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20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时间:2018-05-16作者:茜格格

    梁晖这几天忙的脚不沾地,两头不见太阳。四爷受伤之后,夫人一直悉心照料着,所有的事情就都落在他的头上。他刚刚处理好另一边的事情,过来夜色这边查账目,顺便休息一下。可是眼睛都还没闭上,就有心腹过来跟他说,下面打起来了。

    梁晖眼睛微眯,迸射出危险的光芒。这个时候来夜色闹事,还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他打开桌子旁边的电脑,调出一楼大厅的**。

    画面里,一群人围在一起,正看着里面的打斗。

    一个女子两只胳膊蜷在脖子处,小小瘦瘦的身子有些发抖,可是她的眼睛一直看着一直将她护在身后的人。

    护着她的也是一名女子,黑色的紧身衬衫因为打斗的动作,时不时抬起,露出精致的小蛮腰。简单的牛仔裤里,两条修长有力的大腿正左右交替,轮流落在对方的人身上,脑袋上。

    梁晖坐在椅子里的困倦身子一下子清醒过来。这人不是……

    来不及多想,身子比脑子更快的,他已经从包厢里冲了出来,连汇报账目的财务经理都没反应过来。跟上之前,他快速的看了一眼电脑监控画面。

    当他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不由低咒一声。随后也跟了下去。

    梁晖跑下来的时候,姜莱已经停下了动作,她晃了晃脚腕子,好久没有这么痛快的打一场了。

    “你……你你你……”

    酒糟鼻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到了嘴边的美人,不但连饭侮辱他,还三下五除二的把他的六个手下都揍趴下了。

    他环顾四周,一群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在看他的热闹,他们脸上的表情似乎再说,你也有今天?你生哥不是横着走么?怎么被个小妞给揍了。

    他的火气再一次燃烧起来,他不再顾及自己的身份,抬手就朝姜莱招呼过去。

    嘭!他的拳头还没有碰到姜莱,就觉得头部一痛,随即身子再一次重重的摔在地上。

    梁晖的腿还停在半空,身子笔直的站着,宛如松柏。

    “好腿。”姜莱拍拍手,笑着赞到。

    “不及你的。”梁晖收了势,也笑着应了一句。

    二人的态度,跌破了在场每一个人的眼镜。

    梁晖到场,二话没说,先把王生撂倒,然后竟然用那么和煦的表情跟一个姑娘开起玩笑。而那个姑娘,一点怕的意思都没有,那怕她刚刚在夜色大打出手。

    “嗯,确实。”

    姜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修长笔直的双腿,自恋的点头,她的腿,确实好。

    财务经理刚跑过来,身子还没站稳,就听到姜莱的话,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在地上,幸好旁边的人扶了他一下。

    “二哥,你什么意思?”王生的眼睛里,满是到处乱飞乱撞的星星。他晃了晃脑袋,正好看到梁晖和姜莱寒暄。

    “什么意思?我夜色不许打斗你不知道?”

    梁晖听到王生的责问,鄙夷的俯视着地上的人,一把年纪了正事不干,就借着老子的风头在外面混吃混喝,还好意思问他什么意思。

    “是她先动的手。”

    王生恶人先告状。梁晖看向姜莱。

    姜莱连反驳一下的意思都没有,“没错,我先动手的,太久没打架着实有点累,二哥一会得请我个饭。”

    姜莱说的慢条斯理,她握住林静欣的手,偏头朝他笑笑。

    “呸。”王生顾不得脸面,坐在地上朝着姜莱呸了一下。他才不信,梁晖连他都打,会不对这个女人下手。

    梁晖打他的事情他记下了,回头跟他老子说一说,够他喝一壶的。

    现在他只想借着两会的手,把眼前这个嚣张不知所谓的女人给教训一顿。

    他冷哼一声抱着膝盖等着看戏。

    “自然,来了这里饭自是我来安排,不知道你爱吃什么?”

    梁晖连看都没看王生一眼,他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眼看三人就要离开,王生哪里还坐的住,旁边倒在地上的小弟看到梁晖出现,疼的都不敢出声,他心里虽然也害怕,可是面子总还是要一些的。他就不信,梁晖敢再打他一次。

    “梁晖,你不要欺人太甚。”王生一个打挺,站了起来,他拦住梁晖,脸上交织着愤怒和羞耻感。

    梁晖抬了抬眼皮,正好看到一只手指正指着他的鼻子,短粗的手白白净净,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主。

    “上一个这样指着我的人,手指已经喂狗了。”

    王生身子不由自主的一个哆嗦,手下意识的收了回来,当他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动作有多怂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更加愤怒。

    “打架的不止我一个,你为什么不收拾她?”

    论年纪,王生还要年长梁晖一些,可是他此时此刻,就像是一个告状的小学生,在质问老师为什么拉偏架。

    呵……

    梁晖冷笑一声,“打架?你刚刚是在打架?”

    他问到。

    姜莱知道梁晖是要把事情说明白,免得别人以为他是在包庇她,哪怕事实就是这样。

    “当然不是。”姜莱摇头,“我只是替姐姐看场子,顺便清理一下垃圾。”

    “姐姐?”梁晖不解的问到,心里暗暗赞姜莱反应快。

    “就是四爷赵枭的夫人。”姜莱配合的大声说到。

    这时候围观的人都纷纷露出了然的表情,原来如此。还以为真的有二愣子敢在夜色撒野,还去惹了那个扶不上墙的二世祖。没想到这一回,王生才是个二愣子。

    “你胡说八道,老子在锦城呆了这么多年,怎么从来不知道姓唐的有什么妹妹。”

    提起唐安琪,王生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爸当年在锦城,那也是呼风唤雨的一把手,后来他不成事,正好赵枭又强势起来,索性就做了顺水人情,扶了他一把。

    这也是他这些年在锦城没人敢惹的原因。因为不管他惹多大的事情,他爸最后都会出面,而赵枭,总要给老爷子个面子。

    可是近些年他的日子明显没那么好过了。因为有两个人根本不买他的账,而他爸,也因为年纪太大一直住院。

    不买他账的人,梁晖算一个。另一个就是唐安琪,赵枭的老婆。

    不然就冲刚才梁晖那一脚,他也要好好的惩治他一顿。只可惜他的老不死靠山现在没用了。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姜莱一副懒得解释的样子。

    “二哥,夜色公然调戏强行带走良家女子要怎么惩罚?夜色聚众斗殴要怎么惩罚?”

    “还不带下去?”梁晖朝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按规矩办事。”

    梁晖强调到。

    “喂,姓梁的,你不能打我。我爸不会让你们打我的。”

    “我爸就我一个儿子,你敢打我,我爸不会放过你的。”

    “你听到没有。”

    “二哥,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二哥,你饶我这一次,再也没有下次了。”

    ……

    刚开始王生还能抬出他爸的名号,想要给梁晖施压。可是梁晖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直到他已经被托出十米开外,他才开始慌了。对方明显来真的了。

    夜色的规矩,是赵枭亲自定的,惩罚有多严厉他是知道的。今天要是真按规矩办了事,那他这被酒色掏空了的体格,怕是连半条命都剩不下。

    在生死面前,面子是什么?

    是一个随时都能舍弃的无用之物罢了。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王生蹬着两条腿,企图减缓速度,他的声音都变得凄厉起来,求饶的话一句接一句。

    他横行多年,今天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害怕。可惜,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有一种熊孩子,自己家长不教育,总有人会替你教育。

    哪怕这个熊孩子,已经是个中年的大熊!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