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28 饿的越久,越是不吐骨头。

时间:2018-05-16作者:茜格格

    叶檀终究还是没有吃成,因为就在他低下头,准备攻城略地的时候,门又响了。

    哈哈哈,姜莱看着气急败坏的叶檀,幸灾乐祸的笑出声。

    “得意?”叶檀挑眉,心里想着自己一直不在这层安排秘书是不是错的。

    “嗯。”姜莱不厚道的点头。

    “那你有没有听过,饿了越久的猛兽,越是连骨头都不吐。”

    叶檀丢下这一句,就走了出去,只留下姜莱一个人在屋子里,想着猛兽是要勤喂一些,还是少喂一些。

    直到后来,她才明白,猛兽这种东西,总是贪得无厌的,不管你喂的多还是少,他的食量绝对有增无减。

    在开门的一刻,秦一凌感觉到一阵冷刀子悉数戳到自己的脸上,他不自觉的打了个冷战,然后就看到自家**一张冷脸,堪比寒冬。

    “咳。”他紧张的咳了一声,“嫂子上来了么?”

    “你说呢?”叶檀几次攥拳,忍下了把秦一凌掐死的冲动。

    “我……我不知道啊。不过我刚刚发现有人暗恋你,还偷亲你。”

    秦一凌想到兜里的相框,连忙拿出来递给叶檀,指着上面的唇印说到。

    “滚。”叶檀的脸当时就黑了。他心虚的往屋子离间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门是开着的。

    也就是说,猪脑子队友秦一凌的话,姜莱肯定听到了。有人暗恋没什么,暗恋他的人多了去了。偷亲什么鬼?他刚刚求着别人亲人家都不亲。

    “**,你欲求不满内分泌紊乱么?”秦一凌觉得自己着实冤枉,还没来得及邀功说替嫂子背了锅,就挨了骂。

    “秦特助,辛苦了,进来聊聊。”姜莱整理好了衣服,慢慢从里间走了出来,给秦一凌一个同情的眼神。

    “嫂……嫂子,你……你们……”这个时候,秦一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敢情他过来,确实不对了。看**那张满脸写着我很不爽的表情,原来他是罪魁祸首啊。

    单身三十几年的男人果然可怕。

    “进来啊,我们来聊聊偷亲的事情。”姜莱伸出手,把叶檀手里的相框抽了出来。照片上的叶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正装,正在讲话。他的嘴唇处,一个明显的新唇印。

    这个颜色,u,有点眼熟?

    好记性的姜莱一瞬的功夫就明白了这口红的主人是谁了。她好整以暇的看着叶檀。

    “大总裁,挺抢手啊。敢情刚刚那一出汇报工作,是来宣示主权的?”

    女人的直觉果然可怕,从谢安琪进来她就觉得对方对他充满敌意,原来是叶檀的烂桃花作怪。

    “剪刀在你手里,烂桃花请不要客气的全部剪掉,最好拉上几圈电网再立个牌子,写上私人定制,闲人免观。”

    噗……这是姜莱喷笑。

    噗咳咳咳……这是猪队友秦一凌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咳嗽的不能自理。

    “进来。”叶檀觉得自己今天应该看看黄历,是不是上面写着不宜谈情四个大字。

    一会的功夫,他扑倒了三次,除了一个吻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挫败!

    “谢安琪刚刚来过了?”秦一凌心虚的朝里间看了一眼。

    “那刚刚楼下的事情你都知道了?”见叶檀没好气的点头,他又问了一句。心里想着小嫂子挺厉害的嘛,告状告的挺快的。

    “发生了什么?”叶檀拿着水壶的手一顿,不解的看着秦一凌。

    “嫂子你没说?”叶檀的脸上,那么明显的我不知道四个大字。

    “没什么好说的。我叫你进来不是听你八卦的。说说你们的麻烦。”

    这才是姜莱叫秦一凌进来的目的。叶檀不打算跟她说,她看得出来。可是他不说不代表自己问不到。

    送上门的秦一凌就是个很好的目标。

    “**你没说?”秦一凌挠头,果然是他单身太久,不知道套路了么?

    “没什么好说的。我叫你进来不是管闲事的。说说刚刚楼下发生了什么。”

    叶檀神色渐冷,他已经跟一楼前台打好招呼了,为什么还会有麻烦?

    被夹在中间的秦一凌看看这边,又看看那边,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他有病。

    他有病才会跑上来受夹板气。明知道小嫂子在楼上了,还跑上来刷什么存在感,邀什么功,告什么密?

    早就见识过这俩人的黑不是么?小嫂子是什么人?那可是台风天在山上一天一夜都没怎么样还能把老大救回来的变态。他以为谢安娜那样的角色真的能让她为难?谢安琪这样的女人,能抢走**?

    他这是操的什么心?

    叶檀靠在办公桌上,姜莱坐在沙发上。二人目光一致的等着秦一凌开口,可是,这摆明是个吃力不讨好的活,他又不傻,怎么会自己往坑里跳?

    “哎呦,哎呦突然肚子疼,**,嫂子,我……我先……”

    啪!他的手还没有碰到门,一本厚厚的文件就飞了过来,半开的门受冲力影响,竟然一下子关上了。

    咕咚。

    秦一凌咽了一口口水,文件从夹子里松散开来,落了一地。他僵硬的转身,看着丧心病狂的两个人。想着他还有没有别的逃跑方式。

    像是听到了他内心的互换,他的手机适时响起,他连忙接起电话,是小赵。

    “喂,怎么样?”

    他收起逃跑的心思,声音微沉,面色如水。

    “秦特助,情况不太好,人确实已经死了,而且……”

    小赵站在一株高大的凤凰木下,手上的烟径自燃着,袅袅烟雾让他的脸看上去有些朦胧。

    “而且什么?我开免提,**也在这。”秦一凌手指按了免提,调了最大音量,把手机放在了叶檀和姜莱中间的茶几上。

    “我到的时候,郭振涛正好从楼上跳下来,当场死亡。而且好几家记者是在的,他们现场采访了他老婆,他老婆所有说辞都对我们不利。”

    “你说有媒体在现场等着?”叶檀皱眉,突然出声。

    “是,**,现场有五家媒体,在郭振涛死后,立刻拍了照,并且当场采访了他老婆,我们没有机会公关干预和阻止。我怀疑这是一场预谋。”

    姜莱听了个大概,也能猜出是有人针对叶氏。只是用性命来完成这场预谋,对方究竟许了他多大的利益。

    “他老婆情绪如何?”她问到。

    小赵一愣,似乎没想到电话另一头除了**和秦特助以外,还有其他人。一时他也不知道要怎么说。

    “小赵,姜医生也在,你接着照实说就好。”秦一凌见小赵犹豫,连忙解释到。

    因为周围环境嘈杂,小赵没有听出来姜莱的声音,经过秦一凌提醒,他才知道。想起**对她的态度,他连忙开口。

    “姜医生,他老婆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一直在哭,采访时候也是,断断续续不成句子。但是句句直指叶氏。”

    姜莱默了一下,“死者跳下来的时候,她在哪?”

    “在楼下,手里提着好多菜,应该是出去买菜才回来。”

    小赵靠在树上,朝着楼下现场看去,人群外面的地上,还有被踩的不成样子的蔬菜,显示出刚刚的忙乱。

    “现在那边什么情况?”见姜莱没有再问下去,叶檀才接着问到。

    “看热闹的走了不少了,但是警察和记者都还在。”

    “你先在那边等着,安抚好家属情绪,有什么要求能答应的就答应下来,我一会过去一趟,见面再说。”

    叶檀说着,就从衣帽架上取了外套下来,事情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想,这一趟他一定要亲自去一下才行。

    ------题外话------

    推荐好友超稀饭潇新文。

    《盛世娇宠:总裁大人求放过》

    [本文一对一,男女主身心干净,欢迎入坑]

    18岁的安初希在酒吧里初次见到27岁的商宵墨,他冷魅的俊颜,独有的霸气让她一见倾心。安初希不管三七二十一扑上去,绞尽脑汁想让他成为她的男人。

    在世人眼里,他是长辈,她是晚辈。在安初希眼里,商宵墨是她的男人,是她不顾一切去爱的人。在商宵墨眼里,安初希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他宠她护她,都是为了最后吃掉她。

    商宵墨说过,安初希就是上帝从他身上抽走的那根肋骨,因为只有她在,他的心才不会隐隐作痛。

    ps:最美好的爱情莫过于一个没羞没臊,一个故作矜持,这是一个爱与被爱的故事,欢迎小可爱们入坑。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