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48章 心肝宝贝甜蜜饯-求首订4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人生四大喜事,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久旱之甘霖,对叶檀来说,没什么概念。他连棵草都不种,就算种,也不用等雨来浇。

    他乡之故知,同样没什么概念。他出门大多都是出差,故知不故知不重要,生意谈成了才是首要的。

    金榜题名嘛,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对他来说,不过就是看几天书,然后考个试之后,顺理成章的事情。

    只有洞房花烛,他才真的欢喜。人这一生,能娶一个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

    姜莱蓦的一愣,没想到得了个这答案,她无语的看着咧着嘴开车的男人,“你就那么想洞房花烛?”

    “傻子才不想。”叶檀咬牙切齿。

    好歹他已经领证好多天了,接过事情一件接一件,他的人生大事啊……

    叶檀的反应,姜莱无语又好笑。她突然莫名的紧张起来,手不知道要怎么放着才好。

    “要不要这个?”叶檀拿出一盒木糖醇,递了过来。

    “什么?”姜莱回神。

    “有人说紧张的时候吃两粒,能缓解一点。”叶檀坏笑。

    “鸽吻!”心思被拆穿,姜莱羞恼的红了脸。

    哈哈哈哈……

    叶檀不知道,原来自己有一天真的能这么开心。开心到合不拢嘴。

    “别笑了。”姜莱囧的脸越发的红了。明明没什么露骨的话,明明比这更过分的话都听过,可是却从来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窘迫的。

    “我家的小丫头,傻的可爱。”叶檀分出一只手,在姜莱的头上揉了一下。然后才惊觉,他的手心,都是汗。

    紧张的,又何止一个人。

    “哦,原来叶先生一点都不紧张。”感受到头顶的汗湿,姜莱揶揄到。

    “紧张呐。盼了好多年呢。”叶檀喃喃一句。车已经停了下来。

    姜莱一看,没来过。

    “人家都说狡兔三窟,那叶先生这是几窟?”贫穷限制了想象,姜莱跟着叶檀下车,朝着房子走去。

    这是一幢独院的中式别墅,比茹园要简约现代一些,也没那么大。

    不过小也是相对茹园而言。

    叶檀揽着姜莱的肩头,把手上的钥匙交到姜莱手上。

    “有叶太太的地方,就是叶先生的窟。”

    “要是哪天叶先生金屋藏娇,叶太太想捉奸都找不到地方吧?”姜莱晃着手里的钥匙,逗着叶檀。

    “叶先生有洁癖。”

    言外之意,除了你,谁都不会有。

    好吧,好听的话,谁都爱听。姜莱也不例外。她看着院子里的布置摆设,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是不是来过这里?”

    “你熟悉的不是这里,是你们学校附近那个仿古公园。”

    叶檀说完,姜莱才想起来,难怪这里这么熟悉。她大学期间,确实经常去那个公园,是她很喜欢的风格。

    “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那里?”

    “有次宴会,碰到一个你曾经的同学,闲聊的时候提起来的。”叶檀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太自然。

    姜莱自然明白,惜字如金的叶大总裁,什么时候会跟别人闲聊了。肯定是有目的的刻意去问的。

    “哦,原来叶先生也会闲聊啊。”她转了一圈,360度看了下院子里的布景,笑的见牙不见眼。

    “为博叶太太一笑,闲聊一会又何妨。”叶檀长臂一伸,将从怀里钻出去的女人重新勾了回来。

    “开门。”叶檀站在门口,等着姜莱。

    “哦,好。”姜莱拿着钥匙,开了锁,扭开了门还没抬脚,就被叶檀一把横抱起来。

    “欢迎叶太太回家。”

    叶檀抬起左脚,咚的一声把门带上。然后就直奔卧室。

    “喂,不是要先吃饭么?”

    变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让人猝不及防。姜莱不是第一次被叶檀抱,可是却是第一次被直接丢到卧室的床上。

    “先吃你。”还没等姜莱反应,叶檀就已经欺身下来,他箍住姜莱的胳膊,微微轻颤着。嘴唇准确的找到让他心安的归宿。

    “老婆。”他浅浅的吻了下姜莱,叫了一声。

    低沉磁性的声音,如同一把勾魂的利刃,把姜莱的心都叫酥了。

    “我在。”她浅浅回应,眼睛蒙上一层迷雾,让人迷失其中。

    姜莱的回应对叶檀来说,无疑是一种鼓励和邀请。他脑子里那根叫理智的弦,砰的一声,碎裂的无影无踪。他的吻铺天盖地,排山倒海般倾覆下来,恨不能把怀里的人拆吃入腹。

    良久,他才平息了下自己的焦灼,恨恨的咬了一下姜莱比樱桃还要红润香甜的嘴唇。

    “我去做饭,你休息一下,或者泡个澡。”

    “唔。”身上的压迫感骤然减轻,姜莱睁开眼睛,唇角传来的痛意让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平地而起的帐篷有多显眼,放眼一看就知道了。姜莱的眼神几多调侃,叶檀眼神一扫就知道了。他叹了一口气,还不是舍不得她挨饿?只能选择自己挨饿了。

    “得意?你明天不用去上班了。”叶檀平息了一下自己的躁动,无视那平地而起的帐篷,丢下一句狠话,走了出去。只留下姜莱一个人在床上愣愣的想着,明天不用去上班,是她理解的那个意思么?

    呸!她脸上刚退下去的红潮再次泛起,要死了!

    她低咒一声,站了起来。打开卧室里的柜子,果然入眼是准备好的衣服,正装,休闲装,运动装,睡衣,一字排开。

    她的手从睡衣上一件一件拂过,最后,落在一间藕荷色的睡袍上面。她拿了下来,转身朝着浴室走去。

    姜莱出来的时候,叶檀刚好做好了饭。一盘饺子,一碗面条。

    这倒是出乎姜莱意料。这是当地风俗之一,闹洞房的时候要吃的。不过是要两个同样的容器,还要盖着让新娘子选。选了饺子的就寓意生小子,选了面条的就寓意生女儿。

    她知道这个事情还是因为当年静静结婚,她虽然不能回来,也是跟着瞎激动了一把,没事查了查注意事项什么的。没想到叶檀竟然也懂这个。

    “想吃哪个?”叶檀把两样都往前推了推。

    “ummm,这个吧。”姜莱想了一下,选了面条。不是她想要女儿,而是大晚上的吃饺子她觉得不舒服。

    “好,那我吃这个。”叶檀拿了只小碗,往里面夹了一点面条。

    “要不要我喂你吃?”他拿着筷子突然想起什么,筷子尖点了点自己的薄唇,挑了挑眉。

    “不用,我自己吃。”姜莱脑子转的飞快,喂食什么的,太危险了,她才不要。

    她一把把碗抢了过来,拿起筷子就挑了一口放嘴里。

    唔,烫……

    她张着嘴用手猛扇了几下。

    “这么着急,吃完是急着做什么么?”看姜莱可爱的样子,叶檀忍不住想要逗她。

    “还不是因为你?”姜莱愤愤的瞪着故意装迷糊的叶檀,却不知自己不经意间的烟波流转,差点要了叶檀的命。

    “我怎么了?你是不是想太多了?”叶檀干咳了一声,掩饰住自己的尴尬和躁动。

    “没有,我什么都没想,叶先生贵人是忙,一会吃完就去书房加班吧。”姜莱说完,不顾叶檀脸上的精彩,埋头吃起面来。

    让你皮,让你皮,皮这一下,开心了不?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叶檀嘴里叼了一个饺子,咽下去也不是,吐出来也不行,卡在嘴里不进不出的,差点被姜莱的话噎死。

    好不容易,他才从惊吓中缓过神来。洞房花烛睡书房什么的,简直不要太可怕了。

    他放下筷子,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像两条腿一样走到姜莱的面前,猛地一弯,扑通一下磕在桌子上,就像是一个人跪在她面前。

    “老婆大人息怒,书房的锁刚好坏了,进不去了。”

    “是么?那我去看看?”姜莱假装起身。

    “等一下吧,它等一会就会坏了。”叶檀想了一下,用什么工具才能快准狠的敲坏那把倒霉的锁。

    “吃饭吧你。”姜莱夹起一个饺子,恨恨的塞到叶檀的嘴里。

    “果然比自己夹的好吃。”叶檀微闭着眼睛,特别享受的细细嚼了起来,舍不得咽下去。

    “我吃完了,叶先生慢用。”姜莱吃的不多,只把叶檀给她夹到小碗里的吃完,就站了起来。她拿了杯水,端着走到阳台上,仰头看着天。

    “妈妈,若是您在天有灵,就会看到女儿,是么?”

    “妈妈,你看到屋子里那个男人了么?他是小玄的爸爸,您的女婿呢。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您欢喜么?”

    姜莱喝了一口水,便将水杯放在一旁,依然看着天上的繁星。星光点点,她不知道哪个才是妈妈。

    叶檀在姜莱放下筷子的一瞬间,也丢下碗筷,以爆射的速度离开餐桌,只不过他的方向跟姜莱不一样。姜莱在阳台,而他的目标是浴室。

    平日里,他洗澡,最少也要十分钟,可是今天,五分钟不到,他就已经洗漱完毕。就在他的手碰到门把手的一瞬间,脑子灵光一闪,然后他开了条门缝。

    “丫头,听得到么?”

    “听到了。”姜莱收回脑中的思绪,回头循着声源,发现一楼客房的浴室门,开着一条缝。

    “我忘了带睡衣进来。”叶檀说到。

    “哦,那你果奔回去好了。”姜莱翻了个白眼,撒谎技能负分。

    “不行,我一向守身如玉,万一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叶檀立刻摇头。果奔什么的,实在有损形象了。再说,他的目的不是自己出去,而是让姜莱进来。

    “看到就看到呗,反正叶先生也是国民老公,让你的后宫三千佳丽看一看也无妨,就当是福利好了。”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叶三岁,你到底要怎样?”姜莱揉了揉眉心,实在不想再跟叶檀杠下去了。明明两个都不是话多的人,可是今晚似乎一直在斗嘴,连停都没停。

    “过来。”叶檀探头期盼。

    “拒绝。”姜莱摇头。

    “真不过来?”

    “坚决不去。”

    “好吧,那我过去。”叶檀很没节操的围了条浴巾在腰间,把毛巾搭在肩上,甩了下还滴着水的头发,就朝着阳台走去。

    “刚刚在想什么?”他圈着姜莱的腰,把她抱在怀里。

    “没什么,看星星而已。”姜莱思绪被打断后,便没了之前的感伤。她也不想再提,徒增伤感。

    “切,星星有我好看?”他扬扬眉,晃了下脑袋。

    “怎么不擦干就出来?会头疼的。”姜莱拿过他肩头的毛巾,帮他擦头发。

    姜莱的个子不矮,可是想要擦到叶檀的头,还是要抬高胳膊。叶檀见状,微微屈膝,享受着来自自己新婚小妻子的福利。

    “老婆。”他低唤一声。

    “嗯。”姜莱应了一下。

    “老婆。”叶檀又唤一声。

    “嗯。”姜莱再次应声。

    “不要嗯,要叫老公。”显然,叶大总裁对姜莱的回答是不满意的。答案不在他的预期范围,不予得分。

    “叶……唔。”姜莱刚开口,就感觉自己的手被猛地握住,然后那个被她擦的半干的头就倾了下来,准确无误的找到她的唇瓣,细细品味起来。

    辗转间,叶檀松了一下,“叫老公。”

    姜莱的心口起起伏伏,心脏在胸腔里狂跳,简直要跳出来。她从来不知道,原来这才是心动的样子。

    见姜莱依然没有开口,叶檀也不气馁,再一次发动攻势,他就不信,他等了七年,准备了五年,还拿不下眼前这个已经为他心动的小丫头。

    “叫老公。”叶檀的声音,就像是春日里拂过草尖的柔风,像夏日里绕过鹅卵石的溪流,想秋日里田园的瓜果飘香,想冬日里落在笔尖的雪片,总能骚到人心中最柔软的地方。

    砰砰砰,姜莱的心跳的越发的激烈,擂鼓一般。她的手抬起,又放下,再次抬起,复又放下,几次之后,终于被叶檀攻陷,两只手抚上他的后背。

    “老公。”她终于将两个字说了出来。

    叶檀的身子一下子顿住,甚至忘了继续自己探索甜蜜的嘴唇。他怔怔的看着姜莱,随即眼中的狂喜如潮水般倾覆出来,淹没了他的双眸。

    “再叫一遍好不好?”他渴求。

    “老公。”姜莱没有让他失望,再一次低低叫了一句。

    “我的小丫头,真乖。”叶檀亲了亲姜莱的鼻尖,伸手将人公主抱了起来。

    “你喜欢叫我什么?”叶檀突然很想知道,以后的漫长岁月里,他在姜莱的口中,会是什么称呼。

    这个问题姜莱还真的没有想过。她喊过他叶檀,喊过他叶先生,也喊过叶总裁,当然,刚刚还喊了老公。

    以后会喊老公么?姜莱摇摇头,应该不会整日里喊老公。

    叶先生,叶总裁这种,也不适用于每个场合。

    叶檀?似乎比其他的都靠谱。可是这样直呼其名,不知道他能不能接受。

    “那你喊我什么?”她想不出,随即反问到。

    “叫什么,我想想啊。”叶檀一边和姜莱说着话,一边抱着她往楼上走。

    “丫头,老婆,亲爱的,心肝,宝贝,甜蜜饯,你觉得哪个好听?”他看着姜莱,眼角和嘴角的弧度,都能盛水了。

    姜莱的嘴角抽了抽。这一堆称呼是什么鬼,丫头倒还行,家里叫叫也无不可。老婆也还过得去,名正言顺,亲爱的,情到浓时,她也能接受。可是谁来告诉她,心肝,宝贝,甜蜜饯是个什么称呼?

    她想了一下叶檀一手拉着她,一手牵着叶小玄,喊她心肝宝贝甜蜜饯的时候,小玄的眼神会是什么样的。她突然恶寒的抖了一下,太可怕了。

    ------题外话------

    所以叶先生和叶太太,到底应该叫对方什么好呢?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