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43 贺珊其人

时间:2018-05-25作者:茜格格

    “你不回去上班?”姜莱根本没有去找王主任对什么病例,那些东西一会自然会有人给她拿过去,那只不过是她出来的一个借口罢了。

    “不上,奉命照顾你。”陆凡再次递过手机,奉谁的命不言而喻。

    “一局之长这样翘班真的好么?”姜莱接过手机,拿在手里。

    “翘班?你觉得我是那种玩忽职守以权谋私的人?我是请了假的,要扣我的真金白银你月收入的。”

    陆凡斜了姜莱一眼,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我生气了的气息。

    “你可以选择拒绝。”姜莱坐在树下的椅子上,拿出自己的旧手机,拆出里面的手机卡,放到新手机里。

    “拒绝一时爽,事后火葬场。那个小子,从里到外的黑,我今天要是没答应他,那我大概从走出叶氏的一瞬间,就开始倒霉了。指不定我未来的半个月里,都会奔波于各个相亲饭局。”

    想起自己之前的经历,陆凡恶寒的逗了一下,叶檀就是一条鳄鱼,连骨头都不吐的那种。他会在你拒绝的时候,笑着点头,然后在你转身的瞬间,给你来一口。

    噗……姜莱看着陆凡恨的磨牙但是又无可奈何的样子,不厚道的笑出声来。

    “你们兄弟感情,很好。”

    叶檀虽然黑,可是这种高级黑也只是对他身边的人,他认可的人。他是绝对不会把这种类似于玩闹性报复的手段用在不在乎的人的身上的。

    “啧啧,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他也是这么说的,要不是看得起我,连忙都不会找我帮。天知道我多希望他看不起我。这样我每个月还能多拿几百块,多买包辣条吃。”

    陆凡今天是便装出来的,他歪靠着椅子,两条大长腿随意的伸着,一提到叶檀,他嘴里就有诸多的嫌弃,如果忽略他眉眼里的飞扬神色和嘴角的笑意的话。

    俊男美女坐在椅子上聊天,总能吸引到别人的眼球。陆凡安逸闲适的坐姿,配上刚毅帅气的脸,已经招来了几道打量的目光。这些目光在他的脸上流连了几圈之后,再落到身边姜莱的脸上,然后悻悻离开。

    这样优秀的男人,怎么会没有女朋友呢?

    这个世界,永远都有不一样的人。比如眼下,有识趣的人,就有不识趣的人。

    “欸?你是姜佑安?”一个女孩子走到姜莱的面前,直勾勾的打量着椅子上的人,视线还是不是瞥一眼身边坐着的陆凡。

    姜佑安这个名字,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叫了,可是这个名字却不会让人忘记,在锦城,凡是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叫这个名字的。对于他们来说,姜莱两个字,不过是两个凑在一起的汉字而已。

    姜莱勾起一抹笑,看着面前一脸兴奋的贺珊,摇摇头。

    “认错人了。”

    “别闹了你,你可是我舍友,我还能认错你?”贺珊伸手就要拍姜莱的肩膀。

    就在姜莱要躲开的时候,陆凡伸手挡住了贺珊伸过来的胳膊。

    “这位小姐,请不要动手动脚。”陆凡说着,站起身,以保护的姿态站在姜莱的斜前方,挡住贺珊。

    “呦,这位帅哥是?”

    贺珊长相不差,一双桃花眼更是勾人,她含着笑意,打量着陆凡,眼波流转。

    “他哥。”

    为了不给姜莱带来误会和麻烦,陆凡表明身份。可是效果似乎并不是很好。

    “哥哥?是情哥哥吧?”贺珊捂着嘴娇笑出声。“姜佑安,当年你的一夜情对象,不会就是他吧,要是他,那你可是赚大了啊。”

    贺珊的声音不小,虽然周围的人不多,可是刚刚几个偷看陆凡,刻意放慢脚步的人还没走远。一听到贺珊的话,又纷纷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姜佑安。

    一夜情这种事,也许很多人都有过。可是有归有,这样被嚷嚷出来却是另外一回事了。

    呵……

    姜莱冷笑一声,看来她不在的这几年,她的事迹还是得到了很多人的散播和关心。

    “怎么,羡慕?”姜莱挑眉。

    “羡慕啊,当然羡慕,这么帅的男人,怎么不羡慕。”贺珊的话露骨而大胆,她的心里,已经把陆凡当成了包养姜莱的富二代。

    “不好意思,你这样的,他看不上。”姜莱拧眉,对贺珊露骨的打量很是反感。陆凡是陪着她来的,现在完全是受她牵连了。

    贺珊这个人,她是真的不愿意搭理,之前在宿舍的时候,她就是个独行侠,早上起来洗漱完就出门,一直到晚上睡觉才回来。有课就去上课,没课就去图书馆,或者出去走走。因为她看不惯宿舍里那几个天天研究怎么能勾搭上班上某个富二代,研究哪款最新上市的奢侈品之类的话题。

    再加上姜承安的刻意散播,她在学校的名声并不好。大家都知道她是个有钱人家的穷鬼,每学期的钱,除了学费,所剩无几。

    这样的人,连跟他们出去吃一顿的资本都没有,还谈什么奢侈品?

    而贺珊这个人,最开始还算是班上唯一一个对她和悦一点的。偶尔还会在放学后,贺珊会跟她一起去图书馆。只不过她啃的是晦涩的专业书籍,而贺珊看的,都是论高贵的养成,豪门阔太风云,以及服饰搭配,化妆美容类的书籍。

    她虽然跟贺珊的话不多,但也总有闲聊的时候。直到有一天,她在图书馆不小心打翻了水杯,回宿舍换衣服,才知道贺珊跟她亲近的原因。

    “欸,小珊,怎么样,今天那个穷鬼跟你说什么没有?”宿舍里的人显然在聊天。

    “没有,姜佑安就是个榆木疙瘩,三棒子打不出个屁。”贺珊愤愤的回到。姜莱听到自己的名字,下意识的停下脚步。

    “你可要抓紧时间了。承安学姐可是就给了三个月的时间,这都两个半月了。”

    “哎,你们不知道,我都要烦死了。整天假装跟她做朋友,还要去图书馆,我无聊的要死。要不是答应承安学姐要套她的话,我早就离她十万八千里了。”

    “没有撬不开的嘴,只有不努力的贺珊,你赶紧加油。到时候承安学姐给了你好处,可得请我们好好搓一顿,也不枉我们给你出了不少主意。”

    宿舍里的话题还在继续,姜莱没有打断,也没有进屋,她转过身离开,从那以后,更加的早出晚归,并且,不再跟贺珊有半点的联系。

    “我什么样?”贺珊的声音把姜莱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你?配不上的样子。”姜莱的声音有些冷。

    “呵……笑话,连你这样的都能配上,我贺珊怎么就配不上。你不过是姜家一个不受待见的穷鬼,靠卖才有今天。”

    姜莱今天穿的,是叶檀给她买的衣服,价格自然不菲。这就更加坚定了贺珊的猜测,姜莱不过是被人包养了才有今天。

    “不知道贺小姐打了这么多次胎,这辈子还能不能怀上?若是哪天真有个瞎眼的高枝让你攀上,会不会被轰出来。”

    姜莱抬眸打量着面前的贺珊,厚厚的脂粉下,难掩她的气色。而察言观色,刚好是姜莱擅长的之一。她一眼就看出贺珊的问题。

    “你胡说什么!”贺珊的秘密被人戳穿,就像是身上的遮羞布一下子被扯开。她紧张的连声音都变了,厉声喊了一句。

    “胡说不胡说,贺小姐手里的病例写的很清楚了。还有,给你个建议,收敛自己的私生活,不然,会严重的。”姜莱的视线扫过贺珊的小腹下方,挑了挑眉。

    姜莱的意思贺珊秒懂了,因为就在刚才,给她看病的医生也是这样说的。

    “你偷听我看病?”除了这个可能,贺珊想不出其他。

    “不好意思,我很忙。”言外之意,我没空听你那些破事儿。

    “我警告你,别胡说八道,否则我把你的那些事情全都告诉他。”贺珊扭曲的脸上,闪过一丝狠厉,她指了指陆凡,威胁到。

    她最擅长的就是编故事,她有自信,随便说上几样,就足够身边这个帅哥嫌弃姜佑安并且离开她。

    “随意。”

    手里的手机响起,姜莱吐出两个字,按了接听键。

    “院长,病例资料都全了。”

    电话是赵友清打来的,他坐在办公室的沙发里,茶几上摊了好多病历资料。

    “好,我马上过来。”姜莱切了电话,转头对陆凡问了一句。

    “我要上去一趟,你是一起还是在这等?”

    “一起吧,我去楼上找院长建议一下,在这喷点空气清新剂,空气实在有些不好。”陆凡跟着也站起身,连看一眼贺珊都没有,留下一句就跟着姜莱离开了。

    贺珊站在原地,吸了吸鼻子,没什么味道啊。过了足足半分钟,她才明白过来,陆凡指的是什么。气的她狠狠的踹了一脚他们刚刚坐过的椅子。不料她的鞋跟刚好卡在椅子腿的缝隙处。

    身体骤然失去平衡的她一下子坐到了地上,地面上的鹅卵石凹凸不平,她硌的哎呦一声,觉得尾骨都要断了,眼眶里的眼泪一下子飚了出来。

    她慌忙的朝四周看去,发现周围刚好没有人经过。暗自庆幸的同时,也有些诅丧。她坐在地上缓了好半天,疼痛感才稍微减轻了一点。她往前挪了一下,想要拽出自己的鞋子。

    可是就好像老天刻意跟她作对。不管她怎么用力,鞋子都卡的拔不出啦。她一只叫抵住椅子腿,两只手抓住鞋子,咬牙使劲拔了一下,咚的一声闷响,她的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倒去,头磕到了地上。

    “**!”她忍不住比了个中指,又重新坐起来想把拔出来的鞋子穿上。可是当她看到鞋子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倒霉。

    鞋子是拔出来了没错,可是跟还在椅子腿的缝里。

    啪,她气的一下扔了手里的鞋子,委屈的想要哭一场。

    都是那个姜佑安,害得她这么倒霉。她揉了揉疼的受不了的尾骨,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小贺?”她突然听到有人叫她。

    抹了一下眼睛,她回头一看,脸色当时就不好了。

    离她两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稀疏的头发已经开始变灰,锃亮的脑门泛着油光。他的脸上倒是实打实的关心神色,见贺珊回头,立刻往前走了几步,蹲下身子,关切的扶住她的胳膊。

    贺珊别扭的想要抽出胳膊,心里已经把拉着他的人骂了一百多遍。可是她仍然挤出一抹笑,“赵总,您怎么在这?”

    赵继发是她们公司的老总,对她存了很久的心思了。

    “姗姗啊,还真是你,怎么坐地上了?摔疼没有?让我看看。”赵继发说着,作势就要低头检查。贺珊一个激灵,手撑着地就站了起来。她干干笑了两声。

    “没事,赵总,我没摔着。”

    “呀,鞋坏了啊。这也没法走啊,你看这石子路怪硌脚的。”赵继发手上一空,也跟着站了起来。

    “不碍事,我男朋友去洗手间了,一会他回来了陪我买鞋子。赵总贵人事忙,我就不打扰您了。”贺珊礼貌的弯了弯腰,拒绝意味很明显。

    “哦哦,那好吧,刚好我还得去看一个朋友,那你慢慢等,有事打我电话。”赵继发是知道贺珊有个男朋友的,据说是跆拳道馆的教练,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听说是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他讪讪一笑,不太甘心的离开,朝着住院部走去。

    1527217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