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强势宠爱之娇妻不好惹 0114 我是你唯一的仇人

时间:2018-05-16作者:茜格格

    陈叔和陈婶从进来开始,就觉得屋子里的气氛不对,可是又没看出来什么,直到少爷把小少爷放回到床上,晃着手腕子朝门口走来,他们才明白过来屋子里的压迫感是因为谁。

    陈婶对侯大春的印象不错,这孩子能说会道的,还帮她拿东西,陪她聊天,怎么看都不像是坏人,可为什么少爷这么生气?

    “喂喂喂,你干什么?”这个时候,侯大春要是再不明白怎么回事,那他可就是真的蠢了。

    “小玄啊,救命。”

    屋子里谁是最大的靠山?非叶小玄莫属。侯大春一把推开旁边的陆凡,就想往叶小玄的身边跑。

    可是,叶檀在,还能容许他再靠近小玄?

    不存在的!

    侯大春抓着床尾,看着站在床头的叶檀,两条腿都是抖的。

    “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叶檀抓住床头栏杆,满目凉薄。

    “我……我……我怎么知道,我警告你,你别乱来。我不是华国国籍,你要是打了我会很麻烦的。”

    侯大春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这个理由,他再也想不出别的了。

    “是么?好巧,我最不怕的就是麻烦。”叶檀说着,手上一用力,身子就越到了床上,然后,在侯大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跳到了他身边,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按到他身后的墙上。

    叶檀的动作惊呆了一屋子的人。沉稳淡然如叶檀,从小就没见他打过架,更别提跳到床上再跳下去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叶檀对付别人的手段,一向都是用谋略,什么时候这么亲力亲为的自己动手过?

    可是眼前这动作大片,分明就是一头雄狮,正按着自己的猎物,准备宰了的样子。

    叶小玄嘴巴长的大大的,他甚至忘了自己刚刚是要开口给jasper求情。他现在的小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老叶打起架来好帅。跟妈妈一样帅!

    呜呜呜!

    侯大春的眼珠子都快蹦出来了,他的两只胳膊想要扯开叶檀掐着他的手,可是根本就是痴心妄想。他喉咙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仿佛一个濒临死亡的人。

    “叫他出来见我。”

    叶檀再次加重手上的力道,狠狠的说到。

    而那个他,自然是侯小春。

    侯大春想要摇头,可是却发现自己的脑袋连动都动不了。

    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去见上帝了,这种窒息的感觉,简直糟透了。现在他终于理解,为什么姜莱防着他比防贼还厉害。也明白当初他掐着小玄的时候,他有多痛苦。

    好了,现在谁都不用担心了,他快死了,那个不省心的也会跟着他一起消失。到时候他就不用再担心自己会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伤了别人,尤其是自己在乎的人。

    侯大春的求生意识逐渐的消失,他松开自己的双手放弃了挣扎,然后闭上已经凸起的眼睛,等着叶檀再次加大力道。

    “叶檀,停手。”

    姜莱吓坏了,她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的侯大春。印象中他总是嘻嘻哈哈的,他会毫无顾忌的跟她开玩笑,然后笑的宛如智障,也会在她又累又饿的时候像变戏法一样拿出一堆好吃的给她,暖暖的揉着她的头骂她不要命了么。

    她连鞋都顾不得穿,光着脚就下了地,只是她还没跑到叶檀的身边,就见叶檀的脖子上,多了一双手。

    侯小春出现了。

    在侯大春失去求生意识,一心等死的时候,他出现了。他一睁开眼睛,就见到自己被人掐的死死的,连呼吸都不能。

    条件反射一般,他伸出双手,掐住了站在他对面的人。

    侯小春正处于缺氧状态,手劲不大,对叶檀没有多少威胁。可是姜莱还是吓着了。她三两步跑过来,“松手,都松手。”

    她先把侯小春的手拽开,然后把叶檀的手抓住,“放开。”

    叶檀听出她的着急,立刻放了手,只是却一直警惕的看着侯小春的一举一动,怕他又突然对姜莱出手。

    要是在他面前姜莱被人攻击到,那他还不如撞死在豆腐上算了。

    “你是谁?”侯小春弯着腰,狠狠的咳了一顿之后,才抬起头,直视着叶檀,眼睛里桀骜的目光充满了愤怒。

    “问得好,你给我听好了,我是你侯小春唯一的仇人。记住了么?”

    叶檀说着,一只手抓住侯小春的领子,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到。

    “你的仇人不是姜莱,也不是叶小玄,是我,叶檀。”

    “下次你再出来,直接找我,否则,我不会再给你出来的机会。”

    “你,可,记,住,了?”

    叶檀一字一句的强调到。说完,他松开手,慢条斯理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和领子,然后看了一眼立在旁边呆呆的姜莱,揽住她的腰重新回到床边。

    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姜莱以为,叶檀收拾侯小春,不过是要为他们母子俩出一口气,却没想到,他更是要把仇恨值转移到自己身上。

    姜莱不禁想到自己从记事到现在这二十年,叶檀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这样毫无保留的为她的人,就连妈妈和姨妈,对她好都有所顾忌,少不得让她或忍或让。

    而叶檀,却给了她所有的包容和纵容。

    她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感受着他强有力的心跳,感受着他浓到化不开的宠溺和关爱。她突然笑了,笑中带泪。

    她这二十几年,真正拥有过的并不多,父爱,亲情,家庭温暖,对她来说通通都是奢侈品。

    她的母爱随着妈妈的离世烟消云散,她的亲情随着姨妈的背叛渐渐淡薄。

    许是上天见她太过可怜,赐给了她一个这样的男人。

    “想什么呢?”

    感受到怀里的人不再僵硬,叶檀垂眸问到。

    “我在想……”

    “在想那里面有什么好吃的,我饿了。”

    姜莱一个急刹车,止住了到嘴边的话,她咳了一声,朝着放食盒的桌子走去。只是略显慌乱的脚步,暴露了她此时的状态。

    叶檀笑笑,也不拆穿,一辈子很长,很久,他有足够的时间和耐心,去捂热她。就算她是千年极地寒冰,他也要用他所有的热度,来融化她。

    陈婶一听姜莱喊饿,连忙和她一起把食盒逐一打开。老式的雕花木质食盒里,每一层都有三样或是点心或是炒菜的吃食。把所有的饭菜拿出来,一一打开盖子,十几个菜足足摆了一桌子,就算再多几个人,都足够吃。

    饭菜的香味盈满了整个屋子,小玄已经按捺不住,从床上跳了下去。不过他没有直接去吃东西,而是乖巧的跑到孟茹身后,推着她一起到桌边。

    “奶奶我们去吃饭咯。”

    小玄欢快的声音感染了屋子里的每一个人,大家突然觉得自己很饿,至少能吃三大碗米饭。

    就连蹲在角落里的侯小春,都不自觉的咽了一口口水,他的眼睛里,第一次有了别样的神色。

    “想吃?”叶檀嗤笑一声,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不想。”叶檀的压迫感再次袭来,侯小春一下子想起自己刚刚窒息的样子。虽然他心里认为是侯大春的懦弱造成的,可是心底的恐惧却无法控制。

    “想吃就过来吃,不想吃就出去。”

    叶檀说完,迈着步子也走到桌边,挨着姜莱坐了下来。

    侯小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想吃就过来吃?这怎么可能?哪一次他出来,不是三五个人轮流盯着,还要锁了他的手脚,关在独立的屋子里,直到他离开。

    可是现在却有个人跟他说,想吃就自己过来,不想吃就出去。

    这……怎么可能?

    ,精彩!

    (m.. = )
小说推荐