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第0147章 洞房花烛-求首订3

时间:2018-07-06作者:茜格格

    “叶总还真是低调,连结婚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风声出来。”周委员几人是最后离开的,由叶檀和秦一凌陪着,边聊天边往外走。

    “改日婚宴,叶檀定会送上请帖,到时候还请几位多多捧场。”

    说起来周委员几个,也算是老熟人了。只不过彼此身份敏感,平时联系的不多。周委员哈哈一笑,“叶总的请帖,求之不得。到时候我一定准时到。”

    “欸?这不是陆局长?你也在这啊?”陆凡和姜莱还在门口站着,周委员一眼看到陆凡。

    “我等你一起,说点事情。”陆凡上前和周委员三人握了握手,然后,火上浇油一般,跟姜莱说了一句,“我先走了,表弟妹。”

    叶檀是陆凡表弟一事,周委员是知道的,所以在陆凡说表弟妹的时候,他就确认了姜莱的身份。

    他不由得打量了姜莱几眼,想要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够让叶檀那样的男人驻足,将其娶回家。

    如果说叶檀刚刚那样做是故意的,那陆凡的行为就是刻意的。他的行为,跟拉着周委员说这就是叶檀的妻子没有什么两样。

    姜莱的眼皮子跳了跳,对周委员几个人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果然,叶总的眼光是最好的。”周委员真心赞到。

    居移气养移体,姜莱的气质清冷高雅,举手投足间,尽显大家风范,这是身在官场的人比较看重的一点。所以哪怕姜莱一句话都没说,一举一动一笑一颦却已经展现的极其明显了。

    “是我的福气。”叶檀顺势牵起姜莱的手,往身边带了带,上扬的嘴角怎么都压不下去。

    而他这种表情,一直延续到他拉着姜莱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很得意?”姜莱回身,啪的一下关上办公室的门。

    叶檀含笑,欺身圈住姜莱,任她怎么挣扎都不放手。他将下巴抵住姜莱的脖子,“对不起,但是我真的很得意。”

    姜莱扶额,什么叫做对不起,但是真的很得意啊?

    “不要生我气好不好?”叶檀抱着姜莱,心里是紧张的。

    “明知道我会生气,你不还是说了?”而且还玩了个大的,竟然在那么多家媒体面前说的。这跟昭告天下有什么区别?用不了多一会,整个锦城,乃至整个华国,都会知道叶氏的掌权人已婚的消息。而启光的负责人,也会成为热门词汇。

    一想起这个情景,姜莱就忍不住揉了揉眉心。说好的低调呢?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高调了?

    “不要,不要生气。”叶檀一听姜莱说会生气,心里一紧。抱着姜莱的胳膊,不自觉的一用力,把姜莱紧紧的箍在怀里。

    “所以你就要勒死我?”姜莱无语的扭了下被勒的生疼的药,企图为自己争取一点空间。

    “我怕你生气不理我嘛。”叶檀说的可怜巴巴,声音也不复平日里的淡然疏离,反而有点糯糯的,像极了叶小玄撒娇的样子。

    “少来。”姜莱扣住他的手腕,“先松开我。”

    “那你别走。”叶檀死活不放,似乎对姜莱扣住的位置一无所知。他在赌,赌姜莱不舍得用强力挣开他。

    “好了,我不走,你先放开我好不好?”姜莱卸了力气,无奈的叹了口气。明知道他是在装,可是她还真的下不去手。罢了罢了……

    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叶檀的脸上,笑容越来越大。他把头埋在姜莱的颈窝,低低的笑出声来。鼻息间的热气,在姜莱的颈窝里打了个旋,然后像一波电流一样,席卷全身。

    姜莱感觉到肩头的震颤,“还笑?”

    “我家的小丫头心里开始有我了,我当然要笑。”叶檀的声音,皆是笑意。他感受着姜莱的无奈,愉悦的快要飞起来。

    “谁心里有你了?”姜莱心思被拆穿,脸上一热,立刻反驳了一句。

    “这里说的。”叶檀抚上姜莱的心口,感受着她心脏慌乱的跳动,俊颜的笑意越来越明媚,热烈的如同盛夏的骄阳。

    “傻子。”姜莱终于抬手,戳了一下叶檀的脑袋。

    “嗯,傻子没什么不好的。都说傻人有傻福。我是有福气才能娶到你。”叶檀松开力道,但是手依然扶着她的腰,他深邃的眸光,对视着姜莱,眼睛里的星辰大海尽数消失不见,只有一个他日夜思念的影子,占据着他的所有视线,占满了他的心。

    姜莱突然觉得,那些都不重要了。她的那些担心,那些心思,通通都不重要了。什么低调高调,也不重要了。

    她看着这样的叶檀,突然也笑了起来,清冷的脸上,笑容逐渐绽放,像是莲池中一朵粉嫩的荷花,圣洁而干净,灼灼其华,一室芳香。

    她主动攀上叶檀的腰身,将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胸口。

    “我之所以想要暂时保密,只是不想那些找我麻烦的人找上你。”她主动解释起来。

    “你才是个小傻子,我会怕那些么?”

    得知姜莱选择隐瞒的真正原因,叶檀的心情越发的好了。不是他的原因,也不是她的原因,只是不想惹麻烦而已。

    “不怕啊,可是麻烦很讨厌,是真的很麻烦啊,我懒,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

    有时候麻烦本身一点都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找麻烦的人没完没了,就像恼人的苍蝇一样,一直在你耳边嗡嗡嗡的叫。哪怕不咬人,但是膈应人。

    “那正好,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叶檀的老婆了,以后有什么麻烦,都冲着我来,你想怎么懒就怎么懒。好不好?”

    苍蝇嘛,嫌烦就拍死好了。

    “好。”姜莱不走心的应了一句。她又不是菟丝子,只能靠缠在大树上过活,自己的麻烦,总要自己出手才行。

    “饿不饿?”叶檀拉着姜莱的手,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

    叶檀一提,姜莱还真的觉得有些饿了。中午就只喝了小帆给的那盒牛奶,什么都没吃。她点点头,“是叫东西吃还是出去吃?”

    “回家吃。”才坐下来的叶檀复又站起身。

    “回家?公司的事情怎么办?”

    现在的叶氏,虽然大方向稳住了,可是很多事情还要做。

    “我养他们,不是吃闲饭的。”叶檀把姜莱拉起来,然后嘘了一下,示意她放轻脚步。二人走到办公室门口,猛地打开门。

    果然不出叶檀的意料,秦一凌和何美丽两个人,就在门外,曲着身子趴在门上听声音。说起来也是幼稚,叶檀的办公室,隔音效果那么好,趴在门上又怎么能听到里面的人说话。

    就在他俩靠在门上猜里面的人在做什么的时候,房门突然打开。秦一凌和何美丽没有一点点防备,连车都刹不住,直接噔噔几声,歪到办公室里来。

    要不是姜莱不忍心,扶了一下何美丽,就她那个高跟鞋,指不定得摔多惨。

    至于秦一凌嘛,叶檀是肯定不会扶他的,而姜莱,不好意思,手占着了!

    所以何美丽在姜莱的帮忙下,勉强止住踉跄的身子,而秦一凌,则直直的摔了进去,任他怎么挣扎,也挡不住摔倒的冲劲。

    咚的一声,他不受控制的身子,坐在了地上,还在力的作用下滑行了一下,最终以脑袋磕着桌子止住身形而告终。

    “靠,疼死我了。”秦一凌差点哭了,疼是假的,丢人是真的。

    扒门缝听墙角被抓到已经很悲哀了,现在还摔成这样,让他堂堂叶氏特助,脸往哪里放?

    叶檀表示,这个问题真的不用担心。因为脸这种东西,他的特助先生早就扔了几百年了。

    “啊哈哈哈哈……”何美丽不厚道的笑了出来,她站直身子,夸张的朝姜莱鞠了一躬。

    “谢谢总裁夫人。”

    这一声总裁夫人,自然不是交给姜莱听的,而是叫给叶檀听。作为叶檀身边的老人,她也是很懂老总的尿性的。以现在这种情况,无良老大肯定会借题发挥,然后把所有的工作都甩给她和秦一凌,自己回家娇妻在怀,逍遥快活。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雪中送炭是不存在的,落井下石倒是可以有。而且这石头的型号,还越大越好。

    人美心毒的何大秘书贼溜溜的顺着叶老大的毛,把秦一凌气的够呛。他撑着地站了起来,苦哈哈的对着姜莱哀怨的撇嘴。

    “老板娘,你偏心。”

    噗,秦一凌这话一说出来,别说何美丽,就是姜莱都忍不住笑处声来。叶檀的嘴角抽了抽,这特么谁家的特助,赶紧领回去别在这丢人现眼好不好?

    “一人扶一个,你找他哭。”姜莱用眼神斜了斜叶檀。

    ……

    秦一凌表示哭唧唧,老大会扶他?那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出来。哦不对,连西边都不行,得是从地底下突然蹦出来才行。

    这些年在老大旁边摔倒的人还少么?老大扶过谁?

    那些名门千金,当红明星,多少次在老大面前假意站不稳,想博取一下眼球,期待他伸手扶一下。可是老大呢?不但不扶,还会让出一点地方,让你跟大地妈妈接触的更加亲密,更加全方位一点。

    他虽然比那些名媛明星长的好一点,啊呸,说什么呢。比她们重要一点,可是也不敢奢望老大能大发善心的来扶他。

    姜莱看着这一对塑料兄弟情,不厚道的笑出声。

    正所谓怕什么来什么,叶檀既然已经猜到他们二人在门口,那自然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我下班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俩了。任何事情,秦特助可以定夺。”

    秦一凌的本事,叶檀还是相当信得过的,。虽然人二了点,但是做事很有一套。所有他才放心把事情交给他。

    可是他越是这么相信,秦一凌就越苦逼。他苦着一张脸,特别想抱着叶檀的大腿哭着唱一首,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秦一凌内心os叶檀可以猜到,可是他会理么?答案当然是,不!绝不!

    “他们走了。”秦一凌的脸,比苦瓜还苦。

    “我们走不了。”何美丽的脸,比秦一凌的脸还要苦。

    “欸,今晚又要加班到天明了。我们先去吃饭吧?”秦一凌摸了摸瘪瘪的肚子,那什么,他也饿了好不好。

    “点餐吧,我们耽误的时间,都是今晚的睡觉时间。”作为一个铝孩纸,美容觉什么的还是比较重要的,何美丽捏了捏自己的脸,哭丧着脸说到。

    “也对,那就点餐吧。点最贵的,boss报销。”秦一凌恨恨的说到。

    “对,点最贵的!”何美丽附和。

    “我要吃龙虾!”

    “我要吃鲍鱼!”

    “我吃鹅肝!”

    “那再配一瓶红酒,要八二年的。”

    “我要吃法国名厨亲手做的。”

    “我想吃满汉全席。”

    “我想吃广式茶点。”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开始在脑子里yy这些美食,只可惜到最后,也没点成这些大餐,因为走到一口的叶檀,已经吩咐小琪,把工作餐送到了秦一凌和何美丽的办公室。标准的一荤两素,配上一盅下火的老鸭汤。

    惨无人道,灭绝人性,惨绝人寰!

    秦一凌狠狠的咬了一口盘子里的菜,心里用刀子把叶檀凌迟了一遍又一遍。

    “他们做得完么?”姜莱好笑的看着叶檀,这个男人,好好的一副皮囊,里子怎么那么黑呢?

    “没多少事情了,上午我已经列了计划出来,他们应该还有三四个小时就能下班。要是快一点,两个小时足矣。”

    叶檀自己心里有分寸,叶氏是他一手拼出来的,自然不会儿戏的随意丢工作。

    “那就好。”姜莱放下心来,叶檀心里有数就行了。“晚上想吃什么?”

    工作的事情解决了,就剩下国计民生衣食住行了。

    “简单一点的吧,晚上你教我做。”

    “啊?你做?”姜莱突然上次叶檀在她那煮红糖蛋的那次,她有听姨妈描述厨房的样子。

    “总要学的。我想做饭给你吃,做一辈子。”叶檀侧身帮姜莱系好安全带,然后歪头看着她。

    “以后你和小玄,我都亲自照顾。”

    错过姜莱五年,错过小玄五年,叶檀的心里,不可能不遗憾。他唯有所有的事情都亲历亲为,才能弥补一些心里的遗憾。

    “小玄嘴刁,可难伺候了。”姜莱淡笑,靠在座椅上,慵懒的像一只猫。

    “没关系,我的儿子,再刁都养得起。”叶檀给了油门,车子离弦而去。

    这哪里是什么严父风格,简直就是把儿子宠上天,一点节操都没有的爹!姜莱好笑的看着路旁的风景树往后面倒去,五年风景,是不是也像这些景色一样,让人心生向往,却抓不住?

    “你还想不想再要一个孩子?”姜莱突然问到。

    叶檀握着方向盘的手一抖,“你说什么?”

    “我说,你还想不想再要一个孩子,从头到尾,参与一下父亲的角色。”叶檀的遗憾,姜莱多少能猜到一点,也正因如此,她才突然萌生了这个想法。

    “你……愿意再生一个?还是算了,我怕小玄他……”叶檀突然口干舌燥起来,冷静如他,此时手心里竟然全都是汗。这件事,他不是没想过,但是他强迫自己忘掉。一个是他不知道姜莱同不同意生,还有一个,是他担心小玄会多想。

    小玄的敏感他很清楚,若是再多一个孩子,保不准他会胡思乱想。

    “那找机会问问他的意思吧。”姜莱看到刚刚叶檀眼里的渴望和希冀,心里想着哪天找小玄问一下,看他同不同意。若是他同意,就再要一个孩子,若是不同意,那就算了。

    “不问。我不想小玄多想。我有你们两个就够了。现在回家做饭,吃完饭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叶檀紧了紧手上的力道,抓着方向盘。

    “什么事?”姜莱不解。

    “洞房花烛!”叶檀吐出四个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