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62章 怎么,姜承安没把寇总服侍好?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姜莱只看了一眼何进,就收回了视线。

    原来竟然这么巧,跑到自家门口吃饭来了。

    何进不是没经历过扒高踩低,对眼前的一切再熟悉不过,他对着姜莱笑笑,没有多说什么。然后转头对贺珊说到。

    “其实,今天的饭钱,姜小姐已经买过单了。这瓶酒,主要是敬姜小姐的。”

    何进是个护短的人。

    何进的话就像是一块大石头丢到了平静的湖里,激起了一波一波的涟漪。

    咳咳咳,倒了酒迫不及待喝了一口的某位同学,被何进的话吓了一跳,馨香甘甜的酒还没有入喉,就被她用一个夸张的声音咳了出来。她面前的杯碟碗盏瞬间遭遇了一场人工降雨。

    她尴尬的楞了一下,顾不上自己衣服前襟上的酒渍连忙抽了纸巾开始收拾桌子。

    装了一晚上的淑女贵妇,形象全毁

    而在坐的其他人,震惊程度丝毫不比她小,只不过庆幸的是他们现在没有喝东西,不然下场会是一样的。

    “怎么可能。”贺珊第一个不信。她的脸像是咽了一只苍蝇一样扭曲。不是已经计划好了,让她当个白吃饭的,然后一会去赶二场,就可以以此为由,让她去哪里一趟。这样她才能完成任务啊。

    可是现在,事情怎么就变成了是姜莱请客,他们白吃饭了呢?

    那一会,原计划还能顺利进行么?

    何进没有理会贺珊白痴的问题,而是转头看着姜莱,上半身微微弯曲,极其恭敬。

    “姜小姐,饭菜可还行?”

    姜莱满意的点点头,当初她的眼光不错,现在看来是捡到宝了。这个何进,不但人品好,脑子也好。最近锦城年轻人里,刮起了一阵浓郁的崇尚古风的风气,他倒是抓住了这个契机。

    “很好,我很满意。何经理辛苦了。”

    上位者的既视感。

    姜莱的一举一动,在大家眼里,不再是上不得台面的穷酸底层人士,而是像一个上位者一般,正点评着别人的工作。

    何进开心的笑了,“摊上个无良的甩手掌柜,何某确实挺辛苦。”

    姜莱没想到何进突然会这么说,这受委屈小媳妇一样的神色,让她都觉得愧疚了。

    “咳咳……”

    姜莱倒是能理解刚刚那个被呛的咳嗽不已的人了,这何进说话,倒是分分钟能把人吓死。

    “对了,姜小姐昨天说的事情,不知道现在有空继续详谈么?”本来是约着明天见面的,可是人算不如天算,难得见老板的一次的何进,怎么可能再等到明天。

    最近店里的大事小情,来往账目,还有利润等,他都得跟姜莱说一遍。

    老板放心是一回事,他的原则也不能丢。

    “好。”姜莱点头,心里想着一会应该要给叶檀发个信息,说她会晚回去一会。

    “不行。”贺珊下意识的阻止,不小心喊出了声。

    姜莱嗤笑一声,“不行?”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们好久没见面了,应该多呆一会,我定了场子,一会我们去轰趴,好好热闹热闹。”

    贺珊此时,对姜莱及其感兴趣。抛开姜承安学姐的任务之外,她自己也想知道,刚刚何进说的姜莱已经买过单,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好意思,失陪了。”姜莱懒得理会贺珊,给了何进一个眼色,就要往外走。

    “承安学姐已经在那等你了。”见姜莱真的要离开,贺珊和着急了。

    “你说什么?姜承安等我?”姜莱的脸冷了下来。聚会什么的,都是假的。原来今晚的聚会,还有姜承安的手笔。

    “不,不是,我意思是,那个轰趴地方是承安学姐介绍的,很好玩的。”姜莱的眼神太过骇人,贺珊竟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她看着姜莱冷静镇定的样子,心里一阵烦躁。跟姜莱比起来,她现在的慌乱简直就是个未经世事的孩子。

    不,绝对不是真的。她怎么会输给一个根本不受待见的穷酸丫头。她可没有忘记,那时候在学校,姜莱有时候连菜都舍不得吃,只买两个馒头吃一天。

    她还记得有一次她问说为什么一次买两个馒头?另一个晚上吃不是已经凉了么?

    姜莱的回答是,买两个能打八折。

    “说吧,她找我做什么?”姜莱走进贺珊,眸光已经冷透。

    “没……没什么,她没有找你。”贺珊的身子往后退了两步,直到抵住桌子,慌乱中她扶着桌子的手碰翻了桌上的酒杯,凉凉的液体瞬间浸湿了她的裙子,可是她却连头都不敢回。

    因为此时的姜莱,更吓人。

    “再给你一次主动开口的机会。”姜莱的手,随意的拍了一下她刚刚用过的杯子。只听哗啦一声,刚刚还完整的玻璃杯,就已经变成了碎片。

    姜莱这一下带来的直观冲击太过吓人,贺珊感觉到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她看着那些玻璃碎片,生怕姜莱一个不高兴,把自己也给拍碎了。

    “不说?很好。”姜莱冷笑一声,身手就要扣住贺珊的手腕。

    贺珊这才回过神来,她大喊一声,“我说,我说。承安学姐让我带你过去,然后……然后她和寇总在那等你。”

    寇总?姜莱的手顿住,想了一下。

    当年姜明山似乎是要她见一个姓寇的,没想到阴差阳错的把姜承安送到了他的床上。

    没想到,他们现在竟然还有勾搭。

    “等我?做什么?”姜莱的眼睛突然直直的看向贺珊,那一波凌厉直达贺珊的眼睛。

    “承安学姐说你可以救姜伯伯。”要是有人细心一点,就会发现,现在的贺珊说话已经没有了刚刚的紧张,平淡的就像是朋友聊天。一双过度修饰过的美目,也没了焦距。

    “姜明山?”姜莱倒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姜明山的事情。

    “姜明山怎么了?”

    “承安学姐说姜伯伯涉嫌违规操作,被警方调查。”贺珊似乎承受不住,咚的一声坐在了椅子上。

    违规操作?姜莱回想了一下,好像之前叶檀提过一嘴,说郭振涛的事情跟姜明山有些联系。

    “她凭什么觉得我会救他?”她跟姜明山之间,除了那个有名无实的父子关系,剩下的就只有恨。她又怎么会去救他?

    “学姐说她会把你和寇总在一起的照片拍下来,到时候你自然就会帮忙了。”贺珊像是个有问必答的好宝宝,姜莱问一句,她便答一句。

    而她这个奇怪的举动终于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姜莱,你对珊珊做了什么?”贺珊旁边坐着的那个淡灰色西套的男人最先注意到了贺珊的反常,他扶住贺珊的肩膀,气愤的问到。

    “我离她还没你近,能做什么?要是做什么,也是你嫌疑最大。”姜莱两手一摊,表明自己什么都没做。

    可是在坐的都不是笨人,本身又都是学医的,虽然很多人毕业之后转行了,但是基础的专业知识还是在的。催眠这个词,大家并不陌生。

    “你会催眠?”姜莱对面坐着的,是一个男生,他的脸上有着阴冷的气息,看着姜莱的目光很是不善。

    “催眠?老师有教过这个么?就算教过,也是在坐的你们才会,毕竟我没有念完大学不是么?”

    姜莱并没有说谎,她是真的不会催眠。她刚刚用的,是干爹教她的一种类似于催眠的小手段。这种比催眠用起来方便,而且不会损耗自己的精神力。唯一的缺点就是时间短。

    不过用来对付眼前的事情,时间足够了。

    因为贺珊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都交代了。

    姜莱淡然的收回视线,垂眸思索了一下。

    姜承安的局,她还是要闯一闯。有些人,不吃一点亏,就会像苍蝇一样,永远在你眼前晃个不停。虽然不咬人,但是及其膈应人。

    “我这是怎么了?”贺珊渐渐回过神来,她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了椅子上,而旁边的同学正握着她的肩膀。温热的触感自肩头传来,让她不太舒服的动了一下。

    她的腿刚刚挪了一下,就听见脚边稀里哗啦的碎片声。低头望去,正是碎了的杯子,还有碗碟。

    “你刚刚说了很多话,在无意识的状态下。”似乎是对姜莱冷硬的目光有着一点恐惧,西装男并没有说出催眠两个字。可是他的暗示却足够让贺珊明白,自己刚刚是被控制住了心神。

    “你催眠我?”她看着姜莱,眼睛里除了不可思议,还有着深深的恐惧。

    “贺小姐慎言,我这个人,脾气不是很好,随意往我身上泼脏水,扣盆子,我可是会翻脸的。”姜莱的眸光有意无意的扫过桌子上那一堆玻璃渣,脸上露出一抹嘲讽的笑。

    姜莱的话似乎真的震慑住了贺珊,她的身子莫名的抖了一下。

    “学姐真的在等你。”她的声音已经带了一点哭腔。心里想着今天算是完蛋了,学姐交代的事情完不成,她的丑事若是被曝光出去,那她可就身败名裂了。

    “好啊,地址给我,我现在过去。”姜莱点头,配合的应了一声。

    “啊?”在坐的其他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贺珊的话他们都明白了,这就是鸿门宴。可是现在姜莱竟然说要去?这不是羊入虎口么?

    不过想到寇总的雄厚财力,有的人又了然的点点头,为了钱吧。能抱住寇总的大腿,献个身算什么?

    “不行!”何进虽然不太明白姜承安和姜明山是谁,可是还是能懂一点,就是老大要是过去,没准就被那个什么寇总给欺负了。不但被欺负,还有更惨的。要是被拍了照片,以后老大还不是任人拿捏。

    他突然出声让大家一愣,都不明白面前这个年轻的掌柜为什么这么紧张姜莱。

    “我心里有数。”姜莱转身,手在何进肩头拍了一下,然后转眸看着贺珊,吐出冷冰冰的两个字。

    “地址。”

    “玖门城508。”贺珊一听姜莱要去,心里的紧张一下子就散了不少,脸上也露出一点喜色,一听到姜莱问她地址,连忙说了出来。

    “对了,我刚刚付的,只是我的那一份,其余的是小费。他们的饭钱,找他们要。”姜莱走到门口,悠然转身,对何进说了一句,然后又转过身,离开了包房。

    何进的嘴角抽了抽,都什么时候了,还记着饭钱。能不能先顾及一下自己的安危。

    包房里的其他人也被姜莱的话气的一愣,老板都说付过了,现在又来找他们要钱,这是什么道理?

    姜莱才不管他们心里想什么,她已经走出了酒楼的正门。她站定了身子,抬眼朝上面望去。

    归林居三个字,遒劲有风骨,名字有意境,她喜欢。

    身手拦了出租,她直奔玖门城。

    玖门城市锦城仅次于夜色倾城的娱乐城,老板是个本地人,人脉极广。

    508

    姜莱站在包房门口,看着上面的三个数字,嘴角露出一抹嘲讽。

    咚咚咚。

    她敲了房门。

    姜承安在里面正烦得要死,寇老头这个老不死的,年纪一大把了还死不正经,对她动手动脚。要不是还有别的人在,她现在恐怕已经变成了色狼嘴里的肥肉了。

    她听见敲门声,脸上一喜。

    “寇总,她来了。”一想到一会姜莱会被寇老头这样那样,姜承安心里就爽的不行。五年前的屈辱,她一定要悉数还给姜莱。

    她已经想象着她把那些不堪入目的照片和录像甩给叶檀的时候,对方是个什么样的表情。他一定会愤怒的想要掐死姜莱吧。毕竟像叶檀那样的男人,都是骄傲的。面对这样的绿帽子,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到时候,他会娶她来报复姜莱吧。

    小说里不都是这样写的么?你出轨,我就找你的仇人来结婚。

    只要能嫁给叶檀,她哪怕只是一个复仇工具又怎样。

    姜承安心里做着美梦,挪开寇老头还放在她大腿上的手,几乎是小跑着跑去开门。

    包房门打开,门口果不其然,正是姜莱。

    “快进来,寇总等你好久了。”姜承安忙不迭的把姜莱拉进屋,然后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一直站在寇老头身后的黑衣墨镜男,立刻走过来站在了门口。

    呵,竟然还有个打手。姜莱看了一眼那个男人,倒是个威武雄壮的,不知道耐不耐揍。

    她心里暗搓搓的评估了一下,然后给出了一个答案,肯定是比另外两个耐揍一些的。

    “叫我过来做什么?”她拂了一下衣袖,嫌弃的站远了一点。

    “寇总是爸爸的老朋友了,听说你回来了,非要给你接风洗尘。”姜承安给了保镖一个眼神,然后就朝着寇老头甜甜一笑。

    “寇总,这就是我那个妹妹了,我没骗你吧,是不是很漂亮?”

    寇老头连忙点头,色眯眯的眼睛已经在姜莱身上扫了一遍又一遍。姜莱冷冷的看了一眼姜承安,然后对着寇老头一笑。

    “寇总,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这个名,五年前她就听说了,今天见到,果然是恶心的一匹。姜莱没有往前走,而是站在原地看着寇老头。不见一般老人一丁点的慈祥,反而猥琐的令人作呕。

    “好说,好说。快过来坐,不要客气。”寇老头一见姜莱朝着她笑,美的根本没有听出姜莱口气里的言外之意。他兴奋的挪了挪自己的屁股,然后拍了拍自己旁边的位置,示意姜莱坐到她身边。

    姜承安则看好戏一般,看着姜莱一步一步朝着寇老头走过去。

    “怎么,姜承安没把寇总服侍好,寇总这是要告状?”

    姜莱嗤笑一声,看着寇老头,轻吐了一句。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