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49章 满意你看到的么?叶太太?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称呼的事情,最终姜莱也没定下来,因为她再一次被丢在了卧室的大床上。

    她在床上迅速的一滚,滚到了床的另一侧,然后侧着头看着叶檀。

    叶檀腰间的浴巾已经有些歪歪扭扭,似乎再吹一口气就能掉下去。小腹处没有一点赘肉,一块一块的腹肌看上去紧致有力。姜莱暗搓搓的吞了一口口水,有颜,有料。

    “满意你看到的么?叶太太?”叶檀没有错过姜莱眼神中的热度,那一缕刻意的打量,就像是两条柔软坚韧的丝线,飘飘忽忽,缠缠绕绕,最终将他的腰身紧紧箍住,让他的呼吸一下子就不畅起来。

    “ummm,马马虎虎还凑合吧。不知道现在退货还来不来得及。”

    “想都别想。”叶檀踢了拖鞋,掀开被子,一把抓过逃到一边的小女人。

    他手肘撑着床,居高临下的看着怀中的小女人。看着怀中一贯清冷疏离的人,脸上没有一点防备的浅笑。他忍不住低头,用嘴唇在她的脸上细细的描绘。

    他自问是个克制又冷情的人,不喜与人接触,更遑论亲密接触。可是自从遇到姜莱,一切都变得不一样起来。五年前的那天,每一个画面他都刻在脑海里,食髓知味。五年后再见她,他如同毒瘾复发一般,恨不能每时每刻都将她放在自己的身边。

    他留恋她每一次的浅笑,欣喜她待他的与众不同,他格外的沉迷她柔软的唇瓣,以及唇齿间的清香。他闭着眼睛,忍不住喟叹一声,此生有她,足够了。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姜莱清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纵容和放松。她想,她吃了这么多年的苦,老天终是不忍的吧。等到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完事,她就放下所有的忙碌,专心的去爱他,为他去经营一个小家。

    “小丫头,你不专心。”感受到姜莱的晃神,叶檀小小的咬了一下姜莱的唇角,小声抱怨了一句。

    没有疼痛感,倒是那酥酥麻麻的触感,还有嘶哑难耐的声音,让姜莱瞬间回神,她搂住他宽厚精壮的后背,投入到他的温柔之中。

    姜莱的顺从和回应,对叶檀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放纵和邀请,他脑中的弦齐齐断掉,再没有冷静自持一说,疯狂的像一头雄狮。

    鱼缸里,一尾青鱼,兜兜转转,水草丛中嬉戏流连。

    婚床上,一曲欢歌,婉婉转转,唇红若樱余音绕梁。

    旖旎缠绵,一室温馨。

    清晨的阳光,带着迷人的光辉,透过窗户洒落到屋子里,将床上相拥而眠的两个人笼罩住,单薄的被单里,两人相拥的画面若隐若现。

    叶檀从来不知道,拥着一个人睡,看着她的睡颜,等着她醒来是这么美好的事情。他一动不动,就连呼吸都可以的放轻放缓。怀里的人依然睡的香甜,长长的睫毛盖住眼睑,投下暗影。

    满足,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从他的每一根头发丝开始叫嚣,一直延续到脚底板。他的唇角弧度越来越大,终于忍不住咧开嘴,俊颜绽放处一个大大的笑容。

    姜莱引以为傲的生物钟,在极度劳累后完全失灵,一直到七点多,她才挪了一下酸痛的腿,想要睁开眼睛。

    她睫毛轻颤几下,沉重的眼皮轻轻开启一条缝隙,透过这一道缝隙,她正好看到拥着自己的男人,正眉眼含笑的看着她。昔日里职场叱诧风云的男人,卸了一身的凌厉威严,百般算计就像是冬日暖阳下的雪花,融化的彻底。此时的叶檀,哪里还有叶阎王的影子?

    姜莱不由随着笑了起来,她眯缝着眼睛,红润饱满的嘴唇轻轻吐出两个字,“早啊。”

    “早啊,我的宝贝。”叶檀的头往前凑了凑,在姜莱的额头印下一吻。他的手攀上她的后背,把人往自己的怀里带了带。

    “别闹,好累。”姜莱抓住他作怪的手,慵懒的说了一句。

    “真想跟你闹一辈子。”叶檀叹了口气,收回放在姜莱后背上的手,落在她的脸上。略粗粝的指腹一点点的描绘着她的眉眼。

    这个女人,他想了七年,等了五年,心里梦里的样子,终于这样真实的在他面前,看得见,摸得着。她面对他的时候,是信任,有爱恋。而不是对别人那般清冷和疏离。这样的她,让他的心胀的满满的,他的手停在她的眼尾,眉眼间的风情犹在,勾魂摄魄般,让他欲罢不能。

    他突然闭上眼睛,喃喃一句,“不能再看了。”

    “我就那么难看,让你嫌弃成这样?”姜莱好笑的看着用手盖着眼睛的男人,手指点了点他的胸口。

    “爱都来不及,哪里会嫌弃。你不知道你现在的眼睛有多勾人,我怕我忍不住再来,你承受不住。”昨晚帮她洗澡的时候,他就发现了,由于他的不知节制,她的小丫头已经很疲累,而且有的地方已经肿了。他必须要克制,否则会伤了她。

    叶檀的意思姜莱一下子就明白过来,本来就是个医生,又怎么不知自己现在的状况?她的脸忍不住一红,“你也知道承受不住?昨晚不知道哪个混蛋一直折腾。”

    提起昨晚,叶檀觉得自己的四肢百骸都流淌着一股热流,他想起她昨晚在他怀里娇吟缠绵,紧紧抱着他的样子,不由再一次狠狠的吻上她红如樱桃的嘴唇,汲取她的芬芳。

    唔……

    嘴唇上传来的酥麻痛感让姜莱忍不住轻呼出声,却又被叶檀悉数吞进腹中。一吻终结,姜莱已经软的像一根无骨的面条,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叶檀则餍足的看着她,眉眼间的温柔满的快要溢出来。

    “小丫头,碰到你,我的冷静自持,都该拿去喂狗了。”

    “哼哼。”姜莱恨恨的磨牙,用鼻子哼哼了两下表示自己的不满。

    “早上想吃什么?我去做。”叶檀终于不舍的放开怀里的人,掀开被子。他只穿了一条棉质睡裤,露出精壮的上半身。

    姜莱看着眼前这个人神共愤的男人,终于承受不住身体的乏累,说了一声随便,就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生物钟什么的,也一起喂了狗吧。

    等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以后了,她睁开眼睛,就看到叶檀正靠坐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眉眼间的情谊那么缠绵。

    “醒了?”

    “嗯,饿了,有什么吃的?”姜莱摸了摸自己瘪瘪的肚子,抹了一把辛酸泪。早知道两个人睡觉这么消耗体力,她昨晚应该多吃一点的。

    “妈带了不少好吃的过来。”

    “你说什么?谁来了?”姜莱呼的一下被子,然后又嗷的一声,盖了回来。奇怪了,她的睡袍去哪了?

    “妈带着小玄过来了,顺便给我们带了吃的。”叶檀重新拉开被子,帮姜莱穿衣服。

    “什么?小玄也来了?”姜莱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难得晚起来一次,竟然被婆婆儿子抓了个正着,她这张脸可以不用留着了,丢出去算了。

    “就是他要来,妈才带着他过来的。”叶檀一想起小玄刚刚的那个嘴脸,无奈的说到。

    小玄不是来看妈妈的,而是来讨伐他的。刚刚在外面已经当着老太太的面,竟然说他让他妈妈受累了。

    他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帮姜莱穿好衣服,然后在她的腰上揉了几下,“还疼不疼,我抱你去洗漱,然后你就在床上吃点东西,好不好?”

    不等姜莱说话,他已经弯腰把姜莱抱了起来,洗漱间里,暖黄的壁灯还亮着,洗漱杯放在洗手台上,牙膏已经挤好。

    “自己刷还是我帮你?嗯?”叶檀看着怀里的人,心柔的能滴出水来。

    “自己来。”姜莱心想,原来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天,不再是什么事情都自己挑的女汉子,身边多了一个为自己顶天立地的男人。可是她毕竟是姜莱,独立已经成了习惯,让别人服侍着洗漱什么的,她还做不到。

    只是她不知道,不久以后,她再次怀孕的时候,衣来张手,饭来张口,跟婴儿没什么两样的日子,她竟然也会习惯了。

    “好,那我等你。”

    姜莱是被抱出来的,没有穿鞋子,叶檀褪了自己的拖鞋,让姜莱穿着,自己则光着脚,转身出去给她拿鞋子。

    叶檀出去以后,姜莱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还是她么?

    媚眼如丝,藏在眼尾的风情还没散去,嘴唇红润饱满,脸上红霞翻飞。她的手抚上自己白皙的脖颈,一颗颗草莓依然成熟,红的发紫。不用想,身上肯定已经有青紫的地方了。

    姜莱叹了口气,自己这副样子,怎么出去见人?她开了龙头,掬了一把凉水,泼在脸上,想要让自己脸上的热度降下去一些。

    叶檀一直等在门口,看着姜莱懊恼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看着她拿着他为她挤好的牙膏刷牙。他突然羡慕起那支牙刷来,可以每天描绘她的唇齿。他看着姜莱把洗面奶揉出泡沫,涂在脸上,再一点点洗干净。他走上前,拿毛巾擦干她脸上的水渍,然后再次抱起她,放回卧室的床上。

    “我去拿点吃的给你。”叶檀说的,转身就要出门。

    “不要,我自己出去吃。”姜莱连忙拉住叶檀,开什么玩笑。她又不是走不出去,婆婆上门,她窝在被窝里不出去是什么道理?

    “放心吧,是妈的意思。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叶檀把姜莱按在床上,给了她一个等我回来的眼神,走了出去。

    姜莱连忙起身,穿上鞋子就要往外走,刚走到门口,还没伸手,门就开了,孟茹端着吃的走了进来。

    她看到姜莱下地,连忙进屋,把手上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哎呀说了不让你起的,快回来躺着。”

    “妈……”姜莱囧了一下,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要说什么。

    “哎呦,你这孩子,快过来。”孟茹含笑着把姜莱拉到床边,坐下,“快点床上坐着,不然妈不高兴了。”

    她板着脸,佯装生气的样子看着姜莱。

    没办法,姜莱只好又脱了鞋子,爬到床上,“对不起啊妈,让你大早上跑一趟,还等我那么久。”

    孟茹白了姜莱一眼,“好孩子,妈高兴都来不及,说什么对不起的话。要说对不起,也是我们母子俩对你说。”

    “你一个人带大小玄,还要为了生计奔波,我们都没帮上忙,这些年苦了你的。”闲聊的时候,小玄也会跟她说一些他们在国外的生活,有时候听的孟茹都心酸的想哭。

    “妈,那些都过去了。”姜莱扶额,总感觉自己现在的样子像个傲娇不懂事的女人。

    “对,都过去了,以后啊,什么事都让檀儿去做,你呢,就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好好养养身子,有什么事情就跟妈说,妈站在你这一边。”孟茹拉着姜莱的手,拍了拍。

    “妈我还是起来吧。”姜莱苦着脸,如坐针毡的样子把孟茹都都笑了。

    “傻姑娘,妈是过来人,又不是不懂这些。再说,就你这小模样,让小玄看见,指不定要怎么揶揄你呢。”孟茹忍不住捏了捏姜莱的脸蛋,调笑了一句。小玄那个孩子,她这几天算是领教了,比他爸爸小时候,懂的还多。一句话惊天震地的。

    咳咳,姜莱的视线飘忽了一下,在地板上搜寻了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地缝一类的,她先钻进去冷静一会。

    “是你自己吃,还是妈喂你吃?”知道姜莱饿了,孟茹端了小笼包过来,拿着筷子问她。

    “我自己来,自己来。”姜莱的脸,烧的更厉害了。她突然知道叶檀突然表现出来的温柔是怎么回事了。遗传,遗传啊。

    “小莱,妈把你当女儿的,你可不能把妈当成恶婆婆看。多少年了,我都没有这几天笑的多。妈真的特别开心你和小玄能接受我们。”

    姜莱小口小口的吃着包子,低着头听着孟茹的话,不知道为什么眼睛竟然酸酸的,多少年的母爱缺失,让她都忘记了她也是渴望亲情的。她竟然不知,自己有一天可以感性到这个地步。她感觉到有东西从她的眼睛里掉了出来,砸在她手上盘子里的小笼包上。

    “怎么了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孟茹慌了,扯了纸巾想要帮她擦眼泪,却见姜莱歪着身子靠在她身上,抱着她的腰。

    “妈妈,妈妈……”姜莱喃喃自语,分不清自己叫的是谁。

    “好孩子,乖,乖乖的。以后妈疼你,连带着亲家母的那一份。乖,别哭,哭的妈的心都要酸了。”

    “说好了以后当我妈的啊。”姜莱撒娇的不起来,靠着孟茹吃东西,孟茹好笑的摇摇头,拿着牛奶杯子不时喂她一口。

    “对了,你们昨晚避孕没有?”孟茹突然想到这个事。

    咳咳,姜莱特别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喝牛奶,不然肯定会喷出来。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摇摇头。

    “没有。”

    “这个臭小子,混蛋家伙。”孟茹愤愤的骂了一句。

    “你刚刚回来,家里的旧事还没处理好,要是现在没有要孩子的打算,就让他出去买药给你。还有,以后让臭小子做好措施再来闹你,不准你再吃避孕药,很伤身体的。”

    孟茹拍拍姜莱的后背,帮她顺了顺气。

    说不感动,那真的是骗人的了。哪里有婆婆劝着儿媳妇说要是现在不想要孩子就去买药的?“妈,我知道了。”

    姜莱两手掩面,狠狠的搓了几下,今天的脸,真的不用要了。婆媳之间,讨论措施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尴尬。

    “这个是给你的,拿好了。”孟茹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姜莱把盘子放在一边,擦了擦手,打开盒子发现,里面是一枚古朴的玉簪,看上去很有些年头了。姜莱把簪子拿出来放在手上翻看,质地很好,清凉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

    “这是叶家的传家宝,传了几代人了,据说特别灵验,能保夫妻和美。”孟茹想起当年婆婆把这个交给自己的时候,也是一脸慈爱的看着她,少天在一旁傻乐,挤眉弄眼的让她快点收起来。

    那些都还仿佛在昨日,可却已经物是人非。

    “谢谢妈。”姜莱知道孟茹应该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小玄呢?”

    她连忙把簪子放回盒子里收好,转移话题。

    果然,一听到小玄,孟茹立刻回过神来,脸上扬起一抹慈爱的笑。

    “檀儿怕他闹你,带着他出去玩了。”

    “行了,我也不吵你了,你再睡会儿,养养精神。小玄我就带走了,我给他请了家庭教师,一会还要上课。”孟茹站起身,拿了盘子和牛奶杯,又回头补了一句。

    “记得哦,不想要孩子就让檀儿做措施。”

    “妈,你想不想我们二胎的?”姜莱问到。

    “想,但是不能委屈你。我们想不想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乖乖的,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好好休息。”

    叶檀进来的时候,就看到姜莱坐在床上,愣着神的样子。

    “怎么了这是?”他倒是不担心什么婆媳矛盾,不过看到姜莱的样子还是心里一紧,三两步走过去把姜莱抱住。

    “啊,没事。妈和小玄走了?”姜莱回神,身子放松下来,靠在叶檀的身上,慵懒的像一只大猫。

    “嗯,走了。”叶檀头疼的苦笑一下,好不容易,才哄好了小祖宗,把他打发了。

    “你什么时候去上班?”叶氏还有一大堆事情没忙完,姜莱还是有点担心的。

    “晚一会吧,我陪你再躺一会。”叶檀看了下时间,拉着姜莱再次躺下,他拉过姜莱的一条腿,不轻不重的捏着,帮他按摩。

    姜莱哼叽了一下,果断闭上眼睛休息,不看叶檀眼睛里的颜色渐渐变浓,尽量忽视他越来越烫的掌心。

    “对了,妈说了,你要是没有措施,不准你再闹我。”就在叶檀的气息越来越近,快要碰到她的嘴唇时,姜莱又补了一句。

    叶檀顿了一下,好笑的在姜莱额头啄了一下,“好,我一会就去买。”

    叶檀是在姜莱睡着之后走的,看着手机上秦一凌打过来的第三个电话,他恨恨的磨了磨牙,最后还是出了门。

    “你还知道上班?”他一到办公室,就看到秦一凌坐在他办公室的沙发上,不满的看着他。

    秦一凌头发有点乱,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和无神的双眼无声的表明自己极度缺觉。

    叶檀凉凉的斜了他一眼,“有意见?”

    “有,凭什么你娇妻在怀双宿双飞我却要通宵加班?”秦一凌开始控诉无良老板的恶行。

    “因为你单身。”一句话,搞定!

    ------题外话------

    心疼秦特助一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