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31 爸,我妈呢?

时间:2018-05-16作者:茜格格

    姜莱用的是速记的方法,每次话一说完,她就已经完成了记录。他的速度让法医有些疑惑,以为她是不是不懂需要记什么,还特意过来看了一下。

    当他看清楚姜莱记录的内容时,情不自禁的赞了一句,“行家啊。”

    而行家一词,此时也在张警官的心里出现。

    赵燕上车以后,一直说姜莱刚刚对她用了手段,让她不能动,也不能说话。张警官嘴上说着你当她是武林高手会点穴么?一边想起上次她跟那几个菜鸟人贩子打架的事情。

    审讯的时候那几个人也说他们当时只道是寻常想还手或者想跑路都不行,甚至想动一下都难。

    点穴这个词,他们这些人一点都不陌生,因为从小看多了武侠小说和武侠剧,那些大侠随手点点,就能让人一动不能动。可是那些毕竟是虚拟的,真的发生在现实生活中,还是挺惊悚的。

    比如你看动画片觉得恐龙也挺萌的,但是真的有个恐龙出现在你面前,那除了吓到晕到,恐怕没有别的反应了。

    那边张警官一边安抚着赵燕,一边朝警局驶去。而这边,法医和姜莱已经基本完成了初步尸检和记录。法医接过姜莱手中的记录本,满意的点点头。

    “不知道姑娘你有没有兴趣入法医这行?”

    法医是个老资格了,在警队工作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有才华,胆子又大的后辈,惜才之心升起,不由拉拢起来。

    现在这个行业越来人越少了,又危险,又特殊,年轻人不爱来,他们这些年纪大了的又做不了几年了。

    “我有自己喜欢的工作了,多谢您老看重。”姜莱收了笔,“不过,一会我可以跟您一起到警局,继续助手工作。”

    “小莱。”叶檀不赞同的喊了一声。光是她现在的身份就不合适,她是他的妻子,而他是叶氏负责人。

    “没事,我不参与尸检,只是负责帮忙记录。启光对锦城警方有义工协议,我们可不止一次帮忙了。”

    姜莱摇头表示没所谓,而姜莱的话也没有避着别人,帮忙一事算是过了明路。

    “你是启光的医生?”法医扶了扶老花镜,疑惑的问到。启光的医生确实没少帮忙,可是他从来没见过眼前这位。

    “启光负责人,姜莱,以后有需要随时说话。”

    姜莱说着,伸出手。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院长?年少有为,年少有为。”

    法医刚要伸手,发现手上的手套还没摘,连忙把手缩回去,摘下了手上的手套。

    姜莱也不在意,“我是后辈,还得要多像你们学习才行。”

    “好好好,好样的。”法医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足以证明他对姜莱的喜爱。

    姜莱跟着法医以及郭振涛的尸体一起回了警局,而叶檀则和小赵一起又回公司去了。现场的记者和围观群众也都四散而去,小区归与平静,徒留地上的一滩暗色血迹,在夜里无声诉说着曾经发生的一切。

    叶氏大楼,是锦城的标志性建筑,也是最高的建筑。白天,这里是一片繁忙,掌握锦城经济命脉的支柱企业。晚上它跟其他地方的大楼没什么区别,寂静的矗立在那休息,像个进入梦乡的孩子。

    叶檀从车里出来,仰望着大楼顶端,叶氏两个大字,照亮了楼顶的一小部分。

    “叶氏总裁在这,大家快过来。”

    暗处,一个声音响起,下一秒,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人朝着叶檀跑了过来。

    “叶总,对于叶氏员工坠楼一事,你怎么看?”

    “叶总,暗箱操作一事是真的么?”

    “叶总,请问叶氏会给死者家属经济补偿么?”

    ……

    刚刚在郭振涛楼下的一幕,重新上演。小赵停车回来,就看到叶檀已经被记者包围。匆匆给秦一凌发了一条语音,就跑了过去。

    “让一让,让一让。”他挤到里面,站在叶檀前面,伸开双手,把一众记者挡住。

    “不好意思,叶总现在不接受采访,有任何疑问,请大家明天下午记者招待会再说。”

    “叶总,现在是什么情况?你可以先说说么?”

    “叶总,叶氏是心虚不敢接受采访么?”

    “叶总,等到明天记者招待会,叶氏是不是已经公关结束,大事化小了?”

    两个记者站在最前面,他们手里的话筒越过小赵的脖子,执着的朝着叶檀伸了过去。

    叶檀的个子比小赵要高,他越过小赵的肩膀,正好看到两个记者挂着的工作牌。

    星光传媒。

    他冷冷的看了一下两个人,然后才缓缓开口。

    “明天下午的记者招待会,请各位准时参加。届时一切问题,叶氏定会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

    叶檀扫了星光传媒的那两个记者一眼,“至于现在,无可奉告。”

    “我是秦一凌,有任何事情可以过来问我。”

    记者的身后,秦一凌从叶氏大楼走了出来,他一身灰色西装,身子站的笔直,朝着记者喊了一声。

    记者们立刻放弃叶檀这边,把秦一凌团团围住。

    他们跟叶氏不止打过一两次交道。也深知叶檀的个性。他说了无可奉告,那就意味着真的一个字都不会透露。

    而秦一凌不一样,他处事圆滑,日常跟记者打交道也多,知道怎么做会让他们这些记者满意。

    本着能得到一点新闻是一点的心态,他们果断的弃了叶檀,选择了秦一凌。

    而这个他们,显然不包括星光传媒的人。

    “叶总,明天的记者招待会,星光传媒很期待。”

    其中一个记者一扫刚刚死皮赖脸的冲动样,用很小的声音说到。

    这如同下战帖一样的话,印证了叶檀的猜测。

    他从王小飞出现开始,就觉得这个星光传媒有问题,所以他才没有直接进专用电梯,而是在叶氏门口等小赵。

    他脸上的表情都没变一下,或者说,他的脸上没有表情。

    他冷冷的打量着二人,良久,说了一句。

    “我也很期待。”

    秦一凌还在跟记者周旋,叶檀和小赵已经进了叶氏。

    “叶总,秦特助不会有事吧?”

    小赵有些担心。

    这些年叶氏接受媒体采访,几乎都是做宣传用的,还没出过这样的事,他有些担心秦特助的安危。

    “他不会有事,有事的是那些人。”

    叶檀冷笑一下,以秦一凌的本事,要是连几个记者都摆不平,那他也不用做这个特助的位子了。

    正如叶檀所说,秦一凌没几句话,就把记者都打发了,他们出现的快,走的也快。很快叶氏楼下,就只剩秦一凌和那两个星光传媒的人。

    “星光传媒?”是新成立的么?他回想了一下,似乎没什么印象。

    “没错,这位就是叶氏的秦特助吧?”

    刚刚跟叶檀说话的人再次开口,他打量秦一凌的眼神,如同看一件不满意的货物一般。

    “对,我是秦一凌,叶总特助。”秦一凌对两个人的眼神很不满,可是面上不显,依旧自我介绍了一下。

    这个新出现的星光传媒,看上去很不正常,似乎是冲着叶氏和**来的。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那人突然说到。

    秦一凌无语,心里有一句p不知当讲不当讲。谁贼啊?

    “是黑是白,明天就会见分晓,两位不要着急,明天我们招待会见。”

    “那我们拭目以待,今天就不打扰秦特助加班了。”二人说完,转身离去,只剩秦一凌一个人在楼下,风中凌乱。

    上楼之后,秦一凌特意查了一下星光传媒,发现这个公司成立三天不到,全公司就三个人,刚刚楼下的两个,一个是主编,一个是副主编。

    “还真看得起叶氏。”他把手里的鼠标嘭的一声丢到桌子上。

    “如何?新成立的三人小公司?”叶檀挑眉。

    哈?秦一凌吓了一跳。

    “**你练成透视眼猜心术了么?怎么我还没说你就知道了?”

    “猜的。”叶檀鄙视的看了一眼秦一凌,对他的冷幽默表示无话可说。

    被嫌弃的秦特助摸了摸鼻子,把桌子上的几张文件纸交给叶檀。

    “所有文件我整理了一遍,没有问题,只有这几张纸,数据有点问题,需要核实一下。”

    “什么问题?”

    “金额对不上,而且……”

    秦一凌拿出手机,调出几张图,“而且我们收到的建筑材料,跟当初确立的材质不一样。”

    秦一凌此时,面色冷的如冰霜,楼盘已经基本售完,现在爆出质量问题,对叶氏来说,麻烦大了。

    叶檀接过秦一凌的手机,仔细的看了一遍对比图片,然后调出当时几家待选供应商的资料和网站。五分钟之后,他指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这两家。”

    电脑上的两家公司,从表面上看,是完全没有联系的两家,属于同行业竞争对手关系,但是好巧不巧,这两家的股东里,都有一个名字,虽然份额不大,却足以说明问题。

    “姜明山?”秦一凌瞪着眼睛,看着屏幕上的三个字,不知道是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嗯,我的岳父大人。”叶檀凉薄一笑。

    “那……现在怎么办?”秦一凌呐呐不言,语塞的看着叶檀。

    虽然他知道的不多,可是**这几年对姜明山可是上心的很,没少在商场上打压他。最初他以为是**的商业规划,却发现**根本就是毫无章法的去打,不管是阻止签约,收购对方子公司,甚至只是随手添点堵,**都乐此不疲。

    为这,姜明山不知道带着他那个宝贝傻闺女找了**多少回,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把掌上明珠许给**,他不用争抢,以后都是他的。当时他还和**开玩笑说这样为女婿着想的岳父,也是挺不错的。

    他还记得当时**点了点头,说确实不错。

    他还真的以为**看上了那个姜承安,吓得他想买一**眼药水给他治治眼瞎,后来却发现他想多了,**那个人的眼睛,是真的瞎。却不是他以为的那种瞎,而是完全无视一切异性。

    这些年,多少业界大佬,主动想把女儿嫁给**,多少职场女精英想要以身相许,就连叶氏,做着这个梦的女孩子,都不知凡几。可是**连看都不看,一心只拉着他加班到天明。害得他成了国民情敌。

    “想什么呢?这件事从姜明山切入去查。”

    叶檀推了一下傻愣的秦一凌,说了一句。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秦一凌回过神来。

    “当年,老板娘是被姜明山给赶走的,是吧?”

    老板娘这个称呼,倒是让叶檀一愣,他还没有听过这样的叫法,不过听上去似乎不错。他点头,“没错。”

    “所以你这几年打压姜明山,是因为老板娘?”果然已经有奸情很久了么?

    “你到底想问什么?”作为公司特助,在公司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难道不应该立刻投身工作中么?叶檀感觉自己找了个假特助,眼前这个整个人都写着我要听八卦的人,他是不是应该开了?

    不是秦一凌不靠谱,而是这些年叶氏大小问题遇到过不少,那次不是被**处理的漂漂亮亮,不但能解决危机,还能打个翻身仗。

    “啊那我问了啊,小玄,真的是你的孩子?你几年前就跟老板娘暗度陈仓了?”秦一凌迷迷糊糊的看不到叶檀微眯的满是危险的眼睛,不经大脑的问了一个他一直想知道的问题。

    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姜莱和叶小玄时候,他俩对**的态度就很有问题,现在看来,满满的猫腻。

    啪!秦一凌觉得脑袋一痛,抬头正好看到**把手里的文件夹丢到桌子上。

    “探听老板私生活,违反工资条例,扣你一个月奖金。有八卦的时间,还不如好好把眼前的危机解决了。”

    扣奖金什么的,秦一凌会怕么?作为一个资深单身狗,他的钱够他活两辈子了。再说他的奖金什么时候按月给过,都是**没事甩他一笔。

    “什么员工条例?上班上下级,下班好兄弟,我这是关心兄弟。”他揉揉被叶檀敲疼的脑袋,指出他的错误。

    “没错,那就先帮兄弟两肋插刀,”叶檀说着,站起身,走到窗边,拿出手机拨了出去。

    至于桌子上的战场,自然是交给秦一凌这个兄弟来了。

    插刀的秦一凌腹诽了一下,还是拿过电脑,开始认命的干活,不过一边查着资料,一边竖起耳朵听着叶檀打电话的声音。

    这个时候能让叶檀挂着的人,最多不超过三个。

    果然不出秦一凌所料,他先是打给姜莱,问了一下警局那边的情况,确定了几点能完事之后,又打了电话回茹园。

    小玄还没睡,他正在客厅的沙发上,跟着奶奶一起看相册。五六本厚厚的相册摆在茶几上,其中的一本是打开的,孟茹正指着上面的照片给小玄讲叶檀小时候的故事。

    “你看这张,跟你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孟茹指着一张叶檀三岁时候拍的照片。照片上的小孩穿着一身黑格子的套装,正坐在桌子前,凝神看着散在眼前的玩具配件,旁边是一张组装说明书。那蹙着眉毛的小样子,跟小玄想事情的时候一模一样。

    “你看,这是当年最流行的四驱车,他组装完之后多开心。”

    下一张,是叶檀拿着自己组装好的四驱车,在跑道上试行的照片,赛车状况不错,他小小的脸上,扬起一抹得意的笑。

    一张,一张,每一张。孟茹如数家珍的逐一给小玄介绍着照片里的故事,直到叶檀的电话打来。

    “夫人,是少爷打来的。”佣人将电话拿来,递到孟茹手边。

    “我来接我来接。”不等孟茹伸手,小玄就把电话拿在手上,对着电话喊了一句。

    “老叶,我妈呢?”

    聊天什么的不算本事,一句话把天聊死才是真的厉害。

    ------题外话------

    嘱咐小可爱们的妈,小可爱们的妈的妈,都节日快乐。已经是妈妈的小可爱,节日快乐哦。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