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36 半夜哭着求她原谅

时间:2018-05-25作者:茜格格

    “还适应么?”外面的世界日新月异,跟小帆刚进去的时候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不知道,我还没怎么出去过,之前的书还有一些没读完,我这几天一直在家。只是偶尔看看电视和电脑,看看外面的世界。”

    小帆很用心,他知道自己因为坐牢的原因,已经没有了同龄人上大学的机会,所以他拼命的去啃叶檀给他的那些书。这些书会是他以后安身立命的根本,他想做一个独立又有用的人。

    姜莱这时候才想起来,她忘了问叶檀这件事了。想起叶檀,她的脸上不自觉的多了一点温度,嘴角弯弯的样子,正好被小帆看到。

    “姐姐,想起什么这么高兴?”小帆见姜莱开心,也跟着心情明朗起来。

    “姐姐看你这么努力,很高兴。”姜莱揉揉小帆的头,刚长出来一点的毛茬有些扎手。

    “我也很高兴能学到这么多。姐姐,你哪天有空带我去见见叶总好不好?我想亲自谢谢他。”说起叶檀,这几天小帆看电脑,就只干了一件事,找一切关于叶檀的信息,所有的词条都不放过,而这些东西看完,就已经让他佩服的无以复加。

    “那倒是不急,你好好把他给的东西学完就好了。总会有机会谢他的。”

    “嗯,好,我听姐姐的。”小帆点点头,然后又突然想起,“姐,你说我妈突然晕倒,是怎么回事?我问了医生,他只是说我妈忧思过重,疲累导致的。可是我现在都出来了,他还忧思什么?”

    小帆有些困惑,这段时间,妈妈看到他也是特别高兴,但是那高兴的样子,却总有些牵强。像是有什么心事,让她高兴不起来。

    “也许有什么心事吧,兴许是在操心咱们小帆的终生大事呢。”姜莱靠在椅背上,目光落在病房门口处,随意的说了一句。

    “呷,姐啊我才多大,什么终生大事,早着呢。”小帆脸一红,不自在的别过头。

    “呦,还害羞呢,多正常的事情。咱们小帆长的帅,又懂事,肯定讨女孩子喜欢。”

    “哪有,而且我没有学历,又坐过牢。哪会有女孩子喜欢。”小帆突然想着,是不是因为这个,妈妈才忧思过重的。要是真的是因为这个,那他可是要跟妈妈好好说下,他根本没有别的心思,只是想好好孝顺妈妈,好好找份工作,养活自己和妈妈就行了。至于别的,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这些不是问题,小帆,你是我弟弟,我不许你这样想自己。”小帆的自卑感那么明显,姜莱有些难过。他搂着小帆的肩膀,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肩头,想要给他一些自信。

    “姐,你放心好了,我那些书不是白看的。”小帆扬起一抹轻松的笑,顺势拉着姜莱起来。

    “走吧,我妈也该醒了。”

    姜莱从心底还是有些抗拒去见肖桂珍,可是既然已经来了这里,再逃避也不是她的风格了。有些事,早一点弄明白,也好。

    她咬着自己的下唇,吐出一口浊气,抬步往前走去。

    病床上,肖桂珍已经醒了,她看着天花板的双眼,没有一点光彩。甚至听到门响,都没有动一下。

    “妈,你看谁来看你了。”小帆把手里的早餐放在一旁的桌子上,边关门边说到。

    肖桂珍这才知道,进来的不止儿子一个人,她转过头,正好看到站在门口的姜莱。

    “小……小莱?”

    肖桂珍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就要下床。可是因为躺了太久,起的又猛,头眩晕了一下,腿一软就摔了下去。

    小帆和姜莱都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起床,见她摔倒连忙过去扶。

    身体比脑子还要诚实,直到姜莱扶住肖桂珍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她从心底有多惦记姨妈,看到她摔倒的一瞬间,她有多担心。

    肖桂珍缓了一下,才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姜莱担忧的表情,她连忙安慰到,“别担心,姨妈没事。只是起的太急,头晕了一下而已。”

    “妈,你这样我可是要吃醋了。我也担心你呢,你怎么不安慰我一下?”小帆撇嘴,胳膊用力,跟姜莱一起把肖桂珍扶到床上,把床调高让她靠着。

    “你这孩子。”肖桂珍笑骂了一句,可是在她看到姜莱脸上的局促和尴尬时,笑意一下子就消散了。她小心翼翼的看着姜莱,“小莱,你怎么了?是不是有心事?”

    “没有,这几天太忙,没休息好。”姜莱有一千一万个冲动,想要把心里的问题问出来。可是她看着小帆纯真的样子,又说不出来。

    “不要仗着自己年轻就熬夜,姨妈一会回家给你熬点汤补一补,小帆,你去给我办出院手续,妈没事了。”

    肖桂珍最看不得姜莱憔悴的样子,她催着小帆出去给她办出院,双手则已经开始利落的收拾病床上的东西,衣服,包,手机,充电线,她一样一样收好,放到包里。

    “妈你别胡闹了,医生没让你出院,你办什么手续?快点躺下歇着。姐的汤我会熬的,你就放心好了。”小帆连忙按住肖桂珍忙着收拾的双手。

    “不用,我没事,完全可以出院的。”

    “哎呀,姐,你快说句话,我妈听你的。”小帆见肖桂珍根本不听他的,急得他连忙向姜莱求助。

    “在医院,要听医生的话。没有医生的点头,不能私自出院。”姜莱想伸手去拉住肖桂珍的手,可是还没有伸出来,她就想起五年前的那天晚上,那杯带着红颜的液体。

    她握了握拳,生硬的说了一句不带感**彩的话。

    “妈你听到没有,我姐都说了,你要听医生的话。我姐就是医生,她不让你出院你就不能出院。”小帆夺过肖桂珍手里的包,放在一旁的桌子上。

    “你跟我姐说说话,我去给你打水洗漱。”

    小帆进了卫生间,给肖桂珍打水洗漱,姜莱则低着头,坐在病床旁边的凳子上,垂眸看着自己的鞋子。一时间,屋子里只有卫生间传来的水声,气氛尴尬到了极点。

    要是这时候肖桂珍还没有明白姜莱为什么突然消失不见她,也不让她再带小玄,那她就白活了大半辈子了。

    她脸上的神色暗淡了下去,良久,一声重重的叹息,再也压不住心里的酸涩,终于从胸腔窜了出来。她看着姜莱。

    “小莱,一会我有事要跟你说,你有空么?”肖桂珍说的小心翼翼,生怕姜莱会拒绝她。

    可是姜莱根本没有在意这个,她就是想要调查当年的事情的。她点点头,一时心情有些复杂。

    “那好,一会你陪我去楼下转转,咱们娘俩聊聊天。”

    “又要背着我聊什么啊?”小帆接好水从卫生间出来,正好听到最后一句。

    “你昨晚看了我一夜都没好好休息,一会你补补觉,我和你姐去楼下透透气。”肖桂珍寻了个理由。

    “好吧,好吧,不打扰你们说悄悄话。赶紧洗漱,吃了早餐再下楼,不然一会又头晕了。”小帆支了病床上的小桌子,把洗漱用品都放好,等着肖桂珍洗脸刷牙。

    按照肖桂珍说的,小帆在屋子里睡觉,姜莱则推了轮椅和肖桂珍一起下楼。

    启光的花园里,已经有了三三两两的人,或坐着或站着,有的在吃着早餐,有的则在打电话。城市里的人,总是忙忙碌碌,却忘了身边最普通的幸福。肖桂珍坐在轮椅上,闭着眼睛在想,身后的温暖,她还能不能拥有。

    而小帆,则站在窗前,看着楼下的妈妈和姐姐,满脸疑惑。到底妈妈做了什么事,让她在半夜哭着求姐姐原谅?

    15272174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