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59章 他的自制力,喂了狗了(甜!)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对于姜莱说的,黄太太是根本不信的。她自己老公的身体,她还不知道么?再说了,昨晚才出的桃色事件,今天就能进医院?

    “呸,撒谎的时候,自己也不掂量掂量,我是那么好骗的么?”

    像是专门打脸一样,黄太太刚刚说完,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

    “喂!”她的语气很是不善。

    “你好,请问是黄太太么?请马上来启光医院一趟。”电话另一端,是护士温和有礼的声音。

    “启光医院?”黄太太心里咯噔了一下。

    “是的,您先生突然晕倒,需要住院手术,需要您过来办理住院手续和签字。”

    “什么?晕倒?他好好的怎么会晕倒?”黄太太一下子慌了起来。

    “我现在就来,现在就来,一定先不要给他手术,让他活着等我过去。”她慌乱的捡起打谢安琪时候掉到地上的包,一边小跑一边嘱咐护士。

    一直跑出十几米远还能听到她在喊,“一定不能让他咽气,他遗嘱还没立完,不能便宜了别的狐狸精。”

    呃,原来她这么着急的往外跑,不是因为担心自己老公的病情,而是担心她老公万一挂了,她得不到更多的遗产。

    “姜小姐,能聊两句么?”

    黄太太离开后,谢安琪也平静了下来,她用手简单的拢了一下被黄太太抓的乱七八糟的头发,对姜莱说到。

    “没什么好说的,你还是先去处理伤口的好。”姜莱不想跟她多说。再说她过来找叶檀还有正事要说。

    “就几句话,我说完就走,可以么?”谢安琪很坚持,颇有一种你不同意我就不走的架势。

    本来姜莱是想不理的,可是看她颧骨下面有道抓痕,还挺严重。

    “算了,要是你信得过我,我就帮你处理一下伤口,处理完再说吧。”姜莱本就无意为难她,一个爱而不得的女人罢了。要不是叶檀为了讨她欢心,谢安琪也不会一夜之间变成这样。

    “多谢。”谢安琪的眸光闪了闪,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姜莱。要说刚刚她出手相帮是因为看不惯,那现在呢?

    “给您医药箱。”不等姜莱开口,小琪已经把前台处放置的医药箱拿了过来。

    “多谢。”姜莱笑笑,这个女孩子她有些印象,有点小算计,但是看上去本质还好。

    谢安琪带着姜莱去了茶水间旁边的休息区。

    “你很善良。”她说到。

    “善良?”姜莱一愣,她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棉签,哑然失笑。没想到她一时的行为却换来了善良两个字的评价。

    “那谢小姐还真是谬赞了。我自认不是个善良的人。犯在我手里的,没有人会有好下场。”

    “是么?那现在这又算什么呢?”谢安琪发现她根本看不透姜莱这个人。她没有错过姜莱刚刚说话时候的神情,那一闪而逝的狠厉和肃杀饶是她这个演技派都比不过。

    “你就当我是医者父母心吧。”姜莱看了一眼医药箱里普通的消毒药水,随手从包里拿出一瓶药粉。

    她熟练的消毒之后,用棉签从小瓶子里挑出一点药粉,淡黄色的粉末看上去让人不太舒服。

    “敢用么?”她挑眉。

    “当然。医者父母心,我相信姜小姐的医德。”谢安琪笑笑,却因为牵扯到伤口疼的抽了一口气。

    “忍一下。”姜莱拿着棉签,靠近谢安琪,认真的帮她一边消毒,一边抹药粉。消毒药水的气味有些重,谢安琪不自觉的皱了一下鼻子,随后一股灼痛感从伤口传来。

    她攥了攥自己的双手,忍着那尖锐的痛感。正当她全身紧绷,拳头紧握的时候,伤口处的灼痛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舒爽的清凉感。姜莱的药粉见效很快,刚抹上去,伤口的血就止住了。随后她又把其他地方的伤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才坐直了身子。

    “好了,今天不要沾水,明天应该就没事了。”

    也算是谢安琪的福气,刚好碰到她。不然就算去医院,也要几天才能好,处理不好兴许还要留下印子。

    “好。”谢安琪松了一口气。

    她这个行业,毕竟还是靠脸吃饭的,要是真的伤了脸留了疤,还挺麻烦的。

    “麻烦把这个还给前台。”姜莱咔哒一声,改了急救箱,然后就朝门口走去,至于谢安琪之前说的,要跟她说几句,她一点兴趣都没有。

    “等一下。”谢安琪见她要走,连忙喊住她。

    姜莱没有说话,只是脚步停了一下。

    “我会暂别演艺圈一段时间,出国散散心。昨天的事,对不起了,叶太太。”

    哪怕再不情愿,哪怕心疼的要死,她还是说了出来,昨天的事情,确实是她的不对。

    姜莱没有说话,抬脚走了出去。暂别与否,都与她无关。

    谢安琪站在那,看着姜莱的背影,那简单的白色衬衫,和牛仔裤,哪里有一点叶夫人该有的样子,可是这个背影,看上去又是那么有气质。比起她的华服精妆,毫不逊色。

    不管谢安琪怎么看,都不在姜莱的考虑范围内。她想穿什么就穿什么。再说,她又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阔太太,那些太过正式的衣服,不适合她的职业。

    这一次没有人阻拦,也不用人指引,她刷了叶檀给的卡,乘着总裁专用电梯,直接去找叶檀。

    “原来这就是总裁夫人,真漂亮。”一个男职员手上还捏着鼠标,眼睛却跟着电梯直接飘走了。

    “不但漂亮,还接地气,而且好善良。”另一个同样目光随之飘远的人附和了一句。

    “善良?我看是圣母吧。”一个女孩子喝了一大口水,愤愤的说了一句。这种性格也能当总裁夫人?

    “嘘,你小声点,出门不带脑子么?你没看总裁对她的维护么?”旁边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人戳了那个女孩子一下。

    女孩子吐了下舌头,慌乱的看了下周围,发现没什么异常,慌忙低下头,假装忙碌起来,心里却还有些不服气。

    “明明就是白莲花圣母嘛,昨天都跟自己老公闹绯闻了,今天还能出手救她,这不是打总裁的脸么?不是傻是什么?真是配不上总裁。”

    下面的事情叶檀一点都不知道,此时他正在打电话。

    “alisa,照片我已经发给你了,后面的事情就全权交给你了。”

    不知道对方说了一句什么,叶檀竟然愉悦的笑了起来,一直到挂了电话,他脸上的笑都没有散。以至于姜莱一推门,就看到一张灿烂的小脸。

    “捡着钱了?”她回身关上门。

    “老婆?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今天要看手术?”叶檀惊喜的从座位上站起来,三两步走到姜莱面前,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拉着她坐到沙发上。

    “有点事要跟你说,病人交给李爷爷看着呢。”

    “出什么事了?”叶檀倒了一杯水,放到姜莱面前,然后坐在她身边,手自然的揽住她的肩头。

    “是苏打电话说了一些叶衣的事情,我怕电话里说不清楚,就过来一趟。”

    其实不是怕电话说不清,她只是想这个时候她应该陪在叶檀身边,就像她每次遇到难过的事情,他一直抱着她那样。

    一听说是关于叶衣的事,叶檀下意识的抗拒了一下。他俊朗的剑眉微微皱起,揽着姜莱的手,微微曲了一下。

    姜莱能感觉到叶檀突如其来的恐惧和紧张,她暗暗庆幸自己来对了,这个时候能陪陪他,再好不过。

    不过事情也没用叶檀想的那么糟糕。叶实和叶衣这两个名字,确实是叶少天取的不假,可却不是像叶实暗示的那样,是叶少天的孩子。

    “你认识一个叫齐志年的人么?”姜莱问到。

    齐志年?叶檀回想了下,是有这么个人,但是已经过世很多年了。

    他点点头,“是爸爸研究所里的一个博士,挺有才的一个人,可惜走错了路。”

    这两天叶檀把陆凡给他的当年的宗卷看了一遍,再结合孟茹所说的,以及他自己记得的一些事情,把当年的事情大概了解了一下。而齐志年这个人,他算是印象颇深的一个人了。

    因为他死的并不光彩,是被警方当场击毙的,因为他受不住金钱的诱惑,投靠了敌人。

    “叶实和叶衣,都是齐志年的孩子。”

    呼……

    叶檀紧绷的身子一下子松了下来,只要不是他爹的,什么都好说。

    姜莱好笑的看着叶檀如释重负的样子,心想着敢情他这段时间一直都没有放下自己的担忧,她抬手捏着叶檀的脸。

    “我上次说的话,当耳边风了是不是?”她假装恶狠狠的使劲的捏着,还上下摇晃了几下。

    叶檀也不反抗,任由姜莱把他的脸都掐红了。反正不管姜莱想要对他做什么,他都不会有异议就是了。再说了,留下点印记,出去后还能彰显一下二人的亲密关系,一举两得。

    姜莱倒是不知道自己只是玩笑的掐他一下,他心里就有了这样的目的。她松开手,然后单膝跪在沙发上,抱着叶檀的脖子。

    “真是个傻子。”越爱越怕,她明白叶檀的担心,就像当初她刚知道红颜和姨妈有关时候一样,那种信任的崩塌,会让人崩溃。

    “好在老婆聪明。”叶檀感受着姜莱对他的关心和安慰,喟叹一声,把姜莱带到怀里。虽然他喜欢她的怀抱,可是他更喜欢抱着她。

    “跑过来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个?”他捏捏姜莱的鼻子,忍不住低头亲了一下。

    “不然呢?”姜莱躲开他作乱的手。

    “嗯,老婆说的都对。”哪怕姜莱嘴上不承认,他也能从她别扭的眼神中看出来。

    “叶先生觉悟还挺高的嘛。”姜莱笑道。

    “叶太太调教的好。”叶檀俯下身子,一个绵长的吻有着他诉不完的情谊。

    一吻毕,姜莱的呼吸有些不稳,她眼角的情意,还没有完全散去,嘴角还有着叶檀留下的痕迹。她站起身,帮叶檀整理有些褶皱的衬衫,然后轻轻拥抱着他的腰,贴在他的胸口。

    “怎么办,我丢东西了。”

    “嗯?丢了什么?”叶檀连忙问到。他现在看不到姜莱的脸,也不知道她是在着急难过,还是只是跟他说说。

    “心啊,我把自己的心丢到叶先生那了。”姜莱从他的怀中退了出来,抬头看着叶檀,正好看到他脸上的着急和眼中担忧。

    她咧嘴一笑,心里暖暖的。

    叶檀万万没有想到,姜莱会突然说起这个。这种类似于表白的话,还是姜莱第一次跟他说。他的脸上满是狂喜,看着姜莱笑靥如花的俏脸。

    “你……说什么?”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就连声音都是颤的。

    “我说,叶先生,我的心在你身上。”姜莱说的很慢,一字一句。

    “我会好好珍惜,一辈子。”叶檀一弯腰,把姜莱横抱起来,就朝着休息间走去。

    姜莱脸色都变了,尼玛她只是看他心情紧张,给他块糖而已,不是来献身的好么?怎么画风一下子边成这样了?

    “喂,你放我下来。”她照着他的肩头,狠狠的锤了一下。

    “不放,”叶檀脚步不停,任她怎么锤。反正她也不舍得下狠手。

    “还有事情没说完呢。”姜莱依旧挣扎。

    “一会再说。”叶檀再次驳回。

    “禽兽啊你,身子不要了么?”好像距离上一次,还没几个小时的。男人的精力,不能这样挥霍的。

    叶檀这回倒是停下脚步,他好笑的看着姜莱,“你脑子里想什么呢?”

    “啊?什么?”姜莱的脑子当机了一下。

    “叶太太,你的上衣脏了,我只是带你换件衣服而已。”叶檀眼睛都笑弯了,他用眼神指了指姜莱的衣摆。

    姜莱顺着看去,脸一下子就烧了起来。原来在刚刚换药的时候,消毒药水不小心溅到上面一点,虽然不大面积,但是因为是白衣服,看上去还是有点难看。

    她囧的都要钻地缝了,一张老脸红的跟大樱桃有一拼。要死了要死了。她把脸埋在叶檀的怀里,连头都不敢抬。

    “叶太太,其实我也想的,很想很想。”叶檀坐到床上,拉扯着姜莱的手臂,想把她从胸口拉开。这样下去,她会闷死的。

    “闭嘴,不要说话。不要理我。”姜莱觉得自己今天真是不应该过来。脸都丢到姥姥家去了。

    “害羞什么,我们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叶檀好笑的看着死活不肯看他的姜莱,在她耳边轻声说道。

    “我们前天晚上,什么话都说过了,不是么?”

    像是为自己的话证明一样,他还举了个例子。

    前天晚上……姜莱囧的磨牙,她想都不想,也不抬头,闷头一口咬了下去。

    叶檀嘶的一声,就觉得自己的某一处被咬住,然后他炸了。

    炸了的后果,自然不是换衣服那么简单。半个小时过后,姜莱艰难的喘了一口气,混蛋啊。

    她气的抬起一只脚,就踹了叶檀一下。这么急色的,害得她好疼。

    叶檀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脚,他也知道刚刚是他不对。可是,他也委屈好不好,要不是小丫头突然咬了他一口,位置又找的该死的要命,他会失控成这样么?

    他的自制力,喂了狗了。

    “内个,什么药能缓解一下你的疼?”叶檀看姜莱有些痛苦的神色,心疼不已,他跪坐在姜莱旁边,握着她的手,轻声问到。

    一听叶檀的话,姜莱更加火大了。她恶狠狠的看着叶檀,恨不得把他暴打一顿。而在她心里,也恨不得把自己揍一顿,好歹也是个练过的,怎么就变得这么易扑倒了呢?

    ------题外话------

    小凌儿《妖帝狂宠:腹黑阴阳师》

    她是青帮大小姐,天才阴阳师,一朝巨变,她拼上性命与要分食她血肉的未婚夫同归于尽。

    她是国师嫡女,从小过着人人可欺,猪狗不如的生活。

    当她穿越而来,她变成了她,浴火重生,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收伏妖怪作为式神,从此,三国中多了一位灵力超凡的阴阳师。

    他,神秘强大,是上古时代便存在这世上的妖帝。

    从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更无人知晓,在面具下的容颜,是何等的惊华天下。

    当某一天,至高无上的妖帝爱上了腹黑阴阳师——

    世间为之倾动,

    只要是她要的,世间万物,尽他所能双手奉上,只为她,红颜一笑,倾他一人。

    噬月:有他在,谁敢动她半分,他必将其挫骨扬灰!

    万俟竹音:有她在,谁敢打他的主意,她定让那人魂飞魄散!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