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63章 正当防卫与压惊的方式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莱,你胡说八道什么!”姜莱的话让一旁看好戏的姜承安恼羞成怒,她精致的妆容开始皲裂,露出恐怖的表情。

    “呵……有脸做,没脸承认?我想,今晚要拍照片的,恐怕不是你吧?”若不是心有所惧,以姜承安和姜家的实力,断然不会让她跟寇老头再有什么交集。

    “你知道了?”姜承安立刻把姜莱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然后发现她并没有什么准备。可是,为什么她还敢来?

    姜莱像看死人一样,冷冷的看着姜承安,“姜承安,我说过吧,不想死就别惹我,你怎么就学不乖!”

    “呦,我说承安啊,你这妹妹还挺辣的。别站着说话了,快坐下快坐下。”被忽略的彻底的寇老头再一次拍拍身边的位置,招呼着姜莱。

    跟姜承安的淡妆浓抹不同,姜莱几乎未施粉黛。青春的装束让人眼前一亮,嫩的如同春日里第一段嫩芽。

    这样的新鲜感让寇老头早已按捺不住,他恨不得现在就扑过来,把姜莱压一压。滋味嘛,一定会比姜承安好。

    “寇总。”姜莱看了一眼满脸猥琐的寇老头,突然叫到。

    “哎,过来。”寇老头答应的时候,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个姑娘,不但青春透亮,连声音都这么好听。让他的一把老骨头,都酥了。

    姜莱冷笑着看着寇老头,心里盘算着一会要怎么教训他才行。教训是肯定要教训的,只是这老头岁数大了,她还是要小心一点,闹出认命可就不好了。

    一看姜莱根本没动,寇老头急了,他站了起来,身手就要去拉姜莱的手。

    “等等。”姜莱闪身躲开。

    “怎么?”寇老头一手落空,心里正不满着。

    “你心脏怎么样?”姜莱问到。

    寇老头显然没有想到姜莱会突然问这个,他得意的拍拍自己的胸脯,哈哈大笑了一下。

    “你放心,别看我年纪稍微大了一点,但是身体好着呢,绝对亏待不了你。不信你问姜承安。”

    “是么?真如他所说,没有亏待过你?”姜莱忍不住笑意,挑眉问姜承安。这个亏待,大家心知肚明。

    “呵,试试不就知道了?”姜承安捏了捏已经攥在手里的手机,咬牙回了一句。

    “不了,别人用过的东西,我嫌弃。”姜莱后退了两步,右手微微抬起,在腰侧停住。

    “你不也是别人用过的?”别人用过这样的字眼,对姜承安来说,有着莫大的讽刺。她不但被人用过,还被人几次三番的用过。而且,还是个糟老头子。

    她想,只要今天姜莱能成了寇老头的人,那她的照片和录像就可以全部拿回来,到时候她还是个清清白白的姜家大小姐。

    一想到这,她就浑身充满了希望。

    “姜莱,我劝你识相一点,今天你是走不出这个门的,与其在这装,不如主动一点,从了寇总,还能多得一点好处。”

    “是么?不知道你这些年,得了多少好处?”寇老头这个人,姜莱大概了解一些,有名的抠,好多人暗地里管他叫抠总。姜承安既然有把柄在他手上,那他肯定是一毛不拔的。

    姜莱想的没错,这才是姜承安的痛脚。这些年,她不但没从寇老头身上得到一点好处,还倒搭了不少。

    “寇总,**一刻值千金,你还在等什么?”不想再听姜莱说话,姜承安往后退了两步,厌恶的看了一眼寇老头,提醒了一句。

    “没错,**一刻值千金,咱们得抓紧时间。而且,承安说的没错,你看,今天这里你是出不去的,不如好好享受,嗯?”

    寇老头再次伸手,想要上前拉住姜莱。

    只见眼前白光一闪,手上一痛,他惨叫一声,缩回了手。

    他的手背上,骨缝之间,一支明晃晃的手术刀已经贯穿了手掌。刀柄在手背上,刀尖在手心上。

    突生的变异让门口的保镖愤怒不已。在他眼皮子地下,竟然有人伤了他的老板。

    哎呦哎呦的声音从寇老头的嘴里连绵不绝,姜莱没有再看他,而是转眸看着恨不得杀了她吃肉的保镖,冷冷一笑。

    “辣鸡!”

    她点评了一句。

    她说的,不仅仅是功夫,更多的是人品。习得一身武艺,却来保这样一个人,助纣为虐,逼良为娼。这不是辣鸡是什么。

    她的话再次成功激起保镖的愤怒,他晃了两下脖子,嘎巴嘎巴的脆响显示着他的强装。他脱掉自己的上衣,露出黑色紧身背心。

    身材倒是近乎完美。身上的肌肉每一块都练的恰到好处。可惜了……

    姜莱摇摇头,对他勾了个手指头。

    在保镖眼里,姜莱不过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根本不知道她的厉害。她刚刚那个飞刀,也就是医生本能罢了。他也没想着要把姜莱怎么样,毕竟一会老板还要享用,磕了碰了可就不好了。

    他心里已经有了一套简单的流程,就是抓住姜莱的胳膊,然后捆在床上,就可以了。

    所以他先奔着姜莱的胳膊抓去。

    姜莱没有出手,只是灵巧的避开了他的手。保镖一把抓空。

    什么?他简直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小姑娘竟然还有两下子。

    “练过?”他粗粝的嗓子里,吐出两个字。

    “恶狗太多,练过两招防身打狗。”姜莱双手还在裤子口袋里,她闲适的表情和随意的动作,哪里是面对一个精壮的保镖?分明是惬意的聊天。

    “敬酒不吃吃罚酒。”保镖这回真的怒了。他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管他叫狗。

    “不好意思,敬酒罚酒我都不喝。”姜莱往旁边滑了一步,再次避开保镖的攻击。

    保镖三招过去,姜莱终于把双手从口袋里拿了出来。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跟人过招,她喜欢先摸一下对方的路数。只可惜保镖不知道她刚刚不出手的意图,已经暴露了一些。

    这个人,也就是简单粗暴型的,仗着自己的力气和几招花把势,就干给别人当保镖,姜莱冷笑一声。身子已经腾空而起。

    她身子在半空灵巧的转了一圈,一个回旋踢就朝着保镖飞了过去。

    保镖根本想不到她有这样的身手,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

    姜莱的脚,跟花拳绣腿不一样,她的是真正练出来的。跟她对打过的,包括男人在内,都吃过她脚力的亏。

    保镖的脑袋,嗡的一声,脸也火辣辣的疼了起来。他觉得两只眼睛里不再是包房,也没有了老板和姜莱。一片小星星已经取代了所有。他咚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地上。

    “就这两下子?”

    姜承安一直觉得姜莱跟以前不一样了,可她没想到竟然是判若两人。之前她虽然不待见姜莱,可是也是知道她的。除了读书,就没有别的爱好。功夫什么的,根本就不会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可是现在的姜莱,似乎一次比一次让她惊艳。她好像真的不简单。

    她的视线落在地上挣扎着想起来的保镖身上,心里想着,今天怕是不能得手了。

    本来姜明山的意思是让她把姜莱约出来,好好求求她,让她给叶檀通个气,把他给保了。可是她却不想那么便宜姜莱。想着不如趁着这个机会,把她拿捏住,趁机把寇老头甩出去。

    屋子里一共四个人,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有两个人倒下了,这让姜承安感觉有点害怕,她悄悄的往门旁边挪去,打算伺机逃跑。

    姜承安的小动作姜莱不是没看见,她只是懒得过早出手罢了。

    打击一个人,难道不就是在她以为马上要成功的时候,再出手打碎她的梦境么?

    她抬起脚,重重的踢到保镖的肚子上。让他本来想要挣扎着起来的身子再次蜷缩起来。

    唔,他痛呼出声,跟寇老头的鬼哭狼嚎相辅相成,屋子里鬼叫连连。

    姜承安觉得头皮发麻,她一把拉开门,想要往外跑去。

    在她打开门的一瞬间,姜莱动了。

    她用尽全力的在保镖后背上踢了一脚,然后就见那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想球一样,被姜莱踢飞了出去。正好砸在姜承安的身上。

    啊!

    她惨叫一声,趴在地上,背后是已经痛到失去知觉的保镖。

    梁晖今天本来很忙,可是耐不住好友盛情,就来玖门喝一杯。没想到他正走着,突然从身侧飞来一个东西。

    他一闪身,就看到前面叠罗汉一样,叠了两个人,哼哼唧唧的。

    他朝门里面看去,霎时瞪大了眼睛。

    “姜莱?”

    “二哥?”姜莱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梁晖,她摸了摸鼻子,心里想着真巧。

    “发生了什么?”梁晖面色微冷,把姜莱打量了两遍,发现她好好的没有受伤。倒是她身后的沙发上,还有个哎呦哎呦哭爹喊娘的人。

    不知道怎么,他想起那天在警察局,看到姜莱带着小包子,云淡风轻的样子一点不像与人交手过的样子。而那些菜鸟人贩子,倒是各个挂了彩,有苦难言。

    “二哥啊,你来的正好。”姜莱扫了一眼梁晖旁边站着的人,嘴角一勾。

    “有人让我过来陪那个老头子,说是要拍照片拍视频威胁我,我一个人身单势孤,快要吓死了。就正当防卫了一下。”

    噗……梁晖被姜莱的样子逗笑了。正当防卫一下,看着三个人的惨相,似乎防卫的不错。

    “我说老方,在你的地盘,还有这样的事儿呢?”他转头看了看旁边的方伟。

    方伟就是玖门城的掌舵人,跟梁晖算是公交私交都过得去的朋友。今天本来是喊梁晖过来说点事情,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

    而且,还是梁晖认识的人。一张老脸都要丢光了。

    “进去看看。”他强忍着怒意,对身边的人吩咐到。

    两个人立刻进屋,对哭爹喊娘的寇老头连看都没看,在包房里搜了起来,一分钟不到,二人手里已经多了几个微型摄像头和录音笔。

    “混账。”方伟简直气死了。他玖门城这个锦城千年老二,他早就当腻歪了。一心想要把它好好经营一下,争取有朝一日能超过夜色。

    可是今天倒好,当着夜色二把手的面,他丢了这么大的脸。

    “老方,这位姜小姐是四爷和夫人的朋友。今天的事,你要给我一个交代才行。”

    梁晖嘴上一抹凉薄的笑,他的眼睛像尖刀一般,在寇老头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姜承安的身上。

    “这是自然。”方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竟然跟赵枭还有关系,对寇老头的怒意就更加的大了。

    他看着地上张牙舞爪却根本爬不起来的姜承安,以及她后背上那个已经昏死过去了的保镖。最后视线落在已经哭到尿失禁的寇老头身上。

    “寇总,你要给方某一个交代。”

    方伟这个人很聪明。玖门城从开始到现在,严格按照国家规定,各项指标都近乎完美,纳税更是积极。白道的口碑特别好。

    再加上他为人圆滑,长袖善舞,三教九流不少朋友,所以就算是黑,也没人找他的麻烦。

    他的原则就是好好做生意,但是底线却只有一个,别挑战他的底线至于他的底线是什么,那当然是妨碍他好好做生意。

    而现在寇老头做的,就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交代,什么交代,我在你的地盘上差点死了,你看看我的手,她在你的地盘持刀行凶你不管,反过来管我要交代,你是不是疯了?”

    寇老头疼的龇牙咧嘴,顺风顺水的日子过习惯了,连被蚊子咬一下都要难受半天的人,看到自己的手被串了糖葫芦,娇气的都要晕过去了,哪里还顾得上看方伟的脸色对不对。

    “持刀行凶我倒是没看到,我只看到寇总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竟然还能干出逼良为娼的勾当。”

    方伟看了一眼寇老头的手,心里暗暗赞了一句,好刀法。

    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没有。那个半吊子保镖看不明白,但是他方伟看的明白。姜莱那一刀,可不是随随便便的扎进去的。

    他不由看了姜莱一眼,发现她正在他手下的手里,挑挑拣拣的看着那几个摄像头。

    “什么逼良为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逼良为娼了?我告诉你,我妹夫可是在局子里上班的,你别找我晦气。”

    寇老头正一肚子的火,肉没吃着,自己被砍了一刀。打了多年的猎,第一次被鹰啄了眼睛,他简直快火死了。一怒之下就搬出了自己的妹夫。

    他这个妹夫,早几年靠着他的关系,才熬到了分局局长的位置,出了事自然会出手帮他。

    而所谓的民不与官斗,像娱乐城这种地方,最怕的就是和局子打交道。所以他不信方伟不怕。

    方伟怕么?自然是有所顾忌的。但是还没到怕这个地步。因为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个讲理的地方。

    今天要是换了别人,由他出面调停,现场和解也不无不可。可是现在,他瞥了一眼看戏的梁晖,叹了一口气。

    他与其担心寇老头妹夫会找麻烦,还不如想想要怎么跟赵枭交代。

    “方某从来不主动找晦气。”方伟说完,转头对姜莱抱了抱拳。

    “姜小姐,玖门招待不周,是方某的错。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给姜小姐压压惊。”

    “压压惊?”姜莱乐了,这方伟也是个有意思的,至于压压惊嘛……

    她揉了揉眉心,仔细想了一下。

    “一般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看看照片,看看视频什么的。今天演员已经到位了,器材也是现成的,不如方老板帮帮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