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30 叶总,你说你会良心不安么?

时间:2018-05-16作者:茜格格

    新河小区在锦城,算是一个中端小区,房价中等,配套设施中等,居住的人大多都是工薪阶层,平日小区里晚上散步的人不多,可是今天却异常的热闹。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昏黄的路灯下,人的影子影影绰绰,闲聊声叽叽喳喳的,大家都站在郭振涛的那一栋楼下不远处,相互表达着自己的意见和看法,并且唏嘘着世事无常。

    叶檀和姜莱到了小区,根本不用打听,就轻轻松松的找到了郭振涛的那栋楼,眼见着楼下依然围了那么多人,一谈就没有走过去,而是拉着将来走到了旁边一栋的楼下,坐下,拿出手机给小赵打个电话。

    此时的小赵正焦灼的站在人群外面,赵燕的意思是不能挪走郭振涛的尸体。赵燕就是郭振涛的老婆,此时他仍然坐在郭振涛尸体的旁边,不说话也不见哭,只是呆呆愣愣的,双眼没有焦距的落在郭振涛的身上,地上的血渍早就干涸了。

    拉起的警戒线里,赵燕守着郭振涛的尸体。线外是还没有走的警察和法医,记者以及围观的群众。

    小赵的手机铃声,在嘈杂的环境中,并不是特别明显,围观的人们也没有注意到他,但是出于职业习惯的敏感,一些记者还是立刻锁定了他的动作。

    在别人的注视下,小赵淡定的拿起了手机。

    “喂,现在情况怎么样?”电话一接通,叶檀就问到。

    “叶总你到了吗?千万先不要过来郭振涛老婆的情绪很激动,她拒绝法医检查郭振涛的尸体,也不让警察带走。她的手里有刀,说不管是谁,只要有人动她老公的尸体,她就砍谁。”小赵颇有些头疼的说到。

    “手里有刀怎么回事?出门买菜怎么会带着刀。”叶檀皱眉。

    “说来也巧了,她去超市的时候顺便买了一把新刀,刚好在袋子里。”

    “那她现在的意思呢?”

    既然她不让别人动郭振涛,那肯定是有自己的想法和目的,一直这样耗着也不是办法。

    “她在等你。就在刚刚,两分钟以前,警察问她到底要做什么,她终于开口,说她要等叶氏的负责人,也就是叶总你过来。”

    小赵说的,隐隐总感觉有些不对,似乎这里有一个套在等着他们钻

    “好我知道了。”叶檀挂断电话之后,看着将来,把小赵的话原封不动的说给他听。

    “超市的刀是没有开刃的小心一点,不会有什么危险,我们过去吧。”

    出了这样的事,哪怕明知道有阴谋,也要出面去解决问题,不然明天叶氏面临的,就不仅仅是一个跳楼问题,而是会被引申到很多其他方面。

    迫害员工,草菅人命,无良公司,冷血无情等等诸多大帽子就会扣在叶氏的头上。那才是叶氏面临大麻烦的时候。

    “你在这里等我,我过去看一看。”叶檀说着,松开牵着姜莱的手。

    “你确定把我丢在这里?”姜莱挑挑眉。

    不知道为什么,叶檀突然想起那次在锦界山上的事,他怕姜莱有危险,让他先下山,她也顺从的走了。可是没过多久,她就挑起另一件更危险的事情。

    “算了,一起吧。”他实在是怕了姜莱,会做出什么更危险的事情来。哪怕他知道以她的能力不会有危险。

    一想到姜莱会以身犯险,他就恨不得以身代之。

    这一次,二人没有牵手,而是一前一后的,从暗处走了出来。

    眼尖的记者早已经冲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大喊着,“是叶氏的叶总来了,叶氏的负责人露面了。”

    七八个记者,还有记者助理,瞬间端着长枪短炮,将叶檀围了个水泄不通。就连落后他一步的姜莱,也被挤到了外面。

    小赵也连忙跑了过来,站到了姜莱的身侧,以防有人挤到她。

    叶檀回头正好看见姜莱站在后面,他对她点点头,给小赵使了个眼色,这才转过头来看着记者。

    “叶总,叶氏的员工突然跳楼,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叶总,请问郭建涛的死与叶氏有关吗?”

    “叶总,请问夜市真的存在暗箱操作吗?”

    “叶总,叶氏会为顾振涛的死负责吗?”

    “叶总,你现在才过来,是去调查暗箱操作事件了吗?”

    “叶总,郭振涛的事情,叶氏准备要怎么处理?他的妻儿叶氏会负责么?”

    “叶总,你说说吧。”

    不能叶檀张嘴,记者就已经问出了七八个问题。甚至有一个大胆的记者,举着的话筒已经磕到了叶檀的嘴。

    叶檀眯着眼睛,冷冷的看了一眼那个记者,那个人下意识的后脊梁骨一凉,就在他想要后退一下的时候,突然间想起,这个时候他不能退,也不用退。因为现在的叶氏不敢得罪记者,不然只要他们随便写多几句,就够叶氏喝一壶的。

    “对于郭振涛的死,也是一定会给他家人以及公众一个满意的答复。调查工作已经开始,明天会安排记者招待会,请大家到时候去现场问在,现在大家请让一下。”

    “叶总……”那个磕到叶檀的记者不死心,似乎还要再问问题,叶檀一个冷眼扫了过去,见他仍然没有让开的意思。

    “我的员工和员工家属还在前面等着,这位记者朋友不让我过去是何居心?还是你想要代我负责?”叶檀扫了一眼记者的工牌,将上面的字念了一遍。

    “星光传媒王小飞,很好。”

    记者王小飞身子一抖,他看着叶檀的脸,“叶总这是什么意思?是要威胁我吗?”

    “威胁?用话筒蓄意打人的是你,拦路不让我处理事情的也是你,似乎,王大记者更像是在威胁我。”

    叶檀的声音很冷,冷到别的记者都已经悄悄退开。

    他们虽然是受人指使,可是也都明白尺度,什么人能惹,什么人不能。

    眼下这件事,伤不到叶氏的根基,最多就是麻烦一阵子而已。

    这个道理他们懂,可是王小飞不懂。他以为他的职业能给他带来很多特权。可是没想到今天第一次接任务,就碰到铁板。就在他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身后有人拉了他一下,将他拽的倒退了几步。路终于让开了。

    叶檀朝前面看去,一个女人坐在地上,凌乱的头发,呆滞绝望的脸。她已经没有再哭了,只是死死的握着手里的刀。她的旁边是已经盖了白布的人,在路灯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诡异阴森。

    他走了过去,先是朝着郭振涛鞠了一躬。死者为大,而且郭振涛为人是他比较赏识的。所以叶檀这一鞠躬是真诚的。

    “郭太太,请节哀。”

    他沉声说到。

    “啊……呜呜呜……”呆坐着的赵燕听到叶檀的声音,麻木的抬头看了一眼之后,突然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她的声音再次把在场所有人的八卦心够了起来。围观的人纷纷翘着脚竖着耳朵,想要听到看到更多的东西。

    今天出警的是张警官,姜莱刚回来的时候跟他有过一面之缘,所以有印象。她走到张警官和法医的身侧,打了声招呼。

    “张警官,这里现在要怎么处理?”

    张警官在叶檀出现的一瞬间,就松了一口气。他已经在这等了半天了,却什么都做不了。死者家属情绪太激动,他也不能来硬的。

    “她应该是有事情要跟叶总说,等她诉求得到满足,情绪稳定下来,我们就按照流程走。”

    因为白布的原因,姜莱什么都看不到,她看着张警官和法医问了一句,“如果方便的话,尸体检查鉴定我能不能旁观?”

    张警官有些为难,他刚要说想跟上级请示一下,身边的法医开了口。

    “刚好我的助手现在不在,若是你懂法医的话,可以帮我做下记录。”

    “多谢。”姜莱连忙点头,然后看着不远处的赵燕,以及她手里的刀。

    赵燕哭了大约五分钟,才停了下来。因为哭的太久,她一时说不出话来,只是抽抽搭搭的看着叶檀。

    叶檀蹲了下来,也看着她,静静地等着她开口。赵燕缓了一下,喃喃的说了一句,“叶总,我家老郭死了呢。”

    叶檀点点头,然后偏头看着旁边的白布,“叶氏损失了一个好员工。”

    “是啊,老郭是个好员工。这些年,他所有的时间都在上班加班,家里大小的事情他都不管,一心为叶氏。可是到头来却落了这么个下场,叶总,你说你会良心不安吗?”

    赵燕的声音不大,带着浓重鼻音的话,甚至有些听不清楚。可是这仍然不妨碍记者工作。他们将手上的设备打开,等着赵燕和叶檀接下来的话。

    叶檀知道,这是赵燕已经发泄完情绪,开始步入正题。

    “老郭认真工作多年,对家庭确实疏忽了。这一点,我心里愧疚。至于其他,叶氏行得正,坐得端,不存在良心不安一说。”

    “呵……”赵燕冷冷的哼了一声,她从衣服兜里掏出来一样东西。像是故意让别人听到,她的声音提高了很多。

    “叶总这么笃定,那能不能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赵燕的手上是一个小小的优盘,极简的样式,银灰的颜色。她将手上的优盘举了起来,晃了一下。

    叶檀认识这个优盘,是郭振涛日常工作的时候用的,每次开会见客户的时候,他都拿着它。

    叶檀不知道里面有什么,能让赵燕这样说。记者们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似乎里面就是叶氏暗箱操作的证据了。他们的眼睛就像饿狼,盯着一块肥肉,恨不得一下子抢过来。

    叶檀的视线落在这个优盘上,看着他在自己的眼前一晃一晃的。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到现在,他的心里都有一个声音在说,郭振涛是不会做的违反公司规定的事情。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之所以把郭振涛安排在这个部门,就是因为相信他的人品。

    “郭太太要是有什么证据,直接交给警方就好,警方会协助调查,不用特意等我来。”

    叶檀缓缓的站起身子,他弯腰拂了一下裤子上的褶皱,转身喊了一句。

    “张警官,我的员工家属似乎有一些东西,还需要警方协助调查。需要叶氏或者我做什么,随时恭候。我和叶氏会配合警方的所有调查。”

    叶檀说完,就转过身子,“老郭,走好。”他看了一眼地上的人,又说了一句,“郭太太请节哀。”

    然后他就朝着人群走去,“记者招待会,我会安排在明天下午,届时请各位记者朋友到场。”

    叶檀的态度彻底刺激了赵燕,眼看着叶檀就要离开,她一下子站了起来。可是因为坐了太久,她的身子和腿都是麻的,又站得比较着急,所以身子踉跄了一下,差点摔倒。

    “杀人凶手。”她勉强站住身子,歪歪扭扭的,朝着叶檀跑了过去。

    “小心。”姜莱连忙喊道。身体比脑子更快,在她开口的瞬间,人已经朝着叶檀跑了过去。

    随后只听铛的一声,赵燕手里的刀被姜莱踢飞了出去。

    “好快。”张警官止住想要跑过去的身子,感叹了一下。

    叶檀知道赵燕在他身后,只是他没有想过姜莱会突然间冲上来。他大惊失色的一把拉住姜莱。

    “有没有事?”

    “没有,快放手,记者在呢。”姜莱摇摇头,抽出自己的手。

    可是眼疾手快的记者已经按下了快门,将这一幕拍了下来,他们看着镜头里面的两个人,紧张的神色彰显着二人对对方的关心。

    张警官的手下连忙跑过来,捡起地上的刀,两个人拉住情绪激动的赵燕。

    “有什么事先回警局再说。”

    赵燕哪里会罢休,她挣扎着想要摆脱警察的钳制,两只胳膊不停的用力,两只脚也左右开弓的踹着两边的警察。

    “老实一点,你这样算是袭警。”

    “袭警?我会怕吗?我老公都死了,我一个寡妇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袭警吗?我袭了又怎么样?有本事你们就把我抓起来。反正也是财大气粗,你们也是不敢动的。到头来还不是我们这些底层人吃亏?我家老郭死得冤枉啊。”

    赵燕的情绪已经激动到了极点,她手脚不停,一边用力挣脱一边大喊大叫。两边的警察又不敢太用力的去拉她,一时间场面很尴尬。

    姜莱听着他的话,脸上闪过一丝冷芒。他给叶檀使了个安心的眼色,朝着赵燕走了过去。

    “女人之间好讲话一点,我来吧。”她拉过赵燕的其中一只胳膊,然后像姐妹一样亲昵的挽着她的一边。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她的手不着痕迹的在赵燕身体的某个位置点了两下。

    “放心吧,警察会为你做主的,保存点体力。”她说到。

    在场的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刚刚还激动的不得了的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她顺从地任由将来拉着,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没有说出来。姜莱和另外一个警察一起带着赵燕,上了警察的车。

    等到安置好了赵燕,警车开走以后,姜莱才从车上下来。

    “我准备好了。”她对法医说到。

    “好,那我们开始吧。”等了很久的法医,终于提着自己的工具箱,朝着郭振涛走去。

    姜莱就站在他的旁边,手里拿着本子,还有一支笔,看着法医将郭振涛身上的白布掀开,露出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在掀开的一瞬间,法医回头看了一下姜莱,见她的脸上神色淡定,没有一点害怕,才放下心来。

    他戴上手套,开始检查。

    “随着年龄,35岁左右。”

    “死亡时间,两个半小时以上。”

    “希望原因,高空坠落致死。”

    法医一边检查是郭振涛的尸体,一边对姜莱说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