莱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玩笑和恐吓。她明白,她说出来的话,就一定会去做。

    “看来是需要来一脚了。”姜莱不理会姜承安的话,有点无奈的走向姜承安。

    “啊,不要,你不要过来,不要……”姜承安想跑,可是她的两条腿像是灌了铅一样,一点知觉都没有,她根本站不起来。

    就在姜莱准备把姜承安踢进去的时候,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屏幕上老公两个字,让她满是凉薄之意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温存。

    “怎么,查岗了?”梁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身边,看着屏幕上的两个字,风中凌乱了一下。

    这小丫头,看着这么彪悍,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柔情的一面,老公什么的,太有爱了。

    姜莱揉揉眉心,心里在盘算着要不要接,接了要怎么说。叶檀这个人,对她看似宽容,可也只是在他的底线范围内。要是他知道她现在要做什么,他肯定会把自己拎回去好好教育一番。

    活春宫这种事,自己演就好了,还用得着看别人的?

    “回吧,这里交给我,包君满意。”梁晖知道叶檀的尿性,明白姜莱的纠结。他好笑的看着姜莱把手机挂断,说了一句。

    姜莱听了梁晖的话,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她自己的事情,留下来丢给别人,算是怎么回事?

    “快回吧,叶阎王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梁晖一想到他被挂了电话后的表情,就为姜莱捏了一把汗。

    不好糊弄,确实如此,叶檀看着被挂断的手机,深邃的眼睛里,有一种风暴慢慢凝聚。小丫头不方便接听电话,是有人找她麻烦么?

    要是梁晖知道叶檀现在的想法,恐怕是要给叶檀作个揖,你家小丫头,就算是别人找麻烦,到最后也是别人麻烦。

    “好吧,那麻烦二哥了,改日我请你。”换成别人,姜莱肯定是不理会的,可是叶檀不同。她是个忠于感情忠于婚姻的人,叶檀对她好,她自然不会瞒着叶檀什么。她给姜承安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在她腿上点了一下,朝梁晖笑笑就离开了,脚步之快,比刚才的方伟有过之而无不及。

    梁晖失笑,果然是一物降一物。刚刚还彪悍如小老虎一样的人,现在竟然跟只猫一样。

    姜承安的腿,终于找回了直觉,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动弹不得是姜莱做了手脚。难怪她怎么挣扎,都没办法把那个保镖晃下去。

    “二……二哥。”她恐惧的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白兔,胆怯的叫了一声。

    这种梨花带雨的样子,或许在别的男人眼里,还能激起一种保护欲,可是在梁晖看来,就只有七个大字。不作死就不会死。

    要不是她自己犯贱惹上姜莱,她又怎么会落得现在这个下场。

    “二哥也是你能叫的?”梁晖冷冷的开口。

    姜承安被梁晖的口气冻了一下,她的身子莫名的一抖,连忙改口。

    “是,是,梁先生,我……我是姜明山的女儿,你能不能……能不能放过我?”

    虽然在她的心里,姜明山的人设,已经有了崩塌之势,可是现在仍然是她的靠山。

    “姜明山的女儿?”梁晖挑眉。

    “对,是的,姜明山是我父亲。”姜承安见梁晖问起,脸上一片喜色,她就知道,梁晖这种人怎么会因为姜莱得罪他们姜家。

    “跟我有什么关系。”还没等姜承安做完美梦,梁晖的话就如同一盆冷水,从头顶瞬间泼了下来。把姜承安从自己的臆想中拉了回来。

    “什……什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

    “滚进去。别脏了老子的鞋。”梁晖这个人,耐心一向不是很好,他不再理会姜承安的哭诉和祈求,直接下令。

    “不,你不能,不能。”姜承安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惊惧万分。

    “我不能么?”梁晖似乎笑了一下,他从腰间拿出一个东西,在手上把玩了一下,然后对准姜承安。

    “你问问它,我能不能。”

    枪这个东西,虽然不常见,可是作用和威力每个人都知道。姜承安在梁晖拔枪的瞬间,就崩溃了。她感觉到自己的内内,一下子温热起来,随即地上多了一片水渍。

    **!

    梁晖咒骂一声,神情及其不耐烦。

    “滚进去。”

    哪怕再怎么不想进去,姜承安也不得不进去。梁晖这样的人,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别的事情都好说,可是命只有一条,若是命都没了,她还留着脸面和名声做什么呢?

    只是她忘记了,人要脸,树要皮。若是连脸面和自尊都舍弃了,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无非给别人多了一点笑料和谈资罢了。

    包房的门关上,梁晖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把两只脚搭在茶几上面,手里把玩着枪。

    “开始吧。”他冷峻的表情满是认真,和不容拒绝。

    姜莱走出玖门城,深深的吸了一口外面的空气。夜晚的锦城,已经有了一丝凉意、她搓了搓胳膊,拿着手机回拨了过去。

    电话在接通的一瞬间就被接起。

    “老婆。”叶檀的声音立刻通过信号,传了过来。随着一起传过来的,还有叶檀打开车门的声音。

    他竟然一直等在车旁。

    “我没事,刚刚有点不方便。”姜莱心里一热,脸上的表情已经完全柔和下来。

    “我去接你?”叶檀坐在车里,已经做好了准备。

    “好,我在玖门城门口等你。”姜莱走到玖门城旁边的空地,柔声说了一句。

    “好,等我十分钟。外面冷,找个店等我。”叶檀挂了电话,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姜莱没有找店,而是抬头看着天,天上的星星不多,在城市灯红酒绿的映照下,大多数星星已经看不清。可是姜莱还是执拗的看着,寻找着,寻找她小时候一直看着的那个,她觉得是妈妈变成的那颗星星。

    妈妈,你看到没有?姜明山就是一只野狗。养不熟喂不熟。

    姜莱突然心里难受起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会对自己的孩子三番两次的下手?她这种从小不受待见的也就算了。可是姜承安,明明是首宠的那个,不是么?

    叶檀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姜莱如同被人遗弃的小兽,孤寂又可怜的样子让他心里一疼。他连忙从车上下来,快步走了过去,一把把她抱在怀里。

    “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有在你不开心的时候陪在你身边。

    姜莱身手抱住叶檀,嘴角上扬。什么来晚了,明明就是飙车过来的,连十分钟都没用到。

    “我没事,回家吧。”

    “好,回家。”叶檀勾着姜莱的肩头,回头看了一眼玖门城,心里想着一会要找人问问小丫头在里面遇到了什么,会这么伤心。

    车里的温度让姜莱一下子暖了起来,她舒服的靠在椅背上,喟叹一声,然后歪头看着叶檀。

    “公司的事情怎么样了?”

    “你问的是哪一件?”叶檀有些懊恼,最近叶氏的破事,似乎特别多,以至于他都不知道小丫头问的是哪件事了。

    “郭振涛的事情。”想起姜承安今晚的目的,姜莱的神情微冷,她倒是没想到,警方这么快就查到姜明山头上了。

    “楼盘赔偿的事情,已经差不多了。还有一两户还在犹豫是放弃赔偿退房还是留着。其余人的都处理好了。”

    叶檀今天才去过售楼中心服务点,跟前两天水泄不通的样子不同,今天已经没什么人在了,售后工作人员也终于松了一口气。好不夸张的说,前两天忙的连水都不敢喝,就怕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

    “公司损失大不大?”和姜莱预期差不多,那些业主肯定会在第一时间就去售后,叶氏给的优惠是史无前例的,绝大多数人都不会有问题。

    “目前为止贪污款项还没找到,若是那笔钱还在,就没有损失。不过不管在不在,这点钱对叶氏来说,都是在可控范围内。”

    叶檀握住姜莱的手,“放心,我会赚足小玄的老婆本,让你们母子高枕无忧的。”

    ------题外话------

    高考加油,宝宝们。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