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50章 偷拍,网上炸了。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秦一凌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控制住体内的洪荒之力,没把无良嘴毒心狠的老板咬死的,他忍了又忍,深呼吸,长出气,几次三番,终于在最后还击了一句。

    “请我吃午饭!”

    叶檀的嘴角抽了抽,他这个特助,眼界越来越低了,现在已经能用一顿饭打发了。

    “行,叫上小何一起?”叶檀扬扬眉,问到。

    “叫!她昨晚还说要宰你一顿的,不叫对不起我们昨晚加班那么晚。”秦一凌说着,已经站起来朝外面走去。

    地方是秦一凌选的,锦城最贵的海鲜自助,非金卡不能入内,属于必须要有钱有地位还得被认可的人才能去的地方。所有的海鲜都是空运,当天送当天吃,吃不完就扔掉。

    叶檀自然是没有问题,这个地方的会员,他刚好有。索性今天试试看,要是好吃了,就带老婆儿子过来吃。

    秦一凌不知道自己咬牙切齿选的地方,在叶檀眼中不过是个试菜的地方。三人到了车库,刚走到车子旁边,就见不远处一个白色的跑车门打开,车上下来一个人,朝着他们走来。

    来人正是谢安琪,她穿着深v的长裙,精致的面容配上恰到好处的淡妆,更显得她窈窕而出众。艳而不妖的唇色像初夏枝头刚成熟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细高跟的鞋子显得腿白皙而修长。

    “这才是女人。”何美丽不禁感叹了一句。看看自己,一身灰突突的职业套装,中规中矩的打扮,还真是没什么女人味。

    “你还知道啊,谁让你平时不好好打扮的?”秦一凌听到何美丽的话,赞同的点点头。何美丽是他一手教出来的。从一个刚出校门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带到现在能独当一面。这丫头哪里都好,就是太要强。不管什么事,都逞强的咬牙去做。唯独不会对自己好,吃舍不得吃,穿舍不得穿的。

    “我打扮了有什么用嘛。”何美丽咬着自己的嘴唇,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秦一凌根本没有听清楚她刚刚说了什么。

    “没事,她过来了。”何美丽摇头。

    “这是要去哪?”谢安琪甩了甩自己栗色的大波浪,摘了太阳镜,顺手挂在了自己深v的领口。

    “昨晚加班的奖励,叶总请吃饭。”何美丽解释了一句。这个谢经理,是她佩服的人。同为女人,她知道在职场打拼的不容易。而谢安琪无疑是成功的。不管是在哪方面,都是值得她学习的。

    所以在公司,她对这位美丽动人,魅力四射的大明星经理,还是挺尊敬的。

    “刚好我也没吃,叶总介意多请一个么?”谢安琪走到何美丽身边,挽住她的胳膊,风情万种的看着叶檀,歪着头问到。

    不浓不淡的香水味,瞬间包裹住何美丽的鼻子,她忍不住深呼吸了一下。

    “对哦,昨晚谢经理也加班到很晚呢。”

    谢安琪昨晚走的确实特别的晚,她出门的时候,正好碰到打印资料的何美丽,随手将手上粉丝送的巧克力给了她。

    秦一凌突然很头疼,对这个工作上很精明,生活上很没眼色的秘书无奈的使了个眼色。他拉着何美丽的胳膊,打开车门把她塞到车后座,然后啪的一声关上。自己则快速的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就是聪明有眼色的特助和迷糊没眼色的助理的区别了。谢安琪的心思,他之前不知道也就算了,可是那张照片之后,他已经知道,自然不会让boss陷入麻烦中。

    所以副驾驶这种敏感的位置,还是他来替嫂子守着吧。

    秦一凌的做法,让叶檀非常满意,他想,借着这个机会,在吃饭的时候把自己已婚的事情说出来,让谢安琪歇了不该有的心思也好,所以他点了头,谢安琪满意而得体的道了谢,坐到了何美丽的旁边。

    鲜门盛宴离市中心位置有一点距离,大概要一个来小时的车程,何美丽和秦一凌一上车就开始眯着眼睛补眠,叶檀则专心致志的开车。坐在后面的谢安琪也不觉得尴尬,拿着手机一直在发消息,也不知道在跟谁聊天。

    车刚停稳,秦一凌就醒了过来。“何小猪,起来了。”

    他朝后座喊了一句。何小猪这个名字,是他发明的。每次加晚班,何美丽困得直点头的时候,他就喊两声何小猪,然后她就精神了。

    条件反射一般,何美丽在秦一凌开口的时候,一个激灵就醒了过来。她揉揉自己的眼睛,看了下外面。鲜门盛宴四个字,尤其显眼。

    “到了啊,好饿。”刚睡醒的她声音还带着一丝软糯,有点迷迷糊糊的。

    “何秘书好可爱。”谢安琪终于收了手机,看着何美丽迷糊的样子,好笑的说到。

    “唔,哪有,我只是又饿又困,饥困交迫。”何美丽一边打着呵欠,一边想要开车门,手刚伸出来,却发现秦一凌已经帮忙把车门打开了。她咦了一下,随即又明白过来,干笑一下,才下了车。

    鲜门盛宴的门口,保安穿着笔挺的制服,一米八五以上的个子,配上高颜值的脸,让何美丽不禁多看了几眼。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高又帅了,她想。

    “刘姥姥啊你,一脸没见识的样子。”秦一凌右手食指弯曲,用骨节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

    “嘶,疼呢。”何美丽像被侵犯领地的小兽一样,呲牙咧嘴的对着秦一凌磨牙,而对方,却已经伸着大长腿走了进去。

    滴的一声,大门打开,如眼是一片湛蓝。

    整个大厅是仿海边的设计,波动的海浪,轻柔的细沙,茂盛的棕榈树,以及一艘仿航母设计的大船。

    一走进大门,一股海鲜独有的腥香扑入鼻息,让人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何美丽看着水中央的仿航母大船,眼睛睁得大大的。

    那是鲜门盛宴的厨房,透过窗子,能看清里面的大厨正在忙碌的处理着手上的海鲜。新鲜的三文鱼,海胆,龙虾等在他们手上上下翻飞,没一会功夫,就已经变成了一盘精致的美食。

    叮。他们每做好一样,就用手上的刀背磕一下面前的铜铃,铜铃清脆的响声很好听,就像是风雨中摇曳的风铃,叮叮当当,此起彼伏。

    身材姣好,气质上乘的服务员双手端着托盘,从船上鱼贯而出,坐上门口等候的小船,由船上的渔夫摇着橹,送到岸边。

    自选菜区就在岸边不远处,她们把菜品摆放好后,再次回去,等着新的美食出炉。

    何美丽感觉自己的眼睛快要不够用了。平日里忙成狗的她,下班在路边买一份铁板炒饭都吃的超级满足的她,对这种奢华高端的地方,一点概念都没有。

    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她心里想到。

    她张着流口水的嘴,往周围看了看。堂食座位被一个个颇具风情的亭台隔开,镂空的设计若隐若现,彼此不打扰,也不会逼仄,要不是叶总在这,要不是这里太过高端,她真想脱了鞋子在这细沙上好好撒个欢,天知道她有多喜欢海边。

    叶檀已经面无表情的坐了下来,他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心里在盘算,他的小丫头会不会喜欢这里,小玄在这边会不会开心,以她的身高,那些亭台转角会不会伤到她。

    想到这,他脸上硬朗的线条,竟是有几分柔和,在里面灯光的照射下,倒是多了几分随意和温柔。

    谢安琪看着他的脸,一时间有些痴迷。她忍不住上前一步,抢在秦一凌前面,坐到了叶檀旁边。然后假装不在意的拿出手包里的镜子,看了看自己脸上的妆容,须臾,她满意的收回视线。

    秦一凌被抢了先,不满的等了东看西看的何美丽。都是因为她,他才慢了一步。

    “是要自己去选么?”何美丽不知道秦一凌已经把自己没抢到位置的锅扣到了她的头上。她看着自选去那些让人食指大动的颜色,愣愣的问了一句。

    “是的,何秘书可以去拿菜了,想吃什么就拿什么。”谢安琪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她善意的微笑着,对何美丽说到。

    “好耶,那我去拿咯。”化身吃货恶魔的何秘书,一改办公室里严苛的做派,像一个觊觎糖果的小孩子一样,快乐的冲到自选的冷菜区。细密的冰雾中,一盘盘海鲜置于其中,如同海市蜃楼般不真实。

    哎。秦一凌叹了一口气,真是师门不幸,他怎么就带出来这么个傻徒弟了。他不放心的站起身,也跟了过去。座位上,就只剩叶檀和谢安琪两个人。

    叶檀随意的靠在椅子上,还在想着不知道他的小丫头仙子啊起床了没有。

    “叶总。”谢安琪打破安静。

    “嗯?”叶檀收回自己的思绪,脸上的温柔消失殆尽,又恢复了一贯的表情。

    “你昨天在媒体面前说的,是真的?”绅士鬼差,谢安琪还是主动提起这个,天知道她昨晚在办公室坐了那么久,早已经等到了确切的消息,他们确实已经领证结婚了。可她还是不信。

    那可是叶檀,云端高阳,不可一世。有哪个尘间女子能够配得上他?她隐忍克制这许多年,不就是为了优秀一点,再优秀一点,才能配得上站在他身边么?可是为什么她已经快要满意自己的状态时,却等来了他成婚的消息?

    她捏着自己的手指,苦笑一声,不知道自己这又是何苦,非要等他亲口告诉她么?

    叶檀倒是很意外她会主动问起这个。他原本还打算等秦一凌他们回来,再说这件事的。看来现在不用了。

    “没错,是真的。我已经有家世。”

    心痛,痛的就像是被人用一把极其钝的刀,一下一下摩擦这割裂,让人疼的直不起腰。谢安琪的脸上,有着满满的哀伤。她挤出一丝勉强的笑意,“不知道是哪个女人那么幸运,能够嫁给叶总。”

    幸运么?当然是幸运。不然,叶檀怎么会看上她?肯定是上天眷顾。

    “是我有幸娶到她。”叶檀回想起那个午后的教室,那个清丽的侧影,那个慌乱尴尬的表情,不由得一笑。命运真是奇妙。

    其实叶檀笑起来很好看,本来就是颜值担当的他,配上此时的笑,就像是遇到了天大的开心事一般。

    还真他妈帅!一个坐在角落里,带着低檐帽子的人,看着手里刚刚拍下的照片,咧着嘴赞了一句。照片里,谢安琪正歪头看着叶檀,眼睛里有着些许不自知的情意。而叶檀,则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一样,笑的那么好看。

    谢安琪看了一眼依然在选菜的何美丽和秦一凌,突然歪着身子想要站起来。

    “我也去选个菜。”

    不料,她的脚下一歪,高跟鞋滑了一下,整个人就朝着叶檀歪了过去。她摔倒的角度选的倒好,双手张开,正好能挂住叶檀的脖子。开的深v的前面,贴到了叶檀的胳膊上。

    哪怕身手再好,这么突然的情况,这么近的距离,叶檀也来不及躲开,被谢安琪抱了个正着。他的脸立刻就黑了下来。

    “站好。”他冷冷出声,厌烦的抹了一下鼻子,刺鼻的脂粉味让他的心情不爽到了极点。

    “对不起,叶总,我刚刚鞋滑了一下。”谢安琪不舍的站直了身子,脸上有了些许慌乱,但更多的是满足。

    “想吃什么,我帮你拿。”她恢复了自己一贯得体的笑容,问了一句。

    “不必,秦特助会帮我拿。”叶檀冷声拒绝。

    “哦,我倒是忘了,秦特助一向是个好下属。”谢安琪说完,离开了座位,只不过在转头的瞬间,看了一眼某个角落。那里的男人,对着她比了个ok的手势,然后将相机里的存储卡取出来,插到桌子上的笔记本电脑里。他的偷拍抢拍技术,已经完全到了不用修图的地步。他手指翻飞的在键盘上敲敲打打,没用多久,一片新闻稿就完成了。

    顾不上吃东西,他收拾了东西就离开了鲜门盛宴,直奔市内。

    而何美丽和秦一凌,终于选好了要吃的菜,凯旋而归。身后服务人员,端着盘子跟着他们,颇有点古代皇宫里传御膳的味道。

    谢安琪是跟着他们一起回来的,她就只选了一样,也没用服务员送,自己端着就回来了。是一盘蔬菜沙拉。

    “谢经理就吃这个?”何美丽可惜的咂了下嘴。

    “对啊,我减肥的。”

    可怕,果然美丽动人什么的,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和这么多美食比起来,还是嘴比较重要,那什么肉肉,至于最后是变成脂肪长在身上,还是变成便便献给大地母亲,她才不管。她同情的看了一眼根本跟减肥一次沾不到边却仍然为了减肥大业虐待自己的谢安琪,恨恨的咬了一口盘子里的东西。

    化悲愤为食欲。化食欲为肉肉,圆滚滚什么的,最可爱了。

    四人中,叶檀吃的不少,但是举止优雅,不急不缓,赏心悦目。秦一凌吃饭一向赶时间成了习惯,他吃的很快,但是也不见粗俗。谢安琪更不必多说,作为一直活跃在公众视线里的艺人,一举一动都是受过训练的。只有何美丽何秘书,吃的那叫一个手忙脚乱,狼吞虎咽。

    “你几辈子没吃过饭了?”秦一凌扶额,忍不住怼她。这孩子平日里在办公室挺有节操的,怎么一见美食就跟狗狗一样的。

    “几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何美丽不以为然,她举着手里的龙虾,嘟着油乎乎的小嘴,“要不要吃?”

    “不要。”秦一凌嫌弃的别开眼,真的不想认识这个二货。

    “切,要也不给你。”何美丽恨恨的咬了一口龙虾肉,接着大快朵颐起来。

    二人在办公室也会互怼,也会开玩笑,可大多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没想到出来吃个饭,还怼上瘾了。叶檀凉凉的看了一眼秦一凌,然后淡定的收回视线。

    “秦特助,你也多吃点,下午给你休个假。”良心发现的叶**oos终于看不下去秦一凌和何美丽那四个大大的黑眼圈,发了慈悲心。

    “啊,啊?”秦一凌后知后觉的啊了一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老大,心情很美丽啊。”放假了,心情自然愉悦的不得了,他看着坐在对面的叶檀,眨了眨眼睛。

    秦一凌在想什么,叶檀自然是知道的,他懒得理他,拆了一张一次性手帕擦了擦嘴。然后拿起电话看了看,发现小丫头还是没有来电话。

    看来还真是累狠了。

    而此时他心里那个累狠了的姜莱,正在大床上睡的天昏地暗。天知道她今天怎么这么能睡,连手机上跳动的来电显示都感觉不到。

    等他们吃好出来,或者说等何美丽吃的沟满壕平,心满意足的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的事情了。

    两个小时,可以发生很多事情,在信息时代,网络发达的今天。也许一秒钟前,你还是人人艳羡的巨星,下一秒就人设崩塌,人人唾弃。也许上一秒你还是高冷不食人间烟火的冷面阎王,下一秒就成了香艳新闻里的男主。

    而等在鲜门盛宴门口的那些粉丝,正在用他们的行动告诉叶檀几人,刚刚的这两个小时,都发生了什么。

    谢安琪,华国最闪耀的明星,拥有粉丝无数,不管是男粉还是女粉,她都维护的很好。尤其是锦城这个地方,叶氏的大本营在这,公关团队自然不在话下。所以所有粉丝中,锦城最忠粉。

    大门打开,叶檀率先走了出去,秦一凌紧随其后,最后也谢安琪和何美丽。四人一露面,就见马路对面,一下子冲过来几百人,年纪不大,看上去大都是在校生。

    “安琪,安琪。”他们大喊。

    谢安琪似乎没想到自己偶尔出来吃饭,会被认出来。但是她对粉丝一向很好,哪怕现在身边没有保镖,可还有叶檀不是么?

    “大家注意安全。”

    她挥挥手,得体大方,声音甜美的能提炼出二两白糖来。

    “安琪,网上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和叶总裁情投意合?”

    “对啊,安琪,你和叶总裁真的彼此喜欢么?”

    “叶总裁,你真的结婚了么?你既然喜欢我们安琪,为什么还要娶别人?请问是因为商业联姻不得不么?”

    发生了什么?

    叶檀看着秦一凌,冷峻的面容,如刀一般,凌厉肃杀。

    ------题外话------

    想吃海鲜……可惜啊。除了鱼,什么都不能吃的格格很忧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