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55章 叶氏连夜宣布,安琪娱乐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咬和掐是不存在的,这根本不是姜莱的风格,姜莱只会让你看得见,摸得着,吃不到。

    她顺从的顺着叶檀的力道躺下来了,把头枕在他的胳膊上,被他的另一条手臂圈在怀里,就连叶檀低下头来吻她,她都回应的及其正常。

    就在叶檀心里一喜,想要更进一步的时候,她勾起唇角,柔软无骨的小手抵在了叶檀的胸口,膝盖微弯,抵住他扑下来的身子。

    “我累了。”

    “小丫头。”叶檀头疼的看着她,额角的汗晶晶莹莹的,他不该开了一会暖风的,他想。

    “嗯,睡吧。”姜莱不顾叶檀委屈喷火的眼神,翻了个身,滚出了他的怀抱闭上眼睛。她浅浅的呼吸声让叶檀无可奈何。

    良久,身后一声笑叹。随后两只胳膊又重新圈上她。叶檀贴着她的后背,在她的后脑勺狠狠的亲了一下。

    “晚安老婆。”哪怕知道她是故意的,他也不忍心不按她的意思去做。叶檀也确实累了,不是身体上乏累,是精神上疲累。他今天担心了半天,生怕小丫头会信了那些照片和报导,没想到他的小丫头对他那么信任,那么好。

    他平息了一下身体的躁动,抱着怀里真实的人,闭上眼睛,没多久就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对于一个睡了半夜半天的人来说,晚上早睡简直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姜莱闭上眼睛酝酿睡意,却发现这实在是太难了。她现在恨不得枕头边有一个砖头,让她拍一下自己,把自己拍晕过去算了。

    叶檀的怀抱很暖,屋子里还有一股淡淡的生姜味道,姜莱想要动一下身子,发现叶檀抱的她很紧,她动不了。

    越是不能动,就越想动。一旦不舒服这个念头产生,她就再也躺不下去了。她握住叶檀的手,轻轻的用力,把他的胳膊从腰间拿开,然后从他的桎梏中脱离出来。

    呼,她松了一口气,侧身看着身边的叶檀。

    他的额头很饱满,紧闭的双眼掩饰住了他所有的城府和情绪,长长的睫毛盖在上面,恬淡的像一个熟睡的孩子。他的鼻梁不是很高,但是形状很好看,流畅的线条不复白天看上去的那么冷毅。姜莱的视线落在了他的唇上。

    叶檀的唇不是很薄,但也不厚。淡色的唇放松下来,时不时动一下,甚是可爱。姜莱抚上自己的唇瓣,想起他缠绵热烈的亲吻,突然笑了起来。

    用眼神描绘了一会叶檀的五官,姜莱发现自己仍然很精神,精神到完全没有一点困意。

    要死了,她低咒一声。无奈的爬了起来,她没有穿鞋子,踮着脚尖摸到了另一个房间。她记得这里有个小书房来着。推开门走进去,姜莱哒的一下打开灯,里面一排排的书整齐的放在书架上。一抬电脑就放在书架旁边的小桌子上,屋子里简单的再也看不到其他的东西。

    书架很干净,一尘不染,显然是每天都会有人来打扫。姜莱手指抵着书脊,一本本扫过去,发现这里的书类型跟她在世恒久久看到的差不多,偏老学究一点。零星的基本财经杂志和管理书籍被摆在一边,应该是看了一遍之后就再也没有动过。

    她从椅子上坐了下来,打开电脑。

    而卧室里本应该熟睡的叶檀,在姜莱进了书房之后,从枕头底下摸出手机,看到微信提醒的消息,满意的勾了勾唇。来而不往非礼也,明天见。

    他的手放在身边刚刚姜莱躺过的地上,上面的余温还在,他重新闭上眼睛,再次睡了过去。

    姜莱看着电脑屏幕的背景,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那是一张手绘的图片,画的很好。画面上的女孩是青春靓丽,脸色微红,看上去很美,当然,如果她腰间没有围着一件男士西装上衣的话。

    她打开电脑网页,发现之前那些铺天盖地的新闻已经全都没有了,零星的几条也都是刚刚发出来没多久的。她打开邮件,里面有一封静静发过来的东西,是小阳的体检报告和分析。他们已经到了米国,检查和治疗也排上日程。

    姜莱打开,从头到尾的把数据看了一遍,然后开始把自己的建议和意见打出来,回复给林静欣,写着写着,她突然想起几年前国内有一个教授写的论文,似乎有一点这方面的东西。

    打开搜索栏,输入了那个教授的名字点了进去,左边的搜索结果还没开始看,就被弹出来的新闻给吓了一跳。

    叶氏连夜宣布,安琪娱乐解体。

    黑体大字,姜莱的眼一花。

    她虽然没有看过叶氏的财报,可也明白安琪娱乐对叶氏的重要性。现在娱乐圈的钱那么好赚,谢安琪又是锦城乃至全国最红的明星。安琪娱乐解体意味着什么,她不用想也明白。

    她点开标题,细细的看着里面的内容。内容不多,大概就只是解释了下后续的安排。安琪娱乐签约艺人近期取消一切排期,所有原计划就地搁浅,待后续安排。

    现在虽然已经很晚了,但是大城市的夜生活一向丰富多彩,夜猫子也很多。所以这条新闻毫无疑问的被网友再次推向了热搜。姜莱的视线扫过那个红色的增长箭头,嘴角弯弯。

    不知道谢安琪此时后悔没有。

    谢安琪后悔么?她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后悔。因为她被缠住了。

    包厢里,一个肥硕的投资老板手里拿着酒杯,正在跟她炫耀这杯酒有多贵重,他买来有多重视她。她一次次的避开那只三番五次伸过来的手,尴尬的笑一直在脸上凝固着,僵硬的像是刻在脸上一样。

    “黄总,我真的不能喝酒,我酒精过敏。”她想了个说辞,心里想着要不要给秦特助打个电话问下到底怎么回事。大晚上突然给她打电话让她过来谈新影片的事情,想到白天的事情,她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是偏偏新剧的投资确实还没落实,而这个黄总又是个有钱的金主,没办法,她只好过来。

    “不会的,我这个可是好酒,不会过敏的。你不喝可就是不给我黄某人面子了。”黄总端着酒杯,脸冷了下来。

    “不,黄总我哪能不给您面子呢,我真的酒精过敏,酒再怎么好也是酒,不是我不喝,是真的不能喝。”谢安琪一边解释,一边笑着推开黄总的酒杯。

    啪!黄总真的生气了,他手里的杯子狠狠的摔在地上,酒杯四分五裂,红色的液体从地上溅起,悉数溅到谢安琪的高跟鞋和丝袜上。

    谢安琪吓坏了,她这几年虽然在业界混的风生水起,可也只是这样。老板和金主们吹捧她是因为她红,她能赚钱。

    “黄总,您这是做什么,气坏了身子怎么办?我喝,我喝还不成么?不过喝完,黄总可得送我去医院。”她脸上堆着笑,拿起酒瓶,倒了另一杯酒,端在手上。

    她看着黄总,等着她和别人一样怜香惜玉的让她放下。她都说了喝了就得去医院不是么?

    可是黄总今晚似乎心情不太好,他就坐在那看着,一声不吭。

    谢安琪一时骑虎难下,最后只能寄希望于秦一凌能尽快赶过来。她小口的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痛苦。

    “黄总,我……”

    “怎么,我买的酒不好喝?”黄总打断她要说的话,手里拿着一只杯子把玩。

    “不是,黄总的酒自然是最好的。是我不胜酒力罢了。”谢安琪心里不停的骂着眼前的黄总,恨不能把他的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要说黄总听到她心里的话,那肯定会用实际行动告诉她,有几个臭钱有多了不起。比如现在,他大半夜从温柔乡里爬出来假装投资人,还不是因为钱?

    谢安琪没办法,只好闭着眼睛把杯子里的酒喝完,这时候黄总才又恢复了脸上的笑意。

    “这才对吧,我黄某人倒的酒,哪有不喝的道理。”他哈哈大笑一声,有些忘形的拉着谢安琪的手,用力一带就把她带到自己的身边。因为惯性,差点扑到他怀里。

    “哎呦,安琪小姐真是太客气了,才一杯酒而已,就投怀送抱以身相许了么?”黄总大手在谢安琪身上一边揩了个油,一边连忙抱住她。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站稳,黄总。”谢安琪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却发现黄总的劲还真大。不过幸好现在屋子里还有其他人,所以她现在还算安全。

    “那个,黄总,我想去一下洗手间。”

    “可以啊,去吧去吧,要不要帮忙?酒精过敏的话有可能会晕倒,我扶你去?”黄总脸上的笑越发的大了起来。

    “黄总还真是怜香惜玉啊。安琪小姐和黄总一起,可真是郎才女貌,羡煞旁人啊。”

    “是啊,安琪小姐,你就让黄总陪你去吧,能让黄总伺候的人,那可真是不多见啊。”

    “没错,不知道黄总这双日进斗金的双手,伺候安琪小姐如厕是什么感觉。”

    屋子里坐着的其他人,看着黄总和谢安琪,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说起荤话来。谢安琪脸一白,连忙站起身。她说了一声不敢麻烦黄总,就慌乱的跑到洗手间。

    秦一凌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手机里清脆的提示音让谢安琪崩溃的想哭。怎么会关机了呢?她攥着手机,突然想给叶檀打个电话。

    从中午发生那件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叶檀了。不过在他的授意下,网络上那些传言倒是被清了个干净。她有些不确定叶檀现在对她会是神马态度,可是眼下解决危机最重要了。她不信叶檀会不顾叶氏的利益,因为私事而不顾她的死活。

    她是叶氏安琪娱乐的台柱子兼决策人,她要是名声受损,受影响最大的是叶氏。

    叶檀在她的手机里,一直是特别设置。她只按了一个键,叶檀的电话就跳了出来。电话拨出以后,她紧张的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不知道叶檀接了电话,第一句话会跟她说什么。会不会二话不说赶过来救她,会不会为了她和黄总翻脸,会不会……

    所有的希冀在那一句您拨叫的用户已关机中破碎。她清晰的听见自己心脏破碎的声音,那种钝痛感是她从未想过的。怎么会关机?叶总和秦特助晚上是从来不关机的。之前不管多晚,她都有打过这两个电话,可是为什么今天偏偏这么反常?

    她坐在马桶上,浑身发抖,她开始回想秦一凌给她打电话时候的口气和说辞,想要想一下她是不是被骗了。就在她还没有理出头绪的时候,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安琪?你好了没有。”是黄总的声音。

    “就快了,我马上出去。”谢安琪这回是真的害怕了。哪怕她有粉丝无数,哪怕她有无数光环,可她现在,却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她只是一个独自奋斗多年,得到了一堆自己根本不想要的,自己想要的却一直没有得到的女人。

    她的手快速的翻看着手机通讯录,后援会负责人,经纪人,秘书,一样一样翻下去,却发现这里面没有一个人能在这种时候奋不顾身的来接她走。

    最后,她的手指在安娜两个字上停了下来。妹妹,妹妹总是可以的。她像是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一样,满怀希望的拨了出去。

    一个大大的红叉显示在屏幕上。未连接。

    她一遍一遍的拨出去,发现手机失灵了一样,根本就没有信号。明明刚刚还能打出去的,怎么现在不行了?谢安琪都快哭了,可是她不管打了多少次,都不行。她根本就拨不出去。

    完蛋了。

    一个可怕的念头砰地一声在她的脑子里炸开。

    “小谢,你再不出来我可要进去了啊。我不介意跟你共用洗手间。”

    黄总晃着手里的钥匙,哈哈笑了几声。

    哗啦,谢安琪立刻站了起来,她按了冲水马桶之后,打开洗手间的门。

    “我好了,黄总慢用。”说完,她就想出去。

    “急什么,陪我一起也是可以的。”黄总怎么可能会放她走。男人的优势此时完全显现出来。力量上的差距让谢安琪根本没有办法挣脱。

    “黄总,别这样。你让我出去。”

    “哪样?这样?”黄总在她身上抓了一把,荤笑起来。

    谢安琪都快急哭了,她失了所有的冷静和惯笑,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不是,黄总,您放开我,外面还有人看着呢。”

    “原来是害羞啊,放心,他们都走了,不会有人打扰我们。”黄总啪的一下打开了门,外面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半瓶红酒还在茶几上,等着人来采撷。

    “怎么会这样?”谢安琪绝望了,她突然抓住黄总的衣服。“是叶檀,是叶檀对不对?”

    “他报复我,才设局害我对不对?”

    “黄总你听我说,只要你今天不对我做什么,我就会从叶氏辞职,加入你们的公司,好不好?”谢安琪的心疼的直不起腰来她不知道,自己深爱了几年的男人,竟然会这样做,这不是把她往绝路上逼么?

    “从叶氏辞职?安琪小姐舍得么?”黄总放松了手上的力量,反问了一句。

    舍得么?谢安琪不禁反问自己一句。安琪娱乐是自己奋斗了多年,并且想要一直待下去的地方,她当然不舍得。可是现在,她有什么办法?她现在甚至都没办法问叶檀一句为什么。

    我抹了一把眼角的泪,脸上有了决绝之意。

    “舍得。叶氏的安琪娱乐已经外强中干,倒是黄总那边如日中天。如果有机会,我自然是想去黄总那边的。”

    哈哈哈哈……

    黄总得意的大笑起来,他拉过谢安琪,对着她的嘴就吻了下去。谢安琪刚偏过头,就被抱住头。

    “拿出点诚意来,我可以不碰你,但是一个吻,还是少不了的。”黄总说完,不理会谢安琪的反抗,狠狠的吻了下去。

    谢安琪人漂亮,身材又好,他早就觊觎多年了。一亲芳泽这个想法,在他脑子里盘踞了多年,今天终于得偿所愿,他当然不会轻易放手。他的吻越来越深入,手也不安分的游走起来,香肩美背,山丘盆地,狂风过境一般。

    谢安琪忍着恶心,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要怎么逃出去,也不知道现在要做什么。她只觉得胃中一片翻滚,下一秒就能够呕出来。胸口压迫的近乎窒息,她眼角的泪,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一会就濡湿了黄总的肩膀。

    “哭什么,老子又不。x。你。”黄总失了耐心,反正今天又不能做什么,来日方长,早晚有一天,他的就是他的。

    他推开谢安琪,“有事打电话给我。”丢下一张名片,他整理了下衣服,走出了包厢的门。

    听见关门声,谢安琪才从恐惧中苏醒过来,她看着自己凌乱不堪的衣衫,还有已经扯开的领口,突然蹲在地上大哭起来。

    不知道哭了多久,哭的她两条腿都蹲麻了,整个身子也哭麻了。她才停了下来。

    她顾不得形象,用袖子狠狠的抹了一把眼睛,刚要站起来,就听见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透过自己哭的模糊的视线,从屏幕上捕捉到了秦一凌三个字。

    她木然的接起电话,想要知道秦一凌想要说什么。

    “安琪,你还在那么?刚刚疲劳驾驶车子撞到树上,我才从医院出来。哦对了,我刚刚手机没电,你打过我电话没有?”秦一凌的声音听上去很累,又没有精神。

    车祸?谢安琪楞了一下,死寂的心突然又冒出了一个名叫希望的念头。也许,今晚只是意外。

    “叶总跟你一起?”她问到,语气中竟然还有一点紧张。

    她既盼着叶檀也在车上,又担心他会受伤。

    “boss没有跟我一起,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比如着急回家跪搓衣板,键盘,遥控器,方便面,榴莲壳一类的。秦一凌暗搓搓的想着等着boss的虐夫一百零八式,不知道明天早上老大能不能直立行走了。

    “哦。你那边谈的怎么样了?用我现在过去么?”秦一凌在自家书房,伸了个懒腰,又是大半夜的加班,他感觉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猝死。

    “没……没谈成,黄总没来,我已经在家里快睡了。”谢安琪状似打了个呵欠。今晚的事情,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她的形象就坏了。

    “那就行,那你早点休息。我也要回去睡了。”秦一凌说完,挂了电话,然后打开电脑,一个文件夹等待接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